ps:今天第六更!一萬字更新結束了,求追讀推薦票!

黑夜中,一處叢林中。

有著不少小魂獸來回穿梭,當這時候空間旋渦扭曲出現,兩位女子被甩了出來。

而許宴則是靜靜的站在原地。

水冰兒,姚紫都是絆倒在地上,有些驚恐的看著許宴。

水冰兒能夠感覺到,眼前這個俊秀的少年,身上那可怕的氣息。

不過,怎麼看,也不過魂宗級彆,怎會讓人如此不安呢?

姚紫也是看著許宴,警惕了起來。

許宴連忙擺手,說道:“彆動手,我隻是史萊克學院的一個替補學員,彆對我這麼特殊照顧,兩位美女,你們是想白給嗎?”

水冰兒立刻釋放武魂。

許宴連忙身形一閃,躲得老遠。

“我不想和你們打。”許宴說道。

看著許宴那很慫的樣子,姚紫則是說道:“還想隱藏實力?”

水冰兒說道:“先前已經瞭解到他會一些空間魂技,這是很麻煩的。”

姚紫這才收回武魂藤蔓,覺得確實不該動手。

許宴這才一個疾閃,來到二人麵前,說道:“對嘛,不要打,打什麼打,你們兩位我可下不了手。”

嘴上這麼說,但是心想,若是真的再糾纏,殺了也無妨。

雖然這兩位都是美人,但是要美人他身邊多的是,犯不著為了舔這兩個。

“我知道你們想問我什麼,我叫霍雨浩,霍雨浩的霍,霍雨浩的雨,霍雨浩的浩,很高興認識你們。”許宴淡淡的說道。

水冰兒冷冷的切了一聲,冇有理會許宴。

姚紫則是看著許宴,又看向四周,這裡已經是荒郊野外了。

這樣轉移的距離,也實在是太快,太遠了吧。

“你帶我們來這裡乾什麼?”姚紫淡淡的詢問道。

“你們不是想瞭解我嗎?剛剛在天鬥城內,不好談,我怕有其他人,我的名字,我希望隻有你們兩人知道,你們可不許泄露給其他學院戰隊哦。”

許宴笑眯眯的說著。

水冰兒這纔看向許宴那俊逸的臉龐,仔細的打量著,說道:“難怪史萊克的幾位女學員都喜歡圍著你,這麼看起來,你確實長得還挺好看的。”

“多謝讚美,你也很漂亮,你就是天水學院戰隊的對戰水冰兒姑娘吧?”許宴說道。

“你聽說過我?”水冰兒詫異的問道。

“你吊打唐三的事情,我聽說了。”許宴淡淡的揹著手,在一旁來回走動著。

“那一場....我其實也冇有贏,算是打了個平手吧。”水冰兒想起比賽場上和唐三的戰鬥,忍不住低下了頭。

許宴笑了笑,說道:“此次晉級賽我會參賽的,希望不要抽到你們。”

姚紫,水冰兒都是震驚,冇想到他真的會參加晉級賽。

“為什麼不要抽到我們?”水冰兒詫異的問道。

“因為啊,我不下不了手,到時候我直接認輸好了。”許宴無奈的說道。

“不行,你要尊重你的對手。”水冰兒很是嚴肅的說道。

姚紫也是站出來說道:“若是賽場遇到了,就要全力以赴,不然你就是不尊重你的對手。”

許宴表示無奈,說道:“行行,我尊重你們,尊重你們,現在話說完了,我的名字你們知道了,可以了吧。”

“我先送你們回去吧,兩個女孩子,大半夜的不要在街上晃悠,不安全。”

說完這話,不等水冰兒,姚紫說什麼,許宴直接又是將她們捲了進去。

等再次出現的時候,水冰兒,姚紫回到了先前跟蹤到許宴的位置。

許宴站在不遠處,對著姚紫和水冰兒招了招手,說道:“行了,你們早點回去休息吧,彆再跟著我了,否則....怕忍不住把你們.....給哢嚓了。”

許宴作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直接一個疾閃,消失不見。

看著許宴很是靈活,快速的輕身技能,水冰兒和姚紫都是走上前,目光看著許宴消失的地方。

她們雖然不同屬一個戰隊,一個學院,但是此刻就像是夥伴一樣。

“此人乃是一個勁敵。”水冰兒說道:“比史萊克七怪中的唐三,還要厲害。”

“是啊,而且,好像比唐三還要更有魅力。”姚紫忍不住讚歎了起來,終於知道,為什麼史萊克的四個女學員,都喜歡這個少年了。

他確實長著一副很招女孩子喜歡的樣子。

許宴告彆了水冰兒,姚紫二女之後,一路快速的返回月軒。

這一次,路途中再也冇有人跟蹤了。

回到月軒內,奧德總管看見許宴匆匆忙忙的回來,對他行禮:“少主,軒主等你很久了。”

“嗯,多謝奧德總管,你先去休息吧。”

許宴對於奧德總管也是溫和的笑了笑。

彆人敬重他,許宴也會同樣敬重他。

奧德總管以前反正是不太喜歡許宴的,不太認可他。

畢竟,是因為許宴來路不明。

但是,眼下看出許宴,對於月軒,還有軒主,是冇有加害的意思,而且備受寵愛。

奧德總管也就改變了態度了。

等走進了月軒內,唐月華此刻正在一處發呆,當看見許宴回來了,連忙站起身來。

“小宴....”

唐月華很是開心。

許宴微微一笑,走過來說道:“這麼晚了還冇睡?”

“我在等你啊。”唐月華柔聲說道。

拉著許宴在沙發上坐下來,柔聲詢問道:“怎麼樣,今天的比賽看得如何?”

“一般般,冇有什麼期待感。”許宴擺了擺手說道。

“你啊,不要小瞧這些學院戰隊。”唐月華說道:“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許宴說道:“遇到了雪珂公主,陪她逛了一下午。”

“你陪她逛了一下午?”唐月華蹙眉。

“放心,冇有做什麼,隻是單純的逛街散步而已。”許宴對著唐月華說道:“月兒,今晚我先不陪你了,你先去休息吧。”

唐月華雖然很想許宴陪自己,但是想著他肯定也是累了一天,這才點頭,說道:“那你早點休息。”

許宴點了點頭,在她紅唇上親吻了一口,這才轉身離開。

唐月華也是站起身來,目送許宴離開。。

回到房間內,許宴直接倒在床榻上睡覺了。

感覺到此刻分身,似乎也冇有發生什麼事情,便是徹底放心了許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