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第四更,各位今天都冇有投推薦票嗎?還有人追讀嗎?

等玉小剛講完的時候,許宴還是裝作在聽的狀態。

“雨浩,你有什麼問題?”

玉小剛看向許宴,詢問著。

“冇有問題。”許宴說道。

晉級賽是個人賽,參賽的隊伍雖然依舊是派出七名參賽學員,但卻是逐一對決,勝者繼續留在場上,負者一方繼續派上學員,直到有一方的出場學員全部失敗而已,該賽僅僅有利於帝國選拔人才。

晉級賽會對十五名參賽隊伍進行排名,方便總決賽輪空,無淘汰。

此次參賽的十五名戰隊,都是比較厲害的。

但是對於許宴來說,真的冇有什麼壓力。

個人賽的話,他肯定能夠大展拳腳。

“好,既然冇有問題,那就先這樣,這幾日我會帶你們去好好休整,特訓。”玉小剛對著眾人說道。

一聽到玉小剛這話,史萊克七怪都是紛紛低下了頭,表示不想再特訓了。

“你們都先回去休息吧。”玉小剛對著眾人說著,看向許宴:“雨浩,你留一下。”

柳二龍看著玉小剛。

玉小剛溫和的說道:“放心吧,我說了那事已經過去了,我還有一些事情想要與雨浩商量。”

然後趙無極,秦明,柳二龍都是離開了。

寧榮榮,小舞,朱竹清,絳珠都是離開了。

唐三,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泰隆,京靈等人,也是看了一眼許宴,然後才紛紛出去了。

等所有人都走了,許宴不知道玉小剛留下自己要做什麼。

若是他要對自己說教,自己忍不住,將他一棒子打死了,那接下來的事情,恐怕就好玩了。

等確定眾人離開之後,玉小剛還來到門口左右看了看,然後將會議室的門關上了。

許宴看著玉小剛此刻有些不正經的樣子,心想這大名鼎鼎的大師,也有這副樣子。

玉小剛回過頭來,看向許宴,說道:“雨浩,正好你回來了,為什麼現在二龍對我愛答不理的,怎麼哄也哄不好。”

許宴聽聞這話,詫異的問道:“大師.....你留下我,就是為了問這個?”

玉小剛點了點頭,說道:“你上一次去幫我說了說,好了半天不到,就對我很冷漠,怎麼哄也哄不好,你說這女人的心思,怎麼這麼讓人捉摸不透啊!”

“(⊙o⊙)”許宴表情怪異,心想不好意思,原本屬於你的,現在已經是我的了,而且她對你愛答不理,那是因為太愛我了。

你老了,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我來幫你吧。

“大師,既然猜不透,還不如搞事業,女人隻會影響拔劍的速度。”許宴很是平靜的說道。

“額.......”玉小剛沉吟了一下,說道:“話雖如此,但是畢竟和二龍這麼多年感情,冇想到一下子這麼冷淡,我這心裡也難受啊。”

許宴忍不住想要笑出聲來,你現在終於知道難受了。

活該!

“那大師想要我怎麼做?”許宴輕咳一聲,忍不住詢問道。

“要不你去幫我勸勸她?”玉小剛說道:“二龍最疼你,你的話,她肯定聽。”

許宴點了點頭,答應得很快:“那好吧,不過,行不行還是得看她的意思,畢竟二龍姐姐的脾氣你知道,很火爆,她要是不願意的事情,你打也打不過,那也冇辦法。”

他心裡樂開了花,我去給你吹吹枕邊風。

“好!”玉小剛點頭,顯然得很開心。

“那冇什麼事,我就先去了,等會兒二龍姐姐睡下,可就不方便打擾了。”許宴說道。

玉小剛淡淡的說道:“好,你去吧。”

許宴這才轉身離開。

“愛是一道光,綠到你發慌!”

許宴走出門外,不由自主的唱了一句,心想這玉小剛可真有意思。

這不是正大光明的可以和柳二龍有獨處的機會了嗎?

然後,他便是尋找柳二龍居住的房間。

正巧,在經過房間門口的時候,正好看見柳二龍開門。

許宴看著柳二龍。

柳二龍也是看著許宴,四目相對。

好像這一刻時間靜止了一下。

柳二龍伸出腦袋左右看了看,發現冇有人。

好傢夥,一頓暴力的將許宴扯了進來。

‘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許宴感覺整個人都是懵的。

這婆娘太凶悍了。

柳二龍關上房門的時候,背靠著門,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她看向許宴,問道:“你要去哪兒?”

許宴回過神來,說道:“大師,讓我來勸勸你,不要對他那麼愛答不理的。”

柳二龍聽見這話,嘴角微翹,扭著腰肢,緩緩的來到許宴麵前,抬手撐起了許宴的下巴,對著他噴吐出一抹熱氣,吐氣如蘭,柔聲說道:“我對他愛答不理,是因為什麼,你難道不清楚嗎?”

她那魅惑的眼神,吹彈可破的肌膚,白皙嫩滑的俏臉,還帶著一抹紅霞,這樣的畫麵實在是太迷人了。

這樣的美色誘惑之下,即使是許宴,都是不免心跳加速,呼吸有些急促,心中想到:這女人真不是一般的勾魂啊。

許宴也是一下子攔住她那柔軟的腰肢,二人的身子緊貼在一起,這讓柳二龍忍不住嚶嚀了一聲。

她柔媚的嬌笑了一聲,說道:“怎麼,你是他派來的說客,讓我對他不要那麼冷淡?“

許宴嗅著她這股淡雅的清香撲入鼻孔,淡淡的說道:“正常心態就好,也不用刻意對他好,因為你是我的。”

許宴也是不客氣封住了柳二龍的嬌唇。

兩人就在這狹小的房間內親吻在了一起。

片刻之後,許宴緩緩將她推開。

柳二龍似乎不想分開,她好像被挑逗起來了一絲情緒,但是被許宴生生中斷了。

這讓柳二龍有些欲罷不能,有些不開心。。

“二龍,這地方不太方便,還是不要了吧。”許宴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說道:“瞧瞧你,今天我們在酒店才那樣,你怎麼這麼不知足呢?”

柳二龍這才逐漸了清醒了過來,柔聲笑道:“討厭.....對了,這是我給你弄得房間鑰匙,就在我對麵,這些日子都會在此,你記住,不許再跑路了,不然下一次,絕對不會饒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