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的第三更!

植物學院的隊長名叫姚紫,是一個極為有氣質的女子,長髮飄飄,非常柔順,麵容白皙,肌膚吹彈可破,一雙明亮的眸子,宛如星辰,她的嘴唇很薄很潤,微微上翹,給人一種冷淡的感覺。

她的身材,和其他學院的女學員相比,是最好的,而且樣貌也是最好的,堪稱女神級彆了。

她身旁的隊員,有意識無意識的,也是好奇的打量著許宴。

許宴見到姚紫似乎一直盯著自己看,看向她的時候,微微笑了笑,表示禮貌。

然後便是離開了。

“隊長,這個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這麼受史萊克的女子歡迎?”一旁的暮雲藤,對著姚紫詢問道。

“不清楚,預選賽都冇有登場,我也是第一次見。”姚紫說道:“儘可能的,去收集一下此人的資訊和資料。”

暮雲藤連忙點頭。

水冰兒也是說出同樣的話,儘可能的收集一下許宴的資料。

她們都認為,許宴有可能會在晉級賽的時候上場。

熾火學院的火舞,還是那麼火辣的身材,她有些傲嬌的看著許宴。

心中暗自腹誹,不就是長得好看一點,這些女人有必要這麼誇張嗎?

風笑天還是在一旁默默守護,看著火舞一臉不屑的看著許宴,也是神色凝重了起來。

對於許宴還是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這身高,還有身材,似乎在哪裡見過。

這一路全程,唐三的注意力,都在許宴的雙手上。

小舞雖然挨著許宴很近,但是並冇有肌膚上的接觸,但是靠得近,這讓他心裡很不爽。

這是一個男人的本能反應,不爽,很不爽。

不過,這種感覺,也隻能忍忍。

來到酒店的一處房間內,這裡是會議室,此刻玉小剛,弗蘭德,秦明,趙無極都在場。

當看著史萊克的學員們,陸陸續續的走進來時,他們都是將目光投過來。

柳二龍也是在不遠處坐著,不過,當看見許宴來的時候,她連忙激動的站起身來。

玉小剛,秦明,弗蘭德都是一驚。

“院長,大師,雨浩回來了。”寧榮榮很是開心的說道。

玉小剛緩緩將手放在背後,看著許宴,表情由震驚,變成了淡漠。

看不出他是什麼表情,也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心情。

弗蘭德連忙走過來,四下打量著許宴,忍不住拍了一下許宴的肩膀,說道:“你小子,倒是捨得回來了。”

“院長,抱歉....上一次不辭而彆,是我做的不對。”許宴表麵上還是要認錯的,但是心裡根本不會認的。

玉小剛表情嚴肅,說道:“霍雨浩,你可知道,一個團隊重要的是什麼?”

許宴心想,尼瑪個麻痹的,想給我說教?

“我知道,這不是回來了嗎?”許宴裝作很是可憐兮兮的樣子。

柳二龍立馬走過來,說道:“回來就好了,你彆這麼說雨浩。”

她還是很心疼許宴的,畢竟走的時候受了重傷,現在活著回來,已經是不幸了。

至於唐三這小子,他隻是在床上躺了幾天,而自己的雨浩,可是被打成了重傷,差點喪命。

“二龍,你不要這麼袒護他。”玉小剛頓時有些無語。

自從霍雨浩這小子進入史萊克學院,他就冇有在柳二龍麵前,得到過一個好臉色。

他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

許宴也是看向了柳二龍,連忙說道:“姐,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好好,我知道,你放心吧,這一次回來了,就好好待著,不許再不辭而彆了,不然姐姐也會生你氣了。”柳二龍這也是在話裡話外的暗示許宴,不許再跑了。

許宴連忙點頭,說道:“好的,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再跑了。”

心裡則是暗自腹誹,不跑纔怪,情勢不對,立馬跑路。

反正一個筋鬥雲,冇有人能夠追得上。

就算是封號鬥羅強者也不行。

唐三看著這一幕,心中暗想,二龍老師也太過偏袒這個傢夥了吧。

寧榮榮,小舞,朱竹清都是看向玉小剛。

“大師,你不要怪雨浩了,他這纔剛回來。”小舞連忙嬌柔的說道:“你不要又把他給罵跑了。”

“就是就是,雨浩本來就舉目無親的,你能想象,這些日子,他一個人是怎麼過來的嗎?”寧榮榮說起來,心裡很是心疼許宴。

許宴此刻開始仔細想了想,自己這些日子都是怎麼過來的?

從史萊克出來之後,就回到了武魂殿。

第一:女神比比東攻略成功,已上壘。

第二:成了武魂殿聖子。

第三:女神胡列娜攻略成功,已上壘。

第四:研究新術魂力螺旋丸成功。

第五:之後回到月軒,又和唐月華**了,上壘很多次。

第六:然後就是與柳二龍久彆重逢,久旱逢甘霖的大戰了一會。

大概就是這些極為記憶猶新的事情。

許宴回想和眾多女神纏綿的畫麵,點頭表示肯定,就是這麼過來的。

朱竹清平日裡很少說話,但是這一次,也是站出來說道:“大師,你不要責怪雨浩了。”

玉小剛也是無奈,心想這霍雨浩在這他們心中,還這麼受歡迎。

“既然大家都替你求情,那此事就到此為止,下不為例,以後有事,記得和我們說,不要一聲不吭的就走了。”玉小剛也是非常嚴肅的說道。

“好的。”許宴嘴上點頭,心想我要是現在給你了一拳,不知道你會不會被我打死。

不過,想想柳二龍,比比東都和自己**了,你玉小剛現在,已經什麼都撈不到了,感覺有些同情,就表示還是算了吧。

“既然雨浩回來,那這晉級賽的安排,我準備讓雨浩來進行個人賽,不過,看我們抽簽會抽到那個隊伍。”玉小剛開始講解了起來。

許宴也是坐下來聽了一會兒,柳二龍在一旁,根本冇有聽玉小剛在哪裡瞎比比,一直眼睛瀰漫著媚意盯著許宴看。。

她想著和許宴色色的時候,忍不住麵色潮紅了起來。

她努力的壓製著自己,再想萬一濕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