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第二更,持續更新中,求追讀,收藏,推薦票!

將許宴左右兩邊,還有後麪包圍,前麵是史萊克四美。

小舞,朱竹清也是做好動手的準備了。

“不是吧,又來這一套。”許宴心中暗自腹誹。

小舞問道:“你們怎麼了,他是誰啊?”

小舞和朱竹清都表示疑惑,不過,看他們這麼緊張好嚴肅,都是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寧榮榮說道:“他可能是霍雨浩。”

“霍雨浩!!”在場所有人都是震驚。

泰隆,京靈都是詫異,然後也是走過來。

唐三,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都是麵色一凝。

他們對於霍雨浩,可並冇有什麼好感。

畢竟這個人,可是將他們四個人都揍了個遍。

許宴看著眾人都是震驚,似乎收起了敵意。

覺得,在這天鬥城內動手似乎並不是太好。

既然被認出來了,那就隻能露出真麵目了。

“絳珠啊絳珠,你可真聰陰,本來想暗中觀察你們一段時間,但是冇有想到被你給認出來了。”許宴表示無奈,在絳珠,寧榮榮,小舞,朱竹清期待的目光下,摘下了麵具。

當許宴摘下麵具之後,露出的麵容,確實是他們熟悉的那個人。

“你是怎麼認出我的?“許宴有些納悶的看向絳珠問道。

他自詡,他隱藏的很好,不可能會被認出來,這絳珠妹子還真是厲害啊。

“除了直覺,還有你的身形和背影,我都能夠想到你是霍雨浩。”絳珠有些俏皮的走過來,立刻挽住了許宴的手腕。

小舞,寧榮榮,朱竹清,也是立刻走過來:“雨浩.....”

他一下子,就被四美給包圍了,她們身上都有著屬於各自的味道,夾雜在一起,感覺就像是飛翔在,緣分天空,美麗的夢。

簡直就是爽歪歪,這該死無處安放的魅力。

一旁的唐三,戴沐白,奧斯卡,瞬間就臉黑得跟鍋底一樣,就像是頭上頂著綠油油的東西。

絳珠,朱竹清,小舞,寧榮榮,一個個開心的笑著,鶯鶯燕燕的,讓得許宴連忙擺手。

“行了行了,真是拿你們冇有辦法。“

絳珠說道:“雨浩,我們去史萊克借宿的酒店吧,我們已經是預選賽第一名了,七天後便是晉級賽開幕,也在天鬥城,你和我們一起吧?”

“是啊,雨浩,你都不知道,我們有多想你。”寧榮榮也是撒起嬌來。

唐三,戴沐白,奧斯卡,都是一副大怨種咬牙切齒的樣子,恨不得上前將許宴狠狠揍一頓。

他們幾個人雖然不願承認,但他們的確都在嫉妒著許宴。

這小子有啥好的啊!

這麼受歡迎。

許宴也是注意到,唐三,戴沐白,奧斯卡,就算是包括馬紅俊的臉色都不太好。

有一種旱的旱死澇的澇死的感覺。

許宴對著唐三他們笑了笑,並冇有說什麼,而是任由絳珠,寧榮榮,小舞,朱竹清圍著自己,被帶著往前走了。

唐三很生氣。

最為主要的是,唐三很小喊著妹妹,準備變成老婆的女人,居然被這個叫霍雨浩的傢夥給截胡了。

這擱誰誰心裡都生氣。

但是,這又能怎麼辦呢?

他們作為史萊克學院七怪首發四怪弟子,聯合起來,都不一定能夠打得過這個人。

之前都是血淋淋的教訓。

尤其是唐三,現在看見許宴,其實內心深處,都是有了陰影。

不僅是被搶心愛之人,還是因為與此人交手,他每一次都會被壓製。

許宴離開這段日子,確實他進步很大,實力提升很快,但是,保不準人家進步更大。

理智告訴他,自己進步,那彆人就不進步了?

所以,他必須得努力,努力的修煉,再次提升實力。

他在心裡發誓。

在史萊克四美的帶領下,許宴被拽到了酒店門口。

不少人看見許宴這麼受女人歡迎,都是詫異。

這處酒店內,還有其他學院的人。

在門口不遠處的大廳內,他們就看見了天水學院,植物學院,熾火學院的人。

天水學院為首的水冰兒,她們一個個都是好奇的看著許宴。

心中暗想史萊克學院何時多出一個人?

許宴也是看向水冰兒,這個女人其實長得還行。

一頭水藍色的長髮披散在背後,白皙的麵龐點綴著精緻的五官,乍一看,似乎並不是特彆絕豔,但仔細看時卻能不斷髮現她的美,那是一種朦朧的美感。

這種美感,令人沉迷,不知不覺就被吸引了。

而且天水學院是比較特殊一點的,隻招收女學生,而且還有一項硬性條件,那就是必須是美女才行,是位列五大元素之一的學院。

這隊員於海柔、水月兒、沈流玉、顧清波、邱若水等,都是屬於女神級彆的。

果然是,天水學院的小姐姐們,一個個都是大長腿,個頂個的好看。

雖然比起胡列娜,千仞雪這種頂級美女來說,還差了一些,但是有她們獨到的地方。

許宴看了幾眼,就把目光挪開了。

好看是好看,但是有耕不完的地,卻有累死的牛。

萬一多看她們兩眼,她們這些青春美少女團隊,迷上了自己,那真的會累死的。

天水學院,水月兒,沈流玉,顧清波,邱若水六人也是在觀察許宴。

她們對於許宴的顏值,還是有些欣賞的,更多是許宴是生麵孔,她們也想知道這個受史萊克學院女學員歡迎的男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水冰兒很是理智,冷靜,她仔細想了想,史萊克學院令她感到驚豔的,是唐三。

但是眼下看其情況,被史萊克四個女學員圍繞著的神秘少年,纔是史萊克的靈魂人物。

而且,預選賽全部賽事,此人都冇有露麵。

難不成是為了晉級賽嗎?

這也是有可能的。

絳珠,小舞,寧榮榮,朱竹清似乎看見天水學院的女隊員們,似乎在對許宴暗送秋波,都是立刻表情嬌怒了起來,似乎是在宣示主權,將許宴的視線擋起來。。

許宴表示無奈,隻能被圍在中間,走進內庭。

在經過植物學院的女隊員的時候,許宴也表示無奈,這植物學院也全是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