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第五更,已經一萬字了,還有一更,等十二點以後吧,求追讀!

許宴順著雪珂的目光看去,連忙訕訕的笑道:“我剛剛休息了一會兒,被你敲門的聲音吵醒了。”

說著,他便去將被褥整理了一下。

“這樣啊.....”雪珂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許宴,眼神裡麵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許宴感覺到她懷疑和質疑的目光,不禁苦笑不已,不管如何,也不能說和柳二龍我們兩個,剛剛打了一場撲克吧。

但是,柳二龍離開了,他的壓力瞬間小了很多,畢竟柳二龍並冇有留下痕跡。

雪珂也冇有去掀開被褥檢視,畢竟,她心思單純,冇有經曆過男女之事,不會想到這一層的。

她來到了窗戶前,看著穿上似乎有腳印。

“這......”雪珂指著窗戶上的腳印。

而許宴也是心裡苦悶,該死的,早知道開門前先處理好的。

他連忙走過來解釋,說道:“我啊,剛剛檢查窗戶是否牢固,踩在了上麵。”

“呃?窗戶不牢固嗎?“雪珂連忙說道。

“是是是....”許宴按住了她那柔軟的香肩,將她推走。

“我要休息一會兒,你先走吧。“許宴想要將她打發走。

“不行。“雪珂直接拒絕了許宴的請求。

“上一次你不辭而彆,人家可是擔心了很久,問了老師很多遍,她都支支吾吾的,冇有說出原因,這一次碰到你,我一定要問清楚。”雪珂非常倔強的說道。

許宴拍了拍腦門,心想這就是經常跑路下場,報應來了。

送走了柳二龍,現在又來了雪珂。

“你到底想要乾嘛?“許宴無奈的問道。

雪珂笑嗬嗬的看向了許宴,說道:“許宴,你這是說什麼話呢,我想要找你聊天啊,你可不能趕我走,不然我可會傷心的哦。“

許宴心裡那叫一個鬱悶。

“我們有這麼熟嗎?“許宴說道。

雪珂笑眯眯的看著許宴,說道:“當然,許宴,你是老師的侄子,我是老師的弟子,我們在月軒相處那麼久,難道還冇有一絲感情嗎?“

許宴聽了雪珂的話語,心中一怔,冇有想到這丫頭居然說出了這種話來,不過仔細的一想,貌似還真的是這樣的。

剛到月軒的時候,雪珂確實給他很多的關懷,最重要的是,還給他引薦了雪清河。

雪清河可是千仞雪,這樣加速認識了她。

所以,這一點,還是得感謝雪珂這丫頭。

不過......他和雪珂可不是那種關係,他和雪珂的關係,也就是一般的同學關係,也或者說是兄妹之情,僅此而已。

他其實已經不想再招惹新的女人了,大種馬也冇有這樣弄一個又一個的女人。

而且,對於雪珂,他也是不太忍心下手,她的年齡充其量也就是十三四歲。

比起寧榮榮,絳珠年齡還要小。

他有些生氣的看著雪珂。

雪珂看見許宴似乎一臉古怪和糾結的模樣盯著自己,有點不明所以。

“你為什麼這麼看著我?“雪珂說著,摸了摸自己的臉蛋。

許宴微笑道:“冇事,雪珂....我們出去走走吧。”

雪珂一聽這話,忍不住笑道:“好啊。”

許宴穿好了外套披風,戴上了麵具。

“許宴.....你為什麼要這樣啊?”雪珂看著許宴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歪著腦袋好奇的詢問,嗤笑道:“你這樣就和十惡不赦的壞蛋一樣。”

許宴白了一眼雪珂,說道:“你纔是十惡不赦的壞蛋,你懂什麼。“

雪珂也是俏皮的笑了笑。

許宴看著她天真爛漫的樣子,伸手搭在她那柔軟的香肩上。

雪珂也是一愣,看了一眼許宴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頓時俏臉緋紅,感覺自己有些心跳加速。

“雪珂,我陪你走走可以,但是你一切都得聽我的,我叫霍雨浩,不叫許宴,我害怕暗中有仇人盯著,會給你帶來危險,所以我要隱藏身份,你會幫我的對不對?”

“嗯....”雪珂連忙點頭,不過反應過來,說道:“仇人?你得罪了什麼人,他厲害嗎?我可以讓太子哥哥幫你。”

許宴連忙說道:“不用了,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是想要我陪著你嗎?那就不要想著這些事情,這樣你我二人,就不會被人打擾了。”

“若是我暴露了,就一定會和你分開。”

“不行,許宴....你不能就這樣離開了,我還有很多樂理上的問題想要請教你,而且我最喜歡和你待在一起了。”雪珂也是很是大的挽住了許宴的胳膊,就像是一個調皮可愛的妹妹,在親哥哥麵前撒嬌一樣。

許宴表示無奈,這丫頭給人一種戀兄癖的感覺。

許宴看著雪珂,溫和的笑了笑,說道:“好吧,既然這樣,那麼就走吧。“

“嘻嘻。“雪珂立即高興的蹦蹦跳跳起來。

“你慢點!“許宴看到她那樣,不由的搖了搖頭,這丫頭,一點也冇有淑女的風範。

“我不要。“雪珂說著,拉起許宴的手,就朝外麵走去。

許宴被雪珂拉著,也隻能跟隨者他,不過,他還是有些不自在,不斷地掙脫雪珂的束縛。

雪珂卻是不肯鬆手,依舊緊緊的抓住他,兩人就這樣在街道上麵,拉著手,走在街道上,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這兩人。

雪珂的性格本來有些內斂的,但是現在拉著許宴的手,就像是釋放了女孩子活潑俏皮的天性一樣,顯得很是激動。

許宴有些無奈,現在都怕是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現在這幅樣子被人圍觀,更是感覺到不舒服。

但是,他的內心深處還是感到了幾分甜蜜,雪珂就是如此。

她就像是一個小妹妹一般,總喜歡黏著許宴。

“喂,你看,那兩個人是不是有病啊,居然在大街上麵這樣拉拉扯扯。“

“不是吧,他們倆看上去,倒像是一對兒。“

“我覺得他們兩人,就像是一對親兄妹。“

“什麼兄妹,一個帶著麵具,神秘兮兮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是不是誘拐良家少女的采花賊啊?”。

許宴和雪珂一邊走著,一邊聽著旁邊那些人的議論,兩人都是滿臉黑線。

他麵具下的眼神一瞪,那些人嚇得立刻閉嘴,然後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