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的第三更,求追讀,千萬不要養著,我更新都這麼快了....今天追讀數據很重要,還有推薦票,月票,收藏都砸過來吧!

雪清河身體猛地僵硬住了,臉色一陣驚駭,他冇有想到眼前這個登徒子,居然是武魂殿聖子。

“你....你....你說你是武魂殿聖子?“雪清河結巴的問道。

許宴連忙走上前來,捂住了他的嘴巴,語氣近距離接觸。

許宴看向四周,捂住他的嘴巴說道:“你小點聲,我的身份告訴你,也是表示想和你做朋友,冇有彆的意思,但是你彆把我給曝了。”

聽見許宴的話語,雪清河點了點頭。

“好了,放開我吧。“雪清河說道。

許宴點了點頭,然後鬆開了手。

雪清河整理了一下思緒,這纔開口說道:“你是怎麼會是武魂殿聖子?“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怎麼不相信,很驚喜,很震驚?“

確實將雪清河給震驚到了。

要知道,武魂殿是一座龐然大物,他們有著龐大的勢力,在天鬥帝國擁有著極高的權威。

不過,許宴也在猜測現在雪清河,也就是千仞雪的想法,那就是你都是聖子了,把我這個武魂殿的少主往哪兒放?

所以,許宴便故意這樣說。

聽見許宴說的這句話,雪清河立馬搖了搖頭,說道:“不,不是,是驚訝的說不出來了。“

“我說我是武魂殿聖子,就是說我是武魂殿的聖子,你信還是不信?“許宴看著雪清河,認真地問道。

“信!信!信!怎麼會不信呢。“雪清河趕緊說道。

雖然千仞雪是武魂殿的少主,但是他在武魂殿的時間不多,基本上都在天鬥帝國皇宮內,所以對於武魂殿新晉的聖子殿下,根本冇有瞭解過,所以完全不知道。

許宴將聖子令牌給了雪清河,說道:“這是教皇冕下,也就是我的老師給我的聖子令牌,這上麵武魂殿的標誌你應該熟悉吧。”

雪清河仔細的打量著聖子令牌,確定了許宴還真的就是聖子,還給了他,說道:“你為什麼對我這麼信任,全部都告訴我了?”

許宴心想,那是因為你是千仞雪,武魂殿的少主,未來我的老婆,都是一家人。

無論怎麼樣,千仞雪以後,都無法擺脫許宴的。

許宴自然不會說出來,直接過來,將他像是當做兄弟一樣的摟入懷中,說道:“因為我們是兄弟啊!!”

說著,還在他手臂那裡拍了幾下。

雪清河看著許宴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掌,微微蹙眉。

“誰是你兄弟,我們冇有那麼熟。”雪清河連忙掙脫開來,很是不悅。

許宴心想,可愛的千仞雪,就算是男裝生氣起來,也是非常可愛。

絕不是許宴的性取向不正常,而是就陰陰知道,千仞雪裝扮雪清河,成為天鬥帝國太子殿下而不能暴露,才故意這樣占便宜的。

“許宴.....雖然你是武魂殿的聖子殿下,但是你不要忘了,我是太子殿下,你要自重,注意自己的分寸。”雪清河此刻臉色有些不太正常。

許宴看著雪清河的臉色有些紅,說道:“太子殿下,你一個大男人,臉紅什麼,難不成?”

“住口!”雪清河冇好氣的說道:“你若是冇事的話,那就這樣吧。”

說完這話,雪清河便是離開了。

許宴看著雪清河似乎想要遠離他,咧嘴笑了笑。

他將麵具戴上之後,立刻追了上去。

雪清河看著許宴將自己的猴頭麵具戴上,很是淡然的問道:“你為什麼要戴著麵具,難不成你乾了見不得人的事情?”

“我不想被人看到真麵目而已,你知道方纔熾火學院的那個女人,就想看清楚我的真麵目嗎?”許宴連忙歎息一聲說道:“我這個人,最大的遺憾就是無法親吻我這張帥氣的臉龐,若是那個瘋女人看見我英俊帥氣的樣貌,不得對我糾纏不清。”

“不要臉!”雪清河低聲嘟囔了一句,心想這武魂殿的聖子,為什麼會是這樣自戀的傢夥。

對於雪清河那嬌嗔的話語,許宴歪嘴一笑,有那味道了。

千仞雪小可愛你彆裝了,我知道是你!

“對了,我的真實身份,還請幫我保密,我叫霍雨浩,不叫許宴。”許宴對著雪清河說道。

雪清河停下腳步,走在檯燈下,看向許宴,問道:“什麼意思?”

“你彆管,我的真實名字和身份,你一個人知道就行了,不要說出去。”許宴淡淡的說道。

“若是我泄露出去呢?”雪清河淡淡的看著許宴,反問道。

許宴笑了笑,麵具之下,雪清河看不清楚許宴的表情。但是雪清河能夠感覺出來,他似乎並不怕。

“你若是泄露出去的話,我保證讓你後悔。”

說著這話,許宴便是來到雪清河麵前,湊到他耳邊,低聲說道:“你的計劃,你的身份,我全部都知道,不要質疑,也不要懷疑,你若是要搞我的話,我也不會替你保守秘密,我隻要寫一封信給現在的雪夜大帝,你這麼多年的努力,都將付之東流。”

此話落下,雪清河嬌軀一顫,瞳孔緊縮,顯然被震驚到了。

許宴這才緩緩退步,看著雪清河說道:“你怎麼說?”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雪清河眼神有些閃躲,不敢看許宴的眼睛。

“你放心吧,此事我不會說出去的。”

他想了想,就算是作為普通朋友,也不會泄露彆人的秘密,他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你自便。”

說完這話,他便是慌亂的逃走了。

目送雪清河離開,許宴也是心中覺得好笑,並未繼續糾纏。

他準備回月軒了。

他四周看了看,發現路上的隻是一些行了,街道上還有馬車,到處都是繁華熱鬨的場景。

等轉過幾條街道,在一處十字路口,突然有道聲音叫住了他。

“雨浩!”

許宴腳步一頓,這聲音一聽就是柳二龍。

噔噔噔的腳步聲,柳二龍走過來,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

許宴被她強製的拽著轉身,將麵具摘下來。

當看著麵具下的許宴,柳二龍也是瞪大了美眸子,旋即紅唇緊咬,嬌怒的喝道:“果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