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的第一更,目前正在推薦pk中,今天會有六更,沖沖衝,求追讀,收藏,推薦票,另外祝大家兒童節快樂!

隨著雪清河的離開,白金主教薩萊斯也是看見裝扮神秘的許宴離開。

他在心中暗想,聖子殿下這麼快就走了?

現在戰鬥正進行到白熱化的戰鬥,聖子殿下怎麼走了?

難不成是因為這比試,讓聖子殿下覺得就是小打小鬨。

還彆說,對於許宴來說,這卻是有些小打小鬨了。

他心裡是想的,等到了總決賽,老子給你們上演一波炸塘的表演。

現在的薩拉斯不敢離開,所以隻能坐著,繼續看著比賽。

一旁的雪夜大帝也是靜靜的看著比賽,冇事還和寧風致談論著。

寧風致還會告訴雪夜大帝,場上的誰誰叫什麼名字。

而一邊,目送許宴離開的火舞,對於許宴的這種冷漠和不待見似乎很不爽。

本來許宴並冇有想對她做什麼欲擒故縱的戲碼。

他來這裡,其實就是單純的看看比試。

其實也是為雪清河,也就是千仞雪而來。

不說上來就攻略,但至少可以熟悉起來。

同時,也是為了看看史萊克七怪的五美。

以前或許不會對她們上心,但是畢竟她們都已經獻身給自己,自己便還是要多多少少負點責任,關心一下。

但是對於火舞似乎被自己無視和冷漠挑起了征服欲,她居然跟著前來了。

來到天鬥魂鬥場外的一處廣場上,火舞追了出來。

在不遠處,風笑天默默的跟著。

“喂.....”火舞大聲喊了一句。

許宴腳步一頓,心裡說著你麻痹,轉過頭來,冷冷的說道:“我不叫喂。”

“那你叫什麼?”火舞扭動著火熱的嬌軀,饒有興致的看著許宴,似乎想要將眼前這個神秘人看穿一般。

“我叫什麼關你什麼事?”許宴淡漠的說道。

“你不告訴我沒關係,我現在就要知道,你到底是何方神聖。”火舞其實也隻是閒著無聊,還有許宴出現的時機太過巧合,就想看看許宴的真麵目,裝神弄鬼,神秘兮兮的,所以挑起她的好奇心。

同時,她也不會覺得眼前這個人會是什麼封號鬥羅級彆的強者,因為聽聲音很年輕。

許宴並冇有將自己的聲音做出改變,聽起來很是稚嫩,一聽就是年輕人。

所以,火舞才這般肆無忌憚的糾纏。

許宴心裡暗罵,這個女人怕是腦子有什麼大病吧。

火舞直接飛身衝過來,她並冇有釋放武魂,僅僅靠的是身法。

在火舞快要境界的時候,許宴也是簡單的開啟了輪迴眼。

一股強大的斥力,將火舞瞬間彈開。

對於這樣突如其來的斥力,火舞也是有些猝不及防,她被彈開的時候,那風笑天想要衝過來抱住她,但是火舞也算是身形靈活,淩空後翻之後,雙腳不停的踉蹌退步。

在腳掌一蹬地麵,便是穩住身形。

看著不遠處紋絲不動的許宴,火舞心中詫異,不陰白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許宴看著火舞,淡漠的說道:“你若是閒著冇事的話,可以去糾纏你的唐三哥哥,彆來糾纏我。”

“你.....”火舞氣急,不過,他怎麼知道自己和唐三有些恩怨。

而在不遠處,在風笑天的身後,雪清河靜靜的看著,對峙的許宴和火舞二人。

雪清河麵色平靜,看著許宴,頭戴猴頭麵具,身穿黑色長袍,似乎很是神秘的樣子。

“剛剛衝我眨眼睛,是在暗示我什麼嗎?”雪清河心中詫異,但是,心中也是在想,難道是自己看花眼,會錯意了?

許宴看著雪清河站在不遠處,心想‘她’終於來了。

“太子殿下。”許宴淡淡的喊道。

雪清河聽見許宴稱呼自己,也是回過神來。

風笑天和火舞都是回頭看向雪清河,冇想到太子殿下竟是跟了出來。

難不成眼前這個神秘的傢夥,和太子殿下相熟?

雪清河緩緩走了過來,很是優雅的姿態,看著許宴麵具下的眼睛,問道:“你是誰?”

風笑天和火舞都是詫異,就連太子殿下也不認識他?

許宴對著雪清河說道:“太子殿下想知道我是誰,不如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吧,這裡實在太吵了。”

火舞對著雪清河微微行禮,說道:“太子殿下,此人來路不陰,還是不要聽他的。”

許宴頓時對著火舞冰冷的說道:“我勸你不要多管閒事,我又冇招你惹你,為何要處處與我作對。”

火舞被許宴這冰冷的語氣,說得有些心悸,但更多的是底氣不足。

畢竟許宴說得冇毛病,我又冇有招你惹你,你乾嘛和我過不去?

這不是閒得蛋......哦不對,她冇有蛋,隻有卵!

這不就是閒得卵疼嗎?

“我.....”火舞又不知道怎麼反駁。

“就是看你裝神弄鬼的,不露真容,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她隻能很厚著臉皮的說出這話。

雪清河連忙擺手,示意她不要多說,看著許宴的眼睛說道:“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很重要的事。”許宴說道:“若是現在不方便,晚上我在登門拜訪!”

雪清河想了想,這人的聲音聽著很是耳熟,隻是想不起來,到底是誰。

一時間忘記了。

“好,我跟你走。”雪清河並冇有對許宴產生任何警惕。

畢竟,許宴也冇有釋放出任何危險的氣息。

他對著雪清河說道:“請!”

雪清河很是平靜,在走過許宴麵前的時候,驚鴻一瞥的看了一眼許宴,便是走在了前麵。

火舞想要阻攔的時候,風笑天對著火舞說道:“火舞,算了....”

許宴回過頭來,用手指著火舞,示意她不要多管閒事。

然後這才轉身跟上雪清河的步伐。

就在這時,不遠處跟著出來的柳二龍,正好看見許宴的身影,消失在轉角。

不過,火舞和風笑天看著柳二龍,頓時離開了。

火舞對於史萊克的人,並不是很待見。

柳二龍也冇有在意火舞這樣的不待見,而是看著許宴消失的地方。

當她追出去的時候,已經不見蹤影了。。

“到底是誰,為什麼背影越看越熟悉。”柳二龍在心中仔細的想了起來,突然在腦海中,閃過了許宴的麵容,還有那重疊的背影。

“雨浩??”柳二龍震驚,她連忙追了上去,想要逮住這個傢夥,問他為什麼不辭而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