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第五更,今天又是萬字更新的一天,求推薦票和追讀,推薦PK期間這個很重要!

中心鬥魂台上,幾乎同時,雙方作為主戰力,主輸出的人全部釋放出了自己的魂力,魂力波動瀰漫,一股股強烈的戰意沖天而起。

這一場比試,戰火瞬間點燃。

藍紫色的藍銀草從唐三身體周圍悄然遊出,隨著魂力的上升,進入魂宗境界後,他能釋放出的藍銀草數量也比以前更多,掌心處藍光不斷閃動,藍銀草就像無窮無儘一般釋放,占據著己方一邊的地麵。

在藍銀草的作用下,七人頓時形成了一個以唐三為中心的整體。

皇鬥戰隊的陣型和史萊克戰隊這邊截然不同。

站在最前麵的並不是他們的隊長藍電霸王龍魂師玉天恒。

而是兩位玄武龜魂師石家兄弟。

對於這種團戰類型的比試,許宴覺得看得太過混亂了。

他現在看的,就是唐三現在的本事如何了。

目前來說,史萊克戰隊,還是以唐三為核心的。

戰鬥已經打響,在一旁的火舞,時不時的盯著許宴,她現在就是好奇,麵具下的許宴,到底長什麼樣子。

而許宴則是靜靜的看著場中。

石家兄弟,兩人肩膀緩緩前探,整個後背半弓,所有魂力凝聚成的土黃色光芒都朝著他們的背後凝聚而去,竟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暗黃色龜甲。

龜甲上的紋是淺黃色的,石家兄弟的全身骨骼似乎都隨著這龜甲的出現而發生了一些改變。

不隻是背後出現了龜甲,身前也同樣出現,而他們的四肢也隨著龜甲出現而變得縮短了一些。

在龜甲中的腹甲正中,有著一個巨大的符號。

閃爍著淡淡的藍光。兩黃一紫,三個魂環由下而上盤繞在他們身體周圍,因為他們武魂產生出龜甲後已經令身體脹大了不少,魂環盤繞在身上,似乎也有些變型。

從石家兄弟之間的縫隙處,正好能夠看到玉天恒。作為頂級獸武魂之一的藍電霸王龍,在剛一開始,就點燃了觀賽者情緒。

一團奪目的藍光從玉天恒眉心處驟然亮起,緊接著,藍光瞬間擴散,從他眉心處降入全身,一條條藍紫色的激電像小蛇一般爆發出來,圍繞在他身體周圍遊走。

表麵上看,玉天恒的變化並不算很大,除了額頭處多了一個藍色的閃電標誌之外,整個身體有著兩處因為武魂附體而出現了變化。

但是,僅僅是這兩處的變化卻比在場所有獸魂師的變化更為徹底。

出現變化的,是他的雙臂。

原本雙邊的衣袖因雙臂的膨脹而全部爆裂化為灰燼,雙臂的長度增加了半尺餘,兩條手臂極其粗大,覆滿了藍紫色的鱗片,雙手變成了爪子,覆蓋著同樣的鱗片,手上的每一個骨節都變得極為粗大,圍繞在他身上盤旋的藍紫色雷電不斷在手臂上凝聚或是流竄,兩黃兩紫四個魂環並不像其他魂師那樣盤旋在身上,而是就盤旋在這條特殊異變的手臂之上。

唐三的目光仔細盯視著玉天恒身上的變化。

許宴也是眼神微凝,看著藍電霸王龍武魂的強大之處。

果然不愧是頂級獸武魂,確實有些氣勢。

藍電霸王龍和其他武魂都有一些不同之處,首先,作為一名藍電霸王龍魂師,所能獲得的魂環必須要是亞龍種的魂獸才行。

藍電霸王龍魂師從三十級開始,每得到一個魂環,在使用武魂時身上就會多一處更類似於龍。

像現在玉天恒的右臂,就是他的第一肢體的變化。

等到了七十級,藍電霸王龍魂師就能真的化身為龍,爆發出極其恐怖的力量。

被譽為同等級中最恐怖的強攻係魂師。

簡單來說,同為七十級魂聖冇有任何獸武魂可以擊敗藍電霸王龍。

因此,玉天恒現在的雙臂,已經完全不屬於人類的範疇,而是兩隻龍臂,上麵附著龍鱗,雙手也變成了龍爪。

場中的戴沐白,釋放出白虎,告訴唐三,玉天恒他來對付。

對於這場龍虎之爭,許宴基本上都瞭解。

還是戴沐白勝利了。

其實對於這預選賽的最後一場,誰勝利都無所謂。

唐三還是比較睿智的,至少,在他身上,還是有些主角氣運的。

他現在關注的,倒是邪眸白虎和藍電霸王龍的戰鬥。

二人打得確實有些拳拳到肉的感覺了。

隨著場上的戰鬥白熱化,時間過了不斷的時間,許宴也是表示無奈,要是自己上去了。

不說一棒子下去,一個超大型的螺旋丸,可能就搞定了。

最終他還是失去了觀看下去的**。

團隊比試,講究就是合作。

玉天恒其實很是很強的,但是比起史萊克的那種團隊精神,還是差了一些。

冇有看到比試的結束,許宴便是準備轉身離開。

火舞看著許宴準備離開了,立刻問道:“喂.....你去哪兒?”

許宴就很無奈了,他回頭看向火舞:“我跟你很熟嗎?你管我去哪兒?”

“我......”火舞頓時感覺無言反駁,但是她就是對許宴有些好奇。

為什麼戴著麵具的神秘人,可以來到這裡觀賽。

她想著此人身份肯定不簡單。

一旁天水學院的一些美女們,也是看了過來。

在不遠處的雪清河,也是注意到許宴這裡。

在觀戰台上,柳二龍也是恰好的看著這一幕,她柳眉緊蹙的盯著許宴的背影,總感覺這背影有些熟悉。

目前她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玉小剛也是順著柳二龍的目光看去,問道:“二龍,你在看什麼?”

柳二龍看了一眼玉小剛,冷漠的說道:“你看那背影是不是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裡見過?”

現在的玉小剛,已經得不到柳二龍的好臉色,已經化身成為她的舔狗了。

目光看著許宴的背影,玉小剛也是覺得是有些眼熟。

“確實有些眼熟,隻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玉小剛淡淡的說道。

柳二龍說道:“我去看看。”

不等玉小剛阻止,柳二龍快速的走過去。

許宴不理會火舞,直接就走了。

在走的時候,似乎還回頭看了一眼雪清河。

雪清河敲好正在看許宴。

許宴衝他眨了眨眼睛,然後就走了。

雪清河頓時心神一震,這是在暗示自己什麼嗎?

他連忙站起身來,對著寧風致說道:“老師,我有事出去一趟。”。

正在觀看自己女兒比試的寧風致,臉上噙著笑意,回頭對著雪清河點頭,說道:“好,你自己小心點。”

雪清河點頭,然後朝著許宴離開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