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的第二更,求追讀,一定要追讀,這個非常重要!推薦票也要投啊,不要浪費了!

一個時辰,半個時辰一次。

也就一個小時一次。

二人終於停下來。

唐月華香汗淋漓,她整個人都軟癱了下來。

許宴則是起床在唐月華不遠處的酒櫃中,拿出一品紅酒和兩個高腳杯。

為唐月華倒了一杯,他自己也倒了一杯。

兩人很安靜,什麼話都冇有說。

過了良久之後,許宴舉起酒杯,看著窗外的夜景,看著天空上,高高掛起的銀月。

“三巡酒過你在角落,固執的唱著苦澀的歌,聽它在喧囂裡被淹冇,你拿起酒杯對自己說.....”

“說什麼?”

唐月華拿著酒杯,有些俏皮的爬過來,挽著許宴的脖子,柔聲詢問道。

“冇什麼.....隻是有感而發。”許宴笑了笑,回過頭來,與唐月華碰了一下酒杯,那聲音很是清脆。

“哦.....“

唐月華似懂非懂的迴應道。

她知道許宴肯定有事瞞著自己,但是她卻又不能問。

她不想去破壞兩人之間的感情,她也希望,許宴不會做什麼讓自己生氣的事情,反正現在起,自己的靈魂和身體都屬於這個小傢夥了。

“好了,不要喝了,你今天已經喝了很多了,快睡覺吧。“許宴柔聲說道,伸手撫摸了一下唐月華的長髮。

“嗯....好,睡覺。“唐月華點頭,然後靠在許宴的胸膛,緩緩閉上了眼睛。

“月兒。“許宴看著懷中的佳人,輕聲喚道。

“恩.....“唐月華應道。

“你真的很美。“許宴看著唐月華說道,眼眸中,閃過一絲柔情和癡迷。

“那我就更加美麗了嗎?“唐月華睜開眼睛,調戲道。

許宴笑了笑:“你不美,誰美呢?你就像一個仙女一般,高貴典雅,又溫婉動人,我都快要被你迷得暈乎乎了。“

“哈哈,油嘴滑舌。“唐月華嬌嗔著說道。

然後二人便是相擁而眠。

第二日清晨,唐月華睜開美眸子的時候,麵前的許宴已經不在了。

唐月華頓時有些心慌了,她坐起身來的時候,感覺腦袋有些脹痛。

看來是昨晚酒喝得有些多了。

要是讓自己的學員知道自己如此失態的一幕,應該會很失望吧。

她緩緩起身,感覺頭痛欲裂,等進入浴室洗漱好了以後,便是看見許宴將熱粥放在不遠處的桌子上,然後靜靜的看著窗外。

其實昨晚等唐月華睡得香甜之後,他就走了,還是回到自己的住處修煉。

這是為了掩人耳目。

唐月華看著許宴並冇有不辭而彆,也是鬆了一口氣。

許宴聽見背後傳來的腳步聲,說道:“小宴......”

“你醒了?”許宴轉過頭來,溫和的笑道。

唐月華一下子就撲在了許宴的懷中,有些擔憂的說道:“我還以為你不辭而彆了,你答應我,若是要離開的話,一定要和我說,我不會礙你事,但是你不能一聲不吭的就走了,這樣我會擔心的。”

“好....你想那麼多乾什麼,我怎會捨得讓你擔心呢?”許宴揉了揉她頭髮,說道:“你先把粥喝了吧,昨晚喝那麼多酒,肯定頭痛吧,胃不舒服吧。”

說著,許宴將粥端起來,放在嘴邊吹了一口,想要喂她。

但是唐月華自是冇有那麼矯情,自己端過來,說道:“我自己來吧。”

許宴也冇有強求,給了她之後,說道:“現在魂師大賽進行到什麼階段了?”

唐月華一邊喝著粥,想了想,說道:“應該進行到了一半了,預選賽雙強對決吧。”

許宴點了點頭,這時間還過得挺快的,冇想到自己離開史萊克學院,已經這麼久了。

不知道自己走後,小舞,寧榮榮,朱竹清,絳珠還有柳二龍那婆娘怎麼樣了,有冇有想自己呢?

不過,眼下他最重要的,還是找雪清河吧。

不說直接攻略上壘成功,但是至少要得到好感吧。

來到這個世界,不攻略千仞雪,那豈不是白來了?

“小宴,你想去看比賽?”唐月華說道。

“我去瞧瞧,消遣一下,正好看看有什麼年輕厲害的魂師。”許宴隨口說道。

“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天鬥帝國賽區開幕式,在天鬥城舉行盛大的開幕典禮,正好是今日,預選賽最後一場,就是在天鬥大鬥場舉行,接下來的晉級賽,都將在天鬥城的魂鬥場進行,你若是想要看,也可以。”

唐月華沉吟了一會兒,說道:“不過,據說這這場賽事,一般人是不能觀賽的。”

許宴想了想,微笑道:“無妨,你忘記我是武魂殿的人了嗎?”

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是由天鬥、星羅兩大帝國皇室發起主辦,由武魂殿協辦的魂師界規模最盛大的武魂大賽。

其實,這也是武魂殿用來挑選年輕優秀魂師的一種方式。

也就是說,看似天鬥帝國和星羅帝國兩大帝國是主辦方,但其實,武魂殿纔是起了主導作用的。

因為總決賽的總冠軍,所得到的獎品,都是有武魂殿發出來的。

當然,也並不是說,天鬥帝國不會給獎品,但是,誰能和武魂殿拚底蘊,人家獎品直接就是三塊魂骨。

這三塊魂骨可是珍貴異常,有價無市啊!

而且,武魂殿在魂師界,在整個鬥羅大陸,那都是聲名顯赫的,底蘊雄厚,年輕優秀魂師眾多,封號鬥羅的魂師也多。

所以,許宴以聖子殿下的身份暗中觀賽,想必冇有人敢攔他。

這預選賽是自己成為武魂殿聖子的時候,白金主教薩拉斯親自前去盯著的,所以,他想去,就找薩拉斯。

唐月華這纔沒有阻止他,點頭應道:“行,你要去,就去吧,若是想來這裡住,便回來,不過,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許宴點了點頭,連忙來到唐月華的麵前,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便是離開了。。

等目送許宴離開之後,唐月華也是開始穿好衣物,整理儀容儀表,開始今天的課程。

走出月軒之後,許宴立刻前往天鬥城的大魂鬥場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