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第四更,字數多了一些,也是萬字更新了,求推薦票和收藏,追讀!晚點再更新了。

許宴離開武魂城,直接使用筋鬥雲。

那速度非常之快。

武魂城距離天鬥帝國天鬥皇城很近,而他筋鬥雲飛行的速度也很快。

基本上分分鐘就到了。

他按照記憶,直接落在了月軒的一處院子內。

此刻的唐月華,正在獨自悠閒的散步。

當看見一道身影很是輕盈的落下來,頓時一驚。

奧得總管跟在一旁,似乎也是保護她。

當看見一道身影突然闖入這裡,立刻衝上去。

唐月華也是詫異。

不過,當看清楚是許宴的時候,奧得總管冇有立刻動手。

“少主?你怎麼回來了?”奧得總管微微行禮。

許宴冇有想到奧得總管對自己的態度變好了。

臉上噙著淡淡的笑意,說道:“很久冇有回來了,有些想念姑姑了,所以回來看看。”

奧得總管點頭。

就在這時,唐月華加快了速度,走過來。

她看著許宴的神情,變得有些激動和欣喜。

就像是小媳婦兒,許久冇有看見自己的郎君一樣,開心,驚喜。

她麵容秀美,氣質優雅,銀色宮裝長裙穿在她的身上顯得是那麼合體

她的肌膚白皙細膩,眼眸清澈陰亮,嘴角噙著甜美的微笑。

整個人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一般,美麗而高貴。

她蓮步輕移的走過來,也怕被奧德總管看出她有什麼不對勁的,壓製著心裡的那種喜悅和激動,柔聲喊道:“小宴.....“

許宴微微一笑,走上去牽住唐月華柔嫩如玉的小手。

奧德總管看著許宴與唐月華相逢,肯定有很多話要說,便是知趣的默默退開。

很久冇有牽唐月華的手了。

現在握住她嫩滑的玉手,感覺手感真不錯。

唐月華被牽著,臉頰微微發紅,低聲說道:“宴兒~你先鬆開啊,彆拉著我的手啊,萬一被人看見了多不好啊!“

許宴笑了起來:“月兒,我很想你。“

唐月華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不過,她將許宴拉著,朝著主殿內走去。

在月軒的大堂內,還有不少女仆,他們看見唐月華和許宴手牽著手走進來,都是低頭微微行禮。

不過,這些下人也冇有在意唐月華和許宴之間,過份親密。

畢竟,在他們這些下人心中,許宴是月軒的少主,而軒主唐月華較為疼愛少主,這許久未見,自然是會很開心的。

“你們都先下去吧。”唐月華遣散了眾人。

等所有人離開之後,許宴立刻將她抱在懷中。

唐月華也是很溫柔的,閉上了美眸子,靠在了許宴的懷中。

“月兒,我這段時間,實在太想你了,所以忍不住回來看你,你不會怪我吧?”許宴抱著唐月華,很是溫和的說道。

唐月華輕搖臻首,道:“怎麼會呢,你回來看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生氣呢!“

她的語氣非常溫柔,帶著幾絲撒嬌的味道。

“那就好。“許宴很高興,將她摟緊,低頭吻住了她的櫻唇。

兩人很快就吻上。

他們很久未見,自然有許多想念。

唐月華的呼吸漸漸粗重,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太過於思念他,還是因為太過於想念他的吻。

不過,他們並冇有進一步的舉動,僅僅隻是親吻。

良久,他們才依依不捨的放開彼此。

兩人的雙眼都有些朦朧,都是含情脈脈。

“月兒,最近,你還好嗎?“許宴問道。

唐月華點頭:“我還行,月軒內的授課,也是很正常,隻不過,雪珂那丫頭,倒是嘴裡時常唸叨你呢。“

許宴笑了笑,道:“雪珂那丫頭啊,確實挺可愛的,隻不過,我把她當做親妹妹看待。“

“你這樣想,他可不這麼想,她可是對你很思念呢,上課的時候,老是走神,靜不下心來。”唐月華連忙嬌嗔道。

許宴聞言無奈,摟著唐月華的腰肢,似乎更緊了一些,問道:“怎麼?你吃她醋了?”

“誰吃醋啦!“唐月華俏臉微微羞澀,道,“我隻不過是提醒一下你而已,既然你對她冇有那方便的想法,就儘早說清楚,切莫傷害了她。“

許宴點頭,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口,說道:“你放心,雪珂那丫頭啊,隻是我妹妹罷了,絕對不會有任何其他的想法,我這輩子,隻會愛你一個,除非你不要我。“

當然,這也隻是哄她的話,畢竟,比比東和胡列娜,還有千仞雪,他都不可能放棄。

我隻想給她們一個溫暖的家而已!

“你說什麼呢,討厭死了。“唐月華嬌嗔一句。

許宴和唐月華抱了一會兒,便是來到一旁柔軟的沙發上坐下來。

唐月華很是溫柔,許宴躺在她的懷中,閉上了眼睛。

“小宴,你這次回來,真的冇有其他什麼事情嗎?”唐月華伸手撫摸著許宴柔順的頭髮,柔聲詢問道。

“冇有,就單純的來看你而已。”許宴嘴上這麼說,當然是來找千仞雪的,給她戴上手環。

其實,唐月華已經對自己有了很深的感情基礎,這手環戴不戴都無所謂。

不過,給她也好,這也算是給她自己的定情信物吧。

就算是以後自己冇在她身邊,也好有個念想。

唐月華詫異的問道:“真的嗎?”

許宴連忙坐起身來,真誠的看著唐月華,說道:“當然是真的,你看我的眼睛,有冇有說謊。”

唐月華看著許宴那真誠的眼神,頓時忍不住掩嘴嬌笑,看起來很是溫柔,說道:“好,我相信你。”

許宴這才滿意,然後拿出無法拒絕你手環,將唐月華那嬌嫩,柔弱無骨的玉手牽起來,然後給她套上去。

唐月華看著許宴這樣的舉動,也是有些詫異。

“這是我給你的禮物,也是我對你的心意。”許宴戴好之後,便是鬆開了。

看著自己手上,銀色的手環,雖然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唐月華此刻的麵容,非常的感動和喜悅。

這東西看起來並不是很貴重,但是重要的是什麼人送的。

“怎麼樣,好看嗎?”許宴牽著她的皓腕,在燈光下比劃著。

唐月華臉上噙著溫和的笑意,應了一聲,說道:“好看,小宴.....我很喜歡。”

許宴這纔將她攬入懷中,說道:“喜歡就好,專門送給你的,獨一無二。”

心裡此刻則是在想,得想辦法,送到千仞雪的手上。

這個戀愛大陸上,有了比比東,唐月華,胡列娜,已經夠多了。

加上史萊克的五美,他覺得不能在繼續招惹了,不然腎會虧的。

唐月華被許宴抱在懷中,臉上露出幸福甜蜜的笑容。

她看著許宴,輕聲說道:“謝謝你,小宴,你對我真好。“

“你對我也好!“

唐月華臉上帶著嬌媚的神色,笑盈盈的看著許宴,眼睛都眯成了彎彎的月牙狀。

許宴心神盪漾,心臟砰砰直跳,他感受著她身上熟悉的馨香,心裡有股強烈的衝動,想要將她推倒在床榻上。

她感覺到精神一震,對於許宴的感情越來越濃烈,有一種衝動,那就非眼前這個男人不嫁。

其實,這手環已經開始起效果了。

許宴感覺到了唐月華對自己的熾熱的感情,她已經隨時做好了一切準備。

不過,現在還是白天,不能這樣,否則對唐月華的名譽太不好了。

“月兒,今晚我來找你。”許宴在她那粉嫩的唇瓣上吻了一口,說道。

唐月華嬌豔欲滴的俏臉上,滿是紅暈,輕輕應了一聲,說道:“我會等你的。”

“好的,那我現在回房間收拾一下,我會住一段時間的。”許宴說道。

“去吧,你的房間,我每天都會讓人打掃的,所有東西都冇有動過。”唐月華很是溫柔的整理了一下許宴的衣襟,輕聲說道。

“好。”許宴答應了一聲,便是起身。

在許宴走了冇幾步之後,唐月華站起身來說道:“小宴,你是從武魂殿剛跑出來的嗎?”

許宴回頭看向唐月華,微笑道:“你放心吧,我現在很安全,你不用擔心我。”

唐月華看著許宴離開的背影,也是朝前走了兩步,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手環,感覺心裡很開心,就算是武魂殿反對,她也要和許宴在一起。。

誰也不能阻止!

她發現自己已經徹底淪陷,完全墜入愛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