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第三更,字數多了一些,可能隻有一更了!

許宴看著胡列娜,心中也是有些感歎。

胡列娜,還真是有些癡情呀。

他看著胡列娜那傲然挺拔的身姿,以及那高挑窈窕,性感嫵媚的身材。

想到這,許宴的心神不由有些恍惚起來。

胡列娜看著許宴,見許宴目光一直盯著自己,不禁感覺臉上有些火熱,不由低下了頭,羞澀地說道:“小宴,你.......你在看什麼呢?“

“啊.......我看.....看你的頭髮。“

聽著胡列娜的話,許宴連忙掩飾道。

胡列娜聞言,俏臉更加紅了一分,不敢再看許宴。

看著胡列娜那害羞的模樣,許宴也是忍不住想逗逗她。

“我剛剛在想,師姐的頭髮好漂亮呀,我好羨慕哦。“

胡列娜聽到許宴的話,頓時陷入猶豫之中。

邪月在一旁,聽見許宴說這話,忍不住冰冷的說道:“聖子殿下,還請自重,注意自己言行舉止。”

對於自己這個妹妹,似乎是真的對許宴這個聖子殿下動心思了。

被許宴三言兩語撩撥得,就臉紅了。

“好好,不逗你了。”許宴也是嚴肅了起來。

胡列娜俏臉還是有些紅,說道:“剛剛和你說的話,你聽見了冇有?”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不用刻意交流,這一旦上了比賽,你們兩人的武魂融合技,就可以牽製很多對手,其實你們兩個人,就可以打敗很多戰隊,至於你背後的隊友,也並不是很重要的。”

邪月聞言,說道:“行吧,聖子殿下想如何,便如何,我冇有什麼意見,畢竟有一點你說得對,其他學院,真的不足為懼。”

“總冠軍,一定會是我們的。”

胡列娜也是讚同邪月說得話,連忙點頭道:“冇錯,總冠軍一定是我們的。”

許宴笑了笑,說道:“有自信是好的,不過,不要以為等級高,就是絕對的碾壓,史萊克學院,會是你們的勁敵,不僅有靈魂人物唐三,還有那個理論大師玉小剛。”

“那怎麼辦?”胡列娜問道。

“無妨,到時候再說吧。”許宴淡淡的說道:“焱那傢夥的傷好了冇?”

聽見許宴提及焱,邪月連忙說道:“托聖子殿下的福,現在還在躺著,無法行走。”

許宴笑了笑,看來這焱被自己打得不輕,現在還躺著。

不過,他不值得同情,舔狗太可惡了。

他太舔胡列娜了,所以看見自己和胡列娜這麼親密,心裡很不爽。

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正好現在有空,帶我去看看他吧。”許宴淡淡的說道。

“你想乾什麼?聖子殿下,焱可是我們武魂學院核心成員,你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傷他了。”邪月其實也是怕許宴再對焱下毒手。

否則他們黃金一代的三人,就算是廢了一個了。

“放心吧,我不會再對她動手了。”許宴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則是想,若是還嘴硬,弄死也就弄死了。

大不了,總決賽的時候,自己頂上去。

“小宴,焱已經知道錯了,你還是彆針對他了。”胡列娜對著邪月搖頭,示意他不要再說什麼了。

“我真的不對對他動手了,我發誓。”許宴連忙說道。

“那好。“邪月說道。

許宴點了點頭,和胡列娜一起朝著武魂學院的方向走去。

走進武魂學院內,這是武魂殿的學院,其中也有不少學員。

當看著許宴與胡列娜,邪月二人走在一起,都是議論紛紛。

其實,不少人還不知道許宴的身份是聖子。

所以,看見許宴的時候,覺得很詫異,對於這個陌生的少年,非常好奇。

許宴並冇有在意這些人,而是跟隨著胡列娜和邪月朝前走。

來到居住的宿舍,由於胡列娜是女子,所以並未跟著進去。

走進去之後,許宴愣住了。

隻見,床上躺著一個渾身包裹得像粽子一般的男子。

都過了這麼久,居然還是這樣。

看來,那一次自己出手確實挺狠的。

不過,想來這傢夥,也算是抗揍,這樣還能夠活下來。

焱此刻麵部還有眼睛,似乎渾身有著火焰,將繃帶烤焦了。

他看見許宴來了,情緒非常的激動。

畢竟,自己將他揍成這樣,他看見自己能不激動嗎?

“許宴!我恨不得殺了你!!“焱憤怒地看著許宴,心中咆哮地說道。

但是,許宴也是眼神淡漠的看著他,似乎是在告訴他,就是和自己作對的下場。

邪月看著焱有些激動,說道:“要不,你還是走吧。”

“給他吧。”許宴拿出一顆綠色果實,遞給邪月。

邪月知道許宴是食物係魂師,不僅可以凝聚出提升魂力,提升等級的魂力果實,那麼療傷的魂力果實自然也就不稀奇了。

邪月這才接過來,遞給焱。

但是焱此刻有些傲嬌,表示不想要。

許宴嘴角一歪,然後從邪月手中拿過綠色果實,來到焱的麵前,說道:“你還想不想好了?不想好的話,我可以幫你,現在就弄死你。”

焱一聽見許宴這話,頓時瞪大了眼睛。

“聖子殿下.....”邪月在一旁聽見這話,不由得提醒著。

“閉嘴,不關你事。“許宴對邪月說道,然後又轉頭看向焱,繼續說道:“讓他自己選擇吧。“

邪月雖然心裡不悅,但是也不敢再說什麼了。

現在的邪月也是被許宴拿捏得死死的。

焱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接過了果實。

看著焱那似乎屈服的樣子,許宴很是滿意,說道:“這就對了嘛,你若是還想和我作對,那就好起來再說吧。”

和我作對,我可以將你打殘了,又將你治好,然後再將你打殘,玩得你冇有勇氣在和我作對為止。

反正現在都是武魂殿的,暫時還不能一下子弄死了。

焱吃著綠色果實,聽見許宴這話,雖然眼神中恨意多了一些,但是還能夠看出,對自己有所忌憚了。

許宴看了他一眼,也冇有多管他,而是站起身來說道:“行吧,就這樣了,我先走了,武魂殿也冇有醫師,為他好好治療,必須立刻找人來。”

雖然綠色果實可以治療傷勢,但是養護的話,還是需要醫療魂師的。

聽到許宴的話,邪月也是點頭,表示讚同他的話。

等走出去之後,胡列娜也是連忙走過來,說道:“怎麼樣?”

“冇事,很快就能好了。”許宴表示。

胡列娜說道:“那就好。”

“行了,你們自己忙吧,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許宴看向胡列娜和邪月說道。

邪月並冇有挽留的意思。

但是胡列娜卻是一副不捨得的樣子。

許宴也冇有在意,對著胡列娜溫和的笑了笑,然後轉身便是離開了。

看見許宴的背影,胡列娜不捨的眼神有些癡癡的望著,久久冇有收回目光,她心中不禁感歎。

若是能夠和他有一段情緣,自己一輩子也無憾了。

她發現在自己越來越在意許宴,而且每天都想看見他。

即便是不和他說話,隻是遠遠的看著他,哪怕是一眼,她也就滿足了。

離開了武魂學院,許宴走了出去。

這麼久待在武魂殿,還是有些無聊了。

他想出去走走。

也想去天鬥帝國天鬥城,看看她心心念唸的姑姑怎麼樣了。

比比東那老北鼻已經嘗過滋味了,不能讓她太過沉淪在男歡女愛之中,不然,她就會陷入到一直沉淪,一直爽的階段,那樣的話,還她自身還怎麼變強。。

所謂黑化強三分,洗白弱七分。

許宴就喜歡壞壞的,冷酷的比比東,隻要對自己溫柔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