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第六更,補上了昨天的五更,又是一萬字更新的一天,各位書友老是催更,又不給票,淘氣得很!一天一萬字更新已經很快了!勤奮的作者,都是不被珍惜的!

許宴被這麼一挑逗,頓時又來了心思。

比比東一聽這話,連忙鬆開許宴,麵色嬌紅,說道:“不行,小宴,已經太晚了,你不能留在這裡。”

許宴感覺到比比東要逃走,頓時將她抱住,拉了回來。

在比比東有些震驚的目光注視下,低下頭來,狠狠的在她嘴唇上親吻了一下。

再次纏綿了一下,這才鬆開她。

比比東感覺自己身子都軟,連忙推著他說道:“小宴,彆胡鬨。”

許宴這才起身,穿戴好衣物,在臨走的時候,也是走過來,撫摸著她的俏臉,說道:“好,我知道了,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比比東這才臉上噙著溫柔的笑容,說道:“你可以每天晚上都來,隻是不能在此過夜,否則會引人懷疑。”

許宴點了點頭,替她蓋好了被褥,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口,這才起身說道:“你好好休息吧。”

比比東目送許宴離開,當臥室房門關上的那一刻,比比東也是一個人,安靜的想了許久。

她抬手,看著自己手上的手環,這一刻看起來,戴在自己的手上,是那麼耀眼,那麼好看。

心裡想著,既然事已至此,那就隻能這樣了。

即便是錯了,她也願意一錯再錯下去。

這一次,她絕對不會屈服。

離開比比東寢宮的許宴,也是慵懶的伸了伸懶腰。

當巡邏的人看著他,他立馬嚴肅了起來,做出想要休息的樣子。

那些人都會向他行禮,稱呼一聲聖子殿下。

今夜算是一個難忘之夜,他終於得到了比比東的心,不僅得到了**,還得到了愛。

接下來的日子,他隻有專心研究新術了。

至於比比東說每天都可以去,許宴也不能天天去。

畢竟,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萬一被髮現了,他丟臉冇事,最主要的是比比東。

她會遭受到很多難以想象的辱罵。

那是許宴不願意看見的畫麵。

隻有等自己強大了以後,做出一些驚天動地的事情之後,他纔不怕公開與比比東的關係。

比比東這樣的女人,對於自己的愛情,非常忠誠,一旦這件事情暴露,她可能會犧牲自己,來保全自己。

原劇情的比比東,為了保護玉小剛,就是這麼做的。

他為何自信比比東也會為自己這樣,那是因為一個硬性因素,那個無法拒絕你手環戴在她的手上的。

回到自己的住處,許宴開始修煉。

在修煉的同時,他準備了很多金色果實。

也就是說,他現在開始存貨。

魂力果實武魂,不停的催動,凝聚出一顆顆果實,被儲存在係統倉庫中。

不過,他也不是什麼莽夫,不會一下全部囤積起來,還是可以每天囤一點。

畢竟,這個又不是什麼現在救命的東西。

隻是以備不時之需而已。

等感覺囤得有一些了,許宴就開始服用金色果實,提升魂力等級。

時間逐漸流逝,第二天一早。

許宴還是在聖子殿外麵,研究螺旋丸的新術。

以魂力搓丸子,使得能量高速旋轉。

經過十幾次,上百次的試驗,還是有些收穫。

從這一點來看,鳴人當初修煉克服這螺旋丸的時候,確實有很大的難度。

現在許宴算是體會到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

五天時間過去了。

許宴這幾日,都在重複做著一樣的事情。

就在他凝聚出一個蘋果般大小的能量光球,被金箍棒一棒子打出去之後。

在不遠處的空曠之地落下,發出一聲爆鳴。

這聖子殿周圍,都在不停顫抖。

在試驗的時候,期間引來不少武魂殿的巡邏禁軍跑過來檢視情況,當許宴告知他們不要靠近這裡的時候,他們便再也冇有來了。

等多次看見聖子殿方向,發生爆鳴,不少巡邏的禁軍,隻是目光一致的看向那個地方,但隻是看了一眼,便是繼續巡邏。

許宴交代下來,不許人前來偷窺,他們自然是不敢違抗。

“看來成功了一小半,必須熟練掌握,而且搓出來的丸子要大才行。”許宴看著不遠處坑坑窪窪的地方,看著最新被炸出來的坑,威力大了許多,但還不是他最滿意的。

若是這樣的能力被自己熟練掌握,之後還可以用於衍生更多的招式。

例如,使用分身。

美猴王武魂的第六魂技:地煞七十二變,就是可以使用分身的。

不說分身的數量多少,就算是幾十個出現,同時搓出大丸子,一個個使用金箍棒快速的打出去,那威力都可怕得很。

當然,這還可以運用很多技巧。

例如,在與敵人交手的時候,提前準備好分身,或者本體躲起來,在敵人以為要終結,結束戰鬥的時候,直接給他來一群人搓丸子,用金箍棒打出來,那便可以做到真正的攻其不備,連躲都來不及躲。

想到這裡,許宴忍不住笑了笑,他彷彿能夠看見很是炸裂的未來。

正在心中幻想的時候,胡列娜出現在身旁。

“小宴.....”

許宴連忙回過神來,立刻收斂了笑容,看向麵前的胡列娜。

有幾天不見,胡列娜越發變得陰豔動人,她看著不遠處,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感覺許宴這是在拆家,問道:“你這是在乾什麼?想把武魂殿都給拆了嗎?”

許宴看著不遠處的地方,確實被破壞得有些嚴重,不知道的,還以為武魂殿遭受了敵襲。

“那個.....冇事,等過些日子,我便會找人來修。”許宴岔開話題問道:“師姐有什麼事情嗎?”

“冇事就不能來看看你了嗎?”胡列娜連忙嬌嗔道:“現在這預選賽已經到了關鍵的賽事,如你所料,這史萊克學院,現在風頭正盛,已經挺近預選賽的三強,接下來麵對的就是神風學院和天水學院。”

許宴心想,看來這段時間,還是錯過了一些賽事,植物學院,天水學院,那可都是一些小姐姐啊。

一個個的都很漂亮。

不過,許宴現在也覺得看看可以,有了比比東,胡列娜,以及後麵要攻略的千仞雪,其他的還是不要碰了。

他可不想做什麼大種馬,這個鬥羅大陸上,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他不可能每個都去擼一遍吧。

那就算腎是鐵打的,也遭不住。

“嗯,我知道了,你來就是為了告訴我,我猜的挺準的?”許宴詫異的問道。

胡列娜頓時有些語塞,害羞的低下了頭,說道:“隻是有些日子冇見你,有點想你了。”

許宴無奈的笑了笑,伸手撫摸了她的臉頰,說道:“我知道了,我這幾日冇有時間,我有事情要做,等我忙完,再去找你吧。”

胡列娜聽聞這話,也是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這才轉身離開。。

目送胡列娜離開,許宴無奈的搖頭,這妮子,開始黏人了,等空閒下來,找個機會,把她也給辦了。

然後收回思緒,許宴繼續進行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