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許宴這話,比比東先是有些驚駭,然後還有些震驚。

她怔怔的看著許宴,半晌之後,這才破涕為笑,柔聲說道:“你啊,就是嘴甜....你有這份心就行了,這還是算了吧,我不需要這些東西。”

對於這樣的小物件,她身為教皇,多的是。

“老師,這是弟子的一份心意,它代表著真誠,也代表我對您的敬重,這是無價之寶,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許宴說道,心裡則是在想,送出兩個手環,還有三個,應該送給誰呢?

想了想,覺得千仞雪必須得給她留一個。

等將比比東拿下之後,就想辦法去攻略千仞雪。

現在的千仞雪就是雪清河。

不管那麼多了,即便是她現在還是男子的樣子,但是也是非常秀氣,也不可能真的帶把吧?

比比東聽聞許宴這話,並冇有回答,冇有說什麼,隻是有些詫異的看著許宴。

此刻,她也是芳心觸動了,她覺得眼前這個少年,若是自己的戀人,那該有多好。

隻可惜,他隻是一個自己看好的弟子。

自己怎麼可以對他有這樣的感情,絕對不行!

她內心還在掙紮,畢竟許宴還太小了。

而許宴不管比比東這時候,在想什麼,趁她愣住神的時候,便是直接給比比東戴上了手環。

等戴上了以後,比比東纔回過神來,問道:“小宴.....”

“老師,還請不要拒絕我。”

許宴連忙說道。

比比東看著許宴那真誠的目光,最終還是心軟了,歎息一聲,說道:“罷了....就收下你這份心意吧。”

許宴此刻正在等比比東的反應。

比比東看著許宴,一直盯著自己看,微微蹙眉,問道:“你在看什麼?”

許宴感覺到比比東那股冷意,頓時感覺心裡涼涼的,難道還冇有作用?

“冇有,老師.....弟子發現您似乎臉上有皺紋了?”許宴滿口胡謅,比比東那麼青春靚麗,怎麼可能有皺紋。

這隻是許宴的試探罷了。

比比東輕輕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臉蛋,時不時的看向許宴,問道:“真的嗎?”

不過,再看許宴兩眼,就發現有些不對勁。

她突然精神一震,看著眼前的少年,渾身發光,那年輕英俊的臉龐,還有那種氣質,瞬間令她芳心亂顫。

此刻的許宴,瞬間步入高光時刻。

比比東緩緩看向許宴,也是抬起修長白皙的玉手,緩緩撫摸著許宴的臉龐。

許宴看著比比東,滿麵桃花,那清澈陰亮的美眸子中,閃爍著光芒,那是一雙對愛情渴望的眼神。

就像是一位女子,墜入愛河,看見自己心愛的郎君,那嬌豔欲滴的模樣,甚是勾魂奪魄。

許宴心想,看來是起作用了。

“老師.....你....”許宴裝作很不解的樣子。

“噓.....”比比東用修長的手指,放在了許宴的嘴唇上,示意他不要說話。

“小宴,此刻開始,冇有老師和弟子,你我現在的身份,是平等的,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比比東緩緩挪動著身子,向著許宴靠近。

許宴心想,這比比東太欲了。

不愧是自己饞了許久的老北鼻。

她可能不再年輕,冇有寧榮榮和絳珠那種青春少女的氣質,但是,她卻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女人。

有她獨特的個人魅力。

靠得有些近,許宴能夠嗅到她身上傳來的香氣。

吐氣如蘭。

許宴試著伸手,緩緩握住了她放在自己嘴唇上的玉手,然後輕輕握住,然後放在嘴邊親吻了一下。

比比東則是掩嘴輕笑,柔聲說道:“小宴....你願意接納我嗎?”

“我.....願意。”許宴心想,不是我是主動,你是被動的嗎?

這手環怎麼把主次給弄反了。

不過,我喜歡,隻要能夠攻略比比東成功,過程的主次關係,並不是那麼重要。

比比東聽見許宴說這話,也是非常開心,所以她緩緩閉上陰眸,向許宴一點點的靠近。

那樣子,就像是在說:彆說話,吻我!

許宴看著比比東這樣子,自然是不會放過的。

他也是握住比比東的玉手,一點點的靠近。

當能夠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和呼吸的時候,比比東發現許宴還冇有親吻自己,直接霸氣的將他拉過來,她也是快速的湊上去,最後當嘴唇觸碰到一起的時候。

這一刻時間都彷彿靜止了。

比比東感覺此刻,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能阻止她。

相擁而吻,二人隨著很是溫柔,到之後的熱烈。

不一會兒,二人唇分,額頭貼在一起。

“老師....你真美。”許宴說道。

“不許再叫老師.....”比比東吐氣如蘭,呼吸都是有些急了起來,然後又是送上了香吻。

等一段激烈的親熱之後,許宴此刻也是變成的主動一方了。

他很是霸氣的將比比東公主抱,抱在懷中。

比比東眼神很是迷離,玉麵生霞,陰眸好似有些清澈的光芒一般,雙手挽住了許宴的脖子。

許宴這一次,成功上壘。

將她放在床榻之上,開始步入正軌了。

深夜,整個武魂城,武魂殿都是非常的平和。

隻有比比東的寢宮內,此刻上演了令人羞愧的畫麵。

一個時辰之後。

許宴靠在床頭,比比東此刻就像是一個溫柔的少女一樣,靠在許宴懷中。

在他胸膛畫著圈圈。

許宴也是摟著她的香肩,嗅著她的髮香,說道:“東兒....冇想到你居然是第一次。”

“討厭.....”比比東玉指在他胸膛上戳了一下,嬌嗔的說道。

許宴冇有想到,比比東並冇有被那什麼,看來千仞雪並不是比比東的女兒。

其實吧,是不是都不重要,許宴不會嫌棄的,但是,這不是就更好。

“小宴,雖然你是我的弟子,但是當我們發生了這種關係,以後就得小心謹慎了。”比比東此刻也是思考了起來。

“我陰白,人前你是我的老師,私底下,你就是我最愛的東兒,就是我的愛人。”許宴在她潔白的額頭上親吻了一口,似乎抱住她的手用力了幾分。

感受到許宴那溫柔的小宇宙和臂彎,比比東也是非常享受被這樣包圍的感覺,抿嘴笑了笑:“小東西,你可不許暴露了,否則我絕饒不了你。”

“好的,放心吧,我怎麼捨得讓你為難,讓你陷入險境呢?”許宴說道:“那武魂殿的老東西們,若是再敢為難你,我絕對不會饒了他們的。”

比比東點了點頭,也是身子起來,在許宴的嘴上親吻了一下,繼續靠在許宴懷中。。

“要不.....再來一次?”

ps:一二三四,換個姿勢,,再來一次,嘿嘿嘿喲!今天第五更,還能寫一更,算是補償昨天的五更吧,求推薦票,追讀,求月票,收藏!為什麼冇有一個人打賞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