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許宴這話,比比東麵色平靜。

“你還有這本事?若是像今天那樣,我看還是算了吧。”

比比東緩緩來到不遠處的沙發上,很是自然的坐下來。

坐下來的時候,很有女王範兒的翹起了大腿,薄紗滑落,能夠看見那雪白修長的玉足和小腿。

許宴並未辯解,而是直接動手開始彈奏。

前奏響起來的時候,比比東也是麵色溫和,似乎沉寂在這美妙的旋律當中。

“不等來世再相約!”

“今生就要無恨無悔!”

“不問前緣我是誰!”

“隻管今塵和你日日月月!”

“我願與你雪中泥,紅塵寸寸泥中血!”

“冷暖相隨悲歡同淚,朝朝暮暮相依偎!”

“我是萍,你是水。相逢相愛不是罪~”

“地久哭,為你染紅我的血~”

就在這時,許宴彈奏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比比東。

發現她此刻似乎麵色紅暈,被許宴的歌聲所震撼住了。

他嘴角微微揚起,繼續彈奏,進入副歌!

“我願與你雙雙飛

我願與你雙雙飛

今生有了你我夢一回

來世等你將我醉

我願與你雙雙飛

飛離紅塵是與非

人間癡情迢迢不歸路

不如天上比翼蝶!”

此刻的比比東看著許宴,眼神中多了許多複雜的神情。

先前的歌聲有些悲傷,她不知道怎麼,一下子就代入進去了。

這一刻,她真的震驚到了。

可能是許宴彈奏的時候,那一舉一動,都太有感染力了。

這就是在月軒待了那麼久,學到的一種無形氣質。

“小宴....這叫什麼名字?”

比比東連忙站起身來,詢問道。

許宴也是停下來,對著比比東說道:“老師,這首歌名叫《雙飛》,比翼雙飛。”

“這其背後,有什麼故事嗎?”

比比東能夠感覺出來,這背後肯定有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

許宴心想,這不就上鉤了?

“老師想聽這首歌背後的故事嗎?”許宴詢問道。

“嗯....你說來聽聽。”比比東變得溫柔了很多,對著許宴招手,在自己旁邊的位置拍了拍,說道:“過來坐下說。”

許宴緩緩走過來,坐在了比比東的身邊,即便和她有些距離,都能夠嗅到她身上的香味。

這種味道,讓體內荷爾蒙不斷攀升。

剛剛出浴的女人,頭髮濕漉漉,**露著肩膀,很是吸引許宴的目光。

尤其是她身上的味道,確實令人沉醉的。

“這是一個很淒涼悲傷的故事,故事中是兩個青年男女誠摯相愛,誓言相依,但因兩家世代為仇而受到阻撓的純粹而又淒美的愛情。”

聽著許宴說,比比東的目光是緊緊的看著他的。

在他的講述中,似乎能夠感覺到,許宴說得很是真實。

“他們不僅彼此相愛,而且大膽追求他們的愛情,不惜以命拚爭。”

“他們的愛情力量使他們敢於麵對家族的仇恨,敢於向生活中的障阻挑戰。”

“奈何天公不作美,現實總是殘酷的。”

“他們的愛情受到了家族瘋狂的阻礙,女主人公的家族,將她嫁給了一個很壞,很可惡的一個男子,終是將他們硬生生拆散。”

“最後愛而不得,隻能苦苦相思,在男主人公相思成疾,去世之後,女主人公假意答應婚事,在迎親隊伍途徑男主人公的墳墓附近,女主人公還是跑去看他。”

比比東聽見這簡短的故事,頓時心中有些感觸。

其實,這個世界的比比東,確實還對玉小剛有些感情,但是因為種種原因,冇有在一起。

“就在女主人公下轎,已經哭成淚人,梨花帶雨,看著曾經自己喜歡的戀人,如今已經埋入黃土,她泣不成聲,走過去拜墓。”

“但就在這時,一時之間風雨大作、陰風慘慘,老師,你猜怎麼了?”

許宴回頭看著比比東,似乎眼眶有些紅。

“怎麼了?難道是這女主人公,釋放了武魂,引得天地變色?”比比東說道。

“嗨.....老師這是說什麼呢,若是她有這本事,也就不會與男主人公陰陽相隔了。”許宴心想,老北鼻你可真會想,真是我的大聰陰。

“彆賣關子,然後怎麼了?”比比東摸了摸眼眶,然後清冷的說道。

“就在這天色為之變色的時候,男主人公墳墓竟然裂開,一道金色光芒閃耀,女主人見狀,興奮不已,她似乎看見她心愛的那個人,腳踏七彩祥雲向他招手,女主人公她奮不顧身地跳進去,相擁而泣,雙宿雙飛。”

“在金色光芒消散之後,那墳墓馬上又合起來,不久,便從墳墓裡飛出一對形影相隨的蝴蝶。”

“這就是這首《雙飛》背後的故事,有無數人被他們淒美愛情所感染。”

此刻的許宴回頭看去,便是看見比比東已經眼眶濕潤了起來。

“是啊,我確實冇有那女主人公勇敢。”比比東半晌後說道:“我確實做不到。”

“為何相愛的人,卻不能在一起。”

“嗯.....可能有第三者。”

許宴看出比比東已經代入了,若是她自己,或許做不到。

按照原著中,比比東這樣也是為了保護玉小剛,但是在此刻,現在如今麵前的比比東,不知道是不是。

“小宴,為何我冇有聽過這個故事,這是真實存在的故事嗎?”比比東回過神來的時候詢問道。

“這是我很小的時候,聽見的故事,在街頭聽一個老乞丐講的,很感人。”

“老師,你哭了嗎?”

許宴說著,便是伸手抹去她眼角的淚珠。

比比東再次震驚,現在的她,內心似乎很是柔軟,所以,也是許宴很好的攻略機會。

這樣的女人,何時會展現出這般柔弱?

冇準過一會兒,緩過情緒,又是那高高在上的教皇冕下。

“冇有....這男女主人公,叫什麼名字?”比比東繼續追問。

“梁山伯與朱麗葉。”許宴滿口胡謅道。

“梁山伯與朱麗葉?”比比東呢喃著,確定是冇有聽說過的。

“好了,老師....不要去想這些了,你開心點。”許宴淡淡的說道。

“你這小東西,說出這麼淒美的愛情故事,還讓我開心點?”比比東有些不悅,似乎有嬌嗔的味道。

許宴連忙拿出早就已經準備好的無法拒絕你手環,遞給比比東,說道:“老師,這是弟子送給你的平安手環,願你戴上她,可以青春永駐,容顏不老,越活越年輕,每天都幸福快樂!”

這‘幸福’二字,在此刻說出來,許宴都不知道正不正經!!

反正已經饞了這老北鼻很久了!

ps:今日第三更,大家覺得要不要趁此機會,攻略比比東?噠咩還是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