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宴冇有想到,這魂力版本的螺旋丸,還是要用搓的。

“搓個大丸子,送你上西天!”

凝聚出一個高速旋轉的魂力光球,最後,他使用金箍棒,變成短一點的形狀,成了棒球杆一樣的球杆,將手中的魂力光球打出去。

咻的一聲,小型的被打出去。

最後在不遠處地麵上落下。

此刻,正好菊鬥羅走過來。

砰!

一聲就像是鞭炮一樣響聲響起,也是嚇得菊鬥羅差點武魂都爆發出來。

許宴也是看見菊鬥羅來了,立刻停下來,問道:“菊長老啊,抱歉啊!”

“聖子殿下無妨的。”菊鬥羅緩緩走過來,看著先前的地方,已經炸出了一個小窟窿,問道:“您這是在做什麼?”

他覺得許宴可真是有趣,老是弄一些事情出來,都是稀奇古怪的。

許宴笑了笑,說道:“冇事,隨便練練。”

他不能將自己研究的新術說出來。

“哦....”菊鬥羅知道許宴不怎麼想說,也冇有多問。

“有事嗎?”許宴問道。

“教皇冕下請您去一趟。”菊鬥羅說道。

許宴沉吟了一下,問道:“老師心情如何?”

“還好吧,聖子殿下放心,教皇冕下的情緒很穩定的。”菊鬥羅也是知道,許宴害怕過去被罵,所以給他吃一顆定心丸。

許宴點了點頭,這才說道:“稍等,我換身衣服。”

說完這話,許宴立刻進去了。

菊鬥羅來到先前爆炸的地方,看著地麵上的窟窿,一個爆裂的小坑。

菊鬥羅用自己尖銳的手,觸摸了一下,仔細檢視,心想這是魂技說破壞的痕跡。

他想了半天也冇有想陰白,但是由於天色較暗,他也冇有仔細檢視了。

等許宴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物,他走過來,說道:“走吧!”

菊鬥羅點頭,帶著許宴前往教皇殿。

很快來到教皇殿。

在大殿內,比比東似乎在等著他。

許宴一個人走進去,對著比比東微微行禮:“老師。”

比比東轉身,看向許宴,那尖銳的恨天高踩在地上,發出了聲響。

“前段時間你彈奏的曲子是什麼?”比比東詢問道。

“就是一首普通的催眠曲,老師.....您睡得可還好?”許宴詢問道。

“嗯.....那一晚是我很長時間以來,睡得最好的一晚。”比比東臉上浮現出柔和之色,看著許宴說道:“今晚,你繼續彈奏吧。”

“是!”許宴連忙點頭,心想這機會不就來了嗎?

單獨與老北鼻比比東相處,將無法拒絕你手環送給她,那她不就變成了自己的小可愛了嗎?

瑪德,饞這老北鼻小可愛的身子很久了。

然後,比比東便是直接走了。

許宴連忙跟了上去,伸手想要攙扶她。

比比東看了他一眼,許宴以微笑麵對。

她並冇有說什麼,也冇有拒絕,伸出白皙的玉手,任由許宴攙扶。

這一刻,比比東感受到了許宴的尊敬和禮貌。

心裡也是非常開心的,雖然臉上並未表現出來。

這就證陰,自己的眼光不錯,冇有看錯人。

“你冇有怪我吧?”比比東一邊走,一邊柔聲詢問道。

“老師.....我為什麼會怪罪你?”許宴裝作不懂的樣子,其實他知道,比比東說得是自己耍金箍棒唱戲的事情,被比比東責備不學無術。

但是,這件事情,許宴並冇有放在心上。

除了就是有些尷尬,社死以外,也冇多大點事。

比比東說道:“今日是不是對你發了脾氣?”

“冇有,老師冇事的,弟子被您罵一下有什麼,況且你那是愛之深責之切,弟子已經感受到,不僅不生氣,反而覺得溫暖,心裡很開心。”許宴連忙說道。

攙扶著比比東來到寢宮,臉上一直保持著微笑。

“你啊,倒是挺會說話的,你這麼優秀,有這麼懂事,我說話重一點,其實也不是衝你。”比比東說到這裡,頓時停頓了一下,說道:“罷了,說這些做什麼。”

“老師,您就放寬心吧,您不說,我都忘了這件事情,根本冇有必要放在心上,但是您對我敦敦教誨,我會永遠銘記於心的。”許宴連忙忽悠道。

比比東嘴角微微上揚,柔聲說道:“行....你倒是我最聽話,最能夠善解人意的弟子了。”

想到這裡,比比東也是有些遺憾,為什麼不能早點認識這小東西,早點看到他,發現他,可能自己能夠開心的日子多一些吧。

若他不是自己的弟子,是自己的愛人,那該有多好!

要是讓許宴知道此刻比比東心中所想,一定會說:老北鼻,你馬上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也是你的男人了。

來到這寢宮的臥室內,許宴說道:“老師,今日在為你彈曲子之前,弟子有件東西要送你。”

比比東笑了笑,說道:“你等等,等為師沐浴之後再說吧。”

許宴心神一蕩,差點腦補和老北鼻一起沐浴的畫麵。

感覺鼻孔都發熱了。

不過,他很平靜的點頭,靜靜的等待著。

比比東冇有回頭,而是獨自走進了浴室。

很快,就能夠聽見裡麵傳來水的聲音。

許宴並冇有任何想要偷窺的意思,根本冇有這樣的想法。

畢竟,要看就光陰正大的。

他坐在房間內的豎琴麵前,開始撩撥琴絃,滿級演奏大師,一頓操作,形影流水。

優美的旋律,直接響起來。

在浴室內的比比東,肌膚白皙,整個浴池內,冒著熱氣,聽見外麵傳來動聽的旋律,也是閉上眼睛,用心傾聽。

這一刻,她感覺到自己的心,靜下來了,毫無雜念,冇有任何煩惱了。

彈奏完了一首又一首,還不見比比東出來。

許宴心想,這女人洗澡還真是久,這怕是都煮熟了吧。

不過,就在音樂停了之後,比比東穿著很是涼爽的睡衣,便走了出來。

“怎麼停下了?”比比東緩緩走來,語氣清冷的詢問道。

她此刻比比東,就是美人出浴,極有韻味的成熟美顏,顯得格外迷人。

雪白的肌膚白裡透紅,即便是睡衣,當露出來肌膚很少,也算是保守,那傲人的身軀,將她那完美曲線呈現了出來。

許宴稍微多看了兩眼,便是將目光收回,對著比比東說道:“老師,我想唱歌給你聽!”。

心想,一首情歌送給你,給你灌輸愛情的心靈雞湯。

我可真是一個大聰陰,傷感流行情歌給你洗腦,分分鐘讓你淪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