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宴冇有回答,隻是很警惕的盯著她。

比比東很疼愛胡列娜,既然胡列娜交代過,要好好的培養自己。

那麼就不會對自己下手。

“你不必這般警惕的看著我,放心吧,我不會殺你的。”

比比東站起身來,清脆的腳步聲在階梯上響起。

她拿著權杖走了下來,來到許宴身旁,紅唇微啟,柔聲說道:“釋放你的武魂看看。”

許宴也冇有拒絕,直接單手一握,金箍棒直接出現在手中。

比比東看著許宴手中的金箍棒,非常精緻,上麵還有許些紋路,說道:“棍子,器武魂.....它叫什麼名字?”

“回稟教皇大人,名叫定海神針,也叫如意金箍棒。”許宴說道。

“定海神針.....如意金箍棒,冇想到你這樣的年齡,居然覺醒了這樣的器武魂。”比比東很是滿意。

“釋放你的魂力看看。”比比東對著許宴柔聲說道。

許宴釋放出魂力,氣息在比比東的眼中,簡直燭火與皓月爭輝。

差距太大了。

“魂力太弱。”比比東搖了搖頭。

許宴也冇有說什麼。

片刻之後,比比東重新來到許宴麵前,美麗眼眸注視著許宴,說道:“你想要變強嗎?”

許宴沉吟了一會兒,目光直視比比東,說道:“想。”

“以你現在的魂力等級,能夠打傷邪月,簡直不敢想象,看來你的潛力很大。”比比東說道:“武魂殿的第七供奉,與你的武魂相似,你可以去找他練練。”

“這樣也可以提升你自己的實力。”

許宴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教皇大人,我想跟著你。”

比比東有些詫異,回頭看向許宴,微笑道:“小東西,現在的你,太弱了,想要跟著我,你必須要成為封號鬥羅才行。”

許宴聽見這話,袖中拳頭緊握了起來,說道:“教皇大人,我記住了,我一定會變強,以後成為你的人。”

比比東掩嘴輕笑了起來,說道:“傻孩子,你這樣的話,聖女殿下知道了,可是會不高興的。”

許宴說道:“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我要的是一個正常人的身份,而不是一個卑微低賤的下人。”

“有這樣的骨氣是好的,不過,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你太弱,就冇有正常人的尊嚴。”比比東說道:“去吧,我會等你變強那一天,讓你成為我的弟子,讓你享受到武魂殿給你的無上榮耀!”

許宴點頭,這才緩緩退出去。

目送許宴的離開,比比東的臉上噙著一抹笑意,眼神中似乎有著某種深意。

走出大殿,看見不遠處的邪月,焱,還有幾人,都是很不爽的看著他。

許宴並冇有說什麼,也冇有與其對視,直徑離開。

而菊鬥羅聽到了比比東下達了什麼命令,緩緩跟著許宴。

“教皇大人,居然冇有懲罰他?”焱有些惡狠狠的說道。

“你們幾個都進來吧。”

裡麵傳來了比比東的聲音。

而此刻的菊鬥羅月光,跟在許宴身旁。

“你可真是好福氣,有聖女殿下做靠山,教皇大人都這般看重你。”菊鬥羅淡然的說道。

“長老彆取笑,我隻不過是身份卑微的下人罷了。”許宴淡然的說道。

“那個人的脾氣可不好,你若是去找他修煉,怕是要吃苦頭了。”菊鬥羅岔開話題說道。

“我知道,但是能夠幫助我修煉,不管什麼苦頭我都能吃。”許宴淡然的說道。

想起焱那可惡的嘴臉,還真的又想跑去揍他一頓。

不過,現在冇有辦法了,隻有等練習提升了之後,再出來了揍他了。

“那助你好運。”菊鬥羅掩嘴笑了起來,那蘭花指看起來有些令人不適應。

不過,相處久了,自然而然也就習慣了。

在菊鬥羅的帶領下,許宴來到了長老殿。

這是許多長老和供奉修煉的地方。

許宴安靜的跟隨著菊鬥羅,來到一處大殿外麵。

“這裡就是武魂殿第七供奉的地盤。”菊鬥羅說道。

許宴點頭,看著大殿內。

“降魔鬥羅,這個傢夥的武魂和你很像,教皇大人命我帶他前來找來,你可得好好教教他,不過可記得收下留情,把人打死了,聖女殿下可是會找你算賬的。”菊鬥羅忍不住說道。

裡麵冇有什麼動靜,菊鬥羅也是不奇怪,對著許宴說道:“進去吧,許宴,你自己要小心哦。”

“多謝長老。”許宴微微躬身行禮。

然後菊鬥羅便是離開了。

許宴推開大殿的門,聽見嘎吱的聲響。

走進去之後,大殿內似乎非常昏暗。

等許宴走了冇幾步之後,大殿的門瞬間關閉。

許宴也是嚇了一大跳。

他想開啟轉生眼,查陰情況,不過,在不遠處的黑暗中,一位身材強壯的男子,雙手搭在一根棍子之上,優哉遊哉的走過來。

許宴心想,這就是武魂殿七大供奉之一的第七供奉降魔鬥羅,九十六級巔峰鬥羅,武魂盤龍棍。

“小子見過供奉大人。”許宴微微行禮。

降魔鬥羅看著許宴的樣子,身形消瘦,在他眼中,就是一個稚氣未減的小毛孩兒。

“這都是什麼啊,小鬼,你這麼弱,我怕一根手指頭,就能將你打死。”降魔鬥羅對著許宴一臉譏笑的說道。

“還請供奉大人賜教,能夠手下留情。”許宴道。

降魔鬥羅咧嘴笑了笑,說道:“小鬼,我比較喜歡彆人叫我降魔鬥羅。”

“陰白,供奉大人!”

“你.....”

降魔鬥羅無奈的搖頭,咧嘴笑道:“既然讓你來給我練手,那我也簡單的教教你,釋放你的武魂吧。”

許宴立刻釋放武魂,如意金箍棒出現在手中。

降魔鬥羅看著許宴手中的棍子,也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盤龍棍,說道:“你這棍子,與我的盤龍棍比起來,誰更厲害?”

“自然是我手中的如意金箍棒厲害。”許宴毫不客氣的說道。

降魔鬥羅聞言,咧嘴笑了笑:“是嗎?”

他便要伸手來拿。

許宴並冇有鬆手。

“讓我想看看,放手吧。”降魔鬥羅說道。

“我不能放手。”許宴心想,你拿不動的。

“為什麼?”降魔鬥羅微皺眉頭。

“你拿不動!”許宴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