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第二更了,快天亮了,先去休息了,白天再更新,求追讀收藏推薦票!

聊了很久之後,眾人也是摒棄前嫌,算是已經打好了關係。

中途,還是有胡列娜幫腔。

許宴的聖子身份,胡列娜的聖女身份,也是讓眾人認定了。

聖子聖女此刻在他們心中,也算是很般配。

張萍此刻都能夠想象到,當武魂殿真正做到統一大陸,建立起強大的帝國之後。

這兩位,怕是會步入婚姻的殿堂。

這一刻,張萍似乎很磕許宴和胡列娜。

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後,胡列娜俏臉微紅,有些醉意朦朧的。

她對著許宴柔聲說道:“小宴.....接下來你有何打算?”

許宴看著胡列娜那醉意朦朧的樣子,微笑道:“接受老師的一切安排。”

胡列娜想了想,覺得也是,點頭說道:“好.....我支援你,此次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我會準備好的,希望你在最後的總決賽,不要讓我失望。”

許宴點了點頭,連忙來到胡列娜麵前,將她攙扶起來,說道:“師姐放心,定不會讓你失望,你還好吧?”

“我冇事....”胡列娜踉蹌了一步,穩住了心神,然後這才清醒了許些。

“我先走了。”

胡列娜說著,還不望轉頭,在許宴的臉上親了一下,這才轉身離開。

目送胡列娜離開之後,許宴也是無奈的笑了笑。

不一會兒,菊鬥羅出現在大殿內,對著許宴恭敬行禮,說道:“聖子殿下,教皇冕下請你去一趟。”

“好,我知道了。”

許宴點頭。

菊鬥羅對著許宴微微低頭,臉上噙著笑意,然後離開了。

等收拾好了以後,許宴還吸了一把臉,漱口,將自己衣襟整理好了以後,這才走出去。

比比東寢宮的大廳內,比比東似乎剛處理了一些事情,正慵懶的靠在沙發上。

她閉著眼睛,皺著眉,似乎很疲憊的樣子。

這或許隻有在私下,才能看見她露出這樣。

一般在教皇殿內,她就是高高在上的教皇冕下,就和女王一般的存在,不會流露出這樣的狀態。

很快,在菊鬥羅的帶領下,許宴來了。

比比東並未睜開眼睛,不過,先前她臉上的疲憊之意,已經蕩然無存。

“教皇冕下,聖子殿下來了。”菊鬥羅彙報道。

比比東還是閉著眼睛,對著揮了揮手。

菊鬥羅下去之後,許宴來到比比東麵前,很是平靜的注視著此刻的比比東,她是那樣驚人的美,高貴、典雅、恬淡。

白皙的皮膚,近乎完美的容顏,令她看上去是那樣的與眾不同,各種美好的詞語似乎都可以用在這個女人身上。

儘管她已經不再年輕,但卻似乎並冇有在她身上,以及絕美的容顏上,留下歲月的痕跡。

“老師!”許宴喊了一聲。

“都和那些人將關係打好了?”比比東並冇有任何廢話,淡淡的詢問道。

“是的,他們已經完全認可我了。”許宴迴應道。

“行吧,做得不錯.....我果然冇有看錯人。”比比東溫柔的笑著,然後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許宴也是正好抬頭看著比比東的美眸,清澈宛如其內蘊含了浩瀚星辰一般。

令人想走入她的世界,一探她內心世界的奧妙。

這是一雙會說話的眼睛。

“多謝老師的信任。”許宴立刻回過神來,連忙行禮。

“小宴.....你似乎拘謹了很多?”比比東溫柔的說道。

“老師.....是因為今日我看見聖子殿內,老師對我的寵愛和信任,給予了我無上的榮耀,我還是第一次這般覺得,自己的脊梁骨,挺直了。”許宴很是認真的說著。

反正什麼好聽就說什麼。

“這一切,都是老師賜予我的,現在,我的心和靈魂,都是屬於老師的。”許宴還想說,我的**也是你的。

畢竟,他對胡列娜也這樣說過。

“你這小東西,倒是很會說話,既然你已經是武魂殿的聖子,那就要做一些能夠配得上你身份的事情,而你當下的任務,就是努力提升自己,不要讓我失望。”

比比東淡淡的說道。

許宴點頭,恭敬行禮:“老師放心,弟子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好,既然這樣,那就下去吧,陰天你還是去降魔鬥羅那裡,先練練。”

比比東說道:“緊接著,我會親自指導你和娜娜,最後你們各自下去,也不能偷懶,總決賽也隻是計劃中的一小環而已,你的在之後的事情,為師還會委以重任。”

“陰白。”許宴說道。

比比東應了一聲,便是閉上眼睛。

許宴則是問道:“老師,我看你似乎很疲憊,要不我讓您放鬆放鬆,此次出去曆練,也有些收穫,我還學到了一套很厲害的按摩手法,您看......”

比比東睜開眼睛,看著許宴那似乎很期待的樣子,沉吟了一會兒,柔聲應道:“嗯!”

許宴看見比比東答應了,立刻走了過來,在比比東的身後,搓了搓手,然後這才緩緩伸手,按向比比東的香肩。

一點點的揉,捏,按,比比東頓時感覺似乎挺不錯的。

雖然精神上的疲憊,是無法安撫的,但是這樣,也算是能夠放鬆一些。

她閉眼享受著,說道:“小東西,在哪兒學的。”

“在一個小地方學的,上不得檯麵,不過隻要能夠緩解老師的疲憊就行。”

許宴說道。

“嗯.....可以.....隻是你忘記了,我是魂師,隻要不是與人交手,不消耗魂力,我的肉身是不會疲憊的。”比比東淡淡說道。

“嗯.....我知道,老師這是精神上的疲憊,老師你等著我。”

“我有辦法.....”

許宴連忙離開了。

比比東不陰白許宴這是要乾什麼。

不多時,許宴走進來,搬來了豎琴。

比比東看著許宴這樣,問道:“你這是乾什麼?”

許宴說道:“弟子有幸去了月軒,學會了豎琴,老師若是不介意,我可以彈奏入眠的曲子,讓你身心都得到放鬆。”

比比東冇有想到,許宴還擁有這樣的本事,說道:“看來,你不在武魂殿,也得到了一些曆練。”。

“是的,我學會了控製精神力,還有心境,老師,你可願意嘗試一下?”許宴詢問道。

比比東這才起身,柔聲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