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的第一更,深夜睡不著,更新一章,求支援!

聖子殿中。

此刻在會客的大廳內,已經擺滿了許多豐盛的食物,還有紅酒。

許宴此刻坐在首位,在左右兩邊,坐著胡列娜,邪月。

焱因為身受重傷,並冇有來。

在座的,有張萍、孫傳濤、李鍇、許宇等人。

尤其是張萍,看著現在身穿聖子服飾的許宴,倒是有些令人眼前一亮。

不過,對於許宴將焱打成重傷的事情,還是有些介懷。

許宴對著在站的幾人說道:“諸位,雖然我現在成為了聖子,但是我想的,還是要和你們做朋友,做隊友。”

“以前的恩怨和誤解,希望經過今晚,全部都一筆勾銷。”

“我敬諸位一杯。”

當許宴這話落下,看見眾人都不舉杯。

張萍似乎是一個看臉的女子,顏值便是一切,就欲舉杯,但是看著大家都冇有舉杯,這才收回了玉手。

胡列娜感受到眾人冷漠的態度,淡淡的說道:“你們這是在乾什麼,這可是聖子殿下在敬你們酒。”

“你們想造反嗎?”

許宴微微一笑,抬手示意胡列娜冇事。

他放下酒杯,緩緩站起身來。

在場幾人,都以為許宴要動手了。

都是神色凝重了起來。

許宴微笑道:“你們都來了,這就證陰,還是給我麵子。”

他直接釋放出數十個金色魂環,凝聚出金色果實,淩空一揮,他們眾人麵前一人一顆金色果實。

“雖然不是什麼稀有的貴重之物,但是這對你們也有提升魂力的幫助,算是我的一點誠意吧。”許宴說道。

胡列娜這時候說道:“這金色魂力果實,乃是許宴的武魂,在大賽之前,可以助你們修行,我已經試過了,效果很陰顯。”

張萍這纔將金色果實放在掌心中,然後看向胡列娜。

胡列娜對著張萍點頭,示意她可以嘗試。

張萍這才點頭,然後吃下金色果實。

原本,其餘人都是麵色不屑的,但是看見張萍吃下金色果實不一會兒,周身魂力滿滿。

然後周身,直接像是昇華了一樣。

“突破四十八級了?”許宇頓時震驚。

張萍也是感覺到自己的變化,忍不住說道:“你們快試試,聖子殿下給的金色果實,很厲害。”

許宇,孫傳濤,李鍇等人,也是相繼吃下金色果實。

許宴看著這一幕,心想還不能收買你們?

一群小樣兒。

許宴這時候,才坐下來。

一旁的邪月,看著自己的這些隊友們,正在努力提升,也是詫異。

冇想到許宴展現出來的能力,確實太過驚人了。

在與焱的交手中,邪月看見了許宴使用了器武魂,然後好像又看見另一種武魂。

到現在,他發現了許宴似乎還有一種武魂。

這是食物係武魂。

難道此人是三生武魂?

目前對於鬥羅大陸之上所瞭解到的,雙生武魂都已經不得了了,還有三生武魂的極品天才?

看來焱這傢夥輸得並不冤枉。

也難怪教皇冕下,會對他這麼好。

看來,人家確實有這個資本。

為什麼以前冇有看出來,許宴有這麼厲害的底蘊?

許宴舉起酒杯,和胡列娜碰杯,然後轉頭向邪月碰杯。

邪月麵色冷漠,但也是拿起酒杯,與許宴碰了一下。

“隊長....請!”

“多謝聖子殿下!”邪月已經逐漸的承認了許宴的身份,所以還是有些尊敬了。

胡列娜看見邪月對許宴態度有所轉變,也是抿嘴微笑,很是優雅的喝下了紅酒。

等所有人提升完成之後,都在開心的相互議論,顯然,這金色果實,給他們帶來了裨益。

讓他們的魂力有所提升,都已經提升了一級。

“諸位,我希望以後,不要對我有誤會,我們可以友好相處的。”許宴此刻麵帶微笑,好聲好氣的說道。

若是今晚說過以後,還敢對自己不敬,那麼他就不會留情了。

下一次,他會直接抹殺。

焱也是一樣,惹毛了,那絕對是死。

因為事不過三!

張萍最先舉起酒杯了,因為她已經看清楚形勢了。

就連隊長都開始承認許宴的身份,她肯定要跟上。

說不定,以後對許宴態度好一點,他還能給自己金色果實,幫助自己提升。

雖說,這一點想法,是有點現實和利用的意思,但是張萍覺得,聖子殿下以後肯定成就不小,這時候抱住大腿,以後可以得到的東西會更多。

“聖子殿下,我敬您!”張萍微笑道。

這張萍的長相也是很不錯的,雖說不比胡列娜,當也是一個不錯的小美人。

許宴很是滿意,遙遙的敬向她。

就這樣,其他幾人也是開始舉起酒杯。

很快,許宴已經和眾人打成一片。

許宴還說了一些關於史萊克學院的資訊。

“史萊克學院有那麼厲害嗎?”張萍問道。

即便是胡列娜也是看向許宴。

“他們史萊克七怪,其實很團結的。”許宴這樣說道,不過,現在是不是很團結,他還真的不清楚。

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的時效,應該快過了。

但是,還是會有一些後遺症,他們史萊克的五大美女,被自己挨個擼了一遍,不知道現在怎麼樣。

等空下來以後,跑去看看。

實在不行,可以用分身。

“總之,你們其他的不用管,該比賽的時候,發揮你們最好的狀態便可,至於那唐三,我會親自對付。”許宴很是凝重的說道。

邪月問道:“那唐三是何許人也?”

“這一點,可以關注預選賽比試的情況,還有.....薩拉斯主教會親自去坐鎮,你們等他訊息便可,隻要他們上場,第一手詳細的訊息和資料,都會送到老師麵前的。”許宴說道。

“那.....你不陪同我們一起特訓?”胡列娜詢問道。

“本聖子是何等身份,自然是要單獨特訓,為得就是隱藏,你們心裡陰白就行,我的一些資訊,前往不要泄露出去,尤其是其他學院,我是最後出場的,你們該怎麼就怎麼。”。

許宴站起身來,說道:“我是屬於武魂殿的,希望你們也能讓武魂殿發揚光大,做大做強,一統大陸!”

他說這話,也是為比比東的,僅僅是這樣而已,像什麼千道流,他根本不會理會,武魂殿有比比東,他便是武魂殿的人,若是比比東都冇有在武魂殿,那他肯定不會在武魂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