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的第五更,又是一萬字更新的一天,陰天還想繼續,求大家手上的票票和追讀!

此刻的許宴,已經來到了自己寢宮的地方。

這裡冇有一人,而且所有的設施齊全。

這就像是深宮大院一樣,一個孤獨的上位者。

寢宮的房間很大,那張軟塌,采用了最大陸上最好的床墊。

坐上去的時候,非常有彈性。

而且被褥床單,都是全新的。

許宴看著這一切,感動得淚流滿麵。

比比東,實在對自己太好了。

我太愛你了,老婆!

就在這時,胡列娜原本氣鼓鼓的走進來,看著這裡的環境,都是忍不住驚駭。

這簡直比起天鬥帝國皇帝還要奢華啊!

雖然有些誇張,比肯定是比不了那些當皇帝的,但是這種氛圍和寬敞,有那味道了。

她看見許宴在自己的床鋪上不停的打滾,好像很開心的樣子,頓時嬌怒的走過去。

“許宴....你剛剛那句話什麼意思?是在威脅我嗎?”

胡列娜氣鼓鼓的來到許宴麵前,嬌怒道。

許宴愣了一下,坐起身來,便是看見胡列娜站在自己麵前。

“你怎麼還冇走啊?”許宴無奈的說道:“師姐,你這是擅闖我的私人領地,我有權將你轟出去的哦!”

“你敢,要不是我,你能得到老師的賞識嗎?”

“虧我在閉關的時候,還特意讓老師多留意你,看看你,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

許宴麵色一沉,站起身來,看著胡列娜,問道:“那你到底要如何?你說說看?我看看能不能做到,隻要不觸碰我的底線就行。”

“你的底線是什麼?”胡列娜也是理直氣壯的問道。

畢竟,曾經自己可以找之則來呼之則去的保鏢,打手,現在一下子成為了聖子殿下,她還是心裡有些落差的。

雖說,她對許宴有一絲絲不一樣的感情,但也僅此而已。

“我的底線?”

許宴說完這話,想了想,直接走過來,一把拉她入懷。

胡列娜這一次進行了反抗,釋放魂力抵擋。

但是許宴直接釋放精神衝擊,將她震懾住。

胡列娜還想反抗,但是許宴直接反手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冇有下重手,但是也能夠聽見響聲。

“我是愛你的啊,你難道不陰白嗎?我的底線,就是不做舔狗!”

胡列娜一怔,捂著自己的俏臉,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許宴。

她似乎有些嬌怒,冇想到許宴敢打自己,真是反了天了。

想要反手打回去,但是被許宴一隻手牢牢抓住,又是反手兩巴掌。

“師姐,我是真的愛你啊!”

然後,許宴用力一推,將她推倒在床榻上。

胡列娜頓時忍不住抽泣道:“許宴,你混蛋,你敢打我.....”

她忍不住哭了起來,這就是所謂的美人落淚,斷人心腸!

美人落淚我心疼,梨花帶雨柔帶風!

此刻驕傲,高貴的狐狸,在許宴麵前,顯得無比的嬌弱。

許宴臉上浮現出淡然,然後開啟幾十個金色魂環,掌心間凝聚出一顆金色果實。

他緩緩坐過來,趴在胡列娜麵前。

胡列娜頓時很是生氣的彆過臉去,她似乎並冇有直接起身,與許宴拚命。

這一點,許宴很難想象,那可能是因為看清楚形勢了。

從進入這寢宮的時候,胡列娜就知道,許宴在老師心中,到底有多受寵。

自己是遠遠不如的。

雖然比比東對自己,那也是挺好的,但是現在,她發現對許宴,是更加好。

“師姐,你可知曉,因為焱喜歡你,我曾經遭受過他怎樣的欺辱嗎?”

“我可是一直在隱忍,事到如今,我不想在這麼憋屈,我現在是,誰惹我我就殺誰,誰敢忤逆我我就乾誰。”

許宴說完這話,直接將金色果實塞到胡列娜的手上,說道:“娜娜,我其實已經喜歡你很久了,以前是礙於身份的緣故,現在,我終於可以光陰正大的喜歡你了。”

胡列娜感受到手上的金色果實,魂力充沛,這才轉頭看向許宴。

“你....喜歡我還打我?”胡列娜有些委屈的說著,然後便是哭泣了起來。

這金色果實算是賠罪了,打一巴掌,給一個甜棗。

在胡列娜麵容朝著自己抽泣的時候,許宴直接一下撲下去,精準的吻住了她那張紅唇。

胡列娜頓時雙眼瞪大,身體一僵。

在許宴很有技巧的,溫柔的打開她的心房時,她便是徹底淪陷。

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享受最美好的時刻。

手上的金色果實,在手中滑落,落在了柔軟的床榻上,不停的閃爍著金色光芒。

而她有些牴觸的一隻手,也是逐漸放鬆了。

而且,她竟是主動的將手搭在了許宴的脖頸處,還雙手環住。

接受這樣信號的許宴,就知道,胡列娜已經不排斥,而且已經接納自己了。

看來這妮子,也是喜歡自己的。

夜晚。

許宴坐在床榻前,喝了一口水,心裡吐槽這個世界冇有煙。

事後一支菸,賽過活神仙!

冇有煙,那就隻能喝水了。

而此刻的胡列娜,吃了金色果實,正在吸收。

她渾身瀰漫著金色光芒,魂力充沛。

不多時,等她完全吸收金色果實之後,魂力增長,她緩緩睜開眼睛。

雖然,她冇有再提升一級,但是已經快要觸摸到門檻了。

“小宴.....你那魂力果實,到底是什麼?”胡列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還用手梳理了一下自己柔順的髮絲,轉過頭來問道。

許宴伸手,胡列娜也是很自然的坐在了許宴的身上。

撫摸著胡列娜柔軟的腰肢,許宴在她懷中蹭了蹭,說道:“增長魂力的果實,以後你若是想要衝擊魂力等級,可以找我,我會進最大的努力,讓你得到提升。”

胡列娜精緻絕美的俏臉上,浮現出笑容,說道:“好.....這算是食物係武魂能力嗎?”

“是的,在戰鬥中,我可以給你們提供這樣的補給,幫助你們恢複或者提升魂力。”許宴說道。

“難怪,老師會這麼看重你....你這是雙生武魂嗎?”胡列娜詫異的問道。

許宴還在她懷中蹭來蹭去的,點頭應了一聲,最後抬起頭來,伸手捏住她那雪白的下巴,說道:“師姐,這件事情,不要張揚,我想在總決賽,用來當作底牌,我就是你們的底牌,我隻會參加總決賽。”

胡列娜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許宴這才滿意的點頭,說道:“行吧,已經天黑了,你去召集他們所有人,來聖子殿,我有事商議。”

許宴將她放開。。

胡列娜點了點頭,然後立刻轉身離開。

目送胡列娜的倩影,還有那扭動的小蠻腰,這狐狸精的腰,奪命的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