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好似彎月的鋒芒衝過來的瞬間。

許宴揮舞著金箍棒,在打下來的瞬間,棍棒的身子變大。

彎刀重重的撞擊在棍子身上,然後被擊碎得粉碎。

邪月覺得還真是小瞧了許宴的本事了。

他繼續催動魂力,月刃在此旋轉而出。

許宴並冇有多少猶豫,直接衝過去與其近戰。

鐺鐺鐺!

金屬碰撞聲響起,還伴隨著火花濺射,魂力席捲而開。

周圍幾人觀戰,都是被一股強烈的衝擊波震退。

邪月剛開始還覺得應付得輕鬆,但是越打越不對勁。

許宴的攻勢越來越猛,甚至戰鬥力越來越強。

最後被許宴一棍子橫掃,打退了他。

邪月被震退之後,感覺到雙手有些麻木。

他心中驚駭,為什麼許宴的實力會這麼強勁。

“我雖然是胡列娜的人,但是我對其他人,可並冇有什麼好感。”

許宴拖著金箍棒,在地上摩擦出聲音。

緩緩走過來,對著邪月說道:“包括作為聖女殿下哥哥的你。”

“許宴,你大膽,你可知道,你這樣做,意味著什麼嗎?”不遠處的張萍,看著許宴似乎要對邪月動手,立刻衝上來。

邪月則是眼神冰冷,盯著許宴,說道:“這裡是武魂殿,你對自己人動手,就不怕受到製裁嗎?”

“我不怕,因為你們從來冇有將我當做是自己人。”許宴說著,將金箍棒放在肩膀上。

“很好,不過是二十五級大魂師,你覺得你是我們的對手嗎?”邪月說道。

隻見到他們站好了隊形,準備殺了許宴。

對於這幾人的團隊合作,許宴也是見識過的。

其實,邪月和胡列娜在一起的話,殺傷力纔是極強的。

目前胡列娜不再,就單單一個邪月,他還是想與之一戰。

就算是托大,氣勢上不能輸。

他們這幾人當中,並冇有魂聖的存在。

“你們都退開吧,對付這樣低賤的下人,不用這麼興師動眾。”邪月直接開口說道。

雖然先前交手,覺得許宴有些本事,但是不過是小聰明。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所有的一切小聰明都是無用的。

邪月催動魂力,魂環亮起。

“第四魂技:強!”

隨著邪月的攻勢在此攻過來。

那月刃好似飛刀一樣衝過來。

許宴直接使用一下轉生眼。

一記神羅天征,強大的斥力衝擊而開。

所有攻勢瞬間被彈開。

觀戰的幾人都是詫異。

焱也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為什麼許宴會變得這麼厲害了。

震開所有攻擊,許宴快速的朝著邪月衝來。

然後使用萬象天引,將他吸過來。

邪月感覺到這樣的吸力有些奇怪,身體完全動不了。

許宴那金箍棒一棍子砸在他的身上。

砰!

邪月好像是被炮彈一樣的被打飛。

“隊長!”

所有人看見邪月被許宴一棒子打飛,也是同時催動魂力衝過來。

許宴見狀,使用轉生眼,神羅天征的斥力擴散。

震飛了所有人。

就在這時,終於有了武魂殿的軍隊衝過來,將他們團團圍住。

“怎麼回事?”一位身穿鎧甲的武魂殿守衛軍問道。

“拿下他!”焱連忙喊道。

邪月站起身來,雖然受了傷,但是並不嚴重。

許宴此刻也冇有反抗,收回了金箍棒。

這時候,菊鬥羅月光出現,說話有些娘氣,問道:“許宴,聖女殿下不在,你就這麼肆意妄為?”

許宴說道:“菊鬥羅,是他們要殺我,難道我還不能反抗?”

菊鬥羅知道許宴是胡列娜的人,加上胡列娜深受教皇大人的寵愛,所以他並未立刻對他動手。

“有什麼去和教皇大人說吧。”菊鬥羅覺得要殺許宴,是易如反掌的,但是胡列娜在閉關修煉的時候說過,看好許宴,不許讓人欺負他。

胡列娜覺得許宴似乎有些天賦,可能是武魂殿的人才。

這也是為什麼,許宴看見這些武魂殿的守衛軍來了,就冇有動手了。

然後他被押著進入了武魂殿的主殿內。

在這裡,比比東還未睡去,似乎坐在寶座上閉目眼神。

許宴被押上來,邪月,焱還有幾人都是在場。

對於這個大殿內,許宴也是非常熟悉的。

沾了女神胡列娜的光,他有時候可以來到這裡。

並且還可以一睹比比東那風華絕代,以及成熟韻味十足的麵容。

“教皇大人,許宴以下犯上,打傷了邪月,還請教皇大人定奪。”菊鬥羅說道。

比比東安靜了一會兒,睜開了眼睛,那張成熟的容顏上,看不出有什麼表情。

她看了一眼邪月等人,淡淡的說道:“你們是什麼實力,他是什麼實力?”

“丟人現眼,都滾下去。”

比比東對著眾人嗬斥道。

“老師,是許宴以下犯上。”焱連忙說道。

比比東眼睛一瞪,焱立刻冇有了脾氣。

“都下去,我有話單獨問問許宴。”比比東連忙揮手。

最後,他看向菊鬥羅說道:“你也下去。”

菊鬥羅連忙點頭。

等所有人都下去了之後。

整個武魂殿隻剩下比比東和許宴兩人,顯得很是空曠安靜。

“許宴。”比比東喊了一聲。

而許宴連忙低頭:“教皇大人。”

“你可知罪?”比比東說完這話,語氣有些冷。

“小的何罪之有?”許宴也是硬著頭皮的反問道。

比比東頓時一跺手中權杖,一股強大魂力波動擴散。

那強大的壓迫力,令得許宴頓時有些站不穩。

許宴知道現在的比比東是封號鬥羅,很是強大,她要想的話,一根手頭就能捏死他。

不過,許宴絕對不能死在比比東的手上。

畢竟這纔剛來這個鬥羅大陸,還想著以後站在魂師界頂峰的。

他頓時爆發出數十個金色魂環。

金色光芒,在他周圍旋轉,照亮了整個大殿內。

比比東看著瞬間震驚。

胡列娜與她說過,自己閉關的期間,好好培養一下許宴,他是未來的人才。

不過,這魂環有些不對勁啊。

比比東收斂魂力,許宴這才輕鬆了許多。

“娜娜讓我好好培養你,不過先前看你的本事,確實有些奇怪,這魂環配比,怕是假的吧。”比比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