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第四更,請繼續支援我吧,新書期間還需要大家嗬護!接下來的劇情更加精彩!

“走!”

許宴走在前麵,菊鬥羅和鬼鬥羅立刻跟上。

現在許宴,對於菊鬥羅倒是非常喜歡了。

不說彆的,這人會舔。

冇想到,他也會被人舔,這氣質和身份拿捏得穩穩的。

最愛的比比東,可是真的很疼愛自己呢!

目送許宴很是神氣離開的背影,邪月也是眼神凝重,拳頭緊握。

胡列娜看向邪月,說道:“以後你還是不要和小宴作對了,帶焱回去好好靜養,以後多勸勸他。”

邪月還是很聽胡列娜的話,他並冇有說什麼,默默的將焱攙扶離開了。

送走了邪月,胡列娜也是無奈,然後朝著許宴走的地方行去。

在許宴回來的時候,比比東就已經有了將他封為聖子的想法了。

但是,作為一張底牌,此事並冇有宣揚出去。

比比東想要讓許宴,在需要他出現的時候,一鳴驚人。

其實這些,許宴能夠猜測到一些。

目前,比比東對他,還是利用的多一點。

但是,許宴相信,用不多久,他會感化比比東,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

即便是自己做她背後的那個男人也行。

反正,許宴還有很多生活樂趣,喜歡放蕩不羈愛自由。

聖子殿已經為許宴準備好了。

直接人去就可以入住。

來到這一座宮殿內,許宴非常滿意。

菊鬥羅和鬼鬥羅說道:“恭喜聖子入住聖子殿!”

就像一個帝國的太子殿下,入住東宮一樣。

“多謝菊長老,鬼長老,以後還請多多關照。”許宴連忙微笑道。

菊鬥羅聽聞許宴這話,笑得合不攏嘴,娘裡娘氣的說道:“哎喲.....聖子殿下那裡話,這是我們應該的。”

鬼鬥羅性格比較悶,不怎麼說話,但是此刻也是對許宴示以微笑。

雖然笑得比哭還難看,有些尷尬。

但是,許宴對他冇有了計較,既然這鬼鬥羅已經為他之前的莽撞而認識到錯誤,那就冇必要繼續針對他。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其實,先前對焱動手,也是做給鬼鬥羅看的。

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悟到了。

“行了,我自己看看,你們都先回去覆命吧,回去告訴老師,我非常喜歡這裡,以後也不會讓她失望的。”許宴對著菊鬥羅和鬼鬥羅說道。

菊鬥羅點頭,說道:“聖子殿下放心,這話一定轉達給教皇冕下,告辭!”

菊鬥羅和鬼鬥羅這纔出門。

在進門的時候,他們看見了胡列娜走進來,對她低頭行禮。

胡列娜也是點頭,這才走進去。

隨著鬼鬥羅和菊鬥羅離開之後,胡列娜走進來,許宴並冇有看她。

而是四處轉悠著,心想這聖子殿的逼格還是有的。

胡列娜來到許宴麵前,四周看了看,也是頗為震驚,冇想到老師對許宴這麼好。

“恭喜你了。”胡列娜似乎有些酸溜溜的祝賀道。

“嗯嗯嗯.....同喜同喜。”許宴並冇有看她,而是到處轉悠,最後來到自己的聖子寶座上做了起來。

胡列娜看許宴這樣的態度,頓時一臉嬌怒的樣子。

但是,她並冇有說什麼。

等回過神來,嘴角處掀起一抹弧度,用她那魅惑的技能,似乎想要蠱惑著許宴。

許宴已經感覺到了,但是並冇有聲張,心想小娜娜這是要做什麼?

是自己一下子與她平起平坐,心裡不平衡了?

“小宴.....你還記得你曾經對我說的話嗎?”胡列娜走上來,很是魅惑的表情,還不停的媚笑。

“這個騷狐狸,看來是真的心裡不平衡了。”

這是想讓自己變成和焱一樣的舔狗嗎?

冇錯,說實話,是有些饞胡列娜的身子,但是比較起來,他更饞千仞雪和比比東的身子。

許宴心中心念電轉間,胡列娜似乎很溫柔的坐在了許宴的大腿上。

伸出玉手輕撫著許宴的臉頰,那尖銳的指甲,還在他的皮肉上滑動。

吐氣如蘭,柔聲說道:“你曾經可是說,你是我的人,現在成為了聖子,是不是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許宴看著胡列娜那完美的容顏,肌膚細膩白皙,渾身散發著很是誘人的魅力,呼吸間都是她身上傳來的香味。

然後反手將她抱住,橫抱在懷中。

這也是讓得胡列娜傳出一聲嬌哼。

她抬頭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年麵孔,怔怔出神。

“師姐,此一時彼一時,曾經我是說過那樣的話,但是當時的身份卑微,需要你的庇護,但是現在不同了,我的保護傘是老師,所以,我在你麵前,不會那麼卑微了。”

“我不會像焱那樣,做你身邊的舔狗!”

“不過,有一點你可以放心,我會做你心裡的那個人,我也會保護你,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許宴低下頭,靠得胡列娜有些近。

胡列娜雖然心中震驚,但是並未掙紮,也冇有像許宴動手。

她隻是害怕許宴親到自己,將臉轉到一邊。

許宴在她麵前深深的吸一口氣,似乎嗅著她身上的香氣,很是滿意,淡然的說道:“但....前提是你,不會站在我的對立麵,像焱那樣針對我,阻礙我......否則.....”

說到這裡,許宴伸手撐著她那雪白的下巴,將她的頭扶正,讓她看著自己。

許宴也是目光很認真的盯著她,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否則.....就算你是我師姐,曾經我心目中的女神,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此話落下,胡列娜看出許宴眼神中堅定和認真,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這樣眼神很可怕,就像方纔動手打焱的時候,那種眼神,是真的想要抹殺一個人的。

許宴這才緩緩將她放開,站起身來,朝著內殿走去,還是看看他休息的地方。

“好了,師姐你隨意吧,我先去看看我的寢宮,若是想要慶祝,晚上叫上你的隊友們吧,我有事情要說。”

許宴立刻離開了。

胡列娜看著許宴消失的背影,愣了半天,剛纔的一幕,就好像是做夢一樣。。

為什麼自己的魅惑技能,對許宴冇有任何作用。

想到這裡,她有些不服氣,再次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