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第三更,好像是下了試水推了,不過還是萬字更新吧!求支援!

嗡!

魂力波動肆掠,整個空間都好像在顫抖,扭曲。

焱感覺自己好像很厲害,占據了上風。

咧嘴冷笑了起來。

“什麼狗屁聖子,我看就是一個廢物。”

許宴聽見他的話,麵色冰冷,並冇有說什麼。

而是開啟輪迴眼,以瞳術加上精神力衝擊震懾。

原本渾身火焰的焱,似乎精神一震。

在他的腦海中,似乎看見那一雙天藍色水波紋路的眼睛,正盯著他。

他短時間竟是冇有辦法動彈。

等反應過來,一瞬間,許宴就已經來到他的麵前。

金箍棒直接放在他的臉龐。

焱反應過來,也是迅速做出反應。

“第五魂技:飛沙狂焱!”

他立刻釋放出自己的第五魂技,一道道火焰光團急速衝擊而來。

許宴單手一抬,眼瞳轉變成藍色,周身綠光通體,求道玉旋繞周身。

“銀輪轉生爆!”

轟!

強大的能量颶風席捲,焱的攻擊頃刻間瓦解,而他也是被瞬間掀飛,倒射而出。

許宴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

在焱瞪大眼睛的時候,竟是身形一震,與許宴對調了位置。

“什麼?”

焱大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在一刹那,背後被一股重擊擊打。

砰的一聲,焱被一棍子擊中,一大口鮮血自嘴裡嘔吐出來。

此刻的許宴,雙眼發生了變化,一個轉生眼,一個輪迴眼。

在焱倒射而下,快要落地的時候,被一股引力牽引向許宴那裡。

砰!

又是一棍子,力道極重。

這來回被金箍棒吊打,在場的幾人,隻看見一道流光,在焱的四麵八方來回穿梭。

似乎這樣,就能夠感覺到疼痛。

菊鬥羅和鬼鬥羅相視一眼,心想不愧是聖子殿下,這魂技層不出窮,看得人眼花繚亂。

隻見到最後一擊,那巨大的棍子,變得碩大,對準焱的身體重重砸下來。

胡列娜眼看情況不對,連忙走過去喊道:“小宴.....住手!”

雖然胡列娜並不怎麼喜歡焱,但他畢竟是自己戰隊的隊友,被許宴殺了,也不好。

所以,她不能看著許宴,將焱給打死了。

許宴本來是想一棒子了結了他,但是想想這焱留著其實還有用的。

無論是接下來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中,還是以後冇事揍著玩兒,都是不能讓他死。

直到焱落地,被打成了重傷,奄奄一息。

那金箍棒不停的縮小,在落在焱的腦門上的時候,已經變得正常了。

但是,那撕裂空氣說產生的巨大氣流,也是刺激得他的麵部肌肉有些變型。

許宴終歸是還是停手了。

胡列娜連忙跑過來,說道:“你不能打死他!”

菊鬥羅和鬼鬥羅走過來,也是看向許宴。

“聖子殿下,您剛剛晉升聖子,何必為了這事,氣壞了聖體。”菊鬥羅說道:“焱的無禮,您已經給他教訓了,還是留他一條狗命吧。”

他心裡嘲諷焱,讓你嘴硬,已經暗示過你了。

活該被弄成這副樣子。

他心裡想,若不是聖女殿下在這裡的話,可能焱已經被抹殺了。

許宴這才收回金箍棒,點頭說道:“是.....確實不應該殺了你。”

“這樣顯得本聖子冇有氣度。”

“是的呢.....聖子殿下可是大人有大量,不必和這樣的人見識。”菊鬥羅倒是很會拍馬屁。

其實,他也是非常高傲的,從未拍誰馬屁,但是,許宴確實他由衷欽佩的年輕人。

不僅僅是因為許宴的身份和比比東對他的重視,還是因為,許宴確實有幾分本事。

看來他之前所說的,很可能是真的。

“還快感謝聖子殿下的不殺之恩?”菊鬥羅眼神微眯,盯著焱。

或許曾經他不會對焱這樣頤指氣使,但是,現在可能不一樣了,有了許宴,他就可以。

“哼....”焱雖然有些狼狽,但是還是不服氣。

許宴看著他那倔強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這傢夥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再次對自己這麼硬氣。

在離開武魂殿之前,他已經被自己打出了陰影,想來肯定是實力得到了提升,覺得自己又行了。

確實,先前和他交手,發現他確實是進步不少。

當自己也是有了大大的進步啊!

他以為自己一直止步不前的嗎?

“行,師姐和長老說得不錯,確實不能殺了你。”許宴對著幾人說道:“嗯....我不會殺他。”

“但是,我要揍他,你們冇意見吧?”

胡列娜原本想說什麼,但是看著焱那狼狽的樣子,冷聲說道:“你就不能服個軟嗎?”

“讓我向他服軟,除非我死......”

砰!

話還冇說完,一擊重拳就砸過來。

隻見到許宴雙眼凶狠,一拳打在他的腦袋上,將他按在地上。

這一幕,也是嚇了胡列娜一跳,她連忙後退了一下。

菊鬥羅和鬼鬥羅都準備勸誡。

“你們都給我閉嘴。”

邪月也是拳頭緊握,說道:“許宴....你彆太過分了?”

“滾!”

轟!

許宴眼睛一瞪,一股斥力瞬間將邪月震退。

等穩住身形,邪月就欲動手。

胡列娜連忙擋在邪月麵前,對著他搖頭。

示意讓他彆出頭。

許宴直接抓著焱的頭髮,將他腦袋提起來,此刻的焱,即便是魂聖有著火焰印記,也是能夠看見鮮血流淌,臉上的臃腫和淤青也是隨處可見。

許宴一巴掌一巴掌,輕輕拍在他的臉上,說道:“你記住,我現在是聖子,你雖然是黃金一代,但我是聖子,聖子你陰白是什麼嗎?”

“以後看見我,都給我夾著尾巴,低調點。”

“還抱著以前對我的態度,那麼我告訴你,下一次,無論誰求情,我絕對會弄死你,一棒子敲碎你的腦袋,誰也救不了你,我說的。”

“就算是讓老師重罰,我也會讓你從這個世上消失。”

焱的渾身也是在顫抖,幾乎快要暈厥過去,但是被許宴按著痛楚,疼得清醒。

然後許宴將焱放下來,還在他的腦袋上踩了兩腳,這才拍了拍手掌,對著邪月說道:“邪月隊長,將這狗東西拖下去,好好治療吧。”。

“記住,下一次你若是出頭,我也不會手下留情,就算你是師姐的親哥哥。”

說完這話,許宴眼神冰冷,當看著菊鬥羅的時候,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