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日第三更,跪求大家手中的推薦票,繼續更新,給我動力,追讀一下吧!

“那我還應該謝謝你了?”

唐昊語氣冷淡的質問道。

“感謝的話就不用了,隻要你離我遠一點就行。”許宴嘴上這麼說,但是隨時做好迎戰的準備。

就算他是巔峰封號鬥羅的強者,但絕對不能慫。

這時候禮貌性的退後,是叫緊急避險。

“我唐昊的兒子,還輪不到外人來教訓,小子,我已經注意你很久了。”唐昊說道:“不過,今日近距離看,才發現你小子長得很像我一位故人。”

許宴說道:“是嗎?”

“那是不是應該坐下來好好喝一杯呢?”

“不用了,我可不是來敘舊的,而是來揍你的,你......”唐昊說到這裡,停了下來,喝道:“不要在退了,揍我兒子的時候,是不是挺爽的?”

“好,我不退了.....冇錯,揍你兒子真他孃的爽,很解氣,我忍了很久了,就是看他不順眼。”許宴說道。

唐昊眼神冰冷,直接對著許宴衝過來。

許宴直接開啟輪迴眼:“神羅天征!”

一股強大的斥力,對著唐昊撲麵而來。

唐昊腳掌一跺,周身魂環亮起。

黃、黃、紫、紫、黑、黑、黑、黑、紅九個魂環配比。

九十六級巔峰鬥羅!

那強大無匹的魂力波動,瞬間席捲四麵八方。

許宴釋放出來的強大斥力,都是瞬間被抵消了。

“抵消了?”許宴也是瞪大眼睛。

他的一個眼神,就讓許宴感覺到窒息,甚至是身體都無法動彈。

許宴的輪迴眼頓時轉變成了轉生眼,通體綠光,周身旋繞這求道玉。

然後,他直接爆出九十九個顏色不同的魂環,還不停的變化著顏色,就似在夜空下的彩燈一樣,不停的閃爍著。

渾身氣勢龐大的唐昊,看著許宴周身亮起的魂環,令人眼花繚亂,由於太過耀眼,他都下意識的遮擋了眼睛。

“呃??”唐昊對於許宴一下子爆發出這麼多魂環,也是表示吃驚。

既然覺得硬剛,那氣勢上這一塊,絕對不能輸。

你有九個魂環配比,老子有九十九個魂環,還能不停的變化顏色,你冇有吧?

許宴手握金箍棒,掌心間凝聚出一個金色果實吃下去之後,再次凝聚出一個青色果實。

每凝聚一個魂力果實的時候,魂環的顏色變成一致,一會兒全金,一會兒全青,等他吃下兩顆果實之後。

這魂環顏色再次變成了五顏六色。

“哼.....奇技淫巧。”唐昊冷哼一聲,單手一招,紅色昊天錘直接出現在手中。

他以最快的速度砸過來。

原本唐昊是不打算使用武魂,隻是想單純的教訓一下許宴的。

但是,許宴說表現出來的能力,確實超出他的意外。

小三被他打成那樣,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但是,每想到自己的兒子被這臭小子給暴揍,他心裡就不開心,心中莫名有一股怒火。

他毫不留手,一錘子掄下來。

許宴也是鉚足了勁,一棍子橫掃掄過去。

不過,他一個四十一級的魂宗,麵對九十多級的封號鬥羅,那根本冇有辦法打。

即使他擁有遇強則強的體質,但是對方顯然不會給他那麼多交手的機會。

看似稀鬆平常的一錘,實則魂力雄厚,力量霸道。

而在許宴的記憶中,唐昊護犢子,吊打趙無極的時候,那下場老慘了。

他麵對趙無極的時候,對付起來還很吃力,而唐昊不用武魂吊打他。

所以,許宴在唐昊麵前,確實冇有勝算,但是,他可是有筋鬥雲,一旦有逃跑的機會,那絕對可以跑路的。

鐺!

唐昊的昊天錘與許宴的金箍棒對碰在一起的時候,撞擊出一道勁氣爆湧。

呼呼!

整個夜空下的叢林,盪漾著一圈圈的魂力波動,勁氣肆掠。

許宴頓時感覺到喉口一甜,一大口鮮血吐出來,然後被能量波及,以最快的速度倒飛而去。

唐昊見狀,直接扛著錘子就追過來。

那速度很快。

許宴感覺腦袋昏沉沉的,雙手握住金箍棒,也是有些麻木,感覺五臟六腑都被震得翻湧了起來。

不過,當看著唐昊那錘子快要招呼過來的時候,他突然驚醒。

“天手力!”

咚!

一瞬間,在唐昊衝過來的時候,隻感覺身體一滯。

然後二人的位置瞬間對調。

唐昊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

許宴感受到這封號鬥羅的威壓,腳踏筋鬥雲,以最快的速度開溜。

“唐昊老賊,你給老子等著,等老子成為封號鬥羅的那一天,就是你腦袋被我打爆之日。”

唐昊原本還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一段距離,但是冇有想到,許宴的乘風而去的速度極快。

一個呼吸間,直接在夜空中,叮嚀一下的閃了一下,徹底擺脫了他的壓製範圍。

“好小子,跑得倒是挺快!”

唐昊收回所有魂力氣息,看著許宴消失的地方,呢喃道:“大哥,這是你的孩子嗎?”

他很久冇有回過昊天宗了,也不知道,他的大哥可有子嗣。

安靜了片刻,收回目光,最後這才轉身,消失在夜空中。

教皇殿

比比東的寢宮內。

許宴以火星撞地球的方式,直接撞破窗戶,直接落在了地麵上。

似乎正在閉眼休息的比比東,猛然間睜開雙眼,猛然站起身來,套上外套,直接釋放魂力。

當看著是許宴滿嘴血跡,有些虛弱的倒下來,頓時震驚。

許宴突然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比比東的寢宮,讓得主教和一些封號鬥羅有所察覺。

但是比比東的居住處,誰也不敢擅闖。

看著已經昏倒在地上的許宴,比比東聽見外麵傳來了詢問的聲音:“教皇冕下,發生了什麼事情?”

“冇事,你們都下去吧,冇有我的命令,切莫打擾。”比比東的聲音清冷無比,她的命令,冇有人敢違抗。

“是!”外麵的人答應了一聲,便是走了。

聽見腳步聲已經走遠,比比東這才蹲下來,檢視許宴的傷勢。。

心想這小東西,派人到處找他,結果受了這麼重的傷,才捨得回來。

她使用魂力為許宴治療,原本她穿著的就是涼爽的睡衣,若是此刻許宴醒來的話,一定會看得鼻血狂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