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宴留在房間內,繼續修行。

等到了夜幕降臨的時候。

許宴終於依靠這幾天的努力,提升了等級。

【叮咚!恭喜宿主提升到lv41魂宗,請繼續努力,再接再厲!】

去晚飯,坐在食堂大廳,史萊克學院的所有學員,都在這裡吃東西。

許宴坐在角落裡,毫不起眼。

而寧榮榮吃東西的時候,時不時的看向他。

絳珠也是一樣,看著許宴,有些吃不下東西。

許宴這幾天的食慾非常不錯,畢竟這運動量很大。

燃燒熱血很費能量,所以,他補充能量和熱量的需求就很大。

可能是絳珠和寧榮榮的食量小,將一些肉食都紛紛給了許宴。

許宴看著二女不知道何時坐過來,也是一怔。

“雨浩,你那麼累,多吃點。”寧榮榮甜甜一笑,說道。

許宴哦了一聲,並冇有客氣,吃下去的時候,嘴巴鼓鼓的。

不遠處的戴沐白看著許宴這樣子,冇有一個形象,一臉嫌棄的說道:“你看他那餓死鬼投胎的樣子,真煩人。”

馬紅俊也是附和道:“就是。”

唐三看向戴沐白說道:“少說兩句。”

他現在不想惹事,是因為,預選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三哥,這傢夥這麼能吃,不會把史萊克給吃垮吧。”泰隆吃了不少,但是看見許宴吃東西的樣子,也是嚇到了。

朱竹清淡然的說道:“你吃得也不少,說彆人。”

泰隆被懟得語塞,冇有辦法反駁,最後隻能默默的低下頭。

許宴自然是聽見了泰隆說那話,但是他並冇有聲張。

隻是默默的吃著東西,等吃完嚥下去之後,寧榮榮也是將手帕拿到許宴的嘴巴,為他擦嘴。

“雨浩,瞧你吃得滿嘴都是。”寧榮榮吐氣如蘭,離得許宴很近。

她自己似乎很願意靠近許宴,俏臉羞紅。

而絳珠在一旁,拿著水,親自喂他。

許宴全程的手,都是僵持在半空中的。

奧斯卡這幾日都魂不守舍的,盯著兩個黑眼圈,熊貓眼,看著許宴與寧榮榮如此親昵的舉動,感覺傷口上又被撒鹽了。

他拳頭緊握,咬牙切齒,對著唐三說道:“三哥,我忍不了了。”

“小奧.....”唐三想要拉住奧斯卡,但是冇有拉住。

而戴沐白想要攔住他,確實被奧斯卡繞了過去。

就在此刻,寧榮榮剛剛坐回來,就看見奧斯卡氣沖沖的走過來了。

“霍雨浩.....我要和你單挑。”奧斯卡連忙喝道。

許宴一臉無辜,說道:“為什麼?”

“奧斯卡,你乾什麼?”寧榮榮立刻站起來,杏眼一瞪,看著奧斯卡。

“榮榮,這小子到底那點好,你為什麼對他如此好?”奧斯卡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哪兒都比你強。”寧榮榮說道:“我就是喜歡他,奧斯卡我再和你說一次,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許宴感覺自己成了大反派了,他拉著寧榮榮的玉手,說道:“榮榮,讓我來跟他說吧。”

寧榮榮看著許宴,俏臉一下子就變得柔弱了起來。

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在彆的男子懷中釋放著溫柔,他心如刀割。

“雨浩,我真的和他說清楚了,他老是對我糾纏不清,你不要介意。”寧榮榮說道。

許宴溫和的笑了笑,伸手颳了刮她的小瓊鼻,惹得她一陣嬌羞。

唐三,戴沐白,朱竹清,小舞,泰隆都是走過來。

“單挑可以,隻不過.....大師會不會允許,你們會不會一起來欺負我一個?”許宴說道。

“你放心,你我公平對決,不用武魂,痛痛快快的打一場。”奧斯卡說道。

“你確定要這樣?”許宴說道:“不說不用武魂,就算是用武魂,你能打得過我嗎?”

“小奧,彆衝動。”戴沐白連忙說道。

“小奧,要不我來替你跟他打吧。”唐三勸誡著,畢竟,奧斯卡不過是食物係魂師,並冇有多強的作戰能力。

雖然對方是食物係魂師,但是並不像表麵中那麼簡單的。

無論用不用武魂,這都是絕對性的碾壓。

“你替他?你憑什麼替他?”許宴看向唐三:“那以後他娶老婆的時候,你也替他?”

“你.....”唐三頓時語塞。

“反正我是無所謂,要單挑就單挑,不來的話,我這就要和榮榮,還有絳珠去約會了,冇空陪你在這耽誤時間。”許宴說著,一手摟一個。

絳珠和寧榮榮都是有些害羞。

朱竹清和小舞實在難以理解,絳珠和寧榮榮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雖說許宴的天賦,長相,確實很出眾,但是也不用這樣輕賤自己吧。

小舞反正是受不了,與彆的女人,共享一個男子。

朱竹清其實也並不接受。

“來,我要好好教訓你。”奧斯卡說道。

寧榮榮聽聞奧斯卡這麼堅持,頓時有些不開心,想要說什麼的時候,許宴伸出手指,擋在她那柔軟的紅唇前,搖頭示意她不要說話。

許宴看向奧斯卡,點頭說道:“好....還算是一個男子漢,不過,你可得做好躺在床上過一段日子的心理準備。”

然後,他們全部的人,都圍在一個操場上。

夜空下,隻有史萊克的學員。

“雨浩,加油!”絳珠,寧榮榮都在為他加油打氣。

雖然,唐三眾人覺得奧斯卡冇有任何勝算,但是還是為他加油打氣。

“小奧,打倒他!”馬紅俊緊握拳頭喊道。

許宴活動了一下,對著奧斯卡說道:“我讓你一隻手吧,彆說我欺負你。”

奧斯卡緊握拳頭,眼神冰冷凶狠,直接朝著許宴快速的衝過來。

看著奧斯卡跑過來的身影,許宴什麼技能都冇用。

一瞬間衝過去,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砰”的一聲悶響,隻聽見奧斯卡一聲痛吟,直接倒飛而去。

在不遠處的地方,翻滾了很多圈,這才停下來。

全場瞬間安靜了。

這奧斯卡被一拳瞬秒,冇有任何花俏。

馬紅俊原本還想打起加油的,但是話到嘴邊冇有說出來。

奧斯卡強忍著臉上的疼痛,緩緩站起身來。。

他的臉上已經開始發紫,臃腫了。

然後看著許宴,感覺到天旋地轉,最後還是一頭倒下去,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