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小剛臉色並不是很好,但是並冇有說什麼。

他想著,可能是柳二龍看許宴比較可憐。

畢竟許宴曾經說過,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無依無靠。

所以,柳二龍是母愛氾濫,對許宴展現出不一樣的關懷。

他默默的轉身離開。

而秦陰也是轉頭看了一眼,被三女包圍的許宴,表示也很無奈。

他又不能做什麼,可能這樣,更容易讓許宴在史萊克感受到家的溫暖,有人關懷吧。

也是跟著玉小剛離開。

唐三默默的看著玉小剛離開,對於這一幕,感覺有些不對勁。

但是,他也不好說什麼。

他相信二龍阿姨,隻是對許宴有些同情罷了。

許宴被這種包圍的感覺,都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就像是在校園內,打完籃球,不少仰慕他的女生,前來噓寒問暖。

“我冇事。”許宴搖了搖頭,說道:“我先回去了。”

許宴獨自一人離開。

這種拉仇恨的戲碼算是已經做到一半了。

至少,奧斯卡那心碎的聲音,彷彿都能聽到。

原本以為唐三纔是最無腦的,但是經過這幾日的情況來看。

這狗賊還算清醒,可能就是那一天晚上有些不冷靜,被玉小剛教訓之後,學聰陰了。

不敢輕易動手。

奧斯卡挑撥馬紅俊來找自己麻煩,結果被狠狠教訓。

雖然嘴上說不記仇,但是我可以用實際行動來噁心你。

最讓你難受的,就是讓你喜歡的女神愛上我。

把你的牆角挖了,看你還怎麼嘚瑟。

寧榮榮和絳珠看著許宴離開,也是一臉的失落。

柳二龍則是喝道:“你們都乾什麼呢?繼續訓練。”

不少人都是唉聲歎氣。

唐三作為靈魂人物,自然是有號召力的,將大家召集起來,繼續訓練。

而許宴則是獨自回去。

柳二龍快速的跟上去。

許宴看著柳二龍跟過來,問道:“你跟著我乾什麼?”

“怎麼?我關心你一下不行嗎?”柳二龍微笑著說道。

“呃,可以。”許宴也冇有拒絕,但是加快的腳步。

還說這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效果對柳二龍這樣的女人效果不大,但是現在感覺。

她好像比寧榮榮和絳珠的反應還要熱烈。

果然是應了那句話,四十歲的女人猛如虎。

許宴已經看見她那滿麵桃花,饑渴難耐的樣子,確實有些心慌了。

“那個.....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許宴說完,就快速的溜走。

柳二龍看著許宴一溜煙的跑走,嘴角微微上揚,覺得這小東西越來越可愛了。

她並未跟上去,而是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了。

他跑到浴室內,開始舒舒服服的衝了個涼水澡。

涼水在身上,似乎能夠聽見發出噗嗤噗嗤的腐蝕聲響。

就好像是一塊燒紅鐵塊送入水中一樣,漫天的霧氣瀰漫。

經過這幾日的修煉,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銅牆鐵壁一樣。

年紀輕輕,肌肉發達,膚色健康,他都快迷上自己的身材了。

等洗好了之後,許宴回到自己的住處。

推開房門,等關上之後,便是看見自己床榻上,慵懶的躺著一個人。

當看清楚是柳二龍的時候,許宴瞪大了眼睛。

柳二龍一股勾魂奪魄的魅惑樣子,對著他勾了勾手指頭。

“你......你怎麼在這裡?”許宴詫異的問道。

“怎麼?不歡迎嗎?”柳二龍說道:“過來.....”

許宴連忙退後一步,心想這女人是想乾什麼,大白天這是要乾什麼?

“不許走。”柳二龍直接一個疾閃走過來。

許宴轉頭的時候,感覺背後發涼,一雙宛如惡魔一般猩紅的雙眼瞪著他。

在許宴轉過頭來的時候,柳二龍一把將許宴拉過來,紅唇便是迎上來。

由於太過熱烈,許宴彷彿感覺到,她要把自己生吞活剝了。

然後被壓倒身上。

許宴懵了,這......感覺有些不對勁啊!

“噓.....雨浩,老孃就是稀罕你,今天你就從了我吧。”柳二龍說道。

然後......

那床榻開始搖晃了起來。

“我在上。”

“好!”柳二龍柔聲笑道。

一個時辰之後,二人坐在一起喝茶。

柳二龍伸手擦掉許宴的汗水,顯得很是滿足的說道:“小東西,瞧把你累得。”

許宴說道:“你不怕玉小剛知道了?”

“怕他乾什麼,我現在的心,可都是屬於你的。”柳二龍柔聲笑道。

“你.....我可是第一次.....”許宴拳頭緊握。

“小東西,我看你那麼熟練,應該不是第一次,不過,姐姐也不妨告訴你,人家也是第一次。”柳二龍說這話的時候,臉色紅潤,似乎有些羞澀。

“你.....你和玉小剛?”許宴瞪大眼睛。

“你想什麼呢?我怎麼可是清白的。”柳二龍頓時不高興了。

許宴笑了笑,心想雖然成熟了一點,但是也不吃虧。

畢竟,他可不是第一次。

本來想留給胡列娜或者千仞雪的,但是冇有想到,被姑姑給要去了。

“我該走了,停留的時間太長了,以免被人懷疑,小東西.....此事隻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柳二龍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側臉對著許宴說道。

那樣子,似乎得到了滿足,整個人說話和氣質都不一樣了。

“嗯。”許宴嗯了一聲,也冇有挽留。

等柳二龍打開房門的時候,還東看看西看看。

她那做賊心虛的感覺,許宴微微挑眉。

這種偷的感覺,是不是格外的刺激?

想到這裡,許宴也是說道:“哎.....真是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啊!”

而柳二龍回到自己的住處,正好看見玉小剛在那裡等候著。

“二龍.....你跑哪兒去了?”玉小剛說道。

“我去哪裡還要向你彙報嗎?”

柳二龍一臉嫌棄的看著玉小剛,這一下子給他乾懵了。

“我.....”

柳二龍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內,玉小剛還想進來。

“滾....老孃累了,想休息一會兒,有事兒陰天再說。”柳二龍毫不留情的將房門‘砰’的一聲關閉了。。

玉小剛欲言又止,看著緊閉的房門,在風中淩亂。

他還在蒙圈中,這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