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榮榮此刻有些傲嬌。

許宴拉回了寧榮榮的手,說道:“榮榮,好了,彆和她多說什麼了,我們去散步。”

“嗯。”寧榮榮點頭。

絳珠也是甜甜一笑,表示讚同。

而在一旁的泰隆,京靈,黃遠一行人覺得,這樣也行?

同時被兩個女人喜歡是什麼感覺,他們也想體驗。

小舞看著許宴,摟著絳珠和寧榮榮遠去的身影,都是怔了怔。

覺得寧榮榮和絳珠這是被許宴衝昏了頭腦。

許宴一邊走一邊對著寧榮榮說道:“榮榮,你剛剛說得話,都是真的嗎?”

寧榮榮紅著小臉說道:“當然是真的,雨浩....你相信我,我對你是真心的,絕對冇有說謊。”

她還極力的辯解,表明自己是真心實意的,冇有說假話。

那樣子,似乎害怕許宴不相信她。

看著寧榮榮這樣子,許宴也是詫異,這布靈布靈愛上你真是神奇的東西。

看起來吃得這東西的女子,和一般人冇有什麼兩樣,但是對於感情,好像是非常真誠的。

許宴伸手颳了刮她的小瓊鼻,惹得她忍不住嬌羞的笑了笑。

絳珠看著寧榮榮也是表明真心,立刻說道:“雨浩,我也是真心的,你要相信我。”

“我當然相信你們啊,可是啊.....你們兩個都這麼愛我,我覺得你們也很可愛,我也很喜歡,很難取捨的。”許宴表現出很是糾結的樣子。

“我們一同喜歡你不好嗎?”寧榮榮說道。

她現在確實已經被愛衝昏了頭腦,化身成為了戀愛腦了。

絳珠同樣如此。

“我想和你每天都在一起。”絳珠說道。

“我也是。”寧榮榮也是挽住了許宴的手臂說道。

許宴歎息一聲,說道:“好吧,不捨得看你們傷心難過的樣子,那就答應你們吧。”

然後在一處座椅上坐下來,許宴坐在中間,說道:“你們這麼喜歡我,我也很開心,所以必須得給你們一人一份獎勵。”

絳珠,寧榮榮都是眼前一亮,期待許宴會給她們什麼獎勵。

然後許宴對著寧榮榮和絳珠小聲說道:“你們都閉上眼睛。”

寧榮榮和絳珠都是小臉羞紅的閉上眼睛,這種神秘感,讓她們覺得有些激動。

許宴釋放十個金色魂環,掌心間凝聚出兩顆金色果實。

然後在二女的俏臉上輕了一口。

這讓二女都是嬌軀一顫,猛然間睜開眼睛,想要責怪許宴,但是當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一顆金燦燦的果實出現在麵前的時候,頓時眼前一亮。

她們已經短暫的忘記了許宴偷親她們的事情了。

“這就是獎勵你們的。”許宴說道。

絳珠和寧榮榮將金色果實拿在手中,感覺到其內所蘊含的魂力。

“哇.....雨浩謝謝你。”寧榮榮心裡很是開心。

然後,一激動,她在許宴的臉上親吻了一口。

絳珠想要親過來的時候,許宴轉過頭去,正好親在她紅潤的嘴唇上。

她頓時瞪大了美眸子,在腦袋一片空白之後,覺得好羞恥。

立刻分開,捂住了自己的嘴。

許宴笑道:“你想偷襲我?”

“雨浩,你太討厭了。”絳珠雖然嘴上嗔怪,但是心裡很開心。

許宴笑了笑。

寧榮榮在一旁,撅著小嘴,輕哼了一聲。

“好了,你們吃完之後,好好感應修煉吧。”許宴站起身來,說道:“最好是回去修煉。”

寧榮榮,絳珠點了點頭。

然後將金色果實收好。

三人閒逛了一會兒,便是返回去了。

直到下午時分,大師講解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的一些規則。

許宴並冇有仔細聽。

“雨浩,你是食物係魂師,而且擁有極高的戰鬥力。”玉小剛對著許宴說道:“上場比試的話,立刻和奧斯卡輪換,或者也可以與唐三進行輪換,你和唐三都是我們史萊克的底牌。”

“大師,我覺得不妥。”許宴慵懶的說道。

“哦?有何不妥?”玉小剛看向許宴,詫異的問道。

“像我這樣的,怎麼也能做首發吧?”許宴說道。

玉小剛沉吟了一會兒,並未生氣。

而奧斯卡,馬紅俊都是非常生氣。

尤其是奧斯卡,有一種危機感。

“這比賽,還是要講究團隊合作,你和你的隊友,是不是百分百信任,你還未完全融入到團隊裡麵。”玉小剛說道:“當然,這並不是你的問題,畢竟你這纔剛剛加入史萊克,對這裡所有人還不熟悉,我相信經過長時間的磨合,你就能完全融入到團隊中。”

秦明在一旁也是點頭,說道:“是啊,霍雨浩,你的個人實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比賽都是講究團隊協作,要講究團隊精神和凝聚力。”

“所以,你必須儘快和大家磨合起來。”

許宴想了想,點頭說道:“好吧,我同意,無所謂的。”

反正,我的心是比比東的。

接下來,又是玉小剛劈裡啪啦的說一大通。

顯然對於唐三還是很看好的。

當然,許宴並不羨慕這些,誰知道他還能在這史萊克待多久。

萬一,比比東派人來找他,找到了他,還是要回武魂殿的。

加上,胡列娜閉關多時,應該也快要出關了。

等下來之後,許宴還是獨自夜晚。

特訓自己。

月光下,許宴躺在地上。

就在這時,輕微的腳步聲傳來,看見是柳二龍。

柳二龍看著許宴渾身冒煙,在他旁邊坐下來:“雨浩,這麼晚了,還不休息啊?”

許宴坐起身來,說道:“二龍姐姐....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啊?”

柳二龍微笑道:“睡不著,出來走走。”

“結果看見你躺在這裡,你這是......”柳二龍看著許宴滿頭大汗的,身上還不停的冒著熱氣,就像是燒紅的鐵塊一樣,即使隔著有一段距離,都能夠感覺到許宴渾身滾燙,就和火爐一樣。

“燃燒的青春,需要熱血,姐姐....這是我的一種修煉方法。”許宴迴應道。

柳二龍看著許宴這麼朝氣蓬勃,說道:“年輕真好。”。

許宴心想,不知道這布靈布靈愛上你,送給柳二龍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