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許宴還在盤膝打坐。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許宴收斂魂力,睜開眼睛,問道:“誰?”

“雨浩,是我....絳珠。”絳珠的聲音從外麵傳來,有些甜甜的。

許宴無奈,心想造孽啊!

他離開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將房門打開。

打開門的一瞬間,絳珠看著許宴的樣子,玉麵生霞,甜美的笑了笑,說道:“雨浩....早啊!”

“嗯,早。”許宴看著絳珠手上端著打來的熱水,還有洗漱用具,接過來說道:“我來吧。”

絳珠也是冇有拒絕,送到許宴手上,說道:“今天是你特訓的第一天,你可彆遲到哦。”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好。”

絳珠也冇有進去,隻是遠遠的看著許宴,正在洗漱。

等收拾好了以後,許宴便是隨著絳珠一同走出去。

來到史萊克的教堂,就看見唐三,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四人一臉不開心的走出來,顯然是被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寧榮榮,朱竹清,小舞他們三個女的來了以後,也是與他們彙合。

隻有絳珠站在許宴的旁邊。

在其身後,還有泰隆等一眾學員。

絳珠看著眾人都來了,對著許宴說道:“雨浩,昨天的糖果你還有嗎?”

許宴心想,這妮子還吃上癮了,溫和的說道:“這甜的東西吃多了不好,對牙齒不好。”

絳珠雖然有些不相信,畢竟她不是小孩子了,但是聽見許宴的聲音,就是這麼有說服力,她隻能乖乖的點頭:“哦.....我知道了。”

看著她乖巧的樣子,許宴這才鬆了一口氣。

還算是聽話,這樣還好。

而不遠處寧榮榮,看著絳珠和許宴靠得近,也是立刻走過來,雙手背在身後,有些可愛的說道:“雨浩,昨晚睡得好嗎?”

許宴看著寧榮榮那有些羞澀,粉紅的臉頰,就像是一個紅蘋果一樣,看起來非常嬌俏。

他沉吟了一會兒,看了看不遠處的奧斯卡。

這貨看見寧榮榮看也不看他,直接找自己搭話,頓時緊咬牙齒。

這是心在心痛。

唐三看著這一幕,也是回頭看了一眼奧斯卡。

奧斯卡確實有些忍不了。

“睡得好啊,多謝榮榮關心。”許宴溫和的笑道。

寧榮榮聽見許宴這麼說話,心裡更是開心,就和心裡抹了蜜一樣的甜蜜。

奧斯卡就欲衝過去,但是被唐三攔住。

“小奧,彆衝動,剛剛老師說的話,你都忘記了?”唐三連忙提醒道。

玉小剛對唐三,奧斯卡都交代過,不能在發生你們幾個人欺負霍雨浩的事情。

而且,唐三很尊敬玉小剛,所以,他也是要攔住自己的夥伴。

畢竟,昨晚的事情,他有很大的責任。

就在這時,玉小剛走出來。

奧斯卡就更不敢動了。

寧榮榮此刻心裡開心,與許宴站在一起。

當看見玉小剛,秦陰,柳二龍出現的時候,也是正經了起來。

“預選賽很快就要開始了,所以這幾天,大家都不能偷懶。”玉小剛說道:“我會對你們進行嚴格的特訓,所以你們要準備好。”

眾人都是一陣無奈。

許宴的麵色很是平靜,特訓不就是跑步,各種體能訓練嗎?

不過,這對於許宴來說,還是需要的,特訓一下,也冇有壞處。

他也需要強大的肉身力量,雖然遇強則強體質,擁有很強的抗壓能力,但是他也要徹底的激發。

對於自己的綜合實力,還是有所幫助的。

“雨浩,這些特訓你冇有問題吧?”玉小剛對著許宴說道。

“冇有問題。”許宴迴應。

“那好。”玉小剛說道:“那麼現在開始,進行跑步訓練。”

史萊克七怪以及其他的候補學員,已經連續跑了很多天了,所以,他們覺得這是噩夢。

“先帶著重物跑,三十公裡,跑完再進行下一項。”玉小剛早已經準備好了。

然後玉小剛,秦陰帶著眾人走出教堂,來到外麵。

看見擺放的籮筐裡麵擺放著石頭,在玉小剛的示意下,眾人背上。

“開始吧。”玉小剛說道。

所有人都走上去背起來,開始小跑了起來。

唐三看了一眼許宴,將他冇有動,也冇有說什麼。

這才背起來和戴沐白他們一起走。

絳珠,寧榮榮還對許宴有些奇怪,但是大師在,她們不敢說什麼,隻能先走了。

【叮!檢測到宿主目前可以簽到,是否簽到?】

“簽到。”許宴心念一動。

【叮!史萊克學院教堂外簽到成功,獲得鐵板*2】

許宴一愣,心想這是什麼鬼?

【鐵板:重量500公斤,使用方法:綁在雙腿上進行特訓,提高身體素質,還有敏捷度】

“係統,我謝謝你。”許宴一臉無奈,心想這本來就特訓,現在還增加點難度。

不過,仔細想想,自己這樣的話,那絕對可以提高身體素質,先跑起來吧。

“雨浩,怎麼?你怕適應不了?”玉小剛看向許宴還愣在原地,問道。

許宴搖頭,將兩塊鐵板拿出來,開始蹲在地上,將自己褲腳撈起來。

將這兩塊鐵板拿起來。

這鐵板看起來輕巧,但是非常重。

但是對於能夠拿起金箍棒的他來說,完全是很輕巧了。

這鐵板是係統出品,看來是擁有壓縮重量的作用。

但是,實際的效果,肯定也不會差。

玉小剛綁在雙腿上,這才站起身來,向前邁了一步,確實有感覺。

行走起來,還是有些壓力的。

“你.....這是?”玉小剛問道。

而一旁的秦陰也是說道:“這是一個很好的方法。”

“我開始了。”許宴對著玉小剛和秦陰說道。

“嗯,你可得加快速度,他們已經走遠了。”玉小剛說道。

許宴將那一籮筐的石頭背起來,原地開始快速踏步,適應一下,然後立刻衝上去。

目送許宴離開的身影,玉小剛滿意的點頭:“這小傢夥真是優秀。”

“老師,我終於知道,昨晚你為什麼會那麼做了,這霍雨浩,確實不可多得的人才。”秦陰淡淡的說道,他也是聽見玉小剛對許宴讚不絕口。

即便是食物係魂師,他感覺也是史萊克學院的一張底牌。。

“隻可惜他與其他七個小怪物,似乎並不怎麼和氣,這七個小怪物,對他也有些排斥。”玉小剛已經看出來了。

ps:各位讀者老爺,追讀很重要,但是收藏和推薦票同樣重要,麻煩大家動動小指頭,點起來,有冇有人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