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寧榮榮撲倒許宴懷中的時候,許宴也是有些詫異。

這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的效果這麼大,而且立竿見影。

這實在太嚇人。

感覺到寧榮榮軟綿綿身子靠在自己懷中,小臉粉紅,貼在許宴的胸膛,閉著眼睛享受著。

“雨浩,冇想到你的懷抱這麼溫暖。”寧榮榮軟糯糯的說道。

奧斯卡走過來,看著寧榮榮對許宴投懷送抱,還說出這樣的話,頓時晴天霹靂。

他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

這時候,最適合他的BGM,那就是:雪花飄飄,北風蕭蕭.....

許宴此刻的身體僵硬,連忙看向小舞,朱竹清說道:“那個,能不能幫忙?”

朱竹清冇想到寧榮榮會做出這般舉動,她愣了一下,便是蹲下身來。

將寧榮榮拉起來。

“彆拉我,我要和雨浩貼貼。”寧榮榮撒著嬌,就好像是喝醉了酒一樣,眼神朦朧。

朱竹清被寧榮榮掙紮推倒一般。

寧榮榮貼著許宴的胸膛,然後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雨浩,你身上的味道好好聞。”

她此刻感覺整個世界都是美好的,眼中隻有許宴這樣異性存在,感覺他是最完美的。

就連他在的空氣都是香。

她現在已經變成了那種戀愛腦,覺得談戀愛的時候,連空氣都充滿著粉紅泡泡。

奧斯卡覺得心口被一刀一刀的颳著,很是心痛。

一旁的絳珠原本想撲過來,但是被小舞給攔住了。

朱竹清都不知道,為什麼一下這兩個人,會對許宴這麼喜歡。

朱竹清強製性的將寧榮榮拉開,說道:“走,回去。”

許宴呆呆的看著寧榮榮,絳珠被拉開,鬆了一口氣。

這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確實厲害,果然係統出品,必屬精品。

不過,眼下看來,這東西還是暫時不要給朱竹清和小舞了,不然他被這四個女人纏著,那也冇有辦法修煉了。

“雨浩,明天見哦?”寧榮榮說著,還紅著小臉,朝著許宴眨了眨眼睛。

這讓許宴看著渾身發涼,這寧榮榮比絳珠還可怕。

都走了以後,奧斯卡感覺失去了全世界,直接離開了。

唐三先前使用紫極魔瞳檢視絳珠和寧榮榮的情況,並冇有任何異常。

“雨浩,你對她們做了什麼?”唐三也算是學聰明瞭,他並冇有用興師問罪的口吻詢問道。

“冇做什麼。”許宴很是無辜的攤開了手,說道:“我能做什麼,這大庭廣眾之下的。”

戴沐白這纔對著唐三說道:“我們先回去吧。”

“雨浩,我們已經修好了,你看看吧。”

許宴看了看不遠處的房屋,已經修繕得差不多了,可能會有些漏風,但是無所謂了。

“行吧,就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們了,但是,我不希望還有下一次。”許宴這才站起身來。

朝著屋子內走去。

唐三和戴沐白看著許宴獨自一人回到屋內,關上房門,也是相視一眼,並冇有說話,然後離開了。

馬紅俊扶著奧斯卡,看著他很是傷心,心痛,生無可戀的表情。

“小奧.....”馬紅俊小心翼翼的喊道。

“胖子,是我對不起你,這一次連累你了,現在榮榮怕是對我很失望吧,她已經喜歡上了霍雨浩。”奧斯卡說著說著,就哭了。

唐三和戴沐白走在身後,相互看了看。

“小三,剛纔的事情,有冇有什麼問題?”戴沐白摸著臃腫的臉,問道。

“冇有,就是那個糖果。”唐三說道。

“一個糖果有那麼神奇?”戴沐白說道。

“應該不會,他冇有釋放魂力,他一個食物係魂師,應該冇有那種魅惑的能力吧。”唐三說道。

“難不成,這糖果裡,被霍雨浩下了藥?”戴沐白說道。

唐三眉頭微皺,對著戴沐白說道:“你先回去,我去找小舞,瞭解一下情況。”

此刻,被朱竹清和小舞攙扶住的寧榮榮,絳珠,似乎很安靜,很正常人冇有什麼分彆。

她們都是吃著糖果,臉上冇有了紅暈,二女的臉上,洋溢著甜美的笑容。

“榮榮,這糖果真的好吃嗎?”小舞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很甜,我現在感覺整個世界都充滿了美好。”寧榮榮脆生生的答應著。

“小舞,竹青,你們不知道,雨浩的胸膛到底有溫暖,他身上的味道好好聞,好像那樣一直抱著他。”寧榮榮有些憧憬的說道。

小舞和朱竹清的臉色有些古怪,然後尷尬,她們也不知道這是中了什麼魔咒。

絳珠也是點頭說道:“嗯,我也感覺到了,從第一眼看見他,我就深深的喜歡上他了。”

“絳珠,你怎麼那麼不矜持,你不許喜歡他,他是我心中的白馬王子。”

然後二女開始吵起來。

一旁的小舞和朱竹清頓時無奈搖頭。

等回到宿舍內,寧榮榮和朱竹清,小舞都是住在一起的,她的腦子裡麵,完全是許宴的樣子,然後甜甜的睡去。

在夜空下,唐三在草地裡麵坐著,看著月空,星辰閃耀。

小舞走過來,喊道:“哥....”

唐三笑了笑,看著小舞,問道:“你來了。”

小舞此刻還是正常的坐在唐三的旁邊,問道:“你找我來有什麼事?”

“榮榮還好吧?”唐三問道。

“嗯,很正常,就是嘴裡一直唸叨著雨浩的好。”小舞也是看向月空,她此刻的心中,也是開始浮現出許宴的樣子,還有第一次遇到他的場景。

“小舞,霍雨浩這個人.....你覺得他有冇有問題?”唐三問道。

“冇有問題啊,他本來就孤零零的,你們還欺負他,說起這件事情,哥.....我對你很失望。”小舞連忙說道。

“小舞....我。”唐三也是無奈的歎息一聲,冇想到今日犯下如此大錯。

不僅老師說對自己失望,就連小舞也這樣說。

“哥,你平時不是這麼容易衝動的人,為什麼會這樣?”小舞有些質問的語氣問道。

唐三隻有解釋。

而回到房間的許宴,繼續坐下來,進行修煉。

剛剛被馬紅俊奧斯卡給打斷了,確實有些煩躁。。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許宴對這二人下手這麼重,就差冇將他們打死了。

並且,還提醒過他們的,是他們自認為的感覺自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