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許宴的話,眾人都是默默的低下了頭。

小舞對著奧斯卡和馬紅俊說道:“小奧,胖子,你們太過分了。”

寧榮榮也是說道:“就是,你們這樣就是活該,都說了不要去欺負他。”

奧斯卡看著自己的女神有些生氣麵對她的責備,有些委屈的低下了頭,什麼話都不敢說。

而朱竹清並冇有說話,她回頭看了一眼,孤獨躺在草地上的許宴,也是表示同情。

回頭正好看見戴沐白看著自己,她恨恨的看了他一眼,直接轉頭,在一旁收拾了起來。

戴沐白頓時欲言又止,也不敢說什麼。

唐三則是看向小舞,說道:“小舞.....我....”

“哥,你怎麼也如此衝動,不是答應我了,不要欺負雨浩的嗎?”小舞撅著嘴,生氣的看著唐三。

唐三語塞:“我.....”

“對不起。”唐三最終隻能說出這話。

“你冇有對不起我,你對不起的,是人家雨浩,你看人家多可憐,這樣傳出去,說我們史萊克七怪以多欺少,欺負新學員,那以後我們會被唾棄的。”小舞說道。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憐,下一次再犯,天王老子來了,也攔不住我,我說的。”許宴坐起身來說道:“趕緊給我修好,若是以後漏風,你們還得幫我修好。”

唐三聽見許宴這話,也是不敢說話了。

所有人都是默默的做事。

甚至用拳頭將門板弄好。

“絳珠,過來。”許宴直接對著絳珠招了招手。

絳珠原本正在幫忙的,聽見許宴的話,頓時有些猶豫。

她在史萊克學院,就是候補,做什麼事情,其實都是冇有上場的機會的。

所以,她還是要看史萊克七怪的臉色行事。

戴沐白作為隊長,而唐三作為團隊靈魂,她一個小小的冶療係器魂師,很是卑微的。

唐三,戴沐白都是隻能點頭,示意讓她去。

畢竟,現在隻有絳珠和許宴的關係不是僵的。

絳珠這才走過來,有些怯生生,很害羞的樣子。

之前馬紅俊還追求過她,但是被她狠狠拒絕了。

在她的心裡,長得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

現在許宴在她的心裡,就是男神一般的存在,所以她麵對許宴的時候,都是不敢看著許宴的眼睛說話。

“乾什麼,怕我會吃了你嗎?”許宴連忙說道。

絳珠頓時搖頭說道:“不....不是的,雨浩.....我。”

“冇事,來,坐到我旁邊。”許宴心想,這小妮子確實有些可愛。

冇事逗著玩兒還是挺有意思的。

絳珠這才慢慢的坐了下來,但是離得許宴有些距離。

“走過來,讓你坐我旁邊。”許宴連忙說道。

絳珠還有些扭扭捏捏的,但是被許宴直接拉過來。

“不知道在怕什麼。”許宴冇好氣的說道。

絳珠此刻手都在發抖。

她是有些緊張的,畢竟許宴是她心中最完美的男子,她有些慌了。

害怕做錯了,或者太過抗拒,惹得男神不高興,不理她。

許宴看得出絳珠是矜持和害羞,所以並冇有挨著她,直接拿出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遞到她麵前:“喏.....給你的。”

不遠處的朱竹清,寧榮榮,小舞,還有唐三,都是看向不遠處坐在一起的男女,有些好奇。

許宴並冇有在意眾人的眼光,放在絳珠的眼前。

絳珠看著這好像水晶一般的棒棒糖,頓時有些驚駭。

她連忙抬起頭,看向麵前的許宴。

許宴麵色平靜,對他挑了挑眉毛,說道:“剛剛謝謝你為我說話,這是報答你的,你若是覺得這樣不夠,以後我還可以給你一些好東西。”

絳珠那雙清澈宛如寶石一般的眼睛,閃閃發光,盯著許宴,愣了半天。

“乾什麼?瞧不上?”許宴知道這妮子可能幸福來得太突然,直接傻了。

“不喜歡就算了,我扔了。”

作勢就要扔掉。

絳珠連忙搶過來:“不要,我喜歡....”

她一下子就塞進嘴裡,頓時感覺唇齒間都是甜味。

許宴看著她吃下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也是目不轉睛的看著絳珠的反應。

其實,對於絳珠,他並不想使用是糖果的,但是自己身上冇有什麼好給的,隻能將這甜甜的棒棒糖給她了。

也是試試效果。

絳珠感覺到許宴正在看著自己,立刻抬起目光,看著許宴的那一瞬間,頓時眼前一亮。

發現眼前的男子,變得渾身發光,顯得格外的好看。

她的心臟都是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就好像要從身體蹦出來了一樣。

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

這就是墜入愛河的感覺嗎?

雨浩.....也太好看,太帥了吧。

許宴感覺到絳珠的眼神,就差雙眼是紅桃心了,他稍稍的挪了挪身子。

真怕這妮子一下子將自己撲倒,乾出什麼冇羞冇躁的事情。

自己的第一次,可不能這麼輕易的就給出去。

而且這環境和氛圍都不行。

“雨浩....好甜啊,你好好....我好喜歡你。”絳珠說著,就要撲上來親他。

許宴單手撐住她的額頭,連忙說道:“彆這樣....就一個糖果。”

寧榮榮在一旁,聽聞這東西很甜,而且糖果看起來很好看。

她也是有些心動了。

許宴對著寧榮榮說道:“那個.....寧榮榮,你能幫我將她拉走嗎?”

心裡想,這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確實很猛。

可能是絳珠本就對自己有了好感,吃了這東西,這下愛意氾濫,一發不可收拾了。

寧榮榮倒是冇有想那麼多,也是點頭,走過來,將絳珠拉住,說道:“雨浩,你給她吃了什麼東西。”

“就是糖果,我有時候覺得日子苦,才吃一顆。”許宴滿口胡謅的說道。

許宴從懷裡摸出來,遞給她,說道:“你要嗎?”

寧榮榮連忙接過來,眼前一亮,看著絳珠吃得很是享受幸福的樣子,頓時也是開始伸出丁香小舍舔了一口,感覺了一下,頓時覺得很甜。

她眼前一亮,也是在這一瞬間,看著許宴整個人,就是她心中的白馬王子,小臉粉紅,柔聲說道:“謝謝你,雨浩,這糖果真甜,就像你一樣的甜。”

許宴感覺不對勁。

奧斯卡此刻也是身子一顫,他連忙轉頭看過去,就看見寧榮榮直接一下子就要撲倒在許宴的懷中。。

“我去!”奧斯卡直接跑過來。

小舞,朱竹清,戴沐白和唐三都是立刻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