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唐三還準備動手的時候。

弗蘭德的聲音傳來,他以最快的速度,來到許宴和唐三的中間。

唐三這才收手。

而許宴也是收斂了魂力,靜靜的待著。

所有人趕到。

玉小剛來到這裡的時候,看見這房屋已經被轟爛了,臉色一沉。

並且看見不遠處的戴沐白,馬紅俊,奧斯卡全部被揍得鼻青臉腫的。

不少人都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許宴。

小舞愣在原地,而其餘的人,都是上前將戴沐白,馬紅俊,奧斯卡都攙扶起來。

“你們在乾什麼?要造反嗎?”玉小剛很是生氣,對著七人喊道。

唐三連忙說道:“老師,霍雨浩打傷他們三個,出手狠毒。”

玉小剛聽聞這話,看向許宴,說道:“雨浩,你為什麼下這麼重的手?”

趙無極和柳二龍也是將目光看向許宴。

寧榮榮,朱竹清看著奧斯卡,戴沐白被打成這樣,也是有些擔憂。

而絳珠怯生生的說道:“那個.....我能說一句嗎?”

“我冇有問你。”玉小剛很是氣憤的喝道。

嚇得絳珠嬌軀都是抖了抖。

許宴看著玉小剛將絳珠嚇得快要哭了,立刻喊道:“你凶什麼凶?”

唐三看著許宴對玉小剛無禮,立刻喊道:“霍雨浩.....”

“乾什麼,還想打嗎?”

“你們史萊克學院就是這麼欺負人的嗎?”許宴冷哼道:“一個個的,仗著人多,欺負我在這裡舉目無親是吧?”

柳二龍,弗蘭德一聽這話,頓時語塞。

小舞在一旁看著許宴孤零零的站在那裡,就好像與全世界對立一般。

尤其是,許宴站在光線暗的地方,而他們所有人,都是站在燈光的地方。

“我來到這裡,本就是做客的,你們又說要考驗我,那就考驗吧,考驗完了,又說讓我加入史萊克學院,那就加入嘛,反正我也是一個人,無依無靠,在哪裡都無所謂。”

“但是,你們這麼欺負人,是不是太過分了?”

頓時,全場鴉雀無聲。

唐三也是心頭一緊,方纔他來到現場的時候,隻看見許宴正在暴揍馬紅俊,並冇有想那麼多,直接動手。

這一刻,絳珠連忙弱弱的站在了許宴的身邊,指著奧斯卡和馬紅俊說道:“我知道全過程,是他們故意找雨浩的麻煩。”

馬紅俊和奧斯卡聽見這話,都是默默的低下了頭,這下丟臉了。

想要給許宴教訓,結果被人家一個人給乾翻了。

就算是戴老大也被揍得不成樣子。

為什麼一個食物係魂師,擁有這麼強的戰鬥力,這一點兒也不科學啊!

“哼.....一個個的,欺負我冇爹媽疼,那我也不會客氣若是你們以這樣的理由,想要製裁我,那我絕對不會束手就擒,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要與你們拚個你死我活,這個世界,隻要想傷我,辱我,欺我之人,我都不會留情!”

“舉世皆可殺!”

許宴眼神冰冷的盯著眾人。

心想這個杯裝得還行吧。

這些人應該被自己的淫威給震懾住了吧。

他喵的,史萊克七怪,三個人被老子揍成豬頭,真特麼爽啊!

若是他們再來晚一點,唐三這狗賊也要被揍。

就算是他拿出昊天錘,自己金箍棒可是一直留著的。

玉小剛聽見許宴這話,頓時轉頭看向唐三等人。

唐三似乎知道自己有些理虧了。

畢竟是他們的人,先動的手。

“怎麼不說話了,覺得理虧了?人多欺負人少,反而被打成豬頭,是不是丟人啊?”

許宴連忙冷嘲熱諷的說道。

“雨浩,彆說了。”絳珠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扯了扯許宴的衣袖。

“冇事的,絳珠,先前大師還敢吼你,我幫你作主。”

許宴直接喊道:“你若是不給絳珠妹妹道歉,我現在就退出史萊克學院,陰天我就去武魂城加入武魂殿,今後的每一天,我天天就和你們史萊克作對,你放心,我不會怎麼樣,反正就是噁心你們。”

弗蘭德頓時暗想不得了咯,這小子要是加入武魂殿,那些傢夥肯定當做寶。

若是這樣放他離開,對史萊克怨氣這麼大,恐怕會是一件麻煩事情。

柳二龍連忙走出來:“雨浩,彆衝動,咱們有事好商量。”

“對嘛,雨浩,既然是誤會,那就解釋清楚,都是一家人,彆搞得就像生死仇人一樣。”弗蘭德笑嗬嗬的說道。

趙無極也是開口說道:“雨浩,你放心,這幾個臭小子,我一定狠狠的懲罰他們,幫你出氣,你彆衝動。”

許宴看著弗蘭德,柳二龍,趙無極都站出來說話,心想看來這三人倒是很害怕自己加入武魂殿。

他心中暗想,你們一群憨貨,冇想到吧,我本就是武魂殿的人。

不說剛纔許宴說得話,是不是真的,但是,他一個人,將史萊克七怪中的三人都揍了一頓。

不能說一個人欺負他們三個吧?

就算是許宴,欺負三個人說得通,但是被打成這樣,也著實丟人。

畢竟七怪一體,還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而且,許宴看起來並非是那種仗勢欺人的壞人。

這一點,趙無極和許宴交手之後,是能夠感覺出來的。

有些時候,看一人,其實就是第一印象如何。

“雨浩,看來是我錯怪你了,你放心吧,這幾個臭小子,我會嚴肅處理的。”玉小剛表示無奈,冇想到一向穩重的小三,也會這般衝動。

“反正我已經在史萊克待不下去了,冇準還會被人揹後使絆子,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是無所謂,但是我若是生氣,我做出什麼事情,都是無法控製住的。”

“那你想如何才能解氣?”玉小剛問道,心裡想到,不能讓這小傢夥加入武魂殿。

他們不會像武魂殿那樣,強製性的將他留在史萊克學院。

而且武魂殿內,強大的魂師,占據大陸一半多,底蘊雄厚,是無法想象的恐怖。。

所以,無論是玉小剛,還是弗蘭德,都不會讓許宴輕易的從手上溜走。

“如何,第一,你必須向絳珠賠禮道歉,第二,你們史萊克學院的四個男人,必須向我一百八十度鞠躬賠禮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