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不加入史萊克,其實許宴一點都不稀罕,無所謂的。

武魂殿的比比東不香,還是胡列娜,千仞雪不美?

加入史萊克有什麼?

對,這裡有小舞,朱竹清,寧榮榮,但是她們怎麼能夠比得上比比東有味道,冇有胡列娜魅惑。

寧榮榮可愛型,但是對她的感覺一般,朱竹清呢?

感覺也一般,除了身材好,饅頭大,冇啥出彩的。

這一點比起寧榮榮,倒是好一點,缺點就是高冷,話少一些。

整體來說,史萊克七怪中的寧榮榮,朱竹清,小舞,都冇有唐月華惹人喜愛。

至少在許宴心裡,目前的感覺是這樣的,至於以後相處久了是怎麼樣的,那就另說。

他來到史萊克,其實是因為偶然遇到了小舞。

纔想著給小舞示好,還叫柳二龍姐姐。

誰能想到這婆娘叫她一聲姐姐,把她開心得尾巴都翹起來了。

啥也不想的邀請自己來到史萊克做客。

這樣一來,所以一切都順理成章。

唐三那大怨種好像對自己有著很深的敵意。

原本冇想著要撬他牆角,但是從剛纔暗中使用精神力窺視自己,好像有意無意的為難。

那就必須留下來噁心他,最主要的是撬牆角。

許宴心想,感覺自己有些小心眼了,怎麼能這麼做呢?

但是,絕對不能手軟。

唐三聽聞弗蘭德宣佈許宴成為史萊克學院一員的時候,麵色凝重和嚴肅。

小舞臉上有著笑容,顯然也是開心的。

但是看著唐三的臉色不太好,這才收斂了笑容。

奧斯卡是一個冇腦子的人,他的心裡怎麼想的,全部寫在臉上了。

因為許宴是食物係魂師,似乎威脅到他在史萊克七怪一體的地位。

而且,他看見柳二龍,玉小剛以及趙無極,都對許宴的印象好。

所以他心裡慌了。

絳珠可是冇有什麼頭腦,她是真的為許宴感到開心。

“雨浩,歡迎加入史萊克。”絳珠怯生生的走過來,麵頰粉紅,甜甜一笑。

許宴對於絳珠的歡迎,還是挺開心的,說道:“謝謝。”

玉小剛則是對著唐三眾人說道:“你們還在等什麼,還有幾圈冇有跑完,繼續跑。”

奧斯卡和馬紅俊立刻拉下臉來,一陣痛苦。

“趕緊的,不然今晚不給吃晚飯。”玉小剛很是嚴肅的說道。

柳二龍對著許宴原本是笑容的,但是看著他們的說道:“聽見冇有,趕緊跑。”

戴沐白看向唐三,說道:“小三.....”

唐三盯著許宴,表現出來的敵意並冇有那麼濃鬱,不過,神色並不好看,這才轉身說道:“跑吧。”

然後史萊克七怪都是跟上了。

小舞在轉身跑的時候,也是看了一眼許宴。

並未說什麼,緩緩追上了所有人。

還有泰隆,絳珠等人,也是跟著離開了。

等所有人都離開之後,玉小剛走過來,溫和的說道:“雨浩,既然你已經加入史萊克學院,以後就得聽我的指導,以後你就叫我老師吧。”

許宴看著玉小剛那樣子,頓時噁心,袖中拳頭緊握。

他有一種衝動,就是想一棒子給他來個爆頭。

但是,在月軒經過姑姑的指導,他已經可以完全隱匿任何殺氣,麵色平靜,微笑道:“我不。”

玉小剛,弗蘭德,趙無極,包括柳二龍都是詫異。

“怎麼了,雨浩,拜小剛為師,有什麼不好?”弗蘭德連忙問道:“他可是整個大陸,最聰明的人,可是指導出很多優秀的魂師。”

“就算是他很聰明,我都不會拜他為師,因為我答應了一個人,我要拜他為師。”許宴連忙說道。

他可是要拜比比東為師的,其實拜不拜師的無所謂,主要是因為比比東這個人而已。

“誰啊?”柳二龍連忙問道:“雨浩,你可是史萊克學院的學員了,要聽話啊。”

“姐姐,其實我因為姐姐來的,加不加入的無所謂,若是加入史萊克學院,就必須拜大師為師的話,那我現在便退出。”

許宴說著就要走。

弗蘭德連忙走過來,拉著許宴,安慰道:“好好,不拜不拜,你小子彆這麼衝動啊。”

對於許宴的能力,其實弗蘭德是非常喜歡的。

畢竟,這樣的人才,到那個學院,都會發光的。

若是被武魂殿的那些人找到許宴,那他們史萊克損失就大了。

而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許宴就是出身武魂殿。

要拜師的對象,就是比比東。

趙無極也是拉著許宴,說道:“雨浩啊,彆著急走,若是不行,你可以拜我為師,我也可以手把手的指導你。”

許宴一臉嫌棄看了他一眼,心想老子這麼優秀,還需要拜師嗎?

柳二龍扯了一下玉小剛的衣袖:“小剛,彆放走了他。”

玉小剛也是明白,這小傢夥似乎對自己有什麼成見,所以他無奈的說道:“罷了,既然不想拜師就算了,我倒是很欣賞你信守承諾,你要拜什麼人為師,我也不便多問,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許宴這才說道:“多謝大師。”

他喵的,想收我做弟子,你配嗎?

然後玉小剛將許宴單獨找到一處房間。

柳二龍,弗蘭德都在外麵看著。

“雨浩,我方纔見你的魂環配比似乎與一般魂師都不一樣,這是怎麼回事?”玉小剛雙手背在身後,一副為人師表的樣子。

許宴平靜的說道:“不可說。”

“呃....”玉小剛被許宴這樣的回答,瞬間整懵了。

“那你可以再釋放你的武魂嗎?”玉小剛再次說道。

“不可說。”

“就釋放一次。”

“不可說。”

“你能不能換個詞?”玉小剛也是急了。

“不可說。”

許宴同樣的話說出來,想探我的底冇門兒。

“你.....”玉小剛語塞。

他急了他急了!

門口的柳二龍,弗蘭德對於玉小剛在許宴麵前吃癟,都是有些不解。

“二龍,雨浩似乎對小剛有敵意,雖然不明顯,但是話裡話外,我能夠感覺得出來。”弗蘭德說道:“你說,玉小剛是不是以前對雨浩做過什麼,或者是仇人?”

柳二龍也是一臉不解,搖頭說道:“不會,小剛冇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趙無極這才說道:“我去試試。”

說著,趙無極推開門,對著許宴說道:“雨浩,你這是乾什麼呢,快....釋放武魂,大家看看。”。

柳二龍也是走進來,說道:“雨浩,聽姐姐話,釋放武魂。”

許宴看了一眼趙無極,再看了一眼柳二龍,說道:“好吧,我是給二龍姐姐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