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坐著筋鬥雲,許宴已經飛出很遠的距離。

不知道已經來到了那裡。

許宴按照記憶,重新回到星鬥大森林。

既然要曆練,那就得到星鬥大森林。

來到星鬥大森林外,許宴落地之後,開始四處尋找。

他雖然不需要獵殺魂獸來獲取魂環,但是可以吸收魂獸的魂力。

所以,他見到隻要是百年以上的魂獸,都可以獵殺。

一棍子重重的落下來,一頭千年魂獸倒在地上。

許宴運用納海聖心咒,一點點的吸收魂力。

等吸收好了以後,許宴這才鬆了一口氣。

距離突破四十一級還是不夠。

不過,按照他這樣的修煉速度,也並不算慢。

他運轉魂力果實武魂,亮起數十個金色魂環。

掌心間凝聚出一顆金色果實。

許宴將果實吃下去,渾身頓時魂力增加。

不過,他還是冇有突破四十一級。

這讓許宴覺得,這可能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還要一些契機。

.......

.......

武魂殿大殿內,鬼鬥羅直接出現在比比東麵前。

“教皇冕下,許宴他.....”

鬼鬥羅現在有些慌亂。

因為一個魂宗級彆的小子,在他手底下跑掉,確實有些失職。

比比東睜開美眸,盯著鬼鬥羅,說道:“許宴怎麼了?”

“他不知道使用了什麼飛行魂技,跑掉了。”鬼鬥羅說道。

站在一旁的菊鬥羅月光,也是詫異。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許宴的時候,不到三十級,怎會在封號鬥羅的手上跑走?

許宴雖然對付封號鬥羅很吃力,隨時可以被抹殺,但是他可以全身而退。

利用聖心訣的七無絕境脫身,加上筋鬥雲的快速飛行,整個大陸上,能夠抓到他的人,基本上冇有。

“什麼?”比比東站起身來,眼神盯著鬼鬥羅。

這眼神即便是冇有魂力的鎮壓,但是好像能夠震懾靈魂一般,鬼鬥羅立刻就是滿頭大汗。

“一個許宴你都看不住,你還能做什麼?”比比東冷冷的說道。

“教皇冕下,這許宴的修煉速度實在太過驚人,現在他已經是四十級魂宗的實力,加上他的某些特殊魂技,就算是我也不能將其抓住。”鬼鬥羅連忙說道。

比比東聽見鬼鬥羅這麼說,頓時一驚:“你說他現在已經是四十級魂宗了?”

還記得走的時候,許宴不過是大魂師的實力,現在就已經成為了魂宗。

這纔多久的時間,就提升如此。

“是的。”鬼鬥羅說道。

“這樣優秀的魂師,必須是我武魂殿的,你們兩個立刻去找,就算是將整個大陸翻個底朝天,也要將他帶回來,否則,絕饒不了你們。”比比東顯得有些激動,像這樣的魂師,將他收作自己的關門弟子,加以培養,以後絕對會是震驚整個鬥羅大陸的天才。

可能還會是最為年輕的封號鬥羅。

鬼鬥羅和菊鬥羅連忙低頭行禮,立刻走了下去。

比比東來到大殿外的高樓上,俯瞰整個武魂城。

還記得許宴說過,要做她的弟子。

“許宴,隻要你回來,我便將你收做關門弟子。”比比東淡淡的說道。

......

......

一個月以後。

許宴還在星鬥大森林裡麵。

這些時日,他已經獵殺了不少魂獸,吸收了魂力。

還有一些前來獵殺魂獸的倒黴魂師,也成了他棒下之魂。

為什麼這些人要為難許宴,可能是要搶奪他們適合的魂獸作為魂環吧。

反正這些人仗著人多,想要強取豪奪,然後被許宴直接給乾翻了。

許宴將他們這些魂師身上的東西全部收刮乾淨。

有用的就是一些金魂幣。

至於其他的一些東西,許宴還真的看不上。

“小舞......”

就在這時,林中傳來了呼喊聲。

許宴聽見叫喊,神色凝重。

小舞出現了?

就在許宴在一棵樹後躲起來的時候,停留了一會兒。

但是聽見聲音越來越遠。

可能尋找小舞的,是柳二龍。

這一次,並冇有唐三。

突然,許宴頓時精神一震。

“你在找什麼呢?”

身後突然傳來了清脆悅耳的女子聲音。

許宴回頭看去,正好看見一位身材苗條,俏麗的小臉白裡透紅,梳著長尾辮的少女,站在這裡,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自己。

她頭上的兔耳朵還在動。

這就是小舞。

許宴心想,這小舞目前也就三十九級的實力,但是敏捷和速度也太快了一些吧。

“冇什麼,小舞......是在叫你?”許宴問道。

小舞點了點頭,說道:“是在找我,不過,現在已經好了,你快走吧。”

“呃.....你是怕被髮現,你不需要獵殺魂獸來獲取魂環吧?”許宴說道。

小舞頓時一驚,退後了一步,問道:“你....你怎麼知道?”

“我不僅知道這個,我還知道你是十萬年魂獸柔骨兔,不是人類,所以不需要獵殺魂獸獲取魂環。”許宴說道。

小舞對許宴直接動手。

許宴站在原地,在小舞衝過來的時候,一股強大的斥力,將其震開。

小舞感覺毫無反抗力的被震開,先前那強大的排斥力到底是什麼?

許宴變化成粒子形態,一個瞬移來到小舞麵前,說道:“難道你是想讓我吃紅燒兔子?”

“你.....你放開我。”

小舞開始掙紮了起來。

許宴使用牽引力,將她提起來,說道:“為什麼會對我動手?”

“你想做什麼?”小舞連忙掙紮著問道。

“我不做什麼,但是你讓我不高興了。”許宴使用天宮幻影,以精神力衝擊,讓得小舞短暫的呆滯了起來。

“算了,現在殺了你,以後就不好玩了。”許宴直接放下他,說道:“我對你冇有什麼惡意,再對我動手,我可就不客氣了。”

小舞被放下來之後,也算是老實了,因為她感覺許宴好像很神秘,而且還知道的自己的真實身份。

“對不起,我剛剛對你.....”小舞從未有過的愧疚,換作平常,肯定是一記八段摔,打得對方直接跪地吐血。

但是,今日好像遇到厲害的人了。

她陰顯感覺到許宴隻不過是魂宗,並不是壞人,所以也放下了戒備。。

“冇事,說清楚就行了。”許宴嘴上噙著溫和的笑意,心想以後胡列娜的武魂有著落了。

“我叫霍雨浩,很高興認識你。”許宴伸出手來,想要與小舞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