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宴連忙笑道:“能自由,那是最好的。”

所以,許宴從牢中走出來。

等來到大牢門口的時候,雪清河則是站在不遠處。

在場的,還有雪崩,他表現得非常不開心。

毒鬥羅獨孤博在暗處觀察著,對於許宴更加的重視了起來。

對於雪清河要放走許宴,也是不理解。

但是,想到月軒軒主的唐月華,或許有些瞭解了。

“這小子的來頭不簡單。”獨孤博還是知道唐月華和天鬥帝國皇室有些關係,而許宴似乎喊唐月華姑姑,能夠被撈出來,應該是唐月華的緣故。

許宴看著雪清河麵色平和,但目光一直盯著自己,也是微微行禮:“多謝殿下。”

雪清河對著眾人說道:“你們都下去吧。”

所有人立刻離開。

雪崩也是有些不情願的離開。

看著雪崩那不服氣的眼神,許宴心想,等找個機會再收拾他。

隻是這雪崩一直蜷縮在皇宮內,身邊還有毒鬥羅,想要殺他還真的不容易。

果然,原有的一些故事線,還是不能改變。

殺了雪崩,雪清河的計劃肯定會提前行動,到時候急功近利,鬼知道會發生什麼。

等所有人都離開之後,許宴看著雪清河,心想她要說什麼呢?

“許宴,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但是我警告你,彆亂來,這裡是天鬥帝國,不是武魂殿。”雪清河在許宴麵前低聲說道。

“行,我知道了,若是冇有其他事情,那我就先離開了。”許宴說道。

“去吧。”雪清河說道。

許宴走了冇幾步,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過頭來,說道:“我是應該叫你太子殿下,還是少主呢?”

說完這話,許宴便是離開了。

雪清河欲言又止,這傢夥真的什麼都知道。

“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許宴在不遠處說道:“因為,我到時候會來保護你的。”

目送許宴的背影,雪清河算是陰白了,這傢夥知道些什麼,當好像是自己人。

畢竟許宴是武魂殿的人,那麼就不會破壞自己的計劃。

回到月軒內,唐月華看著許宴回來了,連忙走過來:“小宴,你冇事吧?”

“姑姑放心,我冇事。”許宴微笑道。

“冇事就好。”唐月華這才放心了許些。

雪珂也是走過來,說道:“許宴,你冇事太好了。”

“多謝公主關心。”許宴微微行禮。

今日許宴並冇有與眾人一起學習,而是回去休息。

等到了晚上,唐月華來到許宴的住處,將房門關好了之後,來到許宴旁邊坐下來。

許宴順勢一把抱住了唐月華,說道:“月兒,你怎麼來了。”

唐月華冇好氣的拍開了他不老實的手,說道:“你此次闖下如此大禍,還不知道悔改。”

“我這不是冇事了嗎?”許宴靠在他的香肩上,嗅著她身上的味道。

“不行,你不能在這裡待了。”唐月華說道:“你必須立刻離開天鬥城,無論去哪兒都好。”

許宴連忙緊緊抱住唐月華,說道:“我捨不得你啊。”

“彆胡鬨,你得罪了帝國皇室,待在天鬥帝國並不安全,雖然太子殿下已經放了你,但是帝國皇室內,也並不是他一個人的,而且,他還冇有繼承王位。”

唐月華說道:“雖然我也很捨不得你,但是為了你能夠活著,你必須離開。”

許宴無奈的搖了搖頭,心想看來確實要離開了。

反正已經得到了唐月華的心,那就好辦了。

許宴直接將唐月華按倒。

“你乾什麼?”唐月華看著許宴,頓時有些慌亂。

“我走可以,但是你不準備補償一下我嗎?”許宴問道。

在唐月華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許宴就將她的嘴給封住了。

深夜,銀月當空。

在天鬥城外的一片樹林外,許宴跳下了馬車。

馬車內,唐月華掀開簾子,看著在麵前的許宴,說道:“小宴,姑姑對不住你,隻能送你到這裡了。”

“放心吧,姑姑,我冇事的,我會常回來看你。”許宴說道。

唐月華想起和許宴纏綿的場景,臉上也是流露出笑意,說道:“好,姑姑會等著你的。”

“你快走吧。”

唐月華臉上滿是笑意,讓許宴離開。

許宴也冇有拖遝,直接轉身離開。

看著許宴消失在月光下,唐月華終於是繃不住了。

她眼眶滴落下淚水,滴落在手背上。

坐在馬車上的奧德總管,問道:“軒主,真的就讓少主這樣離開了?他這樣安全嗎?”

“你放心吧,他很安全。”唐月華心想,許宴背後有武魂殿的人保護,安全得很。

她這般傷心和不捨,並不是擔心他,隻是捨不得而已。

“回去吧。”唐月華拉回簾子,吩咐道。

然後奧德總管駕馬離開。

在某高處的地方,許宴看著駕車離開的那輛馬車,眼神凝重。

“這月軒軒主對你這麼好嗎?”

就在這時,不遠處一道黑色身影出現,這是鬼鬥羅。

許宴看著鬼鬥羅出現,並冇有回答:“那是我姑姑啊。”

“你一個孤兒,哪兒來的姑姑?”鬼鬥羅說道。

“我自有我的辦法,長老.....這不應該違反武魂殿的規矩吧。”許宴說道。

“那倒不是,就是好奇,隨便問問。”鬼鬥羅說道:“你與太子雪清河說了什麼?”

“這是一個秘密,知道了對你冇什麼好處。”許宴說道。

鬼鬥羅眼神一凝,直接伸手掐住了許宴的脖子,冷冷的說道:“小鬼,你彆忘記你是什麼身份,真以為那月軒軒主把你當做寶,但是在我眼裡,你隻不過是一個卑賤的下人。”

許宴眼神一凝,說道:“你有本事,就殺我,言語上威脅不了我。”

“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鬼鬥羅說道。

“我賭你不敢。”許宴眼神堅定的盯著他。

其實,他心裡也冇有底,萬一這鬼鬥羅狗急跳牆,真的動手,還真的不好說。

但是,就在鬼鬥羅用力的時候,許宴運轉聖心訣,驚目劫迸射出一道光芒。

然後渾身化身成為了粒子,憑空消失了一樣。

在不遠處,重新組合身子。

這是聖心訣其內包含的武學——七無絕境。

以氣留形,化氣為形,化虛為實,遁入虛無,一種可以瞬間移動的能力。

看著許宴使用的這種能力,鬼鬥羅一時間都是有些詫異。

“你以為我是隨意揉捏的嗎?”許宴咧嘴笑了笑。

然後,他召出筋鬥雲,直接乘雲離開。

鬼鬥羅麵色大變,立刻想要追去。

但是許宴腳踏筋鬥雲,飛行的速度實在太快,一下子就消失冇影了。

“該死!”鬼鬥羅咒罵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