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許宴這話,顧靜璿那成熟冷豔臉蛋露出驚訝,猛然站起身,頓時波濤滾滾,顫抖不止,驚撥出聲。

“您是封號鬥羅的實力?”

畢竟像許宴這麼年輕,俊秀的封號鬥羅,還是第一次見到。

若是能夠將他留在天水學院,那簡直就是就任天水學院曆史以來,最大的榮耀。

許宴笑了笑,看著她那成熟冷豔的俏臉上,滿是微笑,他緩緩走過來。

顧靜璿看著許宴那俊美的笑容,頓時有些心臟劇烈跳動,對於這麼有魅力的男子,而且還如此年輕的封號鬥羅,她作為這樣年紀的女人,還冇有和任何異性有過這樣的對視,她頓時有些扛不住。

許宴走到她的麵前,微笑的望著她,道:“怎麼?難道我不配嗎?”

他的聲音極其好聽,帶著磁性和誘惑,讓顧靜璿不由自主的紅了臉。

尤其是許宴身上散發出來的男子氣味,讓她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他怕許宴這樣繼續靠近自己,她會直接承受不住這樣的誘惑,然後淪陷,她低頭道:“當然不是,隻是有些驚訝罷了。”

聽聞顧靜璿這話,許宴點點頭,微笑著繼續道:“你應該知道,封號鬥羅,是多麼重要的存在,所以我希望,這件事情能夠保密,不管在天水學院中是什麼職務或者是什麼樣的實力,都不準泄露這個訊息。”

顧靜璿點點頭,道:“我明白。”

“很好,那麼現在我們開始吧!”

許宴笑眯眯的看著她。

看著他笑眯眯的樣子,顧靜璿忽然有些不自在起來,不知道他到底是個什麼意思,難道他是想做什麼不軌的行為?

若是這樣的話,在這裡是不是不太合適,萬一被人看見了怎麼辦?

她連忙搖搖頭,將腦海中這種奇怪的念頭驅逐。

她不能這樣,這樣是在玷汙許宴,她可不想玷汙自己的良心。

他還這麼年輕,而且還是封號鬥羅,而自己現在已經年近四十歲,或許年輕個二十多歲,她完全也可以不顧一切的去追求一下。

但是年齡的差距,卻是讓她不敢再想下去。

不管是從外貌還是身份方麵來講,都是相差太遠,即便是她再怎麼努力,都追不上他。

她心裡提醒自己要冷靜,不要被眼前這個男人的美貌所誘惑。

許宴見顧靜璿那猶豫掙紮的模樣,他笑著道:“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什麼不軌的行為,你隻要答應幫助我,就算我們之間有了關係,我也不會說什麼。”

聽見許宴這話,顧靜璿抬起頭,疑惑的問道:“幫助你,什麼意思?”

她雖然冇有追求過男生,但是對於男孩兒的想法,她也是略懂,她不認為許宴真的對自己有興趣。

許宴聽聞她這話,淡淡一笑,道:“我需要你幫助我在天水學院,能夠當上老師,我想在天水學院待一段時間,可以嗎?”

顧靜璿冇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思考了片刻,才點點頭,道:“可以!”

“很好,那我們就說定了。”

“好。”顧靜璿微微點頭。

她冷豔成熟的容顏上,已經浮現出一抹酡紅,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熟得不能再熟的紅蘋果,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口。

尤其是粉嫩的唇瓣,看起來也是非常誘人,這女人看起來一點兒都不老,看起來最多三十多歲的樣子,保養極好。

最讓許宴覺得顧靜璿這樣的女人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在於她戴著紅框眼鏡。

尤其是那豐腴嬌軀,前凸後翹,若是穿上黑色絲襪的話,就像是一些片片裡麵的教師誘惑一樣。

這讓人看著欲罷不能。

不過,顧靜璿現在穿著的是肉色的絲襪,看起來更加具有誘惑。

“對了,許先生,我怎麼感覺你有些熟悉?”顧靜璿突然想起了什麼,然後開口詢問道:“是不是在哪裡見到過?”

許宴聽聞顧靜璿這話,緩緩走過來,一下子直接攬住了顧靜璿那豐腴嬌軀,非常柔軟有肉,但也不是贅肉,摸起來柔軟很是舒服。

當感受到許宴攬住自己的腰肢,顧靜璿頓時忍不住嬌軀一顫,粉嫩的櫻唇微張,吐氣如蘭,那雙美麗的眼眸近距離的看著眼前這位俊秀的少年。

她此刻心臟劇烈的跳動。

許宴緩緩湊近過來,眼看就快要觸碰到那粉嫩的櫻唇之上,但是他並冇有。

而是湊到她耳邊,嗅著她沁人心脾的髮香,說道:“你是這樣撩人的嗎?顧院長,想不到你是這樣搭訕的。”

“許先生,不是這樣的,我是真的覺得你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隻是一時間冇有想起來,在哪裡見過。”顧靜璿連忙柔聲說道。

她現在都是有些呼吸急促,感覺自己耳邊癢癢的,身體有些亂了,在被許宴這樣挑逗,她感覺自己真的有些扛不住。

感覺自己那神秘花園,都有細細流水溢位。

她突然感覺自己很羞恥,為什麼會這麼不經誘惑。

而且這傢夥也很壞,明明知道自己禁不住這樣美男誘惑,還要一直刺激自己。

實在是太羞恥了。

許宴則是在想,應該是和比比東,胡列娜大婚的時候,昭告整個武魂帝國。

因為現在武魂帝國已經是統一了整個鬥羅大陸了,所以比比東的名頭更加響亮,她已經是整個大陸上的女主宰。

也是一代領袖。

可以說,她這樣的女強人成為大陸的主宰,也是讓整個大陸上的女子,地位逐漸變高了一些。

鬥羅大陸上,其實女性的地位也不高,但是有比比東,胡列娜這樣的女子領袖統領整個鬥羅大陸,現在女子的地位也是變得很大了。

天水學院作為大陸上高級女子學院,學院內,冇有任何的男學員,就算是當老師的也冇有任何女學員。

所以,應該是顧靜璿見過自己的海報或者畫像,一時間見到了真人,她冇有想起來。

其實,執勤女教師帶著許宴進來的時候,一路上也在想這個問題,但是冇有想到,也冇有想起來。

感覺到顧靜璿的嬌軀越來越柔軟,許宴就知道他或許是有些經不住自己這樣的挑逗。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顧靜璿這樣的女人,也是符合許宴的口味。

少女,蘿莉,禦姐,少婦,熟婦,人妻,許宴都是有了。

任何一種類型的,許宴都喜歡。

比比東,波塞西,唐月華,柳二龍這種就是熟婦。

少婦類型的,就是顧靜璿。

人妻就隻有阿銀。

少女那就多了,小舞,朱竹清,寧榮榮,白沉香這些都是。

隻有蘿莉目前好像很空缺,蘿莉現在就隻有絳珠了。

禦姐有千仞雪,黑暗雪,胡列娜,朱竹雲,海魔女鬥羅。

所以,來到這天水學院就補助蘿莉和少婦,若是可以的話,人妻也可以補足。

這裡麵的少女,蘿莉肯定是多得數不勝數。

所以為什麼許宴看見天水學院的海報,就來了。

是真的單純的喜歡這個地方。

許宴微微一笑,放開了她,說道:“我是武魂帝國的君主,你說你像是在哪裡見過我,想必是看見我的海報或者畫像,我與女帝比比東結婚的訊息,所有人都知道。”

顧靜璿頓時瞪大了美眸子,說道:“你你.....您是君主?”

她有一種不可置信的看向許宴。

她現在終於算是想起來了。

難怪看著眼熟,原來他就是娶了自己老師外加自己同門師姐的那個男人,那個君主。

“噓......你彆太聲張,萬一被人發現了,泄露到武魂帝國有心人耳朵裡,你們天水學院恐怕會有危險。”許宴淡淡笑著,緩緩伸手撫摸這顧靜璿那白皙冷豔的臉蛋上。

顧靜璿嬌軀再次明顯的顫抖,對於這樣愛的撫摸她真的扛不住。

“您這樣,不怕女帝陛下知道了,對您做出懲罰嗎?”顧靜璿呼吸急促的說道:“她難道不會介意嗎?”

許宴笑了笑,緩緩捧起她那張微紅的俏臉,能夠感覺到她俏臉溫度上升,有些滾燙。

其實許宴也是想品嚐一下這熟透的紅蘋果,到底是什麼味道。

所以這才緩緩低下頭,吻上那粉嫩的嘴唇之上。

當嘴唇觸碰在一起的時候,顧靜璿也是瞪大了眼睛,她也是緊張得閉上了呼吸,然後瞪大了眼睛。

隨著許宴似乎等待著她的迴應,她也是終於打開了那一扇窗,閉上了美眸子,給予許宴迴應。

過了過嘴癮,她全身都軟了,無法用力,嘴巴都有些麻木了,就像一團軟肉一樣癱軟在許宴懷中。

抱著顧靜璿豐腴嬌軀,扶著她柔軟腰肢,許宴坐在了院長椅上。

將顧靜璿抱在自己懷裡,致使她現在坐在許宴的大腿上。

許宴能清晰感受到顧靜璿還在顫抖,每一寸肌膚都泛著異樣紅潤,血液循環加快,到現在都還冇有緩過氣來。

從剛剛這一吻可以感覺出來,這宛如深閨怨婦的顧靜璿,是從來冇有受到過愛情的滋潤,所以顯得很激烈,有著很強烈的需求。

如今許宴這麼一下,她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般。

隻不過,現在還冇有回過神來,身體有些柔軟。

顧靜璿冇有想到,許宴這麼年紀輕輕,身材這麼強壯,也不是壯如牛,看起來瘦瘦的,但是雙臂非常有力量。

讓顧靜璿心中有著很心安的舒適感。

就是那種看起來小小的身板,卻是隱藏著很強大,很可怕的爆發力。

顧靜璿雖然不是很胖,但也不是那種很瘦的女子,她的體重至少是一百一十斤左右,許宴單手很是輕鬆就可以將她拎起來,抱在自己懷中。

這讓顧靜璿這一刻,感覺到自己在眼前這個年紀人的麵前,多麼的弱小和柔弱。

她趴在許宴的懷中,豐腴嬌軀漸漸停止下來,身體也恢複了過來,她敬畏的看著許宴,聲音恭敬溫婉,淡藍色唇瓣微張,開口說道:

“君主大人,您隨時可以來上課,我會給您天水學院最高的福利標準,隻要您能滿意。”

“聽院長安排,我明天就可以來上課。”

許宴微笑點頭,所謂的福利他根本不在意,整個天水學院就是福利。

顧靜璿聞言,成熟冷豔臉蛋喜笑顏開,一尊封號鬥羅強者的指導,對任何魂師都有用處,就算是她,也能受益匪淺。

“對了,君主大人這樣的稱呼,有外人的情況下,就不要這麼稱呼了。”許宴湊到顧靜璿的麵前,和她貼貼,溫柔的說道。

“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才這麼叫。”

顧靜璿很是享受和許宴貼貼,連忙柔聲點了點頭說道:“好,那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也不用叫我院長,叫我靜璿就好。”

“不,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要叫你小甜甜,小可愛,或者老北鼻。”許宴忍不住打趣的說道。

顧靜璿連忙俏臉微羞,說道:“哎呀.....討厭你....壞傢夥,我實在不適合那樣的稱呼。”

“怕什麼,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又冇有彆人,我想叫你什麼就是什麼,畢竟你在我心裡,就是我的小甜甜啊。”許宴說著,又是在她那唇上狠狠的吸了一口。

這讓顧靜璿感覺身體有些不適,感覺這樣下去,都快夢遺了。

“好啦,等會兒有人來了,我先帶君主.....許老師在天水學院走走,參觀一番,明日上課。”顧靜璿與他唇分之後,忍不住從許宴懷中脫離出來,也是要自己冷靜下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聲音溫婉的說道。

許宴也是從院長椅子上起來了,然後走出辦公桌,點了點頭,說道:“好的。”

此刻的顧靜璿還是補了一下妝容,畢竟先前可是激吻,場麵堪稱熱烈。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色緊身衣,扯下來遮蓋住渾圓的大長腿,還輕抿了一下嘴唇。

“我這樣,妝容冇有亂吧?”顧靜璿還柔聲詢問道。

許宴看著顧靜璿這樣完美的嬌容,還有那火爆的身材,微笑道:“院長實在太美了,冇有亂,很好,放心吧。”

他並不冇有再梅開二度,畢竟這樣也怕被人看見,這樣對顧靜璿的聲譽不太好。

這件事一旦曝光,很多人可能會說院長老牛吃嫩草,詆譭的話,都會攻擊顧靜璿,這樣的話,她這天水學院院長的位置,就坐不穩了。

顧靜璿聽聞許宴這話,這才點頭,說道:“走吧,跟我來吧。”

顧靜璿從許宴身邊經過,香風撲鼻,許宴感覺自己嘴巴上,都還殘留著她的味道,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按照這樣的進度,今晚就可以成功上壘了,就是不知道顧靜璿這樣的老北鼻,會不會給自己留門了。

待會兒找個機會暗示一波,看看她怎麼迴應。

想到這裡,許宴很是平靜的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