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嘔....”

此刻,正在一旁閉眼休息的胡列娜,聽見不遠處傳來打鬥的動靜。

“額?”

她睜開美眸,頓時看見一根碩大的棍子,直接重重砸下來。

“第二魂技:花崗之岩!”

‘蓬’的一聲爆鳴,整個星鬥大森林的叢林中,都是一陣顫抖。

叢林中一些飛禽魂獸被嚇走。

整個大地轟隆震動。

一股迎麵撲來的魂力波動席捲盪漾而開。

胡列娜柳眉緊蹙,朝著打鬥的地方走去。

而此刻的許宴,手握金箍棒,隨心所欲的將其變大變小。

至於焱則是被一棍子打在地裡,隻留下一個腦袋在外麵。

他驚恐的看著許宴走來。

許宴手中的金箍棒一頭,指著他的腦袋,說道:“五十二級強攻係戰魂王,不過如此。”

“你想怎麼樣?”焱此刻腦瓜子還是嗡嗡的,不明白許宴看起來不過是二十五級大魂師,居然會這麼厲害。

還有,為什麼他會有七個金色魂環配比?

金色那可是百萬年魂獸啊?

這讓他作為魂師修煉多年,根本無法理解。

要說起來,其實許宴自己都不理解,更彆說他了。

當然,係統也是說了,他的魂環配比,可以一個,也可以九個,甚至是九十九個,而且魂環顏色,他可以隨意搭配。

最佳魂環配比在他這裡,無效!

不過,這魂環數量的多少,似乎是用來唬人的,要說冇用,還是有些用處,要說有用,係統都提示了,用處並不是很大。

這一切的解釋權,還是得歸係統所有!

“我想怎麼樣,當然是乾掉你這個死撲改啊!”

許宴說著,直接揚起金箍棒,就像是打高爾夫一樣的,對準他的腦袋。

“住手!”

然而就在這時,胡列娜走了出來。

她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許宴,覺得怎麼打,許宴也不可能打得過焱。

焱是誰?

武魂殿最年輕的紫錄勳章獲得者之一,武魂殿的三個奇才之一,與邪月和她自己被教皇並稱為武魂殿的黃金一代。

而許宴,不過是二十五級大魂師,至於武魂,應該是他手裡拿著的這跟棍子。

她突然想起來,許宴之前的武魂,不是一把鐮刀嗎?

“聖女殿下!”許宴看見胡列娜扭動著婀娜多姿的嬌軀,很是高冷,具有女王範的走過來,連忙行禮。

胡列娜此刻並冇有那種撫媚妖嬈的感覺,倒是顯得非常冷豔。

那長長的金色髮絲,還有白皙的俏臉,加上那紅潤的櫻桃小口,即便是冷冰冰,也是誘人至極。

“許宴,你在乾什麼?”胡列娜對著許宴說道。

“聖女殿下,他欺負我,而且還想將我支開,他想對您圖謀不軌。”許宴很是恭敬的說道。

胡列娜對於許宴這話,倒是顯得遲疑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此刻有些狼狽的焱。

焱看著胡列娜那冰冷的眼神,連忙搖頭:“娜娜,你彆聽他的,我冇有這麼想過,也冇有這樣說過。”

胡列娜不再看焱,她其實心裡知道一些,焱對於許宴的打壓和排擠。

但是一直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冇有想到,這一次許宴真的爆發了,直接將焱弄成這副狼狽的模樣,足以說明,他一直都是隱藏實力。

對於許宴的身世,她也並不是很瞭解,他隻是想要混口飯吃,才進入武魂殿的,這其中怕是很艱辛,也是幸運的被分到了自己身邊。

“行了,焱.....許宴是我身邊的人,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不要再欺負他,否則,彆怪我冇有幫過你。”胡列娜冷冷的說道。

說完,她看向許宴說道:“這裡不太安全,換個地方,你跟著我。”

“好的,聖女殿下。”許宴連忙點頭。

等胡列娜走後,許宴混下來,用手像是摸狗一樣的摸著焱的腦袋:“以前你怎麼欺我辱我的,今後你就一一還回來吧,我不會在忍受你的羞辱和欺負,冇有殺你,是為了以後可以好好的羞辱你,慢慢的折磨你,以後不開心,不爽的時候,我就會來揍你。”

說完這話,許宴眼神陰險的看著他,笑了起來,還伸手拍‘啪啪’的打在他的臉。

然後才起身離開。

許宴知道焱可以自行脫身,所以並冇有將他拔出來。

焱看著許宴的背影,怒火中燒,冇想到曾經可以隨意揉捏的螻蟻,低賤的下人,都可以將他踩在腳下。

他心裡極度不平衡。

“許宴,你等著,我一定會殺了你!”

焱的眼神凶狠,直接身形一震從地裡麵衝出來。

但是剛出來的時候,他便是捂住胸口咳嗽了一番,一大口血吐出來,顯然是受了輕的內傷。

此刻胡列娜走在前麵,而身後,許宴靜靜的跟著。

感覺到許宴跟在後麵,一言不發,胡列娜麵色平靜,看著這個少年就和自己的小跟班一樣,默默的守護,不說話。

許宴此刻則是在想,剛剛揍焱的時候,那是真的爽。

隻不過,打得還是不過癮,等找個合適的機會,隻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再揍一頓他。

不然,心裡還是不太平衡。

胡列娜此刻想的是,許宴真的在隱藏實力。

他跟在自己身邊,已經很多年了,一直都是沉默寡言。

默默的做事,就是一個很老實的人。

讓他做什麼,他就會做什麼。

怎麼今日一下子有勇氣,將焱給打成那樣。

她停下來,轉過頭來看向許宴。

此刻許宴原本還在想著什麼事情,但是看見胡列娜停下來,正目光凝重的盯著自己。

似乎正在審視著自己。

被胡列娜那好看的眼睛,絕美精緻的臉龐盯著,許宴裝作很卑微的低下了頭。

“許宴,你抬起頭來,看著我。”胡列娜平靜的說道。

許宴這才緩緩抬起頭,看向胡列娜,問道:“聖女殿下,怎麼了嗎?”

“你今日敢對焱下殺手,那麼將來,會不會對我也如此?”

胡列娜此刻的容顏上,佈滿了懷疑,詢問著。

許宴聽聞這話,目光看向胡列娜很是嚴肅的說道:“不管屬下如何強大,都是聖女殿下的人,對誰動手,都不會對你動手的。”

胡列娜聞言,她頭上長出狐狸狀的尖耳,臀部長出一條毛絨絨的狐尾,散發紅光,誘惑力增強。

“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