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許宴的話,比比東閃爍著明亮而又美麗的桃花眼,認真的看著許宴。

見到眼前這個自己喜歡的男人,他非常認真和嚴肅,這才點頭說道:“好,就由你說的辦,我這就命人召集娜娜回來。”

許宴想了想,說道:“這樣吧,其他的速度太慢了,我立刻趕往星羅帝國境內,找到師姐,親自帶她回來。”

比比東聽聞許宴這話,也是點了點頭,走過來抱著許宴,在他的臉上親吻了一下,說道:“辛苦你了。”

許宴很是滿意,將她抱在懷中,說道:“能為東兒做這些事情,都是應該,誰叫你是我的夫人呢?”

比比東聞言,輕聲笑了一下,這才分開許宴,說道:“你快去吧。”

許宴點頭,這才與比比東分開,轉身空間旋渦突然出現,她就像是被旋風扯進去的一般。

等目送了許宴離開,比比東也是重新回到梳妝檯前,開始整理自己的儀容。

其實心中也在期待,許宴到底會讓他去哪裡。

畢竟對外聲稱是修行,但實則是生下孩子。

為自己喜歡的男子生孩子,這鬥羅大陸上,可能會有這避世的地方。

但,真的不會耽誤事情嗎?

.......

.......

對於比比東的擔憂,許宴自己心裡自然是非常清楚的。

畢竟,他還冇有將靈幻仙府的神秘空間世界告訴她。

使用神威的空間傳送秘術,許宴很快就來到之前遇到胡列娜的地方。

這時候胡列娜肯定是早早就離開了這裡。

所以,許宴隻能乘坐筋鬥雲,慢慢的尋找。

經過一個時辰的尋找,許宴終於是在一座小村內,找到了胡列娜等人的蹤跡。

這時候,村莊裡麵的人,對於這些身穿戰甲的武魂帝**隊,也是有些恐懼的。

並不是這些人看見軍隊害怕,而是他們這些人鎧甲上,都沾滿了血跡。

一個個看起來殺氣重。

所以這些村中的老弱婦孺,才這麼害怕他們。

以為這是闖進來要屠村。

唐門,星羅帝國,天鬥帝國的一些人,會傳播一些思想。

說武魂帝國的人,都是一些十惡不赦之徒,所以,在一些小村莊的人們心中,對於武魂殿的一些刻板印象,就是不好的。

武魂殿,這個國家的統治者,一直是以殺伐果斷,無情殘忍著稱。

但,對於一個國家的百姓而言,他們是一個非常團結,非常和諧的國家,不管是民眾還是官員,都非常尊敬武魂殿。

胡列娜帶領眾人來到這裡,也是有些疲憊,這星羅帝國境內,大部分區域,都已經完全清剿乾淨了。

就在這時,一位魂師傳回來了訊息。

“啟稟殿下,天鬥城傳來訊息,唐門集結大軍,正準備重新奪迴天鬥城的統治權。”

當這話落下的時候,胡列娜頓時俏臉微變。

邪月,焱此刻也是站起身來,神色凝重。

他們正好奇,星羅帝國境內的唐家軍似乎變少了很多,而且最近這段時間很是平靜。

原來,他們這是集結大軍去攻打天鬥城了。

“我們這裡距離天鬥城有多遠?”胡列娜冷聲詢問道。

“以我們的速度,可以在半天內趕到,但是這將士們可冇有這樣的能力。”焱對著胡列娜說道。

胡列娜開始神色凝重了起來,說道:“天鬥城目前是冇有主帥的,萬一淪陷的話,那麼之前少主所做的努力,都將白費。”

“現在急也冇有用,遠水解不了近渴,來不及的。”邪月嚴肅的說道:“你放心吧,帝國有陛下在,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肯定早已經派遣了大軍以及封號鬥羅前往迎敵了。”

“冇錯,事情已經解決了。”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快速的落下來。

胡列娜一愣,看著落下來的是許宴,頓時臉色一喜:“小宴.....”

所有人看見許宴來了,都是在這裡歇息的時候,連忙站起身來,說道:“見過聖子殿下!”

許宴擺了擺手,說道:“你們歇息吧。”

說完這話,許宴直徑的朝著胡列娜這裡走來。

胡列娜,邪月,焱,也是紛紛迎了上去。

“小宴,你怎麼來了?”胡列娜都想一下子衝進許宴的懷中,但是這麼多人看著,她並不好意思。

許宴微笑道:“師姐,我是來接你回去的。”

“接我回去?”胡列娜一愣。

邪月和焱也是詫異。

“回哪兒?”胡列娜詫異的詢問道。

“當然是回武魂帝國,老師要閉關修煉,你回去主持大局,我會陪著老師一起離開。”許宴對著胡列娜說道。

聽聞這話,胡列娜有些震驚,冇想到,老師居然這麼看好自己,讓自己回去主持大局。

現在的武魂殿,可是武魂帝國了,事務可就更加重了。

邪月和焱也是對於這樣突然的決定弄得有些懵了。

“聖子殿下,那這裡怎麼辦?”邪月說道。

許宴看向邪月和焱,說道:“你們即刻啟程回去吧,這星羅帝國境內之後你們留守足夠的駐軍,你們兩個也要回去幫助師姐,怎麼說你們三個也是曾經武魂殿的黃金一代,現在該是你們表現的時候了。”

邪月和焱相視一眼,這才點了點頭。

許宴對著胡列娜說道:“師姐,你安排一下,我等你。”

胡列娜點了點頭,這才轉頭看向邪月和焱。

許宴直接朝著不遠處的地方走去,等著胡列娜將事情安排,交代好了,再帶她離開。

等了不一會兒,許宴隻感覺背後被胡列娜俏皮的拍了一下後背。

轉過頭來的許宴微笑道:“都安排好了?”

“嗯,已經完全安排好了,我們走吧。”胡列娜對著許宴甜甜一笑。

許宴直接腳踏筋鬥雲,帶著胡列娜離開。

他這一次冇有使用空間傳送的術法,而是使用筋鬥雲,帶著胡列娜離開。

這也算是藉機與胡列娜單獨相處。

飛行在半空中,許宴手不老實的攬住了胡列娜的芊芊細腰,嗅著她的髮香,說道:“有冇有想我啊?”

胡列娜依偎在許宴的懷中,嬌嗔的說道:“無時無刻不在想。”

許宴聽聞胡列娜這話,心想什麼時候也將胡列娜帶到靈幻仙府修煉一回。

他的這些女人當中,有些是不可能一直住在靈幻仙府的,例如波塞西,比比東,千仞雪等。

他們都是擁有很高地位的女人,甚至她們座下可是有著很多人等著她們賞飯吃的,離開了她們,很多人都會活不下去的。

就像是比比東,若是冇有她統治武魂帝國,說不定帝國內部,會有分裂的現象。

許宴的抱著胡列娜,乘坐筋鬥雲加速前行。

“等一切事情結束之後,我們就結婚,我們要永遠在一起,我還要你給我生個大胖小子呢。”許宴打趣的說道。

一說到這裡,胡列娜的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嬌嗔的說道:“誰要給你生大胖小子。”

許宴被她粉拳捶著胸口,也是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一個筋鬥雲十萬八千裡,這星羅帝國境內,來到武魂城上空,僅僅隻是瞬息間就到了。

胡列娜看著武魂城這麼快就到了,頓時詫異的詢問道:“這麼快就到了?”

“小宴....你這是什麼魂技,飛行速度這麼快?”胡列娜瞪大美眸子看向許宴說道。

許宴神秘一笑,說道:“等你給我生了大胖小子,我再告訴你這是什麼魂技。”

胡列娜頓時紅唇嘟了嘟,有些可愛,給了許宴一個白眼。

來到教皇殿議事廳內,不少長老都是在這裡等著。

對於胡列娜,不少人還是非常看好的。

尤其是菊鬥羅和鬼鬥羅,對於胡列娜都是非常照顧的。

畢竟是教皇比比東的親傳弟子。

而許宴帶著胡列娜這麼快就回來了,比比東坐在寶座上也是有些詫異,不過並未真正表露出來。

“老師!”胡列娜來到麵前,直接單膝跪下行禮。

比比東點了點頭,清冷的聲音響起:“朕要閉關修行一段時間,這帝國目前的一切事情,都交由你處理。”

胡列娜點頭,說道:“是!”

在場所有人都是微微唏噓了起來。

比比東說道:“我此次閉關,為了提升到百級,你們若是在我不在的期間,不停招呼,我回來之後,必定不會輕饒。”

“是!”所有人都是紛紛點頭行禮。

菊鬥羅說道:“陛下,需要我陪同嗎?”

比比東看向許宴。

見到許宴搖頭。

比比東自然是知道不會讓任何陪同,他說是修煉,其實是為了生孩子,不可能讓菊鬥羅和鬼鬥羅陪同的。

“不必了,有小宴陪著我,你們兩個輔助娜娜,主持大局,我希望回來,武魂帝國統一的步伐,已經做到位了。”比比東冷聲說道。

聽聞比比東這話,菊鬥羅和鬼鬥羅這才點頭。

比比東說完之後,便是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後對著許宴說道:“小宴,你跟我來。”

許宴點頭,現在還是畢恭畢敬的。

等會兒肯定就是東兒,小可愛了。

等離開了議事廳,許宴跟在比比東的身後,並未上前。

因為現在這裡到處都是人。

等來到一處隻有他們二人的地方,許宴這才鬆了一口氣。

“小宴,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比比東其實也是忍了很久,忍不住詢問道。

許宴對著比比東說道:“東兒,你先回去收拾一下,帶上你日常所需的衣物,至於去哪裡,容我賣個關子,到時候給你一番驚喜。”

走肯定是要當著很多人的麵走的,讓這些人都以為,是真的前往鬥羅大陸的某處地方進行曆練去了。

比比東看著許宴神秘的樣子,頓時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不過也是點了點頭,開始立刻會寢宮收拾。

許宴也是跟著比比東回去收拾,將所有人的東西收拾好了以後,存放在魂導器中,這才很是正常的出現。

在許宴的筋鬥雲上,比比東還是第一次乘坐筋鬥雲,身子有些緊繃。

當著眾人的麵,許宴自然不敢摟著她,隻能像是孝順的弟子,攙扶著老師的模樣。

等離開眾人的視線之後,許宴這才放心大膽的抱住了比比東。

比比東也是嬌軀一顫,不過並未拒絕,這樣一來被許宴抱住,心中更是有了安全感。

“小宴,到底去哪兒啊,你彆買關子了。”比比東此刻還穿著極為高貴的服飾,就是一個妥妥的女王,所以她忍不住柔聲詢問道。

許宴笑了笑,對著比比東說道:“東兒,你先閉上眼睛,我給你的驚喜馬上就到。”

比比東心想這壞傢夥,老是這樣吊著自己的胃口。

在比比東猶豫的時候,許宴直接將她推到自己的麵前,然後順勢就捂住了她的美眸子。

比比東也是冇有掙紮,就任由許宴矇住自己的眼睛。

“彆偷看,馬上就到了。”

許宴使用空間術法,原本半空中乘坐筋鬥雲的男女,就那樣憑空消失了。

等來到靈幻仙府境內的時候,許宴四周看了看,確定已經進入到了仙境空間裡麵,這才緩緩鬆開手,說道:“已經到了,可以慢慢睜開眼睛。”

比比東這才感受著迎麵吹來的輕風,緩緩睜開了美眸子。

當看著眼前的畫麵,眼前的景象,她突然震驚了。

“東兒,怎麼樣,這裡美嗎?”許宴詢問道。

比比東被這樣的景象驚豔到無法眨眼睛了,她點了點頭,說道:“美.....小宴,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怎不知鬥羅大陸上,還有這樣的地方?”

許宴心想,可不是冇有嗎,這裡可是單獨的秘密空間。

說起來,這裡景象,比起海神島還要美麗。

青山綠水,群山峻嶺,還有仙鶴飛舞而過,若不是許宴知道這裡是單獨的仙府空間,恐怕都會認為是仙界。

許宴牽著比比東的玉手,乘坐筋鬥雲,直接前往不遠處的靈幻仙府,說道:“東兒,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在這裡你可以安心的養胎,生育。”

比比東還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自己的肚子現在還不明顯,但是隨著時間流逝,就會越來越明顯的。

很快,來到雲霧中的靈幻仙府時,比比東被這裡的宏偉建築驚豔到了,這簡直就是真正的人間仙境。

“靈幻仙府!”比比東眉頭緊皺,說道。

她似乎在想,鬥羅大陸上有這麼一個地方嗎?

“這裡具體是什麼地方,我慢慢告訴你,我們現在最先要享受的就是你我的二人世界,等以後孩子出生了,我們可冇有這麼多單獨相處的機會了。”許宴拉著比比東進入靈幻仙府。

來到一處最虛幻,美麗,富麗堂皇的宮殿內,比比東就認準了這主殿,說道:“我們就住在這裡吧。”

許宴點頭,說道:“你是這裡的女主人,你想住哪裡住哪裡。”

他在想,比比東隻是這裡的女主人之一,之後的唐月華,阿銀,波塞西她們,也要生孩子,這可咋辦呢?

她們遇到一起,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呢?

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