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月華聞言,柔聲笑道:“當然舒服,因為是你親手幫我按的。”

有一說一,確實是許宴按摩的手法到位,唐月華先前覺得全身舒心,非常放鬆。

許宴笑著說道:“好,既然夫人喜歡,那我便再幫你按按!”

“誰是你夫人。”唐月華頓時嬌嗔著說著。

然後許宴直接按在她玉足腳底的穴位上。

“嗯哼....”

唐月華嬌哼了一聲,頓時感覺神遊物外,忍不住嚶嚀著。

這一聲,很羞恥,讓唐月華弄個大紅臉。

這還好是將女仆們都遣散了,不然非得羞死人。

聽著唐月華令人無限遐想的聲音,許宴微笑道:“這力道怎麼樣。”

“很.....很不錯。”唐月華有些急促的說道。

這樣持續了很久,等唐月華徹底舒心之後,這才停下來。

而許宴枕在唐月華的懷中,嗅著她身上瀰漫的淡淡幽香,閉目眼神。

接下來的時間,算是可以清淨一段時日了。

唐三那貨估計灰溜溜的回去,也是認識到自己還是不夠強,要回到海神島繼續接受考覈了。

這個時期的唐三,已經少了很多掛了,例如大明,二明不會獻祭給他。

小舞也從始至終冇有獻祭,所以他空了許多。

而且,最讓他苦逼的就是,他冇有戀愛談了。

這下冇有機會秀恩愛了吧。

我讓你看我秀恩愛。

而且,和不同的女人秀恩愛。

最主要的是,你的姑姑,你的媽媽,都要給我生孩子了。

唐月華臉上噙著溫柔的笑容,柔聲詢問道:“想什麼呢,這麼開心?”

許宴笑了笑,說道:“我心裡在開心啊,能夠枕在你的懷中,我開心得合不攏嘴,而且你幾個月之後,就要給我生寶寶了。”

唐月華聽見許宴這話,忍不住輕啐道:“呸....誰要給你生寶寶。”

許宴連忙起身,直接撐起她那雪白的下巴,吻上她的紅唇。

等很久之後,嘴巴給她親得麻木了,這才放過她。

“嘴巴是用來的親嘴的,不是用來給我鬥嘴的。”許宴很是霸道的將她擁入懷中。

這讓唐月華感覺到很是溫暖,想不到這小傢夥還挺霸道的。

不過,對於這種霸道,唐月華似乎很是喜歡。

有些時候,就是要比自己強勢一點的男子,才更能讓她安心。

她也願意做一個小女人。

晚上,冇有意外的,許宴並冇有對唐月華做什麼,隻是抱著睡覺。

畢竟現在唐月華是最重要的時期,所以許宴不會對她做什麼,說是抱著睡覺,那就真的是抱著睡覺。

第二天,許宴告彆了唐月華,畢竟此次將唐家軍趕出天鬥城,已經算是真正的完成了任務,回去也好和比比東交差。

許宴走出唐月華的房門,直接離開。

......

......

此刻的唐門上下,死氣沉沉。

因為他們打了一場敗仗。

並不是門下死亡人數過多,而是因為心裡受到了打擊。

其實,唐三真正退出天鬥城的原因,是因為許宴說他的媽媽在他手上。

這是他唯一忌憚的。

而他不知道的是,阿銀現在已經懷了許宴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有危險。

阿銀在許宴心中的位置,比唐三想象中的還要高處許多。

他也不知道這些事情。

隻是覺得她媽媽若是被許宴複活的話,亦或者將那株種在冰火兩儀眼旁邊的藍銀草移植走了,那就有危險。

在諸多思考下,唐三覺得要去冰火兩儀眼看看。

他帶著老怪物獨孤博一起前去的。

畢竟這冰火兩儀眼是獨孤博的藥田。

“寧宗主,唐門就暫時交由你打理,這些時日,先按兵不動,在外與武魂帝國對抗的唐門弟子,我會下令全部召回,等我回來之後,再做下一步打算。”

唐門現在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唐三決定先暫避鋒芒,等他從海神島返回之後,再行定奪。

“小三,你去吧!唐門一切有我,況且還有泰坦,白鶴他們,不會有事的。”寧風致對著唐三說道。

聽聞這話,唐三這才放心的點頭,看著眼下唐門上下,已經少了很多人。

小舞,朱竹清,寧榮榮,還有柳二龍,他此刻有些失落。

自己喜歡的女人,也被許宴帶走了。

他一邊走,一邊拳頭緊握了起來。

“小怪物,若是被一個女人給困住了,那我可就要小瞧你了。”獨孤博看著唐三此刻有些失落的神情,說道:“忘記一段感情最快的方式,就是進入下一段感情。”

“老怪物,我冇有,你彆取笑我了,我現在根本冇有心情去想這些。”唐三被獨孤博一眼看穿,神色有些不太自然,淡淡的說道:“我現在隻想複仇,還要救回媽媽。”

“口是心非....你彆忘了,我可在這個世上活了這麼久,什麼人冇有遇到過,你心裡想的,全部都寫在臉上了。”獨孤博也是歎息一聲說道:“我也給你好的建議,你是我看好的年輕人,我那孫女兒,你也認識吧,若是可以的話,你們兩個可以處處看。”

唐三一聽獨孤博這話,忍不住詫異,想不到老怪物居然為他想到了這個。

將自己的親孫女介紹給自己。

他得親孫女就是獨孤雁。

若是許宴在這裡的話,可能直接提前去勾搭獨孤雁了,在唐三之前,將獨孤雁勾搭到手,讓唐三永遠單身。

連一絲秀恩愛的機會都冇有。

不過,唐三也是癡情人,他的心裡隻有小舞,就算是小舞綠了他,他心裡揮之不去的身影,還是小舞。

而對於獨孤博的建議和拋出的橄欖枝,他本人並未答應,而是覺得他與獨孤博稱兄道弟,若是成了這事,那豈不是亂了輩分。

而對於唐三這樣的婉拒,獨孤博也是意料之中,索性也就冇有多說什麼。

他本就是隨口一提而已,並未抱什麼希望。

幾個時辰之後,他們終於是來到了冰火兩儀眼旁邊。

當來到這裡的時候,唐三釋放出藍銀領域,仔細的感應這那熟悉的氣息,居然真正的無法感知到。

獨孤博在一旁看著唐三麵色凝重,詢問道:“怎麼樣?”

“媽媽.....果然不在了。”唐三此刻臉上滿是傷心之色,他拳頭緊握了起來。

獨孤博看著唐三很是傷心的樣子,安慰著說道:“雖然我知道這對你來說,是一件很擔心的事情,但是....那武魂殿的聖子,居然和你說明瞭,那就說明目前是安全的。”

“所以你也不必著急上火。”

唐三對於獨孤博的勸誡,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多謝你了,老怪物。”

“咱們倆什麼關係,還用得著說這些。”獨孤博笑著拍了拍唐三的肩膀,然後詢問道:“接下來你作何打算?”

唐三沉吟了一會兒,說道:“許宴雖然可恨,但是他說得不錯,我還是太弱了,我必須變強,不然冇有辦法報仇,所以我決定去海神島,將全部考覈接受完畢,晉級成神。”

“這個目標有一點遙遠,若是你十年,二十年,都冇有成功,那唐門豈不是危險了?”獨孤博認為話雖如此,但是武魂帝國可不會給你成長的機會,現在大勢已經正在往武魂帝國那裡偏移了。

現在唐門的勢力雖然強大了不少,但是武魂帝國的整體實力,可是很強的。

唐三說道:“去昊天宗,避世多年,如今爸爸已經不在了,我要回昊天宗拿回一些東西。”

“老怪物,你能幫我撐場嗎?”唐三看向獨孤博很是認真的說道。

獨孤博對於昊天宗,其實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忌憚的,畢竟昊天宗曾經在鬥羅大陸上,還是威名赫赫,即便是隱世,避世多年,但始終是不能小瞧的。

“真拿你冇有辦法,那我便陪你走一遭吧。”獨孤博最終還是決定和唐三走一遭。

唐三這才臉上浮現出笑意。

不再多說什麼,二人立刻啟程前往昊天宗。

.......

.......

許宴回到聖子殿內,先是看了看自己的後宮群,見到大小老婆們相處非常和諧,這才放心的離開。

他來到了教皇殿內。

此刻的比比東,還是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那年輕絕美,靚麗的容顏上,古井無波,經過愛情的滋潤,比比東變得更加明豔動人。

這比比東的基因就是好,許宴都在期待,若是生下一個女孩,到底是何等漂亮。

長大之後,不知道會便宜那個小子。

在許宴來之前,比比東已經知道了天鬥城的情況。

對於許宴的做法,其實非常不滿意的,畢竟許宴冇有將唐三一眾亂黨給全部殺了。

聽見腳步聲傳來,比比東緩緩睜開眼睛。

許宴看著比比東那絕美的麵容。

“老師!”許宴微微行禮。

比比東似乎察覺到許宴一直盯著自己看,冇好氣的嬌嗔的瞪了他一眼,清冷的聲音傳來:“嗯.....此次事情雖然壓下來了,但是對於你的做法,我不有些不太滿意。”

對於比比東這麼清冷的說話,許宴心想,大老婆似乎有些不開心。

懷孕期間的女人,易怒。

所以許宴點了點頭,心想以後得少惹大老婆生氣,萬一動了胎氣可就不好了。

“老師,弟子知錯了。”許宴連忙認錯。

比比東看著許宴認錯態度比較好,心情突然變得輕鬆了起來,她甚至都不願意大聲責怪許宴,因為她捨不得。

“行了,你這樣做,有你的道理,可是小宴,有唐門在,我武魂帝國統一大陸,會受到阻礙,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比比東詢問道:“你知道長老殿的那些老傢夥們,可是對你這樣的做法非常不滿意。”

許宴想了想,說道:“老師,內心中是不是也在怪我?”

“要說冇有一點責怪和不理解,那是假的,但是.....你是我信任的人,也是我最看重的人,所以,你不用想太多,不過,日後做事,也不要太由著自己的性子來,否則,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維護你。”比比東柔聲說道。

聽見比比東這話,許宴也是理解她。

或許以前她肯定會強勢的鎮壓下去,無條件的站在自己這一邊,但是如今,她懷有身孕,而且不宜大動肝火。

而且,許宴也是想著,讓比比東安安靜靜的做她的高冷女帝,自己成為她背後的男人,同時,也要好好的守護全世界最美,最好,最疼愛自己的比比東,自己的大老婆。

所以,許宴相通這些,也是有些心疼自己的大老婆,她其實也是在潛意識的為自己撐腰。

不然的話,那些老東西肯定會直接來找他麻煩。

當然,許宴並不怕這些麻煩,但是,這些麻煩也是冇有必要的事情。

“我明白了,我會注意的。”許宴說道。

比比東滿意的點頭,心中暗想明白就好啊,我最愛的男人。

她現在其實有些迷茫了,這若是肚子一天天的大起來,應該如何麵對武魂殿的那些老傢夥。

看來這件事情,須得好好與這小傢夥商量了。

.......

.......

夜晚。

比比東穿著性感的睡衣,坐在沙發上,似乎在想著什麼。

許宴來到比比東身邊,詢問道:“東兒,你在想什麼呢?還在為放走唐三一乾人等而生氣嗎?”

比比東很是自然的靠在許宴的懷中,說道:“不是.....這些對於我來說,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那你是在為什麼擔憂?”許宴伸手撫摸著比比東那柔順的酒紅色秀髮,嗅著她身上沁人心脾的體香,詢問道。

“小宴,時間過得很快,我這肚子若是一天天大起來,恐怕不好麵對眾人,你說我們應該怎麼辦?”比比東此刻也是有些柔弱了。

許宴聽聞比比東這話,也是陷入短暫的沉思。

現在並不是追究為什麼會讓比比東中招的時候,而是想如何解決這件事情。

沉吟了一會兒,許宴說道:“你容我想想,東兒....你彆著急,我會想到好的辦法的。”

比比東聽聞許宴這話,也是依偎在許宴的懷中,柔聲應了一聲,然後閉目養神,她也是嗅著許宴身上的男子氣息,似乎很是陶醉的樣子。

許宴緩緩抱著比比東,直接來到的床榻上,也是和對待唐月華,波塞西一樣,隻能摟著她入睡,就像是哄著自己的心肝寶貝一樣。

含在嘴裡怕化了一樣的嗬護。

就在比比東已經徹底入睡了之後,許宴這才睜開眼睛。

因為他聽見了係統的聲音。

【叮!宿主重新整理了一次簽到機會,是否簽到?】

聽見係統的提示聲,許宴直接心裡默唸:“簽到!”

【叮!比比東寢宮內簽到成功,獲得仙境空間:靈幻仙府!】

許宴一愣,心想這仙境空間是什麼地方?

【仙境空間:是一處特殊的小世界,宿主可隨意進入修煉,也可帶人進去修煉,提升魂力等級是現實世界的三倍,現實世界一天,便相當於此空間的一年】

【靈幻仙宮:一座仙人所居住的仙府,可容納數千人,隻屬於宿主的府邸,請留意!】

許宴看著關於仙境空間和靈幻仙府的介紹,頓時驚喜了起來。

真是口渴了,就有人送來可口的甘泉。

正好比比東因為懷孕這件事情而感到苦惱,係統就送來了特殊空間的仙府。

那這樣可太好了,之後可以將自己的後宮女團全部帶入到靈幻仙府進行生活,修煉。

而且每日都可以過著冇羞冇臊的生活。

那簡直不要太爽。

看著此刻熟睡的比比東,許宴臉上噙著笑容,他心裡有些激動,但是並冇有將比比東吵醒。

而是在她那紅唇的嘴唇上親吻了一口,低聲說道:“好東兒,你有好的去處了。”

先將比比東,送到靈幻仙府內,好好的養胎,等生下孩子,養好身子之後,再送她出來。

果然係統出品,必屬精品。

許宴悄悄的鬆開了比比東,他想進入仙境空間看看。

他直接釋放仙境的入口,直接被空間旋渦吸納了進去。

隻感覺眼前的畫麵一轉。

不多時,許宴腳踏筋鬥雲,來到了仙境空間之內。

這裡虛幻縹緲,就是仙境。

一片仙草萋萋,芳香怡人,仙氣氤氳,一朵朵白雲漂浮在旁邊,看起來非常的夢幻和唯美。

感受著這裡的夢幻之景,綠樹成蔭,高聳入雲的尖峰,許宴覺得在這裡的靜修,確實不錯。

這仙境空間確實太美了。

周圍的空氣中,都是瀰漫著令人心曠神怡,神清氣爽的天地靈氣。

為了配合這鬥羅大陸的修煉體係,這天地靈氣便可直接吸納轉變成魂力。

果然是外麵修煉的三倍程度。

若是將比比東,波塞西,唐月華她們帶到這裡麵來,絕對可以有著質的飛躍。

說不定比比東生下孩子,在此修煉一段時間,便可成為真正的百級鬥羅。

而且,在進入這裡的時候,許宴已經感受到了,在這仙境空間內,還是擁有不少魂獸的。

她可以自己獲取適合自己的魂環,進行突破等級。

同樣的,小舞,寧榮榮,朱竹清,朱竹雲,柳二龍,以及千仞雪,都可以在這裡進行修煉。

那之後,自己的所有老婆們,都在這裡修煉成神,這出去之後,鬥羅大陸還能夠承載她們嗎?

在不遠處的尖峰之上,許宴看見了氤氳瀰漫其中,一座若隱若現的仙宮府邸。

那恐怕便是靈幻仙府了。

許宴先去熟悉熟悉仙府內部的結構了。

靈幻仙府坐落在這群山之間,建築物巍峨宏偉,宮殿連綿,看起來極為雄偉,在仙境空間內,可以看見仙氣縈繞,靈霧繚繞,一切都是充斥在一種夢幻的氛圍當中。

看著這樣一處絕佳的所在,許宴的心情非常的舒暢。

不管如何,他的這些老婆們,都可以安心在這裡修煉了。

這仙境空間內,不用擔心有人打擾他們的修煉,他們也不用擔心外界的事情,也不用擔心其他事情,這裡麵的修煉環境,真的是太棒了。

按照係統介紹,這靈幻仙府可容納上千人。

他目前的後宮群,也就比比東,千仞雪,波塞西,唐月華,小舞,寧榮榮,朱竹清,朱竹雲,白沉香,海魔女鬥羅,還有絳珠。

這才這麼點兒人,實在不行的話,要不將火舞,植物學院以及天水學院的那些小姐姐們,也收入後宮群吧。

實在不行,獨孤雁也可以。

簡單的熟悉了一下這仙府內的各大院落,就像是他印象中的皇帝後宮一樣,有著不少宮小型宮殿。

若不是在鬥羅大陸待久了,許宴還以為他來到了一個修仙世界。

不過,這樣好像也冇有違和感。

等熟悉得差不多了之後,許宴便是直接出去了。

屬於自己獨特的空間就是這點好,可以隨意進出。

以後就算是遇到了很強的敵人,也可以進入這個空間內避難。

這讓許宴心中苦惱,為什麼這個東西,不早點來。

出來了之後,許宴便是重新回到被窩裡,將比比東抱著。

現在的比比東,已經睡得很香甜。

其實,以比比東的魂力等級,以及警惕性,她是完全可以察覺到許宴離開了,又回來了。

但是,比比東這是非常放鬆,而且是深度睡眠,或許是因為懷孕期間有些嗜睡的緣故,但是還有是因為她放心許宴在身邊的緣故。

這就是所謂的女人,有了喜歡的人,那就有了自己的歸屬感和安全感。

所以,她不用那麼時時刻刻都緊繃著弦。

等第二天早上。

比比東醒過來的時候,看著自己靠在許宴懷中。

她覺得很溫馨,而現在的許宴,還在熟睡中。

她怕將許宴吵醒,所以輕手輕腳的從許宴懷中掙脫出來。

絕美的容顏上,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在許宴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

正準備離開的時候,許宴緩緩睜開眼睛。

“你醒了?”比比東有些詫異,溫柔的詢問道。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嗯。”

“對不起,是我吵醒你的吧。”比比東連忙柔聲說道。

許宴坐起身來,溫和的笑道:“不是....東兒....關於你昨天說的那件事情,我已經有了注意了。”

比比東一愣,詢問道:“你有好的辦法?”

許宴點頭,說道:“我有一個很好的辦法,不過.....你必須暫時離開武魂帝國。”

“離開武魂帝國,去哪兒?”比比東總感覺有些不太好,她乃是武魂帝國的掌握大權的教皇陛下,若是貿然離開,恐怕會引起混亂。

“東兒,你先聽我把話說完。”許宴說著,牽著比比東的玉手,將她拉到自己身旁坐下來。

比比東也是穿著性感的睡衣,盤膝坐在許宴的麵前,能夠看見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膚展現出來。

許宴並未心猿意馬,而是認真的說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修煉,你也可以以此閉關修煉為由,離開一段時間,等生下肚子裡的寶寶之後,再回來。”

比比東沉吟了一會兒,說道:“那這武魂帝國,由誰來掌控?”

“這樣吧,將師姐召集回來,還有我,實在不行,可以讓大供奉暫時的主持大局。”許宴淡淡的說道:“就看你信任誰,師姐也是你最信任,最看重的弟子,也是時候磨練她的時候了。”許宴說道。

“這將近一年的時間,不知道會發生多少事情。”比比東柳眉倒豎著說道。

許宴目前還不能將所有事情都告訴她,所以說道:“東兒,你相信我嗎?”

比比東看著許宴臉上的神情,很是認真,也是反手握住了許宴的手掌,說道:“我自是信你的。”

“那既然這樣,你現在就立刻下令吧,將師姐召回來,其實現在星羅帝國境內,也冇有多大的事情了,這唐三,暫時不會有什麼動作,這個我可以向你保證!”許宴對著比比東認真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