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風致聽見許宴這話,頓時氣急,冷聲說道:“今日說什麼,我也不會讓你帶走榮榮。”

塵心聽見寧風致說這話,便是立刻釋放武魂。

許宴咧嘴一笑,說道:“我要帶她走,誰也攔不住。”

他開啟寫輪眼,麵前空間開始扭曲旋轉起來。

隻見到小舞,朱竹清,寧榮榮,在瞬間被捲了進去。

就在塵心的七殺劍劍芒衝向許宴的時候,麵前扭曲旋轉的空間瞬間變得虛無。

他們四個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不見了。

塵心的攻擊完全撲了空,也是忍不住詫異。

“這是一種空間傳送的魂技。”塵心眉頭微挑。

寧風致看著寧榮榮就消失在自己的麵前,也是有些著急了。

這時候,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都是圍聚過來。

唐三也是從不遠處的廢墟中爬出來,來到寧風致麵前,詢問道:“寧叔叔,發生了什麼事情?”

戴沐白開口說道:“許宴將小舞,竹清,還有榮榮給帶走了。”

唐三聽聞這話,頓時神色凝重。

此刻不遠處的蛇矛鬥羅,刺豚鬥羅心想,聖子殿下走了,他們怎麼辦?

寧風致看向不遠處的蛇矛鬥羅,刺豚鬥羅,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

蛇矛鬥羅,刺豚鬥羅微微向後退,心想這是要拿他們出氣嗎?

.......

.......

聖子殿內,許宴帶著小舞,朱竹清,寧榮榮,來到了這宮殿之內。

她們都是第一次來到許宴的寢宮內。

“許宴,這是你的聖子殿嗎?”寧榮榮好奇的問道。

許宴點了點頭,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臉蛋,說道:“你不生氣啦?”

“我.....我冇有生你的氣。”寧榮榮紅著小臉說道。

許宴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冇生氣就好,這裡以後便是你們的家。”

帶著他們來到內庭的時候,她們突然發現在這裡有朱竹雲,阿銀,柳二龍。

小舞,朱竹清,寧榮榮都是忍不住震驚了。

朱竹雲看著朱竹清,微笑著說道:“妹妹,好久不見,彆來無恙啊!”

她們都是各自坐在沙發上,就像是貴婦和一些千金大小姐一樣,圍坐在一起喝下午茶。

當看著許宴帶著小舞,朱竹清,寧榮榮來到這裡的時候,忍不住震驚了。

許宴看著三女這麼愜意,心想自己的女人們,老婆們果然是會享受生活的女人。

朱竹清看著朱竹雲出現,也是詫異的看向許宴,說道:“許宴....她怎麼會在這裡?”

小舞看著柳二龍,問道:“媽媽,你怎麼也在這裡?”

柳二龍看著小舞來了,微笑道:“小舞,快過來。”

小舞看著許宴。

許宴心想,這一天終歸會要到來,所以,現在還是解釋一下比較好。

“你們都不要吃驚,以後你們都是我許宴的女人,都是我的老婆,我的妻子,是我最愛,最親近之人,所以我不希望你們之間有什麼隔閡。”

許宴看向朱竹清,說道:“你姐姐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人了,所以你放心吧,你們在一起和平相處就行,你們都是我最愛的人,不用爭寵。”

許宴說道:“阿銀已有身孕,麻煩你們多幫我照看一下她。”

聽見這話,小舞,朱竹清,寧榮榮都是很年輕的少女,可以說是未經世事,所以對於懷孕的阿銀,頓時表示好奇了起來。

看著她們都是好奇的圍過去,阿銀絕美的俏臉上也是浮現出笑意。

柳二龍看向許宴,緩緩走過來問道:“小宴,你將小舞她們都帶來了,這唐門上下是不是得發瘋啊?”

“你不在,他們也是發瘋了。”許宴伸手撫摸著柳二龍的臉頰,說道:“你好好看著她們,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柳二龍點了點頭,說道:“去吧,這裡有我,放心吧。”

許宴點頭,確實得離開,畢竟那裡的事情還冇有處理好,必須得儘快回去,不然蛇矛鬥羅,刺豚鬥羅要被刀。

交代好了以後,許宴直接使用空間傳送,消失在眼前。

......

......

天鬥皇宮外。

此刻的蛇矛鬥羅,刺豚鬥羅,都是在唐三,還有寧風致等人的包圍下,逐漸變得劣勢。

寧風致身邊,塵心,古榕兩位封號鬥羅都來了。

就在為難的時候,隻見到許宴突然出現在空中。

空間扭曲旋轉的時候,許宴出現,腳踏虛空,居高臨下的看著眾人。

唐三,寧風致,塵心,古榕等人,都是看著許宴。

“你把榮榮帶到那裡去了?”寧風致有些不太冷靜,畢竟自己的女兒被此人給拐跑了。

許宴看向寧風致,咧嘴笑道:“嶽父大人,彆著急嘛.....榮榮是我喜歡的人,我自然是不可能傷害她的,她現在可是在享福呢。”

寧風致冷聲喝道:“誰是你嶽父大人,我可冇有同意將榮榮嫁給你。”

“你說說你為什麼要這麼自私呢?”許宴淡淡的說道:“不要給臉不要臉,我對你客氣,是看在榮榮的麵子上,不然,我早把你乾掉了,還輪得到你在這裡大放厥詞。”

“我將榮榮保護起來,也是不想要她一個女孩子,經曆這些血腥的廝殺場麵,這樣對她的身心健康多麼不好。”

對於許宴的語氣轉變這麼快,寧風致也是有些錯愕。

“你的意思是說,你是在保護她?你這樣做是在欺騙榮榮,讓她跟隨著你一起走。”寧風致質問道。

許宴聳肩道:“不然呢?”

“我喜歡她,他也喜歡我,你難道想棒打鴛鴦?我早就和你談過,可是你冥頑不靈,思想陳舊,若不是你們這樣,老師也不會想要重選七大宗門,成立武魂帝國。”

唐三立刻站出來,喝道:”一派胡言,武魂殿狼子野心,殘害百姓,整個鬥羅大陸上,人人都知曉,你還在這裡為武魂殿辯白!”

許宴眼神冰冷的看著唐三,說道:“你有什麼資格說話,長得一副偽君子的模樣,自詡正義,其實整個鬥羅大陸上,最邪惡的便是你唐三。”

“你可曾記得你們剛進入天鬥城的時候,這裡的平民讓你們唐家軍滾出天鬥城嗎?”

“為什麼他們會讓你滾出天鬥城?”

此話落下,唐三等人,都是眉頭緊鎖。

此刻許許多多受傷的唐家軍弟子,都是紛紛開始思索了起來。

“那是因為,我武魂帝國自從接手這裡,並冇有傷害他們,反而扶持他們,而且天鬥皇家學院的學子,還加大了補助金,讓他們可以很好的修煉,受到指導,至於這些平民,也一如往常,而你們唐門,自認為是正義之師,打著掃除邪惡的名義,讓天鬥城再次陷入戰亂,不讓你們滾,讓誰滾?”

許宴冷笑一聲,繼續說道:“唐三啊唐三,你就是為了想報私仇。”

“昊天鬥羅是我殺的,所有仇恨都衝我來吧,我看你還怎麼將這樣的仇恨強加於整個武魂帝國,我告訴你,千萬彆想著找我老師複仇,不然的話,你們所有人都得死。”

唐三拳頭緊握,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

“不過,有一說一,去了海神島的你,實力確實得到了提升,不過,你永遠都是我的手下敗將,你將永遠被我踩在腳下。”

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聽見許宴這話,都是忍不住拳頭緊握了起來,義憤填膺。

“你住口!”唐三一聲怒喝,殺神領域瞬間釋放。

許宴麵對這股殺氣,即便是勁氣侵襲在他全身,隻能看見他的衣袍獵獵作響,但是,他並未有所動。

“你有殺神領域,我也有!”許宴瞬間釋放自己的殺神領域。

那一股氣勢更加的強悍,致使一股氣流席捲,讓得下方所有人都是退後。

唐三也是感受到了許宴渾身力量的強悍,微微皺眉。

“海神島的考覈還冇有結束吧,我現在給你機會,去海神島接受考覈吧,等你有真正的實力之後,我們在嘉陵關一戰。”許宴對著唐三說道:“現在,叫上你們唐門的人,立刻滾出天鬥城。”

聽見許宴這話,唐三拳頭緊握了起來。

寧風致看著許宴,也是不太願意想放棄。

他們很想合力誅殺眼下的許宴,他隻不過是魂鬥羅的實力,而他們這裡可是擁有幾位封號鬥羅的。

隻可惜,楊無敵死了。

許宴看著他們還不肯離開,便是直接使用神賜魂技,說道:“神賜魂技,佛法無邊!”

當他話音落下的時候,在許宴身上,頓時出現了耀眼的金色光芒,一尊佛像出現,就好似佛祖降世一般,那耀眼的佛光,摒除一切的殺意和戰意,讓他們瞬間冷靜下來。

同時,他們也是感覺到,被這樣的力量壓製。

唐三心中震驚,好強的力量。

就連塵心,古榕的魂力此刻都是被強行的弱化了。

此刻的寧風致也是心生退意,被這股力量影響到了心智,冇有了心情再戰。

蛇矛鬥羅,刺豚鬥羅也是感覺的許宴渾身釋放出了強大的力量,有些驚詫的看著聖子殿下。

“很好,都滾吧。”

許宴看著眾人渾身的殺意不再有了,便是毫不客氣的喊著。

唐三等人,便是灰溜溜的走了。

許宴的臉上噙著一絲微笑,當唐家軍全部撤出天鬥城的時候,城中的百姓似乎歡呼雀躍。

甚至有人還在扔著爛菜葉,扔給他們。

唐三見到這樣的場景,似乎開始懷疑人生了。

為什麼他這麼做,會得到百姓這樣的唾棄。

這種扔爛菜葉的場麵,是對待十惡不赦之人用的。

為什麼他會被這樣對待,他們唐門的人,會受到這樣的對待。

難不成他這樣做真的是錯的?

“打倒唐門,武魂帝國萬歲!”

“打倒唐門,武魂帝國萬歲!”

“打倒唐門,武魂帝國萬歲!”

在唐家軍穿過街道上的時候,不少天鬥城的平民們,都是高聲大喊著。

這讓許宴,刺豚鬥羅,蛇矛鬥羅都是站在高處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聖子殿下,您這一招高明啊。”刺豚鬥羅連忙恭維著說道。

“少拍馬屁,你們兩個在這天鬥城先守著,等著老師的下一個命令,在此之前,維護好天鬥城的治安,體恤這些民眾便可,得民心者的天下,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你們要牢記!”

聽見許宴這話,蛇矛鬥羅,刺豚鬥羅連忙點頭,說道:“明白了!”

許宴看著遠去的唐家軍,嘴角微微勾起,這才轉身離開。

他這一次,去了月軒。

來到月軒內,現在整個偌大的月軒,變得有些安靜了下來,可能是這段時間的政變,所以這些貴族的人畢業的子女,便冇有入學的了。

所以,現在的唐月華也是落得一身清閒。

現在的許宴,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從正門進入月軒了。

當然,他每次都是使用其他能力,進入月軒,那樣更加直接。

而這一次,許宴選擇自己走進來。

來到月軒門口,守在門口的人,都是紛紛朝著他行禮。

許宴點了點頭,這才進去。

奧德總管已經知道許宴和唐月華之間的關係不一般,而且唐月華懷孕的事情,他也已經知道了。

“那個.....我應該如何稱呼您?”奧德總管對於許宴,現在的感覺有些複雜,這小子可真大膽,也是夠勇的,就連軒主都被他將肚子搞大了。

“叫我主公。”許宴隨便說道。

“好的主公!”奧得總管點頭應道。

“月華最近怎麼樣?”許宴一邊走一邊問道。

“一切都好,有專門的婢女服侍,主公放心吧。”

許宴點了點頭。

“對了主公,今日唐家軍進軍天鬥城,已經解決了?”奧德總管詢問道。

許宴點頭,說道:“嗯,已經解決了,唐家軍灰溜溜的滾出天鬥城了。”

奧德總管點了點頭,冇有再問什麼了。

而此刻的一處奢華的客廳內,此刻的唐月華,很是有著貴婦人的樣子,她慵懶的躺著,而且兩位婢女還在為她按摩。

甚至她光著玉足,有兩位婢女正在為她按摩腳。

許宴看著這樣子,將奧德總管遣散下去,然後直接走了進去。

現在的唐月華,已經落得一身清閒,可能是懷有身孕的緣故,她變得有些慵懶了。

唐月華此刻慵懶的撐著腦袋,緊閉美麗的眼眸,似乎正在享受著,俏臉粉撲撲的,煞是可愛。

現在的唐月華身上,既有美婦人的成熟韻味,但是又有那清純少女一般的可愛,這種感覺很是奇妙。

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能夠使人變得年輕漂亮,但是有些刻在骨子裡的氣質和韻味,始終還是難以完全改變的。

當聽見腳步聲的時候,那些女仆們都是準備行禮,而許宴則是做出噓的手勢,示意他們不要聲張。

唐月華似乎還冇有察覺到。

許宴接過一個女仆的手,替唐月華按腳,在她閉目享受的時候,突然稍稍用力了一下。

致使唐月華嚶嚀了一聲,似乎很舒服。

“軒主,這個力道如何?”許宴故意溫柔的詢問著。

唐月華應了一聲,可能是反射弧有點長。

過了好一會兒,唐月華這才反應過來,她心想怎麼有男人的聲音。

自己的腳,除了許宴可以摸以外,不能讓其餘男子摸的。

她故作生氣的睜開眼睛,當看見是許宴微笑著的看著自己,頓時鬆了一口氣:“小宴.....你怎麼來了?”

她說著這話,對著女仆們揮了揮手,示意讓她們先出去。

等女仆們都出去了之後,唐月華這才坐起了身子,微笑道:“你這傢夥,老是這麼神出鬼冇的。”

許宴微微一笑,然後做到了唐月華的麵前,說道:“我這不是怕打擾你嗎,看你先前很是享受的樣子,這捏腳按摩,是不是很舒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