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的看著天鬥城淪陷嗎?”雪崩焦急的問道。

唐三沉默片刻,然後堅定的說道:“不,不管如何,我們都不能坐視不理,必須儘快進攻天鬥城,將這座城池拿下。”

雪崩點了點頭,表示讚同。

唐三又轉頭看向另外一邊的天鬥城,他知道,接下來的一切就要靠天鬥城的這位皇帝陛下了。

“雪崩,你去跟他們講講,告訴他們,我們隻想奪迴天鬥城而已,不會濫殺無辜,讓他們放心,我們的任務是拿迴天鬥城,並不是為了奪取城池而戰,希望他們能夠理解我們。”

“是!老師。”

雪崩點了點頭,隨即就朝著遠處的城牆走了過去。

“老師,這些人真的能相信嗎?”

雪崩離開之後,唐三的一個徒弟問道。

唐三搖了搖頭說道:“不,這些人並非愚昧的人,雖然不能相信我們,但是至少他們還有些良知,不會濫殺無辜,但是,他們也絕對不會因此放棄他們的利益,這樣的情況也許還會繼續持續下去,到最後我們就會陷入泥潭之中。”

“這些人都是唐家軍的老人了,老師不用擔心,我會去勸說的。”

“嗯,我知道,你去吧!”

“是!”

唐三又將視線投向遠處的城池,他的心裡也在祈禱著。

希望這次,我們能夠順利吧!

絕對要把武魂帝國的軍隊全部趕出天鬥城!

......

......

與此同時,在天鬥城的城門前。

雪崩正站在城門前,和天鬥城的百姓進行交流。

在城門的前麵,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上麵擺滿了一塊塊的石碑,上麵寫著各種字跡。

有的石碑上是唐三的字跡。

有的石碑上是天鬥皇室的字跡。

有的石碑上,是武魂帝國的字跡。

總之,上麵的所有文字都是唐門軍的。

而且還都是大字!

“大家不用擔心,隻要你們不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我們唐家軍是不會殺害無辜的老弱婦孺的。”

在雪崩的身旁,還有幾十個天鬥城的官員。

對於雪崩前來說這些話,其實當地的百姓們,都是不太理解的。

而且,他們對於雪崩還是有些印象的。

雖然他之前是裝作紈絝的樣子,掩人耳目,其實也是為躲避之前千仞雪說假扮的雪清河的暗殺。

但是,他的這些情況,這些平民哪會知道。

所以,人群中有認出他的人,立馬朝著他扔出爛菜葉。

“這人是之前天鬥皇室的皇子,那個紈絝的皇子,他不是什麼好東西。”

隨著有人帶節奏,所有人都是朝著他扔出爛菜葉。

這讓雪崩被扔得渾身都是爛菜葉。

甚至跟隨而來的幾位舊部官員們,都是遭了殃。

這讓雪崩極其無奈。

隨著唐家軍一路廝殺,來到天鬥帝國皇宮,這裡有著大量的武魂帝國的軍隊。

其實,他們能夠順利的進去天鬥城,也是某人的一個計劃。

那就是關門打狗。

在天鬥城皇宮內,許宴坐在皇宮大殿內,原本是雪夜大帝所坐的帝位。

在這裡的,有蛇矛鬥羅,刺豚鬥羅。

他們兩位封號鬥羅都是千仞雪留在這裡駐守天鬥城的。

雖然他們不會治理,但是在千仞雪和許宴走之前都是交代好了,該如何管理這天鬥城的平民。

他們並未傷害平民,所以,這些天鬥城的平民,也是看在眼中,他們生活一切照舊,而且.....武魂帝國的人駐守這裡,還頒發了一些政策,讓得平民過得比之前還要好。

所以,為什麼當唐家軍不要命的廝殺進天鬥城,這些平民們這麼反感。

同時也在惋惜,武魂帝國駐守在這裡的人,居然這麼容易就讓他們攻進城。

而降魔鬥羅瞭解到這樣的情況,則是轉頭看向一旁風輕雲淡的許宴,說道:“聖子殿下,不知道你為何還這麼輕鬆?”

“這敵軍可都來到天鬥皇宮外麵了。”

許宴輕哼了一聲,說道:“七供奉彆著急,這隻是我計劃中的一環。”

“我就是要將唐家軍的精銳部隊引進來,然後一網打儘。”許宴說道:“不然的話,他們冇有那麼容易攻進來。”

“需要我出馬嗎?”降魔鬥羅說道。

“你先去會會唐三吧,你也很久冇有活動筋骨了吧,正好試試。”許宴說道。

按照原著裡麵,降魔鬥羅可是擺在唐三手中的。

唐三海神島學成歸來,已經是魂鬥羅實力,史萊克七怪幾人,已經都是魂帝,魂聖,都是成就不小。

今日正好,將寧榮榮,朱竹清,小舞三人,直接帶走吧。

讓他們史萊克七怪,無法聚齊。

降魔鬥羅點了點頭,說道:“好,那我就去會會這個名叫唐三的傢夥。”

降魔鬥羅手中旋轉這盤龍棍,一副很是輕鬆的樣子。

許宴目送降魔鬥羅的離開,看向蛇矛鬥羅和刺豚鬥羅,說道:“少主現在正在天使之神的考覈,你們二人現在就聽我的命令,去降魔鬥羅身邊協助,看好唐三身邊的幾位封號鬥羅。”

“是!”二人便是直接走了下去。

而此刻的許宴,則是在一處地方,看著降魔鬥羅和唐三之間的戰鬥。

隻見到二人間的戰鬥都是極為震撼。

降魔鬥羅已經使用盤龍棍,震撼天地間。

這讓唐三眾人看見降魔鬥羅的武器,都是一陣詫異。

因為這個許宴所使用的金箍棒,極為相似。

在人群中的小舞,朱竹清,寧榮榮看著這盤龍棍,都是忍不住驚詫。

唐三本人也是緊皺眉頭,心想這人和許宴之間有什麼關係嗎?

“小三,此人極為強悍,他是武魂殿第七供奉降魔鬥羅,實力極強。”

一旁的獨孤博對著唐三提醒著。

唐三嘴角微翹,說道:“我知道,我會小心的。”

釋放出自己的藍銀皇,右手海神三叉戟,左手釋放出昊天錘,左錘右戟。

“武魂帝國的人,都得死!”

唐三冷聲說著,全身殺意四射,左手昊天錘拋飛而出,直奔降魔鬥羅襲去。

昊天錘上帶有恐怖的雷電力量。

降魔鬥羅看著這一招,嘴角微翹,連忙躲閃,卻也隻是躲開了昊天錘的砸擊,右拳也是直接轟向昊天錘的錘尖。

唐三右臂一抖,將昊天錘的錘尾收回,然後猛地往下甩去。

昊天錘在空中翻滾,帶起了巨大的風浪。

風暴呼嘯,狂猛的氣勁席捲而出,將降魔鬥羅逼退。

降魔鬥羅退到一邊,手中旋轉著盤龍棍,咧嘴笑道:“隻是魂鬥羅嗎?這樣的層次可是遠遠不夠!”

話音落下,降魔鬥羅也是開始攻擊了。

降魔鬥羅的雙腳在地麵狠狠一跺,身體便是騰空而起,右手的盤龍棍也是化成了一條紅色龍影,朝著唐三襲擊而去。

昊天錘的速度也是極快,瞬間來到降魔鬥羅頭頂之上。

降魔鬥羅手中的盤龍棍,一下子變成了兩根。

兩根擎天柱從天而降,直奔唐三頭頂砸下。

唐三也是雙手握住了昊天錘,雙腳狠狠跺下,頓時昊天錘也是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降魔鬥羅雙腿中的龍形武魂吸入其中。

然後昊天錘猛地砸向了那兩根擎天柱。

擎天柱被砸中,頓時破碎,化作光芒消失在虛空之中。

降魔鬥羅臉色驟變,這一招是他壓箱底的絕技之一,冇想到竟然被唐三給擋了下來。

他連忙揮舞著手中的盤龍棍,繼續攻向唐三。

唐三手中的昊天錘再次掄砸而出,又是將降魔鬥羅手中的擎天棍砸成了兩半。

這讓降魔鬥羅大吃一驚,自己最擅長的,就是近身搏鬥,可是現在竟然被一個剛突破魂鬥羅的傢夥壓製著,這讓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他的心情有些激盪,雙眼之中都是充滿怒火。

他猛地揮舞著手中的龍形武魂,直衝唐三。

唐三也是毫不示弱,雙手持著昊天錘,直接與對方對拚在了一起。

兩個身影都是被撞擊的後退出數步。

唐三身軀一晃,又是朝著降魔鬥羅衝了過來。

降魔鬥羅臉色一凝,也是迅速朝唐三攻了過來。

唐三手持著昊天錘與降魔鬥羅對碰在了一起。

降魔鬥羅的盤龍棍,和唐三的昊天錘,撞擊在一起之後,立刻爆炸開來,化為兩團火球,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降魔鬥羅也是倒退數步,臉色變幻,眼睛盯著唐三。

他的雙眸之中,也是出現了一絲的恐懼之色。

他怎麼也冇想到,唐三的武魂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第九魂技:眾生度!”

隻見到盤龍變得碩大,直接墜落下來。

“來得好!”

唐三嘴角微翹,瞬間釋放海神之力,那海神三叉戟出現。

無比磅礴的力量出現,海神三叉戟在巨大的盤龍棍鎮壓下來的時候,瞬間迎接了上去。

轟!

海神三叉戟與盤龍棍接觸,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徹整片天空,無儘的力量朝著四麵八方蔓延,讓人心驚膽顫。

隻見到降魔鬥羅瞬間被擊飛。

周圍的戰圈,也是在廝殺著,但是由於他們二人之間的戰鬥,太過震動,整個天鬥皇宮外麵,不停的震顫。

而在一處地方,迎麵席捲而來的魂力氣流,吹拂著許宴的衣袍,獵獵作響。

果然,降魔鬥羅還是打不過掛逼唐三的。

降魔鬥羅倒在地上,也是一大口鮮血噴出來,不可置信的看著唐三:“怎麼可能?”

唐三眼神中殺意湧動,說道:“你雖然是封號鬥羅,但是我也有戰勝你的能力。”

就在唐三準備走過去,趁機擊殺降魔鬥羅的時候。

許宴想了想,是自己出手的時候了。

單手凝聚螺旋丸。

然後使用金箍棒,直接打了過去。

就在唐三手上拿著海神三叉戟,準備走過去補刀降魔鬥羅的時候。

咻!

突然,一陣破風聲響起。

唐三精神感應能力極強,直接躲避而開。

轟!

魂力螺旋丸落在唐三先前所站的位置,直接被轟炸出一個巨坑。

煙塵瀰漫。

唐三看著煙霧瀰漫,紫極魔瞳開啟,然後在煙塵中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當看見煙霧瀰漫中的這道熟悉身影,唐三瞪大了眼睛,然後眼神中逐漸攀上了殺意。

這是他最大的對手。

降魔鬥羅看著許宴出現在麵前,說道:“聖子殿下,冇想到我會輸。”

“七供奉辛苦了,你先下去療傷吧,剩下來的交給我。”許宴淡淡的說道。

“聖子殿下能夠應付嗎?”降魔鬥羅還擔心許宴能否應付唐三。

許宴咧嘴冷笑道:“這個唐三,在我手上,從未勝過。”

降魔鬥羅從這個資訊就能夠瞭解到,眼前這個少年,再也不是曾經第一次遇到的時候,還讓自己不釋放武魂和魂力進行戰鬥的少年了。

他早已經成長成為鬥羅大陸上,年輕人中,最為優秀的魂師,最為年輕的強者了。

這也證明,可能自己都已經不是許宴的對手了。

他冇有說什麼,似乎心裡受到了打擊。

當煙塵散去之後,降魔鬥羅已經不見蹤影。

而當許宴加入戰場的時候,不少熟悉許宴的人,都是短暫的停下了手。

尤其是小舞,寧榮榮,朱竹清,她們皆是臉色一喜。

馬紅俊,戴沐白,奧斯卡也是好奇的看著許宴,冇想到他也在天鬥城。

唐三拳頭緊握,看著許宴,說道:“好久不見了,許宴.....”

“是啊,好久不見,唐三。”許宴咧嘴淡淡的笑著,緩緩走過來,說道:“不知道我送給你的大禮,你收到了冇有。”

唐三聞言,微微皺眉。

“嘖嘖.....怎麼回事,居然這麼快就忘記了,昊天鬥羅的人頭啊,我送給你的大禮。”許宴說著,忍不住冷聲嘲諷笑道:“還不快感謝我?”

唐三精神一震,瞪大了眼睛看著許宴,說道:“爸爸是你殺的?”

他渾身殺氣已經無法抑製住了,殺神領域全麵開啟,他的眼神中閃爍著猩紅色的流光。

“對對,你爸爸是我殺的,你的媽媽,現在在我手上,你能怎麼樣?”許宴淡淡的說道。

唐三原本的殺意,稍微收斂了幾分,說道:“你......你把我媽媽怎麼了?”

許宴心想,我把你媽媽給睡了,還要給你生個弟弟或者妹妹。

“唐三,叫我一聲爸爸,我讓你見媽媽!!”

ps:QQ瀏覽器的朋友們,我愛你們,你們的留言我看見了,愛你們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