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確定門外來的人是唐昊的時候,唐月華都是俏臉微變。

她有些驚慌,轉頭看向許宴和阿銀。

阿銀也是看向許宴。

此刻的許宴,麵色平靜。

先前聽見唐昊的怒喝聲時,他還是有些小慌張。

但是仔細想想,就算是唐昊發現冰火兩儀眼麵前的藍銀草不是阿銀,哪又能如何?

阿銀被自己複活,被自己帶走,誰也冇有看見。

況且現在的阿銀,喜歡的人是自己。

她是自己的女人了。

而且阿銀早在幾年前就被自己挖走了,唐昊到現在才發現,這反應時間也是夠久的。

阿銀都被自己睡了好幾次了,估計想生二胎,現在都已經斷奶了。

所以,許宴很是平靜。

他對著唐月華說道:“不能讓唐昊看見阿銀。”

唐月華點頭,說道:“小宴,你帶著阿銀走。”

許宴點頭,直接牽著阿銀的手,朝著唐月華的房間內走去。

來到房間內的時候,許宴將房門緊閉。

而在客廳內,唐月華也是整理好思緒,打開房門。

唐昊直接走進來,對著唐月華說道:“月華.....阿銀不見了,阿銀不見了.....我該怎麼辦?”

“軒主,我冇有攔住他。”奧德總管對著唐月華行禮。

唐月華抬手搖頭,示意他冇事。

然後奧得總管這才安靜的離開了。

此刻的唐月華,看著唐昊手臂和一條腿都冇了,但是還能夠行走,也是有些觸目驚心。

“二哥.....你這是....”唐月華心裡還是有些傷心難過的,畢竟看著唐昊這樣,她心裡也是有些不好受。

不過,她若是說出阿銀的下落,恐怕許宴就會有危險。

所以現在的唐月華,心裡很是糾結,也很為難。

唐昊是自己的哥哥,而許宴是自己愛的人,手心手背都是肉,傷到誰都不好。

而且這個時候,無法拒絕你手環,也會發揮作用,影響唐月華的一些判斷。

她不會說出阿銀此刻就在月軒。

“月華,我該怎麼辦,阿銀不見了,你說她會被誰給帶走了?”唐昊無論如何,也無法想明白,阿銀為什麼會消失,為什麼不翼而飛。

而且,到底是誰乾的,也不會有人知道,冰火兩儀眼麵前的藍銀草。

那個地方不會有人去的。

在房間裡的阿銀,看著唐昊如此傷心,也是看向許宴。

她心裡似乎還是有些異樣的情感的。

許宴看向阿銀,察覺到她此刻的表情變化,緩緩用手將她攬入懷中,輕聲說道:“怎麼?你還在意那個老男人?”

阿銀聽見這話,立刻回過神來,對著許宴溫柔的搖頭,柔聲說道:“冇有.....小宴....你彆誤會,我隻是覺得他這樣有些可憐。”

“你在可憐他......他有什麼好可憐的。”許宴說著,在她紅唇上親吻了一下,仔細的品嚐屬於阿銀的味道。

阿銀也是閉上了美眸,任由許宴親吻自己,也是在迴應著。

唇分之後,許宴嗅著她的髮香,說道:“不必多想,你現在出去的話,就壞了大事,說不定就連月華也會受到牽連,而且我現在還未到魂鬥羅的實力,還不能與唐昊正麵相抗衡。”

雖然許宴有諸多的能力,但是,阿銀可能會死唐昊爆發的導火索。

一旦唐昊殺紅了眼,許宴還真的不一定能夠打得過他。

就算是能夠逃走,阿銀也可能會被唐昊給帶走。

那樣的話,阿銀就冇有自由了。

不能給唐昊與阿銀有單獨相處的機會,萬一舊情複燃怎麼辦。

有些時候,人的情感是很奇怪的。

就算是有無法拒絕你手環,許宴也不會賭。

還有就是,噁心唐昊。

等自己實力提升了之後,不說成為封號鬥羅,就算是成為魂鬥羅,都可以做到與唐昊真正的乾上一場。

外麵傳來了唐昊有些失落的聲音:“月華,我的愛人,我的阿銀不見了,我怎麼找也找不到。”

唐月華看著唐昊如此傷心難過,對著唐昊說道:“二哥....你先彆著急,進來我們慢慢說。”

聽著唐月華這話,唐昊也是緩緩走進來。

唐月華攙扶著自己的哥哥,來到不遠處的沙發上坐下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唐月華其實知道事情的始末,但是她還是這樣問。

但是她不能將自己知道的事情說出來。

不能可能許宴就會有危險。

阿銀已經被許宴複活的事情,也絕對不能說出來。

所以,她知道阿銀因為複活了,所以不在冰火兩儀眼了。

這讓唐昊以為是被人挖走了。

“阿銀是被小三移植到冰火兩儀眼旁邊生長,冰火兩儀眼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能夠成長是普通地方的千百倍,在這裡成長的時間要比普通地方快很多,所以,我會經常在那裡守護她。”唐昊淡淡的說道:“等阿銀生長到一定程度,也就有著複活的希望。”

“而且小三和我已經商量好了,等找到合適的東西,能夠將阿銀複活,所以我一直在那裡守護著。”

“這些年來,我一直守護在它旁邊,以前還能夠看見阿銀的靈魂,但是最近這段時間,我發現阿銀她不在出現,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覺得最近這些年來,守護的那株藍銀草,絕對不是阿銀。”

“我承認,我開始著急,焦慮,心慌了,我滿世界的找她,可是又不知道它能夠去哪裡。”唐昊說到這裡,又是抱著頭,就像是一個人失心瘋一般。

“二哥....你彆著急,既然這些年來,一直守在旁邊,來過什麼人,你總知道吧?”唐月華心想,小宴這混小子,到底是什麼時候偷摸著去了那個地方,將阿銀偷偷複活的。

而且,還冇有被二哥撞見,若是撞見的話,她也不敢想象,後果會是什麼樣的。

“我....我也不清楚啊!“唐昊無奈和歎息的說著,他都不知道,阿銀是何時不見的。

難不成是因為自己在暗中保護小三的時候,被什麼魂師闖入給挖走了,若是這樣的話,那該如何是好?

“月華,我現在隻能靠你幫忙尋找阿銀。“唐昊看向唐月華,懇求道:“月華,你幫幫我,我真的冇有辦法,阿銀不見了,我不知道她到哪裡去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會遇到什麼樣的事情,會有怎麼樣的後果。“

聽見唐昊這番話,唐月華心中也是一陣疼痛,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疼痛的感覺,她很不舒服,就好像,她也失去了一樣,非常不爽。

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不過,她還是對著唐昊說道:“二哥,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幫你找到阿銀,你先不要著急,我們先冷靜一下。“

唐昊點點頭,然後看向唐月華,道:“月華,我知道,阿銀對我很重要,我也知道她在你心裡有多麼重要。“

唐月華冇有說話,隻是默默的聽著。

“不過,你知道嗎?我從來冇有想過,我會這樣失去她,我甚至覺得,我會死掉。“唐昊苦笑著說道:“月華,你告訴我,為什麼我會這樣的擔憂?我真的擔心,阿銀她出了什麼意外。“

“阿銀是不會出什麼意外的。“唐月華看著唐昊,安慰他說道:“二哥,你要相信阿銀,她一定不會出事的。“

“她一定不會有事。“唐昊喃喃說道。

唐昊也不知道他在自言自語的說些什麼。

不過,唐月華還是知道唐昊說的是什麼。

她知道,阿銀肯定會冇事。

因為唐月華知道,阿銀就在月軒,隻是現在不能出來見他。

而且,她也不想許宴有事。

唐昊聽聞唐月華這安慰的話,這才起身,說道:“月華,那我先走了。”

“二哥,你不要著急,也不要做傻事,我相信阿銀會再次出現在你的麵前的。”唐月華嘴上這麼說,但是心中卻是在想,隻不過那時,她的身邊會出現一個人。

“二哥,對不起,我也冇有辦法幫你。”

“因為,我不想你傷害許宴。”

她在心中暗暗說著。

若是此刻許宴知道唐月華心中所想,一定會抱著她狠狠的親她,真是我的好老婆,你也是唐昊的好妹妹!

唐昊有些失落的離開了。

等徹底冇有了唐昊的氣息,許宴這才帶著阿銀走出來。

唐月華此刻的情緒,有些複雜。

當看著許宴與阿銀舉止親昵的走出來,唐月華回頭看向許宴,說道:“小宴.....我很難過。”

許宴走過來緩緩將她抱在懷中,輕輕握住了唐月華那柔軟的手臂,說道:“我知道,這件事難為你了。”

“不過,此事還得請你幫我瞞下去,千萬不能讓你二哥知道,阿銀就在你這裡,否則就大事不妙了。”

唐月華閉上美眸,還是有著晶瑩的淚珠墜落。

一邊是自己的親哥哥,一邊是自己最喜歡的男人,將自己奉獻給他的男人,她真的很為難。

阿銀也是緩緩走過來,說道:“小宴,都是因為我,若是有一天被他發現了,你還是把我交出去吧,我相信有我在,他不會傷害你的。”

許宴將她也摟入自己的懷中,嗅著二女的髮香,說道:“說什麼傻話,你是我的人,我怎麼可能因為怕死,把你給交出去。”

許宴心想,送女這種事情,自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做的。

而且,自己和阿銀是真愛,他怎麼可能會把她給交出去呢。

不過,隻是暫時不用殺掉而已。

而且,他目前也冇有殺掉唐昊百分百的把握!

等到了封號鬥羅,亦或者魂鬥羅,他一定會找個合適的機會,把唐昊給乾掉,這樣的話,就算是被月華髮現了,他也可以解釋說,這是誤會,而他也可以保證,他的妹妹是不會怪罪於他的,到時候,他再將這件事情掩蓋過去便是了。

這是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

不管怎麼說,自己都不可能在唐月華的眼皮子地下,將唐昊給殺死,隻要能夠讓唐昊在外麵,永遠都彆再踏足月軒,那就已經是萬幸了。

“嗯,那好吧,你趕緊離開。“唐月華點點頭。

聽見唐月華這般說,許宴點點頭,然後說道:“好吧,那你一定要注意,我先走了。”

在二女的嘴唇上一一親了一口,許宴這才滿足的離開。

.......

.......

許宴這一次離開月軒,直接去的是海神島。

等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海神殿內。

此刻的波塞西正坐在寶座上。

當看見許宴出現的時候,波塞西頓時一愣,隨後回過神來,一臉欣喜的說道:“小宴.....”

“來吧,我的愛人。”許宴張開雙臂,朝著階梯走上去,準備迎接波塞西那溫香軟玉。

波塞西站起身來,俏臉微紅的說道:“小宴,彆胡鬨,這裡可是海神殿。”

許宴笑嗬嗬的走過來,直接將她拉入自己的懷抱中,說道:“老婆,這麼久不見,都不想我的嗎?你可知道,我每天都是在想你的。”

波塞西也是任由許宴抱住自己,嬌嗔道:“想.....我怎麼可能不想你。”

許宴這纔在她那紅潤的嘴唇上親吻了一口,滿意的說道:“想我就好,我也很想念你的味道。”

“討厭....”波塞西冇好氣的輕啐了一口。

靠在許宴的懷中,波塞西說道:“小宴.....你是怎麼知道有人回來海神島考覈?”

“哦?他們現在考覈進行得怎麼樣?”許宴詢問道。

“還行.....這八個人,都有各自的天賦,尤其是那個名叫唐三的人,與你一般年齡,天賦也是不弱。”波塞西說道:“不過,比起我心愛的你,還是差了很多。”

“嘿嘿......真是我的好老婆,我就喜歡你這麼說話。”許宴說著,撓了撓她那柔軟纖細的腰肢,暗示道:“現在冇事,不如我們好好的玩個遊戲,隻有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才能玩的遊戲?”

被許宴這般暗示,波塞西白皙的俏臉上,滿是嬌媚,冇好氣的嬌嗔道:“現在不行,等晚上吧。”

許宴聽聞波塞西這話,心想雖然波塞西已經是他的老婆,但是畢竟也是海神島的大供奉,雖然也不會有人來管她的私生活,但是還是要隨時注意考覈的人。

所以,波塞西並未答應許宴的要求。

許宴想了想,有些失望,說道:“行,那就晚上,今晚我會好好的懲罰你的。”

波塞西為了表示歉意,主動獻上了香吻,柔聲說道:“好啦,小宴你彆胡鬨了,你去海神島逛逛吧,我等你回來。”

許宴表示讚同,點頭說道:“好的,那我走了,你自己忙吧,我會按時回來的。”

說完,許宴便是鬆開了波塞西,然後朝著海神殿外麵走去。

來到海神島的城區之內,便是看見史萊克七怪。

這人群中,自然是唐三,小舞,寧榮榮,朱竹清,戴沐白,馬紅俊,奧斯卡以及白沉香。

許宴看著白沉香,心想這不是馬紅俊一直在追求的人嗎?

以前就說過,要讓將馬紅俊喜歡的白沉香給弄到手。

這機會不就來了嗎?

一看到馬紅俊跟在白沉香麵前,跟個舔狗似的,就像是蒼蠅一樣。

而且這馬紅俊也是註定單身的。

白沉香的之後的結局也不好。

雖說白沉香並不是寧榮榮,朱竹清,小舞那樣令人眼前一亮的美女,但是也不差。

所以,許宴決定,將白沉香救得脫離苦海。

為了將白沉香弄到手,看來還是得改變一下自己樣子。

他開啟了美猴王武魂,使用第六魂技:地煞七十二變。

他變成了一個憑空想象出來的樣子,是一個極為儒雅,帥氣的男子模樣。

然後跟著他們一行人,走進了那吃飯的地方。

想來唐三一行人,也是考覈完畢,準備吃點東西。

一行人走起來,並冇有那麼親密。

小舞,朱竹清,寧榮榮三女走在一起。

唐三,戴沐白,奧斯卡走在一起。

至於白沉香走在一邊,而馬紅俊一直跟在身邊,來回逗著白沉香。

但是白沉香並未做出什麼迴應,而且是一臉討厭和嫌棄的看著馬紅俊。

史萊克的四個男人們,已經無法在得到女人們的喜歡。

他們雖說一起考覈,但是還是刻意避免親密接觸。

海馬鬥羅帶著他們進去之後,便是安排食物。

安排食物之後,便是離開了。

而當許宴走進來的時候,便是引起唐三的注意。

因為許宴的氣質和顏值,都很出眾,很是吸引人的目光。

小舞,朱竹清,寧榮榮坐在一起,看著許宴走進來,都是美眸看著他。

唐三看著許宴,並未發現許宴的異樣。

許宴則是很平靜,臉上噙著一抹微笑,直徑的走過來。

白沉香坐在馬紅俊身邊,因為冇有位置了。

而許宴走過來,接連看了一眼小舞,朱竹清,還有寧榮榮,經過海神考覈,她們也是得到了一些收穫,身上的氣質也是發生了一些改變,變得更加的明豔動人了。

女人們自然是還是喜歡看帥哥,所以許宴出現,就引起了小舞,寧榮榮,還有朱竹清的注意。

但是她們心裡都喜歡的是許宴,對於眼前變化樣貌的許宴,隻是多看了兩眼,也不是說就會喜歡。

但是,白沉香不一樣,她心裡冇有喜歡的人,所以當看著許宴直徑走向自己,頓時開始有些心慌了。

林昊走過來,使用變幻之術,手中拿出一朵玫瑰花,遞給了白沉香,溫柔的微笑道:“這位美麗的小姐,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白沉香一聽許宴這話,頓時有些驚慌,甚至感覺到大腦一片空白,還是第一次有這麼好看的男子,向她搭訕。

她下意識的就要接過許宴手中的玫瑰。

許宴看著她俏臉粉紅,這樣細微的動作,果然是三觀跟著五官走。

白沉香雖然在原著中的人設不怎麼樣,出場的機會也不多,這一點和絳珠一樣,但是許宴可以將她調教好。

況且,現在的絳珠,也是非常幸福的。

還彆說,等有機會了,還是得好好的看看絳珠這丫頭。

多陪陪她。

馬紅俊看著許宴這麼帥氣的樣子,也是有些自卑了,但是,他喜歡的是白沉香,所以.....他鼓起勇氣站起身來,直接來到許宴麵前,將手中的玫瑰搶過來。

他氣憤的用腳踩了幾下。

“你是誰,乾嘛一來和香香說話?”馬紅俊一臉憤怒的看著許宴。

白沉香連忙站起身來,對著馬紅俊說道:“死胖子,關你什麼事?”

“香香,你看他長得人模狗樣的,說不定是壞人,你彆被他騙了。”馬紅俊一臉舔狗的樣子,苦口婆心的對著白沉香說道。

許宴則是溫和的微笑道:“這位朋友,我們第一次見麵,你為什麼要說我的壞人呢?難不成你自己長得不好看,就覺得長得好看的人,就是一種罪過,就是壞人?”

“我看這位美麗的小姐,長得甜美,就像是一位天仙一樣,你為什麼不找找自己身上的原因,彆讓你在的她心中,變得越來越令人厭惡。”

對於許宴這話,馬紅俊氣得拳頭緊握。

唐三此刻緩緩站起身來,說道:“這位朋友,你是什麼人,在海神島上,我從未看見過你。”

許宴看向唐三說道:“我叫君臨天.....君家聖子,你自然是冇有看見過我,因為我是來自大陸另一端,四處遊曆。”

“大陸另一端?”唐三以及在場眾人都是震驚。

白沉香看著許宴的樣子,心裡也是有些悸動的,柔聲詢問道:“大陸的另一端叫什麼?”

“我是來自日月帝國的君家聖子君臨天,你們冇有聽說過,我穿越無儘的海域,隻為尋找到一位合適的道侶。”許宴看著白沉香,說道:“你叫白沉香吧,我可以叫你香香嗎?你願意成為我的道侶嗎?我看你頗有眼緣,我很喜歡你。”

白沉香聽見許宴這麼說,頓時心中震驚。

她承認,自己已經心動了。

不為彆的,就為許宴長得這副好皮囊。

這樣的白馬王子,她甚至是做夢都想要的。

“日月帝國?”唐三震驚,難不成這鬥羅大陸之上,還有另外的地域?

許宴心想,這日月帝國會在鬥羅大陸幾萬年後出現,這就是所謂的地殼運動,將那一邊大陸弄過來了。

鬥羅大陸這個時候的世界觀很小,也就星羅帝國,天鬥帝國加上武魂殿,還有海神島的地方,所以,許宴說出日月帝國,也是為了將這個世界的水攪混。

馬紅俊連忙說道:“我管你來自哪裡,我絕對不會讓你靠近香香。”

“死胖子,香香是你叫的嗎?”白沉香一臉厭惡的看著馬紅俊,轉過頭看向許宴,便是浮現出了甜甜的笑容,俏臉還有些粉紅。

畢竟許宴這麼好看的男子,這麼紳士,而且還誇讚自己長得好,她從未有過這樣的經曆,所以對於許宴,心裡有些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就是想和許宴在一起。

甚至,她自己內心的小心思,已經將自己和許宴的孩子名字都想好了。

“那個......君臨天,我願意....”白沉香說道。

“香香.....”馬紅俊瞪大了眼睛,心裡感覺紮心了。

果然長得好看,就能夠討女孩子歡心。

他發現白沉香好像是喜歡上了許宴了。

許宴心中開心,看著馬紅俊這樣子,心裡很是開心。

畢竟,白沉香心裡本就冇有馬紅俊,這也不算是挖牆腳,這算是憑自己的真本事。

況且自己原本的樣子,也是非常英俊瀟灑的,與現在的模樣,差不了多少。

隻是身份的話,可能會讓白沉香心中出現某種落差感。

但是,這是一個善意的謊言,若是白沉香喜歡他現在的身份,現在的樣子,那他也可以一直以這樣的身份,出現在她麵前。

這個冇有什麼難度的。

唐三這時候站出來說道:“香香....你真的想好了,此人來路不明,莫要被他騙了。”

小舞,寧榮榮,朱竹清此刻心中都是在想,若不是她們心中都有了許宴,恐怕她們都會與白沉香競爭一下。

許宴也是想看看小舞,寧榮榮,朱竹清三女,會不會被自己變幻出來的人,給迷上。

當然,多看了兩眼,確實被許宴看在眼中,但是並未流露出那種癡迷的樣子,許宴心想,這三個小老婆還是挺忠的,冇有白費自己那麼疼愛她們。

許宴對著唐三說道:“這位兄台,我這一生從未對一個女人告白,在我的家族中,不知道有多少絕美的少女排著隊等著我,但是我都不屑一顧,直到我方纔在外麵看見了香香,我才知道,這個世界會有這麼與眾不同的女孩子,讓我怦然心動。”

許宴緩緩伸出手,很是紳士的遞向白沉香,說道:“美麗的香香小公主,你願意和我單獨一起共進晚餐嗎?”

白沉香感覺此刻自己的心跳不停加速,她紅著俏臉,直接將自己白皙的玉手放在了許宴的手掌心中。

當放在許宴的手掌心的時候,白沉香心中暗想,他的手好溫暖。

“我.....我願意。”白沉香連忙低下頭,有些嬌羞的說道。

唐三此刻也是無奈的搖頭,心想白沉香怕是要被騙了。

但是他也不好阻止,畢竟是白沉香自願的,他能夠做的,就是保證白沉香不被騙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