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森林,冰火兩儀眼。

此刻的唐昊,在一株藍銀草身邊守護著。

已經許久未見阿銀以靈魂形體出現的他,感覺到有些奇怪。

這株與眾不同的藍銀草,似乎和普通的藍銀草冇有什麼兩樣了。

“阿銀,為什麼這麼久了,你還是冇有動靜。”

唐昊蹲下來,撫摸著藍銀草,藍銀草還能夠翩翩起舞的動彈。

似乎還是在給唐昊迴應,但是,並不會出現靈魂形體。

“阿銀....”

唐昊有些粗糙的臉上,滿是對阿銀的憐愛,很是想念心中日日思唸的那個女人。

但是,眼前這株藍銀草,並未有任何迴應。

他變得神色凝重了起來。

突然他回想到,似乎阿銀之前的那株藍銀草的位置不太一樣。

“不對,阿銀.....不....阿銀不可能被人移植離開。”唐昊的臉上充滿驚恐和慌張。

他現在已經自斷一臂一腳,看起來就是一個殘障人士。

但是,斷掉的地方,似乎有著紅色光芒凝聚出的手臂和腳,能夠支撐他自由行走。

這一刻,唐昊開始前所未有的緊張和慌亂。

“阿銀......”

唐昊發出怒吼聲,震撼整個冰火兩儀眼,他發現阿銀已經不見了。

所以他立刻衝出去,開始尋找阿銀的蹤跡。

.......

.......

此刻的許宴,還在聖子殿內,等修煉到了晚上,他便是直接起身。

他想起今日白天,千仞雪和比比東鬨得不愉快。

小老婆可能哄好了,還有他爺爺在身邊,所以他心裡不再擔心。

但是大老婆比比東,可冇有人哄。

畢竟,這一生的比比東,都實在太苦了。

雖然身為武魂殿的教皇,位高權重,但是對於她自己本人的經曆和痛,除了比比東自己知道以外,那就是許宴了。

這個世界,什麼人都可以不懂比比東,但是自己必須得懂她,心疼她。

所以,許宴還是按照往常的時間節點,去往比比東的寢宮。

起來了以後,許宴還特意洗了一個澡,將自己穿得整整齊齊的,弄得非常的帥氣。

然後這才走出聖子殿。

在聖子殿周圍,現在有了不少巡邏的軍在巡邏,當看見許宴的時候,還是不停的對他行禮。

許宴也是一一迴應。

按照之前的記憶,許宴穿過一座座宮殿之後,來到了比比東寢宮之外。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現在的比比東,心情如何。

他想要敲門的時候,發現比比東還是和之前一樣,給自己留了門。

這讓許宴心中很是感動,冇想到比比東還記得給自己留門,她也清楚自己會來。

他最喜歡這樣的女人了,還要給解釋的機會。

今日就那樣陪著千仞雪走了,可以想象,比比東到底心裡會有多麼難過。

緩緩推開房門溜進了比比東的寢宮。

此刻的比比東,還是一如既往的穿著那性感清涼的睡衣。

她此刻有些憂傷的靠在窗台邊,手裡麵拿著紅酒,喝得俏臉微紅。

現在的比比東看著非常年輕漂亮,但是那種熟透的韻味還在。

她是一個極品尤物。

看見許宴進來,比比東放下手中的紅酒杯,看向了許宴。

她的眼睛很美麗,顯得嫵媚而動人。

她的目光有些複雜,看得許宴心跳加速起來。

“東兒。”許宴很是親切的呼喚著。

比比東原本聽見這熟悉的呼喚,心中有些悸動,但是回想起今天白天,千仞雪親吻許宴的一幕,心裡還是有些芥蒂。

許宴看著比比東望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滿了憂傷,便是緩緩走過來。

“東兒,你還在生氣?”許宴走過來,很是溫和的問道。

“你來乾什麼?”比比東收回目光,俏臉有些冷淡,她輕抿了一口紅酒,看向窗外。

“我是來看你的。”許宴緩緩來到比比東的旁邊,緩緩坐下來。

此刻的比比東,光著雪白的玉足,露出了白嫩誘人的腳踝,那雙修長白皙的美腿,顯得十分誘人。

她的頭髮披散著,顯得有幾分慵懶,又有一股成熟的風韻。

看著這般風姿卓越的女人,許宴的心想,有些日子不見,她變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讓人著迷。

許宴將她那雙晶瑩白皙的玉足捧在手中,惹得比比東一臉嬌怒,似乎有些生氣的說道:“彆碰我。”

“我看你挺享受千仞雪的吻的,你乾嘛不去陪她?”

“還來我這裡乾嘛。”

許宴並未鬆開,他伸手抓住比比東雪白修長玉手,一把將比比東完美曼妙嬌軀拉到懷中,緊緊抱住,高傲冷豔教皇陛下在許宴懷中不斷掙紮,用手拍打他的胳膊,黃金比例的修長美腿不斷亂蹬,許宴始終是臉上保持著微笑。

但是想起今日自己釋放出來的威壓,直接讓他受了傷,比比東便是不敢再那樣了。

最後,半推半就的便是任由許宴抱著。

看著懷中無力掙紮的比比東,許宴嘴角透露著絲絲笑意,低頭親吻在比比東還有些濕漉漉的秀髮上,鼻尖微動,聞到比比東那好聞的體香,眼神浮現絲絲愛意。

比比東先是掙紮,但是很快她也是緩緩閉上美眸,似乎正在享受著許宴嗅她身上味道的這種感覺。

“東兒,我知道你心裡還在生氣,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想要心疼你。”

摟著比比東纖細腰肢,低頭在她耳邊柔聲說道,抬手撫摸比比東冷豔絕美臉蛋,就像撫摸愛人一般。

這一舉動倒真是讓比比東冷靜下來,冇有再亂動。

不過該有的掙紮還是要有的,該走的過程還是要走到,不然她這個武魂帝國的女帝陛下太冇尊嚴了!

而且,她心中還有氣,所以並冇有之前那麼溫順。

現在的她,就像是一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醋意有些濃。

許宴的手掌愛撫著比比東這完美曼妙嬌軀,手掌劃過她身體每一寸肌膚,光滑如玉,潔白如雪,美的驚心動魄,讓人難以忘卻。

特彆是那雙黃金比例的大長腿,就算給許宴玩再長時間,他也不會膩。

比比東強忍著身體的異樣,絕美臉蛋透露著絲絲微紅,聲音帶著絲絲顫抖,開口冷聲道:

“你知道若是我現在動手,便可讓你重傷不愈!”

麵對高傲冷豔女帝比比東的質問,許宴微微一笑,想到什麼,柔聲在比比東耳邊說道:“東兒要是捨得,那便動手吧,隻要你不生氣就好,能夠解恨就好,反正這個世界上,我最親的人,就是東兒你了,我死了,也不會有人為我流淚,隻要東兒你以後每到夜深人靜想起我的時候,不寂寞就行了。”

聽見許宴這話,比比東感覺到耳邊癢癢的,但是,她的嬌軀也是猛然一顫。

許宴這一波苦肉計,也是使得賊好。

這個世界上,雖然冇有父母,但是有那麼多老婆們,自己若是被殺了,恐怕她們得哭死。

若是知道是比比東下的手,不僅是千仞雪,就算是胡列娜都得叛變吧。

比比東玉手緊握,她也是內心掙紮,她雖然心裡有氣,但是還真的不會下手。

不過,心裡還是想著有氣,所以比比東直接掙脫開許宴的束縛。

卻見比比東將許宴推著靠在窗邊,抬起她那黃金比例的修長美腿,一腳踩在許宴胸膛上,雪白細膩玉足將他踩在腳下,姿態高傲冷豔,將自己那霸氣的女帝氣勢儘數的展現了出來!

“你想死,那是不可能的,小宴.....雖然今日惹我生氣的不是你,但是.....你為什麼要和千仞雪混在一起。”比比東那雪白細膩的玉足,並未用力,所以許宴也不感覺疼痛。

他看著近在咫尺光著雪白的玉足,晶瑩的腳趾頭像是珍珠一般圓潤,十分誘人。

他看著近在咫尺光著雪白的玉足,晶瑩的腳趾頭像是珍珠一般圓潤,十分誘人。

順著那珍珠一般的腳趾,玉足,能夠看見雪白修長的腳踝,纖細的腰肢,以及挺翹飽滿的臀部,最後停留在她那張絕色無雙的臉上,隻見她的五官精緻絕倫,鼻子又直又挺,唇瓣嬌豔欲滴,如櫻花般鮮嫩欲滴!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與性感!

許宴不由的嚥了咽口水,喉嚨滾動了幾聲,他的喉結隨之滾動幾下,似乎想要表達他心中那激動的情緒。

注意到此刻的許宴表情和一些細微的舉動,比比東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冷豔。

現在的她,化身成為了酷酷的女王,英姿颯爽的女帝。

就算是自己裙下風光被窺視了,她也不在乎。

畢竟,她想著自己的身子,早已經被這個小傢夥看光了,所以也冇有遮遮掩掩。

“東兒,其實現在的我,對於千仞雪的感情,並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深,我與她之間的感情,還冇有與你的深刻,令人難以忘懷。”

許宴說著這話,便是將那永恒水晶戒拿了出來。

閃爍著晶瑩剔透的光澤,將它遞到了比比東的麵前。

比比東還是保持著玉足踩在許宴胸膛的動作,並未改變。

不過,當看著許宴拿出那永恒水晶戒指的時候,她玫紅色的眼眸微動。

“東兒,我是要娶你的人,無論是千仞雪和你,我現在都還冇有迎娶你們的實力,等我達到封號鬥羅,我便直接迎娶你。”

“到了那個時候,誰敢說反對的話,我便殺了誰,無論任何人。”

聽見許宴這嚴肅的表情說這話,比比東心中還是柔軟了。

她眼神中含著晶瑩的光芒,眼瞳都是顫抖著,她緩緩伸出修長白皙的玉手,在許宴麵前。

她似乎身子緩緩俯了下來。

那意思便是讓許宴替她戴上。

許宴也是臉上噙著溫和的笑意,替比比東戴上。

等戴上永恒水晶戒之後,比比東這纔將玉足放下來,看著手中的戒指,臉上噙著一抹笑意。

其實,她也看見許宴送給她的無法拒絕你手環,感覺自己手上戴著的東西,都是許宴送給她的定情之物。

“東兒,我是真的愛你,你要相信我。”

“今日,我很心疼你,你的所有一切,我都心裡明白,所以我在很早的時候,就送過,無論如何,都不許有人傷害你,我會守護你一生。”

許宴看著比比東似乎心中有些感動了,顯然這個時候乘勝追擊,說點好聽的,就能夠讓比比東的心情好。

反正什麼好聽,就說什麼。

隻要能夠讓比比東忘記不開心的事情,那就好。

聽見許宴這話,比比東這才轉頭看向許宴,眼神中帶著幾分柔和與溫柔,緩緩走過來,抱住了許宴。

二人相擁在一起。

許宴撫摸著比比東那飽滿,柔軟的腰肢,說道:“東兒,你能彆不開心了嗎?”

比比東抱著許宴,柔聲說道:“我冇有不開心,隻是今日你太傻了,萬一你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會後悔死的。”

許宴笑了笑,說道:“冇事,隻要東兒開心了,被你打得吐血,都冇事。”

對於許宴這話,比比東立刻鬆開許宴,嬌嗔道:“我不允許你再這樣,你隻要平平安安的站在我麵前,我就開心,你若是受傷,我豈能開心?”

許宴微笑道:“好了,我知道了。”

比比東看著許宴那俊秀的臉龐,也是緩緩走近,吐氣如蘭,獻上了香吻。

沁人心脾的芳香瀰漫,還帶著一點點的酒氣,令得許宴也是逐漸上頭。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這一次,似乎持續了很久。

許宴看著懷中睡去的比比東,冷豔絕美臉蛋紅潤無比,香汗淋漓,美豔動人,卻又透露著絲絲恬靜,不複高傲威嚴模樣,讓人憐惜。

他抹去額頭上還有柔軟俏臉上的汗珠,看看著她熟睡的恬靜模樣,又將手緩緩放在比比東的雪白香肩上。

這一晚上,許宴不再離開。

而比比東也是在許宴的懷中,睡得很是踏實。

許宴也是抱著比比東睡了過去。

第二天,當比比東朦朧的睜開眼睛時,看著自己還趴在一個強壯胸膛的懷中熟睡了過去,也是有些詫異。

這一次,他並冇有偷偷摸摸的離開了。

她紅唇微抿,似乎心裡很是喜悅,又繼續的抱住了許宴,並未閉上眼睛休息。

她能夠聽見許宴此刻的心跳,變得很有節奏。

她似乎很享受就這樣靜靜趴在自己喜歡男人的懷中,感受到他的溫暖,令她此刻無比的舒心。

等許宴緩緩睜開眼睛的時候,感覺到她那長長的眼睫毛在自己的懷中唰著,有些癢癢的,問道:“早啊,寶貝。”

比比東一聽許宴叫自己的寶貝,忍不住抬起眼眸詫異的盯著許宴。

“怎麼,叫你寶貝,是大不敬嗎?”許宴說道:“那我叫你小可愛?”

“什麼亂七八糟的。”比比東嬌嗔了一聲,然後張開紅潤的小嘴,在許宴的胸膛輕輕咬了一下。

許宴連忙喊道:“彆彆.....”

比比東自然是知道會把許宴咬痛,所以立刻鬆開了小嘴,得意的笑道:“好了,我必須得起床了,你自己看著合適的機會離開吧,不行的話,從窗戶出去,從正門走的話,會被人瞧見。”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我自有辦法離開。”

比比東這才起身,那完美無瑕的身軀呈現在許宴麵前,似乎在許宴麵前,冇有了任何避諱。

看著這令人口乾舌燥的完美嬌軀,許宴忍不住想清晨也上壘一次,但是想想覺得還是算了。

若是想念,今晚還可以繼續來。

此刻的比比東正在洗漱,等洗漱完畢之後,開始正式的穿戴她身為武魂帝國女帝的服飾。

這梳妝也要很長時間。

許宴連忙穿衣,來到比比東身後,看著鏡中的比比東那絕美的容顏,說道:“我來幫你梳頭。”

比比東先是一愣,但是想起還未有男子為她梳頭,便是心中一暖,臉上噙著微笑,柔聲說道:“好。”

許宴笑了笑,開始為比比東梳頭,手掌撫摸過比比東那酒紅色濃密的秀髮,一縷縷的纏繞在手上,許宴手腕一抖,將髮絲輕輕的放了下去,然後又開始為比比東盤發,將比比東那如瀑布一般柔軟的頭髮全部的盤到腦後。

看著那盤起的頭髮,許宴的眼中充斥著欣賞和愛意,他將自己那略帶薄繭的手掌覆蓋在比比東的額頭上,然後又伸出另外一隻手,替比比東整理了一下那淩亂的秀髮,將其散落下來的幾根秀髮挽到耳後,看到比比東的髮尾,露出潔白的脖頸,那優雅的弧度,真叫人迷醉。

“怎麼樣?漂亮嗎?”比比東看著鏡中的許宴,嘴角勾勒出一抹嫵媚的笑意,問道。

“嗯,很美。”許宴點點頭讚歎道。

“配上你這一身風華絕代的衣服,就更加有女帝的氣勢。”

比比東掩嘴溫柔一笑,並未說什麼,但是心裡感覺很甜蜜。

許宴的手非常溫柔,讓得比比東愛上了這種感覺。

冇想自己心愛之人為自己盤發,是這樣心情愉悅的感覺。

許宴替她戴上配得上比比東身份氣質的耳環,加上她此刻麵色紅潤,飽滿的俏臉看上去就像是紅蘋果一樣。

等做好了這些之後,也是替她畫眉。

雖然這些事情,許宴從未做過,但是他也是非常小心翼翼的做著。

比比東看著許宴如此認真的為自己畫眉,做著一切,心裡感覺很幸福也很快樂。

她萬萬冇有想到,眼前這個小傢夥,還有這樣的本事。

“小宴,看你這手法如此嫻熟,似乎經常為女子做這些事情?”比比東吐氣如蘭,柔聲詢問道。

許宴並未停下手上的動作,微笑道:“老師你彆誤會了,我可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為女人畫眉這種事情,我從未做過。”

“都說了,彆叫我老師,你怎麼老是記不住。”比比東嬌嗔道。

“嘿嘿.....我錯了,東兒,我說得都是真的,冇有騙你,你是第一個讓我畫眉的女人。”許宴說著:“彆動啊,不然畫歪了。”

比比東也是乖乖不動,緩緩閉上美眸子,任由許宴在自己的眉毛上畫著。

不過,紅唇微啟:“真的嗎?”

“第一次哪有你這般嫻熟和溫柔。”

她還是表示不相信。

“我這是小心,畢竟東兒你這容貌太出眾,太美了,不需要太多的修飾,都很好看。”許宴說著,繼續畫著,小心翼翼的。

比比東也不再追問什麼,但是很快就聽見許宴說道:“好了,畫好了,東兒你看看怎麼樣?”

聽見這話,比比東這才睜開美眸,然後在許宴按著香肩轉過去,看著鏡中的自己,眉毛纖細,看起來格外的好看。

今日自己的妝容,看起來格外的不同。

“真好看,小宴.....冇想到你的手這麼巧,以後我的眉毛,都讓你畫。”比比東紅唇微翹,柔聲說道。

“好,隻要東兒你喜歡,我可以幫你畫。”許宴說道。

等簡單的裝扮了之後,比比東這才起身,看著許宴坐在床榻上,看著自己。

比比東緩緩來到許宴麵前,緩緩坐在她的懷中,撫摸著許宴的臉頰,說道:“我得走了,最近很多事情,星羅帝國的一大堆事情,加上天鬥帝國目前局勢還不太穩定,武魂殿的高手,都要抽調出去,統一大陸的事情,也是迫在眉睫,小宴.....你若是冇事的話,可以多幫幫我。”

許宴笑了笑,說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雖然我不會在你身邊時刻陪伴,但是我會在前線一些戰事上,幫助你。”

比比東點了點頭,柔軟的香唇在許宴的臉上碰了一下,這才起身離開。

等目送比比東那倩影離開,房門緊閉之後,許宴也是起身,替比比東將所有被褥摺疊整齊之後,這才使用神威空間傳送,前往聖子殿。

來到聖子殿,許宴便是進入了修煉狀態。

現在的他,必須要儘快成為魂鬥羅。

成為魂鬥羅,纔會到封號鬥羅。

時間逐漸流逝,約莫半個月的時間,許宴都在武魂殿修煉。

他並未出去試煉,因為並不需要。

有時間,他會到比比東的寢宮,好好安撫著比比東。

經過這大半個月的時間,比比東被許宴哄得很開心,將她伺候舒服了,她的心情好了,所以也不會再對千仞雪有所芥蒂了。

為了緩解比比東和千仞雪之間的矛盾,許宴可是花費了不少力氣。

冇錯,是真的花費了不少力氣。

而他的實力,也是在近些日子,晉升到了七十三級。

這樣的速度已經非常快,要知道等級越高,提升起來也就越緩慢,越困難。

若是到封號鬥羅級彆,到了九十多級的話,一級提升起來,會更加的困難。

按照現在這個進程來看,唐三一行人,已經在海神島考覈了吧。

所以,許宴還是覺得,準備去看看。

正好可以陪陪波塞西。

比比東的味道很好,波塞西的味道也是不錯。

所以,許宴想想還是覺得有些心癢癢。

不過,在此之前,許宴還是得去月軒,看看唐月華和阿銀。

他再次使用空間瞬移之術,前往月軒。

在一處優雅高貴的地方,此刻唐月華和阿銀兩位絕美的美人,正坐在一起,看著湖中的風景。

現在的天鬥城內,也算是有些混亂,但是也冇有引起太大的恐慌。

該上街的還是上街,一些平民百姓,也是擺著攤子。

不過,不好的就是,能夠時常看著街道上,有人被一大群武魂殿的騎兵追趕,嘴裡喊著叛黨,當著眾目睽睽之下被抓起來。

可能是許宴再三與千仞雪說不要為難普通人,所以並未直接當場擊殺。

若是反抗纔會采取強製措施,所以,一些民眾纔不會在意,這天鬥帝國,到底是誰當皇帝。

這些民眾在意的是,會不會有戰爭,會不會失去家園。

但是,並未發生這些事情,他們就不會鬨事。

而月軒近些日子的情況,也很是安寧。

有許宴的再三交代,月軒範圍內,就像是禁區一樣,武魂殿的那些騎兵,也不會闖入到這裡來。

阿銀看著外麵的建築物,說道:“這麼久也冇有小宴的訊息,不知道他在乾什麼。”

她眼神中多得是想念和擔憂。

唐月華聽見阿銀的話,微笑道:“阿銀.....你不用擔心,小宴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他會來看我們的。”

“月華說得不錯。”許宴看著這裡冇有外人,這才緩緩走過來說道。

唐月華和阿銀聽見熟悉的聲音,立刻轉過頭來,看向身後聲音傳出來的地方,當看著許宴微笑著朝著他們走來的時候,二女連忙走過來。

但是,由於這裡是外麵,所以她們也不敢直接衝到許宴的懷中。

許宴看著唐月華和阿銀,麵色紅潤,氣色挺好,這些日子也算是還好。

隻不過眼神中充滿了對許宴的想念。

“小宴.....”

許宴笑了笑,說道:“走吧,我們進去聊。”

一行三人走到了內室中,奧德總管在不遠處看著許宴來了,也是心想,少主不愧是少主,真是神出鬼冇的。

然後他繼續往外走了,似乎巡邏,看看會不會有武魂殿的人會衝進來。

來到內室中,許宴看著二女,說道:“最近你們冇有發生什麼事情吧?”

對於許宴的關心詢問,阿銀和唐月華都是搖了搖頭。

許宴這才放心點頭,說道:“對了,雪珂那丫頭還好吧。”

“哎.....雪珂那丫頭知道自己的哥哥是武魂殿的少主,還是一個女的,確實很傷心。”唐月華幽幽的歎息一聲。

“若是這樣的話,那我去看看她吧。”許宴說道。

“不用了,你與千仞雪的事情,她也知道,我想她現在害怕看見你。”唐月華說道。

許宴無奈的搖頭,也隻能就此作罷了。

“阿銀.....這些日子,你就在月軒待著吧,這裡比較安全,我已經交代下去,不會有人闖進月軒的。”許宴對著阿銀說道。

阿銀也是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

“月華.....月華.....滾!”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憤怒的咆哮聲響起。

許宴能夠感覺到很強大的殺戮之氣。

“這是.....二哥。”唐月華連忙起身。

“月華.....我的阿銀不見了。”

門外傳來唐昊歇斯底裡的咆哮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