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教皇殿,千仞雪俏臉氣得通紅,顯得很是不悅。

此刻在千仞雪身邊的許宴,似乎也感覺到了千仞雪,確實很生氣。

先前那劍拔弩張的氣勢來看,她與比比東積怨很深。

按理說,比比東並未被千尋疾那個,千仞雪和比比東之間應該冇有那麼多怨恨纔對。

現在這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是大老婆,一個是小老婆,手心手背都是肉。

傷到誰都不好,許宴都會心疼。

冇辦法,既然都已經睡過人家了,所以得全權負責。

自己受點傷,若是能夠讓她們化解,那就好了。

“雪兒,還在生氣啊?”許宴看著千仞雪攙扶著自己,臉上很是冰冷。

千仞雪聽見許宴的話,忍不住回過神來,轉過頭來看向許宴,嬌嗔道:“你怎麼那麼傻,剛剛你若是使用魂力,就不會受傷了,教皇冕下下手可真的夠狠的。”

許宴聽聞千仞雪這話,忍不住淡淡的笑道:“冇事,我冇有受多大的傷,隻是雪兒,她畢竟是我的老師,而你是我愛的人,都是我最親的人,我不想你們之間有這麼深的仇怨,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麵子上,不要和她撕破臉好嗎?”

“我也不想,誰叫她這麼傲慢,明明我已經做到了,她就不能說句好聽的?”千仞雪冷哼一聲說道。

許宴表示無奈,然後直接將她抱在懷中。

“好好,我知道了,我會找個機會,好好和老師說說。”許宴安慰著千仞雪。

千仞雪雖然抱著許宴,但是美麗絕倫的表情,還是帶有幾分倔強,那就是絕不低頭的倔強。

二人相擁在一起不一會兒,便是分開了。

許宴伸手撫摸著千仞雪那絕美的臉頰,溫柔的笑:“你剛剛當著老師的麵對我那樣,真的很勇敢,不愧是我喜歡的女人。”

千仞雪輕哼了一聲,說道:“現在知道我的好了,你為了護我,不也那樣,相愛的兩個人,不都是彼此付出嗎?”

許宴點頭,說道:“是,就是要彼此付出,雙向奔赴。”

“對了,雪兒,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千仞雪想了想,拉著許宴說道:“我帶你去見個人。”

許宴想了想,說道:“你要去見大供奉?”

“嗯。”千仞雪溫柔的點了點頭,說道:“走吧。”

然後二人就像是小情侶一樣的走向供奉殿。

在途中,胡列娜看著許宴與千仞雪手牽著手走在一起,頓時吃驚了。

在她身邊,有焱,還有邪月。

“許宴....”胡列娜輕聲喊了一聲。

但是邪月攔住了她,說道:“那女人氣勢很強,估計是武魂殿的少主。”

焱也是麵色凝重,他冇有想到許宴這麼受女子喜歡,得到了胡列娜的心,現在又和彆的女人如此親密。

但是,他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他冇有資格。

許宴還是給了他許多好處,而且自己曾經也說過,願意臣服於他。

所以,此刻並未開口說什麼。

胡列娜聽見邪月的話,也是震驚了起來。

她也是有所耳聞,對於武魂殿少主的身份,一直都是很好奇。

不過,現在冇有想到,武魂殿少主終於出現了。

來到供奉殿內。

千仞雪牽著許宴的手,大方的走進來。

看著供奉殿寶座上的那個男人。

此人正是之前見到的千道流。

聽見腳步聲,千道流回過頭來,看著千仞雪回來了。

他的臉上也是浮現出笑意,不過,當注意到千仞雪牽著許宴的手走進來的時候,眉頭微蹙。

“爺爺.....”千仞雪看著千道流,連忙喊了一聲。

許宴也是緩緩放開了千仞雪的手。

然後千仞雪就像是一個漂泊在外很久的孫女,突然看見了親人,顯得非常的激動,衝到千道流麵前。

千道流的神情也是很激動,臉上噙著微笑,伸手撫摸著千仞雪的臉頰,點頭說道:“好.....回來就好。”

千仞雪點了點頭,也是收拾了自己的情緒。

千道流看向不遠處的許宴,並未說什麼,而是問道:“你去見過她了?”

“嗯,見過了。”千仞雪頓時語氣變得冰冷了起來。

千道流淡淡的道:“其實,她心裡也很痛苦,畢竟,當初錯的並不是她,她對你的感情,並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樣。”

千仞雪抬起頭,看著麵前她一直認為唯一的親人:“爺爺,難道您也不幫我了麼?”

千道流輕歎一聲,“是不能幫,雖然她激進了一些,但卻並冇有做錯,她畢竟是武魂殿教皇的身份,更何況,在武魂殿中,她的影響力已經超過了我。”

“什麼?”千仞雪大吃一驚,甚至連眼中一直流淌的淚水都止住了,“這,這不可能。”

“小雪,你要記住,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誰的實力更強,就會擁有更大的話語權,在我們武魂殿也更是如此。”

“她的實力已經不下於我,她還那麼年輕,或許,她會有可能成為多年來第一個達到另一層次的人吧,彆說二供奉、三供奉都已經支援他,就算是我,也同樣會支援她。”

“現在武魂帝國已經迅速發展,鬥羅大陸的局勢已經逐漸明朗,武魂帝國統一,指日可待。”

“所以,你還是好好修煉吧,還是那句話,隻要你的實力足夠強,就有足夠的話語權。”

千仞雪眼神中滿是執著,說道:“天鬥帝國的權勢,是我一手打下來的,我是不會讓她的人,接手我打下來的地方。”

千道流無奈的歎息一聲,說好:“小雪,你無須如此執著。”

“你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做。”

千仞雪問道:“還有什麼事情?”

許宴剛剛聽聞千道流的一席話,心想比比東和千仞雪之間,到底有什麼呢?

不是比比東並未被千尋疾那個嗎?

難不成這其中還有一些隱藏的瓜?

千道流看向許宴,說道:“你們倆,是怎麼回事?”

千仞雪連忙當著千道流的麵,牽著許宴的手,說道:“爺爺,我喜歡許宴,我想和他結婚。”

千道流頓時眼神凝重,看著千仞雪,說道:“小雪,現在這個時候,不是談論兒女情長的時候,你還是好好修煉吧。”

千仞雪頓時一怔,說道:“我會好好修煉的,但是我可以和許宴訂婚,這不會影響我修煉的。”

“此事之後再說吧。”千道流看著許宴,淡淡的說道:“許宴.....你雖然是武魂殿的聖子,但是目前還是多事之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許宴想了想,說道:“這不影響,不過,你說得倒是有些道理。”

千仞雪看著許宴,說道:“許宴,你乾什麼,難不成你不願意嗎?”

許宴看著千仞雪眼神中的震驚,似乎對自己有些失望,然後連忙看向千道流,非常認真的說道:“我當然願意和雪兒喜結連理,大供奉,你有什麼要求,便提出來吧。”

千道流眼神凝重,說道:“你若是能夠達到封號鬥羅的實力,我便不再管這件事情。”

千仞雪一怔,冇有想到,自己爺爺還有這樣的要求。

“爺爺....”千仞雪頓時喊著。

“小雪.....彆怪我....許宴....你若是一個男人,就做到這一步,否則,我是不會同意的。”千道流說道。

許宴想了想,現在這千道流的實力,是九十九級超級鬥羅,和波塞西一樣。

但是,千道流都乾不過波塞西。

想到波塞西,許宴臉上噙著一抹微笑,千道流....你曾經喜歡的女人,現在都是我的妻子。

你所謂的兒媳比比東,也是我的老婆,你的孫女也是我的小老婆,當你知道真相,怕是會氣得吐血吧。

“好,我會做到的。”許宴心想,現在若是和千仞雪結婚的話,恐怕比比東那裡不好交代,總之來講,千道流說得不錯,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隻要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纔有話語權。

千仞雪看著許宴,說道:“許宴.....你....”

“雪兒,放心吧,我天賦異稟,想要成為封號鬥羅,也要不了多久,等我達到了封號鬥羅,誰也無法阻止我迎娶你。”許宴眼神極為嚴肅的說道。

千仞雪的臉上滿是複雜的神情。

“大供奉,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許宴微微抱拳。

在轉身離開的時候,看向千仞雪,對她微微笑了笑,給他一個讓她放心的眼神。

“等我!”許宴說完這話,便是離開了。

千仞雪目送許宴的離開,走上前去,欲言又止。

千道流也是轉過身來,看向千仞雪說道:“小雪,你放心吧,我隻是在激勵他而已,未來很多事情,都需要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才能真正統領整個大陸。”

“這許宴貴為武魂殿的聖子,你母親的得意弟子,隻有你們纔是最合適的,我這樣做,也是在為你們考慮。”千道流說道。

千仞雪聞言這才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這小子很優秀,據說聖女好像也傾心於他,以後恐怕還會有更多女子會喜歡她,而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變得足夠強大,足夠優秀,這樣以後那些女子,纔不敢打他的主意。”千道流說道:“當知道你是他的未婚妻,當知道你的實力有多強的時候,那些女子便會望而卻步。”

千仞雪聞言,原來爺爺是這麼想的。

心裡還是有些感動,確實....許宴在她心中,是非常優秀的男子,此次天鬥帝國的事情,若不他及時趕來,恐怕自己能否成功,還不一定呢。

千道流不知道的是,許宴的老婆們可是不少。

就連比比東都是他的老婆。

其實,許宴算是同意千道流的說法。

與比比東的關係,現在還絕不能公開,否則武魂殿整個上下,恐怕都會引起混亂。

現在正是重要的階段,一致對外,可不能起什麼內訌。

走出供奉殿之後,許宴便是準備回聖子殿了。

他現在還是要好好修煉一下。

但是就在這時候,剛從星羅帝國回來的胡列娜來到了聖子殿外。

許宴看著胡列娜獨自一人站在那裡,緩緩走過來。

胡列娜聽見許宴的腳步聲,連忙轉過頭來,看向許宴。

“小宴.....”胡列娜走過來,眼神中滿是欣喜,激動的神情。

許宴也是看著此刻的胡列娜,經過這些日子的經曆,她似乎變得更加成熟了。

絕美妖豔瓜子臉蛋,五官妖豔精緻,肌膚雪白透露著絲絲粉嫩,宛若十六歲少女一般柔嫩,眉宇間透露著絲絲妖媚,玫紅美目如秋水一般柔和,圓潤粉唇溫軟如玉。

豐腴高挑曼妙嬌軀被銀色緊身長裙包裹,雪峰飽滿傲人,波濤洶湧,腰肢被束腰帶緊緊勒住,猶如蜜蜂腰一樣纖細,臀部挺翹,完美圓潤,如同蜜桃一般,黃金比例的修長美腿,玉足雪白,穿著銀色高跟鞋。

現在的胡列娜絕對是越長越妖媚了,能夠勾魂奪魄。

這讓許宴此刻的心神都是一蕩,很久冇有品嚐娜娜狐狸精的味道了。

許宴看著胡列娜淡淡的說道:“師姐,這麼些日子不見,你長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誘惑人了。”

胡列娜被許宴這麼讚美,頓時俏臉微羞的說道:“討厭.....小宴,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油嘴滑舌了。”

“我一直都是這樣啊。”許宴笑了笑,看著四周冇人,說道:“走....跟我來,我好久冇有師姐了,怪想你的,我要和你好好聊聊。”

胡列娜冇想到許宴會對自己這麼熱情,也是臉上噙著笑意,跟著許宴走進了聖子殿。

進入聖子殿內的時候,許宴走在後麵,看著胡列娜扭來扭去的腰肢還有挺翹嬌臀,完美圓潤,反手將大殿門都給關閉了。

胡列娜感覺到許宴居然這樣,也是詫異的回過了頭。

但是,她在猝不及防之下,隻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強有力的抱起來。

胡列娜看著近在咫尺的許宴,俏臉微紅的問道:“小宴....你這是乾什麼?”

許宴溫和的笑了笑,說道:“師姐,我太想你了,最近你會一直在星羅帝國處理事情吧,恐怕很長時間都見不到了,我要和你好好交流交流。”

胡列娜冇有想到,自己居然讓許宴這麼想念和激動,頓時心裡感覺到很開心。

畢竟,她也非常想念許宴的。

許宴抱著胡列娜,來到自己的寢宮內,直接將她扔在了軟塌之上。

胡列娜被扔在了軟榻上,就知道許宴會做什麼。

她麵色嬌紅的看著許宴,似乎也是在釋放自己的魅惑之術。

“小宴,你不要那麼粗魯,不要著急嘛。”胡列娜紅唇微翹,柔媚的聲音傳來。

許宴笑了笑,似乎並未抵抗這樣的魅惑之術,也不需要抵擋。

畢竟,他不需要壓抑。

而且他知道,胡列娜很喜歡自己,而且答應了自己,以後隻對自己釋放魅惑之術。

胡列娜在許宴的幫助下,脫掉了高跟鞋,露出白皙的玉足,就像是絕美的藝術品一樣。

然後許宴扔掉高跟鞋,笑著撲向了胡列娜。

在胡列娜眼神迷離之下,低頭吻了下去。

當嘴唇觸碰到一起的時候,胡列娜的嬌軀明顯一顫,緊接著便是緩緩閉上了美眸,靜靜的享受著這一刻的美好。

半個時辰之後,胡列娜靠在許宴的懷中,露出完美性感的鎖骨,她柔媚著說道:“小宴.....我看見你和千仞雪手牽著手,你們之間....”

“怎麼?吃醋了?”許宴摟著胡列娜詢問道。

“我纔沒有吃醋,小宴.....你也喜歡她嗎?”胡列娜詢問著。

許宴說道:“喜歡有什麼用,現在我必須要到封號鬥羅,纔可以與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與你也是一樣。”

“等我到了封號鬥羅,我不僅要迎娶千仞雪,我還要迎娶你,誰也無法阻止。”

許宴在胡列娜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說道:“若是你敢拒絕,我就直接把你扛走。”

胡列娜聽見許宴這話,忍不住嬌嗔道:“哪有你這麼霸道,這麼貪心的人,娶千仞雪還不夠,還要打人家的主意。”

許宴似乎用力了幾分,抱著胡列娜,說道:“那是當然,誰叫你已經把全部都交給我,我怎麼可能負你。”

“我就是這麼貪心,我從來不會選擇,糾結,隻要對我好的女人,也喜歡我的女人,我全部都要留在身邊,和她永遠在一起,這是我做人的行為準則。”許宴很是義正言辭的說道。

心想,不僅是胡列娜,千仞雪,還有比比東呢。

武魂殿的三美,怎麼可能不拿下。

還有柳二龍,阿銀,小舞,寧榮榮,朱竹清,唐月華,統統收入後宮。

胡列娜輕哼了一聲,說道:“你就是一個花心大蘿蔔。”

許宴連忙抱著胡列娜,在她紅唇親了一下,說道:“你再說一遍?”

“咯咯咯.....小宴....彆胡鬨了,我馬上還要趕回星羅帝國處理一些事情,那些殘部叛黨還要清剿。”

胡列娜表示不想再來一次了,對著許宴柔聲說著。

她獻上了香吻,這才下了床榻,露出雪白完美的嬌軀,開始當著許宴的麵穿衣。

許宴看著那雪白細膩的肌膚,也是嘖嘖咂舌,狐狸的身子真好看。

“對了,清剿這些人的時候,還是不要誤傷當地的平民百姓,莫要破壞武魂殿在民間的聲譽。”許宴連忙提醒著:“武魂帝國想要得到民眾的支援,就一定不要暴虐民眾,所謂得民心者的天下,一定要牢牢記住。”

胡列娜穿好衣物之後,整理了一下自己儀容,回頭對著許宴微笑道:“知道啦,小宴我先走了,等有時間再回來看你。”

許宴點了點頭,目送胡列娜得到滿足的笑著離開的背影,也是笑了笑。

然後他便是順勢靠在床頭,開始準備接下來應該如何修煉。

現在已經七十多級,完全是魂聖的實力,想要成為封號鬥羅,還得加倍努力。

最重要的是,還有唐昊那狗賊需要除掉。

不僅是唐昊,就連唐晨,唐三,都是要除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