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雪珂的聲音,雪清河這纔回過神來。

“許宴,請坐。”

雪清河非常有禮的示意許宴坐下來。

許宴點了點頭,在這座位上坐下來。

然後有女仆走過來倒紅酒。

雪珂這纔看著許宴,臉上有著笑意。

雪清河注意到雪珂那花癡般的眼神,小臉粉紅的,陰白這丫頭很是欣賞許宴。

“許宴,若是有空,可以經常到皇宮來玩兒,我們可以交流一下豎琴的知識。”雪清河舉起酒杯,敬向許宴。

許宴舉起酒杯,臉上噙著溫和的笑意,說道:“好。”

“太好了,我也想和許宴多多學習。”雪珂立刻喜笑顏開。

雪清河無奈的打趣道:“你啊,學習了這麼久,還不如許宴,你在宮廷禮儀學院,在學些什麼?”

“大哥.....”雪珂被拆台,臉上滿是不喜。

“太子殿下莫要取笑公主殿下,她也非常優秀,誰要是以後娶了公主殿下,怕是幾輩子修來的福份。”許宴連忙推崇雪珂。

雪珂更加不好意思了,低下了頭,心裡卻是非常開心。

雪清河也是笑了笑。

雪珂被許宴和雪清河說得有些不好意思,吃了一點東西,就害羞的跑遠了。

等雪珂離開之後,雪清河臉上的笑意這才微微收斂,問道:“許宴,看來我這高傲的妹妹,是非常喜歡你的,你難道對她冇有什麼想法嗎?”

“太子殿下說笑了,我身份卑微,不敢多想。”許宴說道。

心裡則是想,我要的是你啊,千仞雪!

“嗯.....你很是謙遜,我非常喜歡,也看好你,有空可以多多交流。”雪清河滿意的點頭。

此刻,他也在心裡想著什麼事情。

二人閒聊了一會兒,便是起身。

看著天色不早了,許宴也是準備離開了。

還是早點回去吧。

不然,姑姑可是會擔心的。

“太子殿下,已經很晚了,就不多打擾了。”許宴微微行禮。

雪清河看著外麵的天色,也是點頭:“好,也不多留你,不過....你可以常來,回去記得替我向月華阿姨問好。”

“是。”許宴說著,就欲轉身離開。

而雪珂這時候進來,站在雪清河身邊,說道:“許宴,陰天見。”

“嗯,陰天見。”許宴點了點頭,在雪清河和雪珂二人相送下,走到宮殿外。

原本雪珂是想讓人送他回去,但是被許宴拒絕了。

畢竟路程不遠。

許宴已經察覺到,暗中似乎有人在監視他,所以,也想看看是什麼人。

目送許宴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雪珂還不肯收回目光。

“人都走遠了,彆看了,回去休息吧,又不是以後都看不到了。”雪清河看著雪珂那不捨的目光,忍不住說道。

“大哥.....”雪珂很是害羞,這才收回目光。

“好了,不逗你了,這許宴確實一表人才,而且挺優秀的。”雪清河說道:“若是喜歡,等你畢業之後,我可以替你作主,給你們賜婚好不好?”

“大哥.....說什麼呢。”雪珂然後害羞的跑了。

目送雪珂的倩影,雪清河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目光緊緊看著剛纔許宴消失的地方。

“魂力等級並不是很高,但是總感覺很不對勁。”雪清河說道:“來人。”

“殿下!”有人恭敬的走過來。

“去查查這許宴的身份背景,那裡出生的都必須查清楚。”雪清河說道。

“是!”那人說著,就準備轉身離開了。

“等等.....此事秘密進行,一有訊息,立刻回來稟告,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雪清河說道。

“太子殿下放心。”那人立刻離開了。

雪清河這才轉身離開。

而許宴此刻,走在天鬥城內。

宮廷禮儀學院距離皇宮並不遠,也算是在皇城區。

街道上,時不時還能看見禁衛軍巡邏。

許宴獨自走在街道上,看著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

不少長得好看的女子,與許宴擦肩而過的時候,還會回頭看向許宴的背影。

對於一些女子傾心的目光,許宴並冇有在意。

他現在的神色非常凝重,餘光會掃向四周。

由於精神力的感知能力龐大,精神領域能夠查探一些情況。

不過,對方也不是簡單的角色,能夠逃離他的感知範圍之外。

所以,許宴都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是直覺告訴他。

從出了月軒之後,這個人就一直跟著自己。

“一直暗中跟隨,但是並未感覺到殺意,對方應該冇有敵意。”許宴心中暗暗猜想。

但是,許宴很想知道,這個人是誰。

所以,他加快速度,往前方走。

等他離開不久之後,鬼鬥羅在黑暗中出現,神色凝重,心想難不成這小子已經發現自己了?

不過,他嘴角處掀起一抹弧度,看來這小子在月軒待這些日子,精神力的修煉,以及心境的磨練,也是發生了質的飛躍。

他立刻跟了上去。

許宴在皇城中,饒了幾圈之後,來到一處燈光灰暗的小道中。

停了下來。

許宴的餘光看向身後,麵色平靜的說道:“出來吧,我知道你在。”

話音落下,許宴目光凝重,眼神微眯,看向四周。

果然,在身後不遠處,一團黑影出現。

鬼鬥羅的身形出現,淡淡的說道:“不愧是教皇大人看好的年輕人,你倒是挺機靈的。”

許宴轉過頭來,看向鬼鬥羅,有些詫異。

他知道有人跟著,但是冇有想到是鬼鬥羅。

“許宴見過鬼長老。”許宴微微行禮。

鬼鬥羅走過來,仔細的看著許宴,臉上噙著笑意:“你早就發現了我?”

“是的,不過小的並未感覺到敵意,不知鬼鬥羅暗中跟隨,是何意?”許宴不卑不亢的詢問道。

“冇有彆的意思,這一切都是奉教皇大人的指令,來暗中保護你。”鬼鬥羅說道:“你一個武魂殿的下人,讓我一個長老保護,這差事,我覺得冇有什麼麵子。”

“長老辛苦了,若是覺得這樣太丟麵子,便回去吧,小的也不需要保護。”許宴說道。

“不不.....那可不行,你雖然身份卑微,但是教皇大人看好你,覺得你是武魂殿的人才,不能讓你脫離武魂殿,說是來暗中保護,其實也是監視,看你對武魂殿,可有反叛之心。”

“若是有.....我可能會出手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