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許宴這話落下的時候,戴沐白整個人還是懵的。

一旁的朱竹清也是連忙跑過來,對著戴沐白清冷的說道:“你還是不要學你哥那樣,否則我也救不了你。”

許宴當著戴沐白的麵,一把攬住朱竹清那纖細柔軟的腰肢,擁入到自己的懷抱中。

戴沐白看著許宴這樣的舉動,頓時拳頭緊握了起來。

朱竹清也是被許宴這樣的舉動給弄得俏臉緋紅,有些嬌羞的依偎在了許宴的懷中。

“竹清,隻要你發話,我可以聽你的。”許宴很是疼愛朱竹清的樣子,輕聲說道。

對於許宴這話,朱竹清俏臉羞得更紅了,不知道該說什麼。

戴沐白咬牙切齒,顯得很是氣憤,但是他強忍著內心的衝動,對著許宴說道:“多謝你殺了戴維斯,不然死的人就是我。”

許宴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你走吧,若是可以的話,星羅帝國的下一任皇帝就是你,我可以不殺你,一是你還知道向我道謝,當我殺戴維斯,並不是因為你,而是為了竹清,二是,你畢竟和我都待過史萊克學院,這算是還這一份情誼吧,加上你和朱竹清是同學。”

朱竹清此刻的心裡是非常感動的,所以依偎在許宴懷中,並冇有說話。

而許宴繼續說道:“不過,在此之前,還是得提醒你,不要在對竹清心存幻想,她是你這一輩子,都不能染指的女人。”

聽見許宴這話,戴沐白心中很是心疼,畢竟自己心裡喜歡的女人,如今已經依偎在他人懷中,他的心情自然是不好受的。

“我知道你的身份尊貴,而且喜歡捏花惹草,你有她們,也不會少了女人。”許宴說道:“隻不過,竹清的注意你就彆打了。”

說完這話,許宴抱著朱竹清,不再理會戴沐白。

戴沐白看著相互依偎,舉止親昵的男女背影,袖中拳頭緊握了起來。

他心想,一定要除掉許宴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可惡,還搶走了自己心愛的女人。

許宴看著不遠處被打暈的朱竹雲,對著朱竹清說道:“她是你姐姐,你的真的要殺了她嗎?”

朱竹清想了想,說道:“許宴,我聽你的。”

許宴想了想,說道:“她曾經可是差點殺了你,你不恨她嗎?”

親姐妹,像仇人一般,想要置對方於死地。

其實要說朱竹清和朱竹雲的矛盾衝突,那麼肯定不能避開的就是戴沐白和戴維斯之間的矛盾。

戴維斯是星羅帝國的大皇子,戴沐白是三皇子,朱竹雲和朱竹清是貴族朱家的女兒。

因為朱家的人的武魂幽冥靈貓可以和皇族的武魂白虎用出武魂融合技,所以朱家的人和皇族的人一直都是捆綁在一起的。

而星羅帝國在繼承皇位這一方麵又是十分的殘酷,是由皇子們爭奪,最後剩下的就是優勝者。

每一位皇子都是有著一位朱家的終生伴侶,就像戴沐白和朱竹清是一對,戴維斯和朱竹雲是一對。

爭奪皇位輸掉的話,輕者監禁一生,重者就是死亡。

所以戴沐白、朱竹清和戴維斯、朱竹雲纔會這樣的敵對。

但是現在戴維斯死了,朱竹雲現在已經冇有了武魂融合技的人,她已經失去了資格。

而戴沐白是不可能喜歡朱竹雲的。

他的心裡一直都是朱竹清。

至於朱竹清,現在可不管什麼家族與皇室聯姻,她現在心中,隻有許宴一個人。

朱竹清看著許宴,說道:“恨她,但是現在戴維斯已經死了,她也就不用壓著我了。”

“況且,現在我有了你,什麼都不怕。”

聽見朱竹清這話,許宴點了點頭,說道:“那將她帶走,接下來向你懺悔如何?”

朱竹清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想再見到她,那個冷漠的家族,我也不想回去了。”

許宴這才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不過,看這朱竹雲的嬌軀,許宴想了想,這女人的身材還挺好,樣貌,氣質各方麵,都不輸朱竹清。

也可以想想,這朱家的基因是有多麼好。

他對著一旁的魂帝說道:“將這個女人帶走,關起來,不許動她,傷害她。”

那魂帝點頭,然後將朱竹雲帶走了。

朱竹清看著許宴,說道:“你要怎麼處置她?”

“自然是不能將她放回去,放回去的話,也會死。”許宴淡淡的說道。

然後腳踏筋鬥雲,直接抱著朱竹清直接離開了。

留下戴沐白在風中淩亂。

看著朱竹清直接遠去,戴沐白心中也是非常的難過。

......

......

此刻的許宴,已經帶著朱竹清來到了一處安靜的地方。

畢竟這一次遇見,是因為自己有危險,他急匆匆的趕來。

那位魂帝已經按照許宴的吩咐,帶到了指定的地方。

並不是武魂殿,而是在武魂城內的一處僻靜的酒店內。

目前,許宴還是想要將朱竹清安撫好了,然後找個機會,送她會史萊克學院。

此刻的朱竹清,站在一處安靜的叢林外。

許宴在一旁註視著她的倩影。

“竹清,你在想什麼呢?”

許宴能夠感覺得出來,戴維斯死了,她的姐姐朱竹雲也敗了。

但是,她卻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開心。

朱竹清轉過頭來,精緻的瓜子臉上浮現出了溫柔的笑意。

她透露著絲絲稚嫩,身材發育極好,雪峰傲人,一襲黑色緊身皮衣勾勒著她曼妙嬌軀,玉臂修長裹著皮袖套,腰肢纖細,柔韌性極佳,黑色包臀窄裙緊緊包裹著她那讓人難以把握的蜜桃翹臀,還有類似貓尾的束帶飄蕩在背後。

一雙高挑挺拔美腿,被淡紫色皮褲緊緊包裹,腳踏高跟鞋,看起來有著一抹野性的致命誘惑。

彷彿是個男子,都能夠被她那高跟鞋踩在腳下,淪為她的裙下之臣。

她緩緩走過來,柔聲說道:“冇想什麼.....許宴.....兩年的時間不見,你的還是那麼英俊,隻是好像瘦了許些。”

聽見朱竹清這話,心想朱竹清也這麼說。

看來自己是真的瘦了。

許宴在朱竹清麵色溫柔的時候,緩緩伸手抓住了她的玉手,與之近在咫尺,能夠嗅到她的體香。

就能她噴吐而出的呼吸,都是極為清新的。

朱竹清也是閉著美眸子,享受著與許宴親近帶來的安心和安全感。

二人幾乎上已經臉對臉了,然後當觸碰到朱竹清那柔軟的唇瓣時,朱竹清也是在頃刻間淪陷。

在許宴很是溫柔的試探下,朱竹清也是給出了迴應。

或許是兩年不見的相思之苦,所以,朱竹清此刻迴應得也很是熱烈。

過了很久,當二人都感覺自己的嘴唇有些麻木了,這才分開。

“竹清,要不我帶你會史萊克學院吧。”許宴對著朱竹清很是平和的說道。

朱竹清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想回去,我隻想和你在一起。”

許宴想了想,說道:“目前武魂殿還不怎麼安全,你若是去武魂殿的話,會引起不必要的危險的。”

這是許宴害怕朱竹清去了武魂殿,被比比東發現,對她不利。

畢竟,比比東那麼愛自己,那麼高傲,若是發現自己和朱竹清有關係,肯定會對朱竹清下手的。

朱竹清似乎想起許宴的為難,還有武魂殿的可怕,也是靠在許宴的懷中,點頭柔聲說道:“好的,你說怎麼辦,我就怎麼辦。”

許宴這才滿意的點頭,對著朱竹清說道:“好,我這就帶你回武魂殿,你好好在史萊克學院修煉吧。”

朱竹清點了點頭,依偎在了許宴的懷中。

“許宴.....我想和你單獨在一起,因為兩年時間,我很想你,我們明日再返回史萊克學院吧。”朱竹清俏臉羞紅,靠在許宴懷中,嚶嚀的聲音說道。

顯然,這是很想和許宴在一起,享受二人世界,感受男歡女愛帶來的幸福感。

“好,竹清.....你是不是想那個?”許宴小聲在朱竹清耳畔說道。

朱竹清頓時俏臉微羞,輕輕捶打著許宴的胸膛,顯然是默認了,但是肯定是不好意思說的。

然後許宴直接帶她來到了天鬥帝國的某家酒店內入住。

此刻的朱竹清,經過沐浴之後,更添幾分美感。

那筆直而修長的美腿,在許宴麵前晃動著,顯得很是誘人。

許宴緩緩撫摸著她的美腿,嬌嫩雪白,在朱竹清俏臉微紅的時候,許宴忍不住親吻在她的美腿上。

讓得朱竹清有些不好意思,感覺有些癢。

在許宴很是溫柔,卻又帶著幾分霸道的公主抱,一把將朱竹清抱在懷中。

朱竹清也是很溫柔的用手雪白的玉臂,挽住了許宴的脖子。

與許宴深情對望。

“竹清.....兩年的時間,你的修為長進了不少,不知道那個......有多少長進。”許宴輕聲說道。

“試試.....你就知道了。”朱竹清說著,有些俏臉微紅的低下了頭。

許宴的臉上浮現出激動之色,然後便是開始乾正事。

.......

.......

第二天清晨,許宴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懷中的少女,已經睜大了美眸子,正盯著自己看。

這一晚,並冇有任何人打攪他們。

在朱竹清儘情的釋放著溫柔的時候,許宴是感覺到,這一次遇到的朱竹清,已經與眾不同了。

她似乎一夜之間長大了許多,而且變得更加成熟了。

“醒啦,你怎麼一直這樣看著我。”許宴伸手溫柔的拍了拍她的後背,詢問道。

朱竹清靠在許宴的懷中,就和一隻溫順的小母貓一樣,柔聲說道:“我想永遠記住你的樣子,你不在我身邊的時候,對你的樣子,纔會更加清晰。”

許宴心中也是被朱竹清這樣的話語,還有的情緒波動給感動到了。

“傻丫頭,兩年的時間,是因為我去試煉了,所以纔沒有及時來見你。”許宴說道。

“許宴,你不用解釋,我都知道,我並不是責怪你,況且,你派人一直暗中保護我,我都知道。”朱竹清連忙說道。

“你都知道了,我都告訴他了,莫要讓你發現,結果這個小精靈鬼,還是發現了。”許宴忍不住歎息道。

“哪有.....你也不能怪他,是我偶然試探出來的,他並未真正暴露在我麵前。”朱竹清連忙撒嬌著說道。

“好好,小懶貓.....該動身了,我還要回去武魂殿,有一大堆事情,等著我處理呢。”

許宴對著朱竹清說著。

朱竹清點了點頭,這才當著許宴的麵,身無寸縷,開始穿衣。

看著那極致誘惑的一幕,許宴又忍不住,但是還是強忍了下來。

等走出天鬥城,許宴直接腳踏筋鬥雲,往史萊克學院的方向趕去。

但是去了之後,才發現,史萊克學院在已經搬了。

然後一打聽,才知道,史萊克學院來到了天鬥皇家學院,與之合併了。

迫於壓力,費蘭德隻能將史萊克學院和天鬥皇家學院整合了。

其實,天鬥皇家學院的高層,是直接收購了史萊克學院。

雖說史萊克學院在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上失利,但是再不濟,也是第二名,第二名也就是亞軍。

當然,無論是那個世界,記得的,都隻會冠軍隊伍的名字,冇有人會記得亞軍,第二名的是誰,誰那個團隊。

但是,有這樣的榮耀,天鬥皇家學院纔想著整合力量,所謂強強聯合,才能夠與武魂殿學院抗衡。

他們當學院的人,招收年輕的魂師,都是需要一些口碑的,若是這樣打造出強強聯合的名聲,纔有足夠的勇氣對抗武魂殿學院。

這也是明示,天鬥帝國對於武魂殿的一些事情不滿,想要與之作鬥爭。

當然,這其中,少不了千仞雪在推波助瀾。

寧風致也出力。

等瞭解到這些後,許宴又帶著朱竹清返迴天鬥城。

這下好了,史萊克學院已經搬到了天鬥城,那麼以後見到柳二龍,絳珠他們的機會就更多了。

正好,大大小小的老婆,都聚集在了天鬥城。

許宴帶著朱竹清來到天鬥皇家學院史萊克校區。

他們雖然整合了,但還是分學院校區的。

帶著朱竹清來到這裡,許宴心想現在的史萊克學院,似乎變得真的氣派了。

他走在校區內,似乎看著很多年輕,新鮮的麵孔。

一些花癡少女,看著許宴的俊秀和氣質,都是一個個俏臉羞紅,一直盯著許宴看。

而朱竹清似乎看見這些女子很是貪婪的目光,感覺到許宴居然這麼受女子喜歡,很是自然的挽住了許宴的手臂,似乎是在宣示主權。

讓這些女人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好看,非常優秀的男人,是她的。

他名草有主!

在校園內轉了不久之後,許宴的便是看見迎麵走來的秦明。

秦明看著許宴來了,也是連忙走過來,說道:“你.....你怎麼來了?”

他看出朱竹清似乎很親昵的挨著許宴,微微皺眉。

許宴淡淡的笑道:“此次前來,冇有彆的什麼意思,就是朱竹清想要回到史萊克學院進行修煉,秦明學長.....你不會不願意吧?”

“誰是你學長......竹清願意回到史萊克,我自是歡迎。”秦明冇好氣的說道。

“秦明學長,你不要這麼對許宴.....他不是壞人。”朱竹清連忙說道。

秦明聽見朱竹清這麼出來幫許宴說話,也是看著許宴臉上浮現出笑容,對於許宴,他還是有些忌憚的。

因為此人的天賦實在是太高了。

然後在秦明的帶領下,許宴參觀了一下史萊克學院目前的規模,還彆說,背靠著天鬥皇家學院,現在整個學院校區,環境非常好。

不少人也是加入到了史萊克學院校區。

根據秦明說講述的,弗蘭德似乎忙得不可開交,接廣告商的廣告,接到手軟,也是賺了不少錢。

而且,據聞弗蘭德這老東西,似乎正在追求柳二龍。

等來到柳二龍的住處。

許宴才知道,這柳二龍現在住的地方,那可是所謂的彆墅區,還有著秘密花園。

她此刻嘴裡哼著小調,正在替花澆水。

柳二龍看上去是一名三十多歲的婦女,身穿緊身黑色甲冑,勾勒著她高挑曼妙嬌軀,那背影看著都是充滿了無儘的誘惑。

此刻聽見腳步聲的時候,柳二龍一怔,回過頭來,便是看見許宴,秦明,朱竹清站在身後。

她美眸子一怔,轉過頭來,然後站直了身子,怔怔的看著許宴。

許宴也是看著她,兩年不見,她的氣質變得更加的美麗,更加具有味道了。

粉潤玉唇,精緻五官搭配雪白肌膚,保養極佳,看不出一絲風霜,宛若十八歲少女一樣年輕。

前凸後翹,胸甲包裹著那傲人雪峰,蜂腰蜜桃臀,最吸引人的她那雙修長挺拔的雪白**,黃金比例,很是晃眼,穿著黑色的高跟鞋,還有蕾絲的長襪,看起來有一種絲襪的誘惑力。

她看著許宴出現在麵前,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二龍姐姐....好久不見。”許宴淡淡的笑道。

“小宴......”柳二龍粉唇都是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後丟掉了澆水的東西,連忙走過來。

由於秦明在這裡,柳二龍還是剋製住了自己激動和欣喜的情緒。

臉上浮現出微笑,柳二龍問道:“你怎麼來了?”

許宴笑著說道:“我帶著竹清回來史萊克,順便看看你。”

柳二龍臉上滿是笑意,對著許宴和朱竹清,說道:“這樣啊,來進屋坐下來好好聊聊。”

秦明則是說道:“二龍老師,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聊。”

柳二龍點了點頭,等目送秦明之後,便是將許宴和朱竹清請進了屋內。

進入這屋內,感覺屋內設施極為豪華,乾淨,整潔。

顯然,這裡是柳二龍一個人獨居的。

走在了沙發上,柳二龍替二人倒了水,她緩緩坐下來,說道:“最近這兩年時間,你們都跑去哪裡了?”

許宴淡淡的說道:“我去試煉了,這些天才試煉完成,這纔想著來找你。”

聽見許宴這話,柳二龍這才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

閒聊了一會兒,柳二龍便是直接安排朱竹清的住處。

來到一處僻靜的小院內,柳二龍對著朱竹清說道:“竹清,以後你就住這裡吧,這是我給小舞留下的地方,這丫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許宴想起,之前是將小舞安排在星鬥大森林的,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兩年的時間,小舞應該發育得更加好,出落得更加水靈了,心想得之後,還是得去看看她,順便將她帶回來吧。

朱竹清點頭,說道:“多謝二龍老師。”

柳二龍對著朱竹清微笑著點頭,說道:“你先看看吧,裡麵的東西,都準備了些,一看看缺什麼。”

許宴和柳二龍跟隨著朱竹清進去。

看著屋內很是乾淨,顯然是經常打掃的。

可想而知,柳二龍對於小舞,還是很好的。

那是真的將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了。

柳二龍的臉上滿是笑意,其實心裡很激動,對於許宴的回來,她也是非常的開心的。

許宴也是趁機熟悉了這裡,想著之後,可以直接出現在房間內,然後嘿嘿嘿.....

想想都覺得激動。

“那個.....竹清.....你先自己整理一下,好好休息。”柳二龍說道。

朱竹清點了點頭,知道柳二龍肯定找許宴有事情要說,所以對著許宴微笑著點頭。

許宴被柳二龍直接拽了出去。

回到柳二龍的院子外,許宴連忙說道:“二龍.....有話好好說。”

柳二龍這才放開,忍不住責備道:“小宴.....你說你將小舞帶到哪裡去了?”

許宴想了想,說道:“放心吧,她很安全,不過,你要是想他的話,我便將她帶回來。”

柳二龍這才放心,說道:“你啊.....都不知道在乾什麼,兩年時間,杳無音信,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情,還在擔心你呢。”

許宴看著周圍冇人,這才緩緩伸手,從她身後抱住了她。

“二龍,這兩年,過得還好?”許宴一下子就溫柔了許多。

柳二龍原本還很生氣的,但是感覺到許宴的溫柔和溫暖,神色也是柔和了起來,不過,還是對著許宴說道:“彆胡鬨,萬一被人看見了。”

“你是怕被弗蘭德看見了吧,秦明剛剛說了漏嘴,我已經知道,弗蘭德這個老狐狸,正在瘋狂的追求你。”許宴說話間,在她耳垂上親吻了一下。

這讓得柳二龍嬌軀微微一顫。

然後轉手,將他拉入自己的住處。

將房門關閉了之後,柳二龍冇好氣的說道:“那是他,我都已經明確拒絕了,但是弗老大還是死纏爛打。”

“要不我動手殺了他?”許宴詫異的問道。

“你乾嘛老是說殺就殺,小宴.....你不能殺了他。”柳二龍連忙走過來,握住了許宴的手說道:“我並不是喜歡他,才這樣說的,你知道的,我的心裡隻有你。”

“不過你放心,我的脾氣你也是知道的,我不願意,誰也不能強求。”

聽到柳二龍這麼自信和硬氣的語氣,許宴點了點頭,說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可是,烈女怕纏郎,我就怕......”許宴冇有說下去。

“他若是繼續糾纏,看我的拳頭打不打他,不過,你千萬不能動手殺了他。”柳二龍對於許宴的手段也是有些瞭解的。

即便是許宴現在的魂力等級,還是比不上弗蘭德的,畢竟人家實力遠遠在許宴之上。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行吧,隻要他不對做出什麼事情,我就不會殺他。”

柳二龍這才微微一笑,來到許宴麵前,獻上了香吻。

擁吻了很久之後,二人這才擁抱在一起。

許宴還在回味,還是熟悉的味道,還是熟悉的感覺。

柳二龍的味道,還是這麼正宗。

尤其是身材越來越火爆了,這就是所謂熟婦的味道。

“對了,我有一件東西想要送給你。”許宴對著柳二龍說道。

聽見許宴這話的柳二龍,心中很是開心,美麗的眼眸中,多了幾分驚喜和期待。

“什麼東西?”柳二龍好奇的問道。

許宴將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遞給了柳二龍。

柳二龍也是看著眼前的丹丸,眼前一亮,詢問道:“這是.....”

“來,坐下來,你吃下去好好感覺一下。”許宴說道。

“小宴.....這不是那種藥吧.....其實用不著的,我可以按照你的要求,做任何事情的。”柳二龍的俏臉微紅,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不是的....你想哪兒去了?”許宴連忙擺手說道。

柳二龍在許宴眼神真誠的注視下,最終還是吃下了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

吃下去之後,感覺嘴裡很是清涼的感覺,呼吸清新,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就連調動自己體內的魂力,都是感覺無比的順暢了起來。

許宴目不轉睛的看著柳二龍的樣子,果然是一層朦朧的光輝之下,她的麵容逐漸變得年輕,渾身多了幾分青春的氣息。

但是,她成熟韻味並未減少,看起來有一種童顏巨峰的感覺。

尤其是雪峰,是那種呼之慾出的感覺。

許宴感覺到歎爲觀止,這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果然是好東西。

係統出品,果然是精品!

許宴的臉上,浮現出笑意,對著柳二龍詢問道:“怎麼樣,你感覺怎麼樣?”

“感覺倒不是很強烈......但是有一種說不上的舒適,反而感覺有些精神了。”柳二龍仔細的回味著,然後說出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感受。

聽見柳二龍這話,許宴連忙微笑道:“那你去照照鏡子,看看有什麼不一樣的發現。”

柳二龍一愣,雖然不明白許宴是什麼意思,讓自己照照鏡子。

怎麼有一種被人鄙視的感覺。

他記得讓自己照照鏡子這樣的話語,都是覺得你長得很醜,那種異想天開,白日做夢,讓你好好照照鏡子的感覺。

不過,許宴肯定不會這樣對自己的,柳二龍自然是非常清楚。

所以,鬼使神差之下,她走入自己的房間,在自己梳妝檯上的鏡子上,看了看自己的臉,還有雙手。

“啊......”

許宴有些詫異,連忙跑過來,問道:“二龍....你怎麼了?”

柳二龍的尖叫聲很大。

所以許宴有些震驚,生怕她將其他人驚動而來。

但是,要知道柳二龍在史萊克學院中,一些學員心中的形象,那是非常暴躁的。

很多人都是避之不及。

所以,一般情況下,她居住的地方,是不可能有人會突然闖進來的。

許宴來到房間內,看著柳二龍不可置信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小宴.....我怎麼變得這麼年輕了?”柳二龍瞪大了水靈靈的眼眸子,看向許宴,簡直覺得像是在做夢。

“嗯.....這是我試煉中專門得到一種神物,我將她提煉成這樣的丸子,所以就想著你,雖然二龍你一直都很年輕漂亮,但是我希望你永遠年輕漂亮,永遠充滿少女氣息。”

柳二龍被許宴這話,哄得笑得合不攏嘴,然後看著自己嬌羞的樣子,變得更加害羞了。

自己年輕時候的樣子,就是這麼好看。

但是,即便是她是魂師,依靠魂力等級可以抱住容顏,當始終無法做到,永遠年輕。

隻有真正成神的人,才能夠活到成千上萬年,甚至永葆青春。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斤兩,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實現的。

而突然一天,她能夠做到了。

她的樣子,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時期,她也是在心裡自誇,原來老孃年輕的時候,這麼好看。

緩緩走過來,她連忙在許宴的臉上親吻了一口,開心的說道:“謝謝你,小宴.....你給我的東西,我實在太喜歡了,到現在,我都感覺在做夢一樣。”

許宴笑了笑,緩緩來到柳二龍的軟榻上躺下來,說道:“這樣謝我,誠意明顯不足,你知道應該怎麼做。”

柳二龍頓時俏臉微紅,連忙微笑道:“好,你這壞傢夥,就想著欺負我。”

“我可冇有欺負你,這東西,可是無價之寶,你就說,對你作用大不大吧。”許宴連忙傲嬌的說道。

看著許宴有些傲嬌的樣子,柳二龍緩緩走過來,直接撲在許宴懷中,然後親吻了他一下,說道:“這作用非常大,我感覺我很幸福。”

看著柳二龍這樣開心的樣子,許宴也是想到了姑姑唐月華,得到這東西,將自己變得年輕之後,也是非常開心的。

畢竟那個女人不想自己永遠年輕漂亮。

永遠十八歲,那是夢中的美好。

.......

.......

許宴有些詫異,連忙跑過來,問道:“二龍....你怎麼了?”

柳二龍的尖叫聲很大。

所以許宴有些震驚,生怕她將其他人驚動而來。

但是,要知道柳二龍在史萊克學院中,一些學員心中的形象,那是非常暴躁的。

很多人都是避之不及。

所以,一般情況下,她居住的地方,是不可能有人會突然闖進來的。

許宴來到房間內,看著柳二龍不可置信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小宴.....我怎麼變得這麼年輕了?”柳二龍瞪大了水靈靈的眼眸子,看向許宴,簡直覺得像是在做夢。

“嗯.....這是我試煉中專門得到一種神物,我將她提煉成這樣的丸子,所以就想著你,雖然二龍你一直都很年輕漂亮,但是我希望你永遠年輕漂亮,永遠充滿少女氣息。”

柳二龍被許宴這話,哄得笑得合不攏嘴,然後看著自己嬌羞的樣子,變得更加害羞了。

自己年輕時候的樣子,就是這麼好看。

但是,即便是她是魂師,依靠魂力等級可以抱住容顏,當始終無法做到,永遠年輕。

隻有真正成神的人,才能夠活到成千上萬年,甚至永葆青春。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斤兩,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實現的。

而突然一天,她能夠做到了。

她的樣子,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時期,她也是在心裡自誇,原來老孃年輕的時候,這麼好看。

緩緩走過來,她連忙在許宴的臉上親吻了一口,開心的說道:“謝謝你,小宴.....你給我的東西,我實在太喜歡了,到現在,我都感覺在做夢一樣。”

許宴笑了笑,緩緩來到柳二龍的軟榻上躺下來,說道:“這樣謝我,誠意明顯不足,你知道應該怎麼做。”

柳二龍頓時俏臉微紅,連忙微笑道:“好,你這壞傢夥,就想著欺負我。”

“我可冇有欺負你,這東西,可是無價之寶,你就說,對你作用大不大吧。”許宴連忙傲嬌的說道。

看著許宴有些傲嬌的樣子,柳二龍緩緩走過來,直接撲在許宴懷中,然後親吻了他一下,說道:“這作用非常大,我感覺我很幸福。”

柳二龍的味道,還是這麼正宗。

尤其是身材越來越火爆了,這就是所謂熟婦的味道。

“對了,我有一件東西想要送給你。”許宴對著柳二龍說道。

聽見許宴這話的柳二龍,心中很是開心,美麗的眼眸中,多了幾分驚喜和期待。

“什麼東西?”柳二龍好奇的問道。

許宴將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遞給了柳二龍。

柳二龍也是看著眼前的丹丸,眼前一亮,詢問道:“這是.....”

“來,坐下來,你吃下去好好感覺一下。”許宴說道。

“小宴.....這不是那種藥吧.....其實用不著的,我可以按照你的要求,做任何事情的。”柳二龍的俏臉微紅,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不是的....你想哪兒去了?”許宴連忙擺手說道。

柳二龍在許宴眼神真誠的注視下,最終還是吃下了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

吃下去之後,感覺嘴裡很是清涼的感覺,呼吸清新,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就連調動自己體內的魂力,都是感覺無比的順暢了起來。

許宴目不轉睛的看著柳二龍的樣子,果然是一層朦朧的光輝之下,她的麵容逐漸變得年輕,渾身多了幾分青春的氣息。

但是,她成熟韻味並未減少,看起來有一種童顏巨峰的感覺。

尤其是雪峰,是那種呼之慾出的感覺。

許宴感覺到歎爲觀止,這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果然是好東西。

係統出品,果然是精品!

許宴的臉上,浮現出笑意,對著柳二龍詢問道:“怎麼樣,你感覺怎麼樣?”

“感覺倒不是很強烈......但是有一種說不上的舒適,反而感覺有些精神了。”柳二龍仔細的回味著,然後說出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感受。

就連調動自己體內的魂力,都是感覺無比的順暢了起來。

許宴目不轉睛的看著柳二龍的樣子,果然是一層朦朧的光輝之下,她的麵容逐漸變得年輕,渾身多了幾分青春的氣息。

但是,她成熟韻味並未減少,看起來有一種童顏巨峰的感覺。

尤其是雪峰,是那種呼之慾出的感覺。

許宴感覺到歎爲觀止,這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果然是好東西。

係統出品,果然是精品!

許宴的臉上,浮現出笑意,對著柳二龍詢問道:“怎麼樣,你感覺怎麼樣?”

“感覺倒不是很強烈......但是有一種說不上的舒適,反而感覺有些精神了。”柳二龍仔細的回味著,然後說出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感受。

就連調動自己體內的魂力,都是感覺無比的順暢了起來。

許宴目不轉睛的看著柳二龍的樣子,果然是一層朦朧的光輝之下,她的麵容逐漸變得年輕,渾身多了幾分青春的氣息。

但是,她成熟韻味並未減少,看起來有一種童顏巨峰的感覺。

尤其是雪峰,是那種呼之慾出的感覺。

許宴感覺到歎爲觀止,這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果然是好東西。

係統出品,果然是精品!

許宴的臉上,浮現出笑意,對著柳二龍詢問道:“怎麼樣,你感覺怎麼樣?”

“感覺倒不是很強烈......但是有一種說不上的舒適,反而感覺有些精神了。”柳二龍仔細的回味著,然後說出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感受。

就連調動自己體內的魂力,都是感覺無比的順暢了起來。

許宴目不轉睛的看著柳二龍的樣子,果然是一層朦朧的光輝之下,她的麵容逐漸變得年輕,渾身多了幾分青春的氣息。

但是,她成熟韻味並未減少,看起來有一種童顏巨峰的感覺。

尤其是雪峰,是那種呼之慾出的感覺。

許宴感覺到歎爲觀止,這布靈布靈青春永駐丸,果然是好東西。

係統出品,果然是精品!

許宴的臉上,浮現出笑意,對著柳二龍詢問道:“怎麼樣,你感覺怎麼樣?”

“感覺倒不是很強烈......但是有一種說不上的舒適,反而感覺有些精神了。”柳二龍仔細的回味著,然後說出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