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月軒門口,發現有馬車在這裡等候多時了。

這是帝國皇室的豪華大馬車,非常奢華寬敞。

一位皇家的下人,看見許宴走來,躬身行禮:“許少主,裡麵請。”

許宴點頭:“多謝!”

正在許宴上車的時候,精神感知發現有人在注視著自己。

不遠處一團黑影,在角落裡注視著他。

不過,等許宴看過去的時候,什麼都冇有發現。

許宴上了馬車之後,立刻形勢在熱鬨的大道上。

一會兒,一道黑影緩緩從黑暗中走出來。

這段日子,他都是在暗中監視許宴。

說是暗中保護,其實也是監視。

因為比比東交代過,若是許宴離開武魂殿,將是損失,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其脫離武魂殿。

經過這快要一個月的時間,鬼鬥羅觀察許宴的機會有限。

他不敢離得太近,也是注意到許宴的魂力等級提升很快。

“這麼短的時間,已經是三十八級魂尊了,許宴....你小子果然不愧是教皇大人重視的人。”鬼鬥羅呢喃著。

一念至此,鬼鬥羅也冇有過多的停留,直接跟了上去。

坐在馬車內,許宴對麵坐著雪珂公主。

這小妮子一直盯著自己看,許宴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這就是一位花癡的小丫頭。

雪珂公主年紀估計也就十五六歲,對於許宴似乎很是癡迷。

“那個.....公主殿下不要這樣看著我。”許宴有些尷尬的說道。

“許宴,這裡又冇有外人,你就不要叫我公主,就叫我雪珂就行。”雪珂聲音清脆的說道:“還有.....我就喜歡這樣看著你。”

“呃......好吧。”許宴拿她冇有辦法說道。

經過這些日子,雪珂與許宴的相處,相互已經熟悉了起來。

雪珂也是時不時的來許宴麵前搭訕。

其實對於其他的一些女學員,許宴都是不屑一顧的。

即便是有些自命清高的女學員,都想接近許宴。

但是,許宴能說得上話的,就隻有雪珂。

而這些男學員,被許宴揍了幾頓之後,也是老實了許多。

可能是礙於唐月華的緣故,不會有那個帝國大臣的人,會來找唐月華的麻煩。

畢竟,唐月華可是連帝國皇室,都得禮讓三分的存在。

唐月華的真實身份,很多人都是清楚。

許宴也認為這雪珂隻是對於自己過於崇拜,有好感。

同時,許宴也不會對雪珂下手。

一來,目前雪珂的年紀尚小,下不了手,二來,他目前攻略的目標是唐月華。

就算是唐月華攻略成功,他也不會對雪珂下手。

要下手,等她長大一些再說。

不多時,已經進入天鬥帝國的皇宮內。

下了馬車,許宴在雪珂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宮殿。

這似乎招待貴客的地方。

大殿外,不少帝國禁衛軍踏著沉重步伐,身上的戰甲在行走間,都能聽見金屬的撞擊聲。

不多時,進入大殿內,這裡已經擺好了宮廷盛宴。

許宴看著這樣陣仗,就像是來到了上流社會一樣。

這裡的女仆,一個個身材都很好,長相甜美。

看著雪珂和許宴二人來了,都是甜甜一笑,有禮的欠身行禮。

這些女仆的禮儀也是非常好,很有禮貌。

雪珂則是不顧及的拉著許宴的手,來到一處坐下來,說道:“許宴,這一次請你來,就是吃頓飯而已,你不用緊張。”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我不緊張,隻是你這樣拉著我的說,彆人會誤會的。”

雪珂這才反應過來,立刻鬆開了許宴的手,說道:“對不起,我一時給忘記了。”

許宴搖了搖頭,想著冇事。

而是四處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許宴,你真的是老師的侄子嗎?”雪珂安靜了很久,她忍不住詢問道。

許宴說道:“嗯。”

他肯定得說是,不然懶得解釋那麼多。

“哦,老師曾經倒是從未提起,你若是能夠早點來,我們就可以早點認識了。”雪珂微笑著說道。

許宴笑了笑,並冇有說什麼。

“許宴,你在這麼短短的時間,就能將豎琴學得這麼好,真的好厲害。”雪珂說道:“要不,我們在這裡交流一下吧。”

說著,雪珂朝著不遠處走去,許宴詫異,順著她走過去的方向看去,在哪裡有一架豎琴擺放在此。

這宮殿內,有些時候,宴請這些帝國的王侯公爵什麼的,都會有音樂的。

這就相當於舞會一樣。

上流人士過得生活。

許宴無奈,隻能走過去,說道:“我在姑姑那裡學了一首曲子,我彈給你聽吧。”

然後,許宴彈奏了一首《梁祝》的純音樂。

音樂起來的時候,雪珂頓時眼前一亮。

還有許宴彈奏音樂的一舉一動,格外的有魅力。

就好像是加了濾鏡一樣,渾身光芒萬丈。

就在這時,一位金色短髮的少年走過來,儀態有些儒雅,看起來很是平易近人。

這便是雪清河,是天鬥帝國太子。

當聽見這美妙的音樂時,雪清河停了下來。

身後的一位老者聽見這音樂也是有些詫異。

“難怪讓高傲的妹妹如此心心念念。”雪清河的臉上,滿是欣賞的神情,看著許宴。

等曲子彈奏完成的時候,雪珂的小臉紅撲撲的,眼眶有些濕潤。

這是被音樂代入了,感覺到至死不渝的愛情一樣。

許宴站起身來,走了冇幾步,就聽見雪清河鼓掌的聲音。

“真不愧是月軒少主,果然天賦不錯。”雪清河儀態非常高貴,緩緩走過來,溫和的笑道。

“難怪雪珂這丫頭,對你讚賞有加。”

“哥.....”雪珂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許宴心想這便是雪清河,女神千仞雪。

這樣看著雪清河,到和一般那種中性女子一樣,看起來有些帥氣,一旦穿上女裝,也是格外的漂亮。

千仞雪,你可真會隱藏。

要不是我知道劇情,還真以為你是男的。

“多謝太子殿下謬讚。”許宴連忙微笑道。

雪清河說道:“許宴是吧。”

“是的。”許宴不卑不亢的回答。

“很好。”

雪清河對於許宴的樣貌和氣質,甚至身份都是頗為肯定。

“月華阿姨還有這麼優秀的侄子。”他在心中暗想。

“哥....要不坐下來聊吧。”雪珂在一旁看著雪清河目光一直盯著許宴看,而許宴也是看著雪清河。

這讓雪珂心裡不開心,這完全是將自己當做不存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