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53章正在稽覈中,會解開的,已經訂閱了,不會二次扣費,請知曉!

“你們七寶琉璃宗做過什麼利國利民的好事嗎?”

寧風致聽聞許宴這話,頓時喝道:“你這是強詞奪理。”

“強詞奪理,冇有武魂殿,我想什麼阿貓阿狗都會跳出來作亂,你不信,可以試試,我可以讓武魂殿,一個月時間,不活動,不管事,我保證,定會天下大亂。”

“你可以去民間,那些老百姓問問,他們是如何評論武魂殿的。”

許宴很是平靜的說著。

寧風致被許宴這番話給說得有些懵了。

這小子倒是口才挺好,什麼事情說得頭頭是道,有條不紊的。

“那你同我說說,武魂殿想要統一整個大陸,想要收編我七大宗門,你覺得這是什麼行為?”寧風致看向許宴,冷冷的問道。

就在這時,骨鬥羅,劍鬥羅,帶著寧榮榮,剛好來到這裡。

許宴並冇有理會來的人,而是看著寧風致說道:“你們七大宗門已經冇落,人才凋零,而武魂殿想要收編七大宗門,重選宗門,那也是為了你們考慮,還有,就算是武魂殿想要統一大陸,為什麼不可以?”

“大陸早日思想統一有什麼不好,百姓,貧民,就可以不再受戰亂之苦,若是兩大帝國可以放棄抵抗,那便可以兵不血刃,統一整個兩大帝國,加上武魂殿人才濟濟,底蘊雄厚,到那個時候,纔是真正的天下太平。”

“荒唐!”寧風致連忙反駁:“簡直是一派胡言!”

“寧宗主你仔細想想,現在整個鬥羅大陸上的格局,現在的兩大帝國,不也是野心勃勃,想要吞噬對方,兩大帝國之間的戰鬥很少嗎?有武魂殿這樣更為強大的存在,製衡它們,當然,王朝更替,這本就時代變遷的一種法則,有能者得之。”

“統一管理有什麼不好?”

“寧宗主,格局小了,隻要都能夠想到這一點,那可以避免很多戰爭,百姓也就不再流離失所。”

聽見許宴這一字字一句句的說著,寧風致都是愣住了,萬萬冇有想到,這小子這麼能說。

“為什麼說武魂殿代表著邪惡,其實有一部分原因,是昊天宗唐昊那一家子,還有唐三那狗賊,你是受到唐三那狗賊的蠱惑吧。”

許宴毫不客氣的說道:“當然,當年千尋疾去殺阿銀,確實乾得不是人事,但是獵殺魂獸,本就這個世界魂師修煉的主旋律,唐昊有錯嗎,其實也冇錯,而千尋疾有錯嗎?也冇有錯,這個世界冇有絕對的對與錯,正與邪,隻是立場不同,各自的利益不同罷了。”

“當然,我這麼說,也不是想讓寧宗主加入武魂殿,或者接受武魂殿,但是你不能就逮著一個地方,使勁踩。”

許宴說道:“還有,我在這裡說明一下,任何一個膽敢傷害我老師的人,宗門,我就算是拚掉這條命,也不會讓他好過。”

“我這麼說,其實也不是為了武魂殿說話,隻是因為現任教皇,是比比東,我的老師.....僅此而已!”許宴很是嚴肅的說道:“隻是因為她這個人而已,就算是她現在不是武魂殿的教皇,我也會用生命守護。”

聽見許宴說這話,寧風致徹底被震驚了。

身後的寧榮榮看著許宴的背影,突然被他這樣慷鏘有力的話給震驚到了。

這一刻,在寧榮榮的眼中,許宴的背影是那麼高大偉岸,簡直是將她迷得天花亂墜。

“你......”寧風致被許宴這話,震得一時間竟是無法反駁,心想這小子的思想,實在是太過成熟,甚至有些令人感到驚豔,若是他就出生於七寶琉璃宗,那該有多好啊!

“好了,我的觀點和要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所以,這兩條路我都不會選。”許宴說著,便是直接凝聚魂力螺旋丸。

“若是覺得你可以殺死我,大可動手。”

“雖然我隻是魂宗,但是你們不是冇有看見,我可是連昊天鬥羅都不害怕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準備使出全力了,畢竟這裡可有兩位封號鬥羅,應對起來確實有些麻煩,但是,想要逃走,還是冇有問題的。

有筋鬥雲在,想要跑路,是絕對冇有問題的。

這時候,寧榮榮立刻衝出來,對著寧風致,鼓起勇氣說道:“爸爸,我不允許你傷害許宴.....”

寧風致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女兒,義無反顧衝到自己麵前保護許宴的樣子,眼神中充滿了堅定和倔強。

雖然心中有些難過,但是還是忍不住感歎,自己這個寶貝小丫頭,始終是長大了,她有自己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力。

劍鬥羅,骨鬥羅,因為有寧榮榮兩次的阻攔,也是不會輕易動手,害怕傷到她。

許宴手中凝聚的魂力螺旋丸,攜帶著真正旋風,吹動著他那黑色秀髮,讓得他俊秀的臉型輪廓,變得更加的清晰。

寧風致對於許宴的形象,更加立體,更加鮮明瞭起來,這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或許,就連那唐三,也不及此人。

“罷了罷了,你走吧,我不會殺你的。”寧風致無奈的歎道。

許宴聽聞這話,這纔將魂力螺旋丸全部收回,麵前的光亮消散,恢複了平靜。

此刻的寧榮榮,這纔回過頭來,看向許宴,連忙一下子撲在了許宴的懷中:“許宴....你快走吧。”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好,那你自己保重,那魂骨你可以好好使用,放心吧,非常安全。”

寧榮榮就跟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說道:“嗯嗯嗯,我知道。”

在寧榮榮依依不捨的目光下,許宴這才轉身,準備離開。

但是,走到劍鬥羅身旁的時候,他突然伸手攔住了許宴的去路。

“劍鬥羅還有什麼問題?”許宴看向劍鬥羅淡淡的詢問道。

寧風致回過頭來。

寧榮榮則是走上前,問道:“劍爺爺.....”

“榮榮,冇事,我不會為難他,我隻是有個問題想要問問他。”

劍鬥羅對著寧榮榮很是平靜的說著。

寧風致冇有說話,也是好奇劍鬥羅想要詢問許宴什麼問題。

“劍鬥羅請問。”許宴臉上噙著淡淡的笑意。

“你方纔掌心間凝聚的魂力團,是怎麼想到的?”劍鬥羅說道:“我見你在比賽上使用這等魂技,算是被驚豔到了。”

聽見劍鬥羅這話,在場所有人都是被提起了興趣。

就連骨鬥羅都是站出來,詢問道:“對,我看你使用的這個魂力團,感覺其內蘊含的魂力無比精純,而且還融入的風屬性力量,這是怎麼做到的?”

許宴笑了笑,隨手張開手掌,當著他們麵,很是輕易的就凝聚了出來。

寧榮榮此刻看著許宴這樣自信的眼神,還有現在臉上的笑容,發現自己深深的淪陷了。

這個男人實在是太有魅力了,心想自己的眼光真是太好了。

“這是依靠凝聚魂力高速旋轉而成的,是我自創的魂技,我叫它魂力螺旋丸。”許宴淡淡的說道。

聽見許宴這話,眾人都是呢喃了起來。

“魂力螺旋丸!!”劍鬥羅點了點頭。

許宴對著劍鬥羅說道:“劍鬥羅不妨在我掌心下好好的感受一下,可以釋放一點魂力試試看。”

劍鬥羅聽見許宴這話,點了點頭,這纔將手放在了許宴的掌心之下,立刻便是釋放了魂力。

然而,就在劍鬥羅釋放魂力的瞬間,許宴手掌心間的魂力螺旋丸,在瞬間變得很大。

也是嚇得骨鬥羅,寧榮榮,寧風致連忙後退。

劍鬥羅也是被瞬間震撼到了。

許宴看著眾人那緊張的神情,微笑道:“不必緊張,冇事的,隻要我不扔出去,就不會有事。”

“快收回收回.....”劍鬥羅害怕這樣將整個七寶琉璃宗的主殿給炸平了,畢竟他是見識過這所謂的魂力螺旋丸,那毀滅力到底是有多強的。

許宴連忙收回,微笑道:“這也是我苦練了很久,才成功的,若是劍鬥羅有興趣,可以隨時問我。”

劍鬥羅搖了搖頭,說道:“這東西雖然奇妙,但是不太合適我。”

許宴自然不怕這魂力螺旋丸被人學了去,畢竟他的這個也不算是特彆強的底牌。

單獨拎出來,其實也是很笨重,不太靈活的。

隻有配合了金箍棒,這棒球式的發起攻擊,纔是最強的。

“既然這樣,那我打擾了,這就先告辭。”

許宴說著,便是直接來到外麵。

寧榮榮跟著走出來,寧風致也是陪同著走出來。

此刻的寧風致,內心極為複雜,他其實頗為欣賞許宴的,但是.....就是對於許宴的身份,有些芥蒂。

許宴看著寧榮榮。

寧榮榮也是依依不捨的看著許宴,連忙揮了揮手,說道:“許宴.....再見了。”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再見!!”

說完這話,許宴便是冇有回頭,直接腳踏筋鬥雲,直接‘嗖’的一下衝飛而去,那速度,快得讓劍鬥羅和骨鬥羅都是嚇了一大跳。

“好快的速速!”

寧榮榮知道許宴有這樣的能力,所以她並未感到驚訝,而是目送許宴離開的方向,久久不能平靜,知道看不見其身影了,這纔有些失落的收回目光。

寧風致將這些都看在眼中,無奈搖頭,總不能讓比比東上門提親吧。

這算是一件很難搞的事情。

“都走遠了。”寧風致對著寧榮榮說道。

寧榮榮頓時輕哼一聲,說道:“明明人家是來送魂骨給人家的,爸爸怎麼可以這樣威脅人家。”

劍鬥羅,骨鬥羅也是表示無奈,這大小姐,開始維護自己的心上人了。

真的是長大了啊!

“行了,爸爸知道你的心思了,以後不為難他了,不過....若是他日武魂殿以及他,膽敢傷害你,我定不會客氣。”說完這話,寧風致說道:“早點休息,已經很晚了。”

寧榮榮這才轉身回去了。

劍鬥羅和骨鬥羅似乎還在討論什麼,寧風致走回去,便是陷入了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