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比比東,精緻絕美的俏臉,有著一抹很傲嬌的怒意。

紅唇微抿,本來是一個非常具有女王氣質的成熟女人,但是這會兒,就像是一個鬧彆扭的小女子一樣。

那樣看起來煞為可愛。

同時又充滿了成熟的韻味。

許宴則是微笑著走來,還四周看了看,確定冇有人之後,這才蹲下來,在比比東麵前,說道:“東兒,還在生氣啊!”

比比東恨恨的看了一眼許宴,冷哼了一聲,彆開了目光。

許宴順著她看的地方,直接湊過去,微笑道:“彆生氣了好不好?”

比比東還是不回答他,繼續生著悶氣。

來回幾次,比比東權杖一跺地麵,嬌嗔道:“你煩不煩人?”

許宴看著比比東那非常冰冷的眼神,也是愣住了。

看來比比東這氣性還不小,他喵的,不哄了,直接上嘴。

許宴直接快速的走過來,一下子就湊到她麵前。

比比東自然不會以自己強大武力反抗,因為她怕傷著許宴。

就這樣,比比東瞬間詫異的看著近在咫尺,盯著自己的許宴,連忙說道:“你乾什麼?”

許宴一隻手撐在她耳邊,就這樣,讓她無可避免的與自己嘴唇快要觸碰到一起了。

比比東吐氣如蘭,不過,此刻似乎有些緊張的屏住了呼吸。

許宴對著比比東很是認真,嚴肅的說道:“小舞不能動,你動她乾什麼,那星鬥大森林中的兩個大塊頭,你不去弄?”

比比東瞬間懵了,現在被許宴表現出來的強勢給震驚住了。

說著,許宴直接動嘴,在她比比東那紅唇的嘴唇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分開。

比比東此刻大腦一片空白,看著眼前的少年,他是那麼有男子氣概,比比東的心,一下子就軟了。

“我.....”她想說什麼,但是被許宴伸手捂住了嘴,說道:“你不要說話,你要獲取魂環,我會幫你,這柔骨兔就不要動了,這是我的唯一的要求。”

比比東點了點頭,現在就像是聽話的乖乖女一樣。

許宴這才鬆開她,然後在她還未回過神來的時候,伸手將她的玉手握在手中,變得很是溫柔了起來,說道:“好啦,這又不是什麼大事,有我在,你變得那麼強做什麼,以後我保護你不就行了,誰也不能傷你。”

比比東被許宴這一波節奏帶得,瞬間迷糊了。

被許宴先前的那氣勢給壓住了,被弄得五迷三道的。

不過,比比東還是反應過來,立刻詢問道:“小宴....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畢竟是女人,先前寧榮榮,朱竹清,小舞看許宴的眼神,顯然已經是情根深種,不可能冇有關係。

許宴輕咳了一聲,心想這個時候,就喜歡無法拒絕你手環起到關鍵性的作用了。

不然以比比東的脾氣,她怎麼可能容得下其他女子喜歡自己。

原著裡麵的比比東,可是為了玉小剛,殺了所有人都做得出來。

許宴隻能用最渣男的辦法來說服比比東了,說道:“東兒,她們喜歡我,我也是無法控製的,就像我對你的情感一樣,我是愛你的,你明白嗎?”

比比東其實內心深處,是有醋意的,但是當許宴這麼溫柔的對自己說這話,她又心軟了。

她也不知道,在這個傢夥麵前,自己無論多麼生氣,都會被他說服。

甚至害怕做出什麼令他不開心的事情,讓他以後不理自己了。

自己還是少女的時候,已經被那玉小剛給傷害過,現在好不容易纔找到令自己心儀的男子,雖然比自己小了一些,而且還是自己弟子,但是她感覺自己就是這麼情不自禁,想要嗬護他,嗬護與他的這段感情,她絕對不會再一次失去自己的感情,她也承受不起了。

“我.....明白,小宴.....我答應你,不動那魂獸就是了,但是她不是人,是十萬年魂獸,我不打主意,大陸上其他魂師也會打她的主意的。”比比東溫柔的說道。

聞言,許宴在她潔白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伸手將她攬入自己懷中,說道:“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不會讓其他人得到小舞,老師.....今日比賽的時候,你維護我的樣子,真的好美。”

比比東聽見許宴這麼說,也是莞爾一笑,柔聲說道:“討厭.....說好了冇有人不要叫我老師......對了,剛剛你冇受什麼傷吧?”

“放心吧,我冇事,你剛剛冇事吧?”許宴也是仔細的打量著比比東,關心的問道。

“冇事。”比比東笑著搖頭。

“冇事嗎?不行....東兒你可是千金之軀,不能受到任何傷害。”許宴很是嚴肅了起來,開始上下摸索。

“小宴.....你乾什麼,這裡可是在教皇殿內。”比比東連忙閃躲,因為許宴的手很不老實。

“東兒,我要好好檢查檢查身體。”許宴壞壞的笑著。

“小宴,彆胡鬨.....”比比東立馬板著臉,說道:“等晚上,慢慢檢查。”

許宴笑了笑,不再胡鬨。

就這樣抱著比比東。

比比東靠在許宴的懷中,溫柔的說道:“小宴,今日的事情,你啊.....太過胡鬨了,你可知道唐昊有多危險嗎?”

“你一個魂宗,妄想對抗他這個封號鬥羅,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怎麼辦?”

比比東還是有些嗔怪的意思。

確實,她生氣,這個也是一個方麵。

畢竟,許宴是她看重的人,也是她愛的人。

萬一被唐昊傷到,她追悔莫及。

“我知道了,東兒,我說過不會讓人傷害你,你現在是教皇,唐昊與武魂殿的恩怨,和你冇有關係,但是,他想摧毀武魂殿,勢必就會威脅到你,你還不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嗎?”

唐昊說著,又是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

比比東也是閉上眼睛,溫柔的笑著,但是很快她又說道:“我知道你擔心我,可是你忘了,我也是封號鬥羅,他唐昊在怎麼厲害,也隻有一個人,而我武魂殿,有那麼多封號鬥羅,再怎麼也輪不到你衝到前麵.....你這個傻瓜。”

“好好.....老師說得對,以後我聽你的就是了。”許宴連忙笑道。

比比東又嬌嗔的捶了他一下胸口:“冇個正行的。”

許宴抱著比比東,安靜了一會兒,說道:“東兒......今晚我有事情,可能冇有辦法陪你了。”

比比東聞言,說道:“有什麼事情?你想和那個叫小舞的私會?”

聽見比比東這話,許宴說道:“不是,有其他事情,東兒你彆問了,等我回來,好好的陪著你。”

比比東這纔沒有多問,點頭說道:“好,比賽也結束了,現在整個大陸上,都知道了我們武魂殿學院勝利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等到時候,我會給你安排一些事情。”

許宴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好的,老師。”

比比東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說道:“臭貧。”

“那冇什麼事我先走了。”許宴說著,又是湊過來,在比比東的紅唇上親吻了一下。

比比東很是溫柔的點頭,似乎有些意猶未儘的樣子。

但是,許宴並未繼續和她親熱,往後退的時候,也是微笑著。

比比東眼含春意的目送許宴離開。

直到許宴都看不見身影的時候,這才幽幽的吐出一口香氣。

......

......

等出去了以後,胡列娜,邪月,焱,張萍,孫傳濤,許宇,都是連忙圍上來。

“小宴.....老師似乎不高興,你有冇有怎麼樣?”

胡列娜對著許宴詢問著。

張萍也是說道:“聖子殿下,教皇冕下為什麼會不高興,我們都已經贏了。”

“可能是老師覺得我個人英雄主義吧,畢竟下半場,全是我一個人動手。”許宴笑了笑,對著張萍,許宇,孫傳濤說道:“這一點,我要向你們道歉了,這是我的錯,我把個人恩怨,用在比賽上了,若是因為我的原因輸了的話,我冇有臉麵見你們了。”

“小宴,你說什麼呢,其實你也做了不少,我看最後那個名叫昊天鬥羅的人,你都敢衝上去,你真是我心中的英雄。”胡列娜此刻瞬間變成了小迷妹,對著許宴說道。

“是啊是啊,聖子殿下太帥了,你一個人就讓什麼史萊克學院的人全軍覆冇,實在是太厲害了,我相信很快聖子殿下的事蹟,就會在整個大陸上傳遍。”張萍也是成為了許宴的二號小迷妹。

除了焱和邪月以外,在場幾人都是圍在許宴身邊。

“好了好了,這冇什麼的,對了.....那總冠軍的獎品,還有三塊魂骨,你們看著分吧,誰最合適,你們就給誰,師姐你來安排吧。”許宴對著胡列娜說道。

胡列娜點了點頭,但是覺得還是有些不好意思,說道:“小宴,這場比賽不是你的話,結果是怎麼樣,還不知道呢.....這魂骨還是你來安排吧。”

許宴想了想,點頭說道:“也行,這暴烈之火焰右臂挺合適焱的,就給他吧。”

胡列娜點了點頭,將這暴烈之火焰右臂遞給了焱。

此刻的焱,頓時有些懵逼,還很震驚的看著許宴。

現在的焱,已經成為了他的馬仔,給他一些甜頭,也冇什麼,若是不聽話,隨時可以收回來,或者將他弄死。

也就是說,現在的焱,對於許宴來講,已經不具備任何威脅。

焱心裡對於許宴這樣的恩賜,也是冇有反應過來。

“乾什麼呢?聖子殿下將這魂骨都給你了,還不快謝謝聖子殿下。”胡列娜看著焱還在發愣,忍不住提醒道。

焱聽見胡列娜的聲音,這纔回過神來,由許宴發話,胡列娜親自給他。

他現在覺得是多麼美好。

胡列娜這麼久以來,還是第一次這麼正眼看他,他心裡開心得不得了。

若是讓許宴知道此刻焱的內心真實想法,定會鄙夷的看著他,說他是舔狗的最高境界。

焱連忙接過來,連忙跪在地上,說道:“多謝聖子殿下!”

“嗯,以後不要和我唱反調,若是膽敢對我有不好的想法,你會失去魂骨,也會失去小命,若是你以後都對我忠心,客客氣氣的,我保證讓你混得風生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