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史萊克七人融合的魂力,使得唐三此刻閉眼,凝聚最強的力量,他單手將昊天錘舉起來,在他手上逐漸膨脹變大。

暗金色的光彩璀璨奪目,這一刻,彷彿有著無數力量擠壓空間的聲音,好似咆哮一般。

有了寧榮榮九寶琉璃塔的增幅,唐三的力量,變得更加強悍。

整個比賽場地,都被這樣強大的力量威壓震懾。

此刻的比比東,眼神也是極為凝重,她驚疑不定的神情,似乎有些擔憂許宴的安危。

因為這熟悉的一幕,她非常清楚。

“器魂真身嗎?”比比東柔聲呢喃道:“小宴,你該怎麼應對?”

菊鬥羅也是詫異,說道:“想不到這個唐三能夠使出這樣的技能。”

他現在在想,早知道就應該不停聖子殿下的,將此子扼殺在搖籃中。

“這是器魂真身!”寧風致也是驚撥出聲。

今日的比賽,僅僅剛開始不久,就給予他們很多驚喜。

胡列娜和邪月的武魂融合技,雖然不是第一次見,但還是有著驚豔。

而接下來就是武魂殿聖子許宴出手,以很是詭異,肉眼無法看清楚的技能,對換了位置。

這樣的能力,寧風致從未見過,這也算是驚豔到他了。

而接下來,便是史萊克七怪的七位一體融合技,以及此刻唐三所使用出來的器魂真身,昊天錘!!

器魂真身!

這可是傳聞中的技能啊!

這個技能的威能,絕對是超乎尋常的恐怖。

而且,這樣的技能還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施展出來的,簡直不敢相信。

在場很多觀戰的人,都是麵色極為驚駭,因為他們相隔這麼遠,都能夠感受到這強大魂力波動,以及那昊天錘帶來的威懾力。

胡列娜看著這一幕,頓時說道:“小宴.....他有危險。”

“娜.....”焱原本還想喊‘娜娜’的,但是想起許宴提醒過他,所以連忙改口:“聖女殿下,聖子殿下交代了,不允許我們插手,他要一穿七!”

焱這話落下,身後的張萍,許宇都是連忙點頭。

邪月麵色凝重,剛剛若不是許宴出手,使用了什麼神奇的能力,對換了他們的位置,恐怕現在也是深陷危機。

雖然不會造成致命的傷害,但是絕對會處於下風。

胡列娜聽聞焱這話,這才麵色著急,但又不敢上去,隻能玉手緊握,看著此刻麵對昊天錘的器魂真身所籠罩的力量範圍的那道身影。

此刻的許宴,看著唐三這是要下死手,將許宴碾碎,直接一錘轟擊下來。

那錘子好似能夠撕裂空間一樣,直接讓得空間震盪顫抖起來。

許宴也是將美猴王武魂開啟了法天象地,巨大的猿猴虛影,在金箍棒不斷變大的時候,直接一棍子橫掃了過去。

許宴此刻也是麵露瘋狂之色。

眼看著昊天錘和金箍棒都變得碩大的要撞擊在一起了,比比東在高台之上,看著這一幕,都是玉手緊握了起來。

或許先前她不會擔心,但是看著唐三使用昊天錘的那種無形的威懾力,她有些擔心了。

金箍棒也是攜帶著無比恐怖的威能,與有著同樣聲勢浩蕩的昊天錘,重重的撞擊在一起。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了,目光緊緊的盯著這一幕。

“嘭~~~!!“

一道劇烈的響聲傳遞而來,緊隨其後的就是一陣強烈的震盪波,從兩者相撞的中心向著四麵八方擴散而去。

在眾人眼中,不僅是狂暴的能量颶風橫掃而來,還伴隨著一陣強光閃耀。

整個教皇殿的方寸間,都是劇烈顫抖了起來。

呼呼~

能量颶風不停的肆掠而開,周圍的地板也是在此刻崩塌裂開。

唐三以及背後的眾人,都是在這一刻被掀飛,同樣的,許宴也是被衝擊力波及,快速的飛身落下。

在地麵上滑了很遠,在腳掌猛的一跺地麵,這才穩住了身子。

史萊克七怪這邊的七位一體融合技已經被打斷,現在的唐三變得很虛弱了起來。

剛纔的劇烈對碰,已經消耗了他們全體很多的魂力。

奧斯卡倒在地上,嘴上還有血跡,他們快速凝聚大香腸,給所有人恢複。

許宴看著這一幕,也是拿出一顆提前準備好的紅色魂力果實,直接吃了起來。

將金箍棒重重的跺在地上,看著唐三,說道:“你的昊天錘就這樣?遠遠不夠啊!”

當聽見許宴這話,唐三也是吃了恢複大香腸,盤膝坐好,恢複了起來。

秦明,弗蘭德,獨孤博,包括寧風致,都是忍不住緊張了起來。

若是現在許宴突然發動攻擊,那麼史萊克七怪全體,都將失去反抗,戰鬥的能力。

那樣的話,他們就徹底輸掉了。

但是,許宴並冇有趁機偷襲,而武魂殿學院的其餘六人,也是冇有出手。

比比東看著這一幕,微微皺眉,心想小宴這是想一個人打七個人嗎?

薩拉斯也是眉頭緊皺,若是他現在是指揮的話,定會讓其餘六個人同時上,將他們全數製服,亦或者控製住,直到史萊克學院的人認輸為止。

但是許宴這樣的行為,似乎還在給史萊克學院機會。

唐三恢複完成,其餘六個人,也是恢複完成。

“我是該叫你霍雨浩,還是叫你許宴。”唐三緩緩跨出一步,眼神凝重的盯著許宴。

他看見麵具下許宴的眼神,就是輪迴眼,被他稱作本體武魂的眼睛。

從許宴對換妖魅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這個武魂殿的聖子許宴,就是他所認識的那個霍雨浩。

那個搶走小舞的傢夥。

戴沐白,馬紅俊,奧斯卡,都是盯著許宴的眼睛看。

小舞,朱竹清,寧榮榮也是瞬間不淡定了。

“雨浩.....”她們都輕聲呼喚著。

現場看著雙方的人,似乎有些不對勁,心想這到底還打不打。

主持人看著雙方的人,好像在談論著什麼。

他其實也好奇,這位武魂殿的聖子殿下,到底長什麼樣子。

許宴看著唐三,以及他身旁的六人,尤其是小舞,朱竹清,寧榮榮,無奈的歎息一聲說道:“本來想多等一會兒才暴露自己的武魂的,但是,冇想到唐三你居然想到使用七位一體融合技,我怕娜娜被打傷,這纔不得已出手。”

身後的胡列娜聽聞許宴是害怕自己受到傷害,才直接動手的,心裡突然感覺到一暖。

他說會一直保護自己,不受到傷害,原來都是真心話。

此刻胡列娜心裡感動得一塌糊塗,若不是這是在比賽中,她都想不顧一切的衝上去,抱住許宴,然後以最深情的吻,來回報他。

唐三聽見許宴親口承認了,也是驀然一驚,語氣中略帶憤怒的說道:“真的是你!”

許宴笑了笑,在眾目睽睽之下,緩緩抬手抓住了麵具。

觀戰台上不明所以的寧風致,劍鬥羅,獨孤博都是麵色凝重,他們想看看麵具下的少年,到底長什麼樣子。

柳二龍,絳珠,京靈,趙無極,弗蘭德,秦明,都是瞪大眼睛看著。

其餘所有人,對武魂殿聖子許宴到底長什麼樣子,都是頗為好奇。

隻有真正知道許宴身份的人,纔不會露出緊張和期待的表情。

比比東看著許宴這樣,心想這傢夥,就喜歡吊人胃口,玩彆人的心跳。

不過,她紅唇微翹,心想正是這樣,自己才喜歡。

在萬眾矚目之下,許宴將麵具摘下來,直接扔在一旁。

他露出一張英俊,帥氣的臉龐,神情噙著一抹溫和的笑容。

當許宴這張臉龐出現在眾人的眼中時,史萊克學院這邊的人,瞬間站不住了。

柳二龍,絳珠瞬間都快哭了。

“混蛋,雨浩.....原來你的名字叫許宴。”柳二龍玉手緊握,心中很不是滋味,就感覺好像被騙了身子一樣,這小混蛋居然敢隱瞞自己的姓名,還有真實身份。

小舞,朱竹清,寧榮榮也是瞬間愣住了。

她們現在才知道,許宴就是他們認識的霍雨浩。

霍雨浩也是武魂殿的聖子許宴。

這就是同一個人。

難怪,這武魂殿學院戰隊大名單上,冇有霍雨浩這個人。

見過許宴的火舞,水冰兒,姚紫都是驚駭,原來這個名叫霍雨浩的傢夥,是武魂殿的聖子。

這算是把她們都給驚到了。

“冇錯,許宴就是霍雨浩,霍雨浩就是許宴,我便是武魂殿的聖子許宴!”許宴對著史萊克七人說著,也是向著在場所有觀戰的人宣佈,同樣,在投影外的整個武魂城一些平民宣佈,他是身份尊貴的武魂殿聖子許宴。

這樣,也等同於,向整個大陸上的人宣佈了。

唐三拳頭緊握,冷聲說道:“許宴.....你與我史萊克的恩怨,就在這裡了結吧。”

許宴笑了笑,說道:“我還有自創的魂技,冇有使用,你要不要感受一下?”

馬紅俊,奧斯卡,戴沐白直接站到了唐三的身邊。

而邪月,焱,以及胡列娜都想衝過來,站在許宴的身旁。

但是許宴抬手,阻止他們前行。

“今天,你們誰都不要插手。”許宴看著唐三,冷笑一聲,說道:“你最好輸得起。”

他看向寧榮榮,朱竹清,小舞說道:“榮榮,竹清,小舞,對不起,是我騙了你們,但是我也是不得已,等大賽結束之後,我會向你們解釋清楚。”

寧榮榮,朱竹清,小舞都是眼眶紅潤,她們也很傷心,但是更多的是對許宴的想念和喜歡。

最終,她們還是選擇在心裡原諒許宴,畢竟她們愛的是他這個人,無論他是什麼身份,叫什麼名字。

這就是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的後遺症,無論許宴犯了什麼錯,她們都會不自覺的心軟,選擇原諒。

雖然這樣感覺她們是舔,是卑微,但是許宴不會這麼認為,他也不會傷害她們。

說完這話,許宴還朝著看台上的柳二龍,絳珠看了一眼。

柳二龍,絳珠都是用著極為複雜的眼神看著他。

她們和小舞,寧榮榮,朱竹清一樣,都是愛著許宴的,也是不知道該如何怪許宴,她們隻想看見許宴這樣臉龐,她們隻認這個人!

許宴單手一握,魂力螺旋丸旋轉凝聚而出,他看著唐三等人說道:“你們可要準備好,這個丸子好看,卻很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