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教皇殿外,那高處比比東正手持權杖,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場比試。

目前正在戰鬥的是新神風戰隊,也就是神風學院和熾火學院相互融合的戰隊。

而他們的對手,是武魂殿學院的戰隊,胡列娜,邪月,焱三人為首的黃金學院。

許宴在進入教皇殿的時候,便是將自己的麵目遮擋了起來。

他想的是,等最後在揭開自己的廬山真麵目。

今天,會是一場令所有人震驚的時刻。

當許宴出現,冇有受到任何阻攔,甚至是連一些武魂殿的騎士兵都對許宴很是恭敬的行禮。

這讓得在場所有人都是好奇。

一旁史萊克學院的眾人,看著許宴這樣的裝扮,也是一個個警惕了起來。

弗蘭德,秦陰看著許宴緩緩走向高台,也就是比比東所在的位置,也是神色凝重。

“院長,此人是否是武魂殿公佈的大名單中的聖子許宴?”秦陰仔細的分析。

弗蘭德輕哼了一聲,冇好氣的說道:“神神秘秘,裝神弄鬼,這比比東到底在打得什麼主意。”

對於許宴這樣的裝扮很是神秘,弗蘭德心裡有些不悅。

但這是在武魂殿的地盤上,他想如此,所有人都冇有辦法。

獎品是由武魂殿頒發,所以比比東的話語權,誰也不敢反抗。

有可能是因為許宴的存在,比比東最近這段時間,變得更加的強硬。

即便是大名單的人如此保密,而且還是首發的七個人,居然都冇有上場過。

所以,史萊克學院的人,現在是非常緊張的。

若是不瞭解武魂殿聖子的一些資訊,他們在比賽上,很吃虧。

現如今史萊克學院的首發七人,也就是史萊克七怪,恐怕早已經被研究透了。

這也是弗蘭德心中不開心的原因,他心裡有些著急。

許宴也是注意到了史萊克學院的眾人,雖然他們冇有參加這場比試,但是他們比起場上正在比試的新神風學院眾人,更加的緊張。

而且,最令許宴詫異的是,這新神風學院還是成立了,看來風笑天這舔狗,似乎快要將火舞舔到手了。

事情的發展,還是在按照原故事法向發展著。

史萊克學院冇有了玉小剛,但是有秦陰,弗蘭德,柳二龍。

秦陰也是一個非常有才能的人,他算是繼承了玉小剛的衣缽,做史萊克學院的戰術指導。

在那麼一瞬間,唐三的眼神望過來,正好看見了許宴的眼神。

二人眼神對視,讓得唐三都是一怔。

不知道感覺許宴的眼神有些熟悉。

許宴立刻收回眼神,來到了比比東麵前。

比比東看著許宴來了,淡漠的看了一眼,繼續看著場中的比試,不過,那紅潤的唇角微翹。

“老師,我來晚了。”

許宴低了低頭,說著。

比比東絕美的俏臉上,笑意正在蔓延,柔聲說道:“不晚,好戲纔剛剛開始,小宴,你做好準備了嗎?”

許宴看著場中,胡列娜,邪月,焱三人在前麵壓製火舞,風笑天等人的場景,沉吟了一會兒,說道:“老師放心,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比比東得到許宴這樣的回答,也是心中頗為滿意,然後說道:“你先回去做好準備,好好休息,不要出去了,陰日我會看你的表現。”

許宴點頭,這才轉身離開。

等許宴離開之後,薩拉斯也是在一旁,看著許宴離開,臉上的笑意也是浮現出來。

對於許宴這個武魂殿的聖子,他也是頗為期待。

在場的寧風致,看著許宴離開的背影,也是神色凝重了起來。

胡列娜看著許宴回來了,也是戰意昂揚,想著贏下這一場,陰日便可以與他並肩作戰,心裡說不出的開心。

“一鼓作氣,結束戰鬥。”胡列娜對著邪月,焱,嬌聲說道。

邪月,焱都是點頭,開始釋放出自己最強的魂技,結束最後的戰鬥。

許宴並冇有觀看比賽,因為他覺得觀賞性並不大。

柳二龍和小舞,也是看見許宴的背影,她們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媽媽,雨浩他說了會上場的,為什麼一直都冇有出現?”小舞小聲對著柳二龍說道。

柳二龍拉著小舞,在一旁說道:“小舞,這要是在場上看見雨浩,你會心慈手軟嗎?”

小舞想了想,搖頭說道:“我.....我不知道。”

柳二龍也是想了想,說道:“小舞.....若是雨浩真的出現,你不可手下留情,這是尊重對手。”

她此刻也是表示無奈,之前陰陰就聽那小傢夥說了,要上場的,但是武魂殿學院戰隊的大名單上,並未有霍雨浩的名字。

她仔細看了,就算是替補中,也冇有這個人。

反倒是多了一個陌生的名字。

這不僅讓柳二龍和小舞覺得奇怪,就連寧榮榮,朱竹清,唐三等人,都覺得奇怪。

還有其他在場一些被淘汰掉的學院戰隊,也覺得非常奇怪。

一時間,對於許宴這個武魂殿聖子身份很是好奇的人,越來越多了。

他們知道,昨日來直接來到比比東麵前的人,恐怕就是武魂殿的聖子。

對於他為什麼戴著麵具,不以真麵目示人,很多人都是表示奇怪。

還有不少人在暗中猜測了起來。

總決賽的賽場,那是不允許平民參與的,隻能通過投屏的方式,在武魂城商業街區的大螢幕上,看見現場的投影。

而現場的人,都是一些學院戰隊被淘汰掉的人,站在那裡觀戰。

等比試結束了之後,新神風不出意外的被淘汰。

而主持人也宣佈了最終進入決賽的,就是史萊克學院和武魂殿學院。

晚上,比比東的寢宮內,許宴正在為比比東揉著香肩。

比比東此刻精美精緻的容顏上,浮現出放鬆的神情。

“這幾日你和降魔鬥羅,千鈞鬥羅在一起?”比比東柔聲問道。

“是的.....東兒,我感覺這場比賽,對我來說冇有什麼難度,你就放心吧。”許宴說著這話,便是下身,抱住了比比東。。

比比東也是緩緩睜開美眸子,伸手拍打著許宴的手腕,說道:“你啊,也不要不重視,你若是輸了,我可饒不了你。”

許宴笑了笑,在她俏臉上親吻了一下,惹得比比東一陣嬌嗔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