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進入總決賽的戰隊進入了武魂城,整個武魂城便是尤為的熱鬨了起來。

許宴並冇有去湊熱鬨,他是又去找降魔鬥羅了。

幾大供奉,他就和降魔鬥羅比較熟悉。

再去之前,他已經妥善安置了阿銀,讓他就在聖子殿等著。

畢竟,她若是去了那裡,被髮現了,可能會有危險。

來到長老殿內,許宴很是直接的走進去。

這一次,不僅是降魔鬥羅,就連千鈞鬥羅也在。

他看著許宴走來,說道:“聖子殿下,怎麼又有時間來了?”

許宴看著千鈞鬥羅和降魔鬥羅,長得很相似,就知道,他就是降魔鬥羅的哥哥千鈞鬥羅。

“這是六供奉千鈞鬥羅,也是家兄。”降魔鬥羅對著許宴介紹道。

“見過六供奉。”許宴微微行禮。

許宴對著二人說道:“這一次,還是想找你練練。”

千鈞鬥羅點了點頭,說道:“聖子殿下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帶你去見一個人。”

許宴一愣,心想見什麼人?

難不成是見武魂殿裁決長老兼長老殿大供奉千道流?

見許宴麵色平靜,千鈞鬥羅嘴角微微掀起,與降魔鬥羅一同朝著長老殿的聖殿走去。

來到一處極為寬闊宏偉的大殿內,在不遠處背對著站在大殿上的一道身影,屹立在哪裡。

許宴即便是相隔甚遠,都能夠感受到他身上傳來的恐怖氣息。

這肯定是武魂殿的大供奉千道流,九十九級絕世鬥羅。

他一般都隱匿在幕後,但是不得不說,這樣的氣勢,確實強大。

隨著千鈞鬥羅,降魔鬥羅走在前麵在整個空曠的大殿上傳出腳步聲。

那道背對著三人的背影,並未回過頭來。

千鈞鬥羅,降魔鬥羅都是紛紛低頭行禮:“大供奉!”

“武魂殿聖子許宴帶到。”千鈞鬥羅對著千道流淡淡的說道。

許宴也是微微低頭行禮:“許宴見過大供奉。”

其實在武魂殿,分為兩大陣營,那就是比比東為首的,還有千道流為首的。

雖然表麵上,並無爭鬥,但是也是在衡量雙方在武魂殿的地位。

現在的武魂殿,比比東確實越來越強勢,甚至聲望已經超越了他。

但是,千道流把比比東當作自家人,並未與其做出反抗之事。

他現在也並不想做這些事情。

況且千道流覺得如果自己當教皇可能做得也冇有比比東好,所以暗地裡也是支援比比東的。

千道流聽見許宴的聲音,這才緩緩轉過身來,看向許宴。

許宴也是看著轉過身來的千道流。

千道流看上去隻有三、四十歲的樣子,相貌很英俊,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

那種平靜、恬淡的氣息給人一種十分舒服的感覺。

千道流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的溫文爾雅,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但是在看到他的眼睛之後就會發現,他的眼神中透露出的卻是淡淡的冷漠。

這樣的男人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敬畏之心,而且他也有資格擁有這種資格,在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與眾不同的氣質。

而許宴自然是不會被他的外表給迷惑,這老東西不知道活了多久了,他是和唐晨,波塞西齊名的三大絕世鬥羅。

千道流綽號天空無敵,因為六翼天使武魂擁有天空無敵的戰鬥主場優勢,所以千道流憑藉著空中戰鬥的主場優勢從而爆發出的實力甚至更勝唐晨和波塞西一籌。

“許宴。”千道流的聲音倒是很有磁性,也有些溫和,嘴中呢喃著。

“教皇比比東最得意的弟子,我聽降魔說你的武魂也是器武魂,他對你倒是讚不絕口,看來教皇看人的眼光還不錯。”

千道流對著許宴讚歎著。

“老師的確實是我的貴人,至於降魔鬥羅,我與他也是一見如故。”許宴說道。

降魔鬥羅聽見許宴這麼說,站在一旁也是嘴角微掀,笑了笑,似乎還有些高傲。

“此次我讓降魔和千鈞讓你來,隻是想要看看你,未來武魂殿新一代的優秀魂師。”千道流說道。

千道流說話間,也是緩緩走下來。

許宴站在原地不動,不過,能夠感覺到,千道流即便是冇有釋放魂力,也是能夠從他身上,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迫力。

這氣勢,比起唐昊強上不少。

或許比現在的比比東,還要強上一線。

“大供奉過獎了。”許宴還是表麵上客套的。

“以後有什麼需要,也可以找我。”千道流對著許宴溫和的笑著,然後用手拍了拍許宴的肩膀。

但是這一拍,許宴能夠感覺到,這老東西好像在試探他。

許宴感覺到肩膀上那沉重的壓力。

心中有些不爽,這老東西難不成還因為自己是比比東的弟子,而打壓自己不成?

不過,想想覺得還是不能撕破臉皮,畢竟自己的老婆是千道流的孫女,給現在還冇有變成女裝的千仞雪,一個麵子。

不過,許宴並未被他隨意揉捏,也是使用自己的精神力,進行反抗。

千道流感覺到一股精神力衝擊,也是神色一凝。

這種無形的衝擊,他也是感覺到非常清晰的。

他連忙鬆開手。

而此刻的千鈞鬥羅和降魔鬥羅,都是好奇的看著許宴和千道流。

等千道流收回手以後,便是轉身說道:“千鈞,降魔,小宴就交給你們倆了,可以陪著他好好練練,指導指導。”

“是!”千鈞鬥羅,降魔鬥羅都是低頭行禮。

許宴這纔對著千道流說道:“大供奉,那我先離開了。”

千道流點頭,背對著他揮了揮手。

許宴便是轉身離開。

降魔鬥羅先是跟著許宴出去。

而千鈞鬥羅則是站在原地,對著千道流說道:“大供奉,此子天賦如何?”

千道流的臉上很是平靜的說道:“很好,這樣的人才,確實不可多得。”

“比比東看人的眼光還是非常不錯的。”千道流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微笑,眼神中的光芒,也似乎在想著什麼。

而千鈞鬥羅的臉上也是浮現出笑意。。

“嗯,你可以和降魔二人,給他一些壓力,好好的培養吧。”千道流淡淡的說道。

千鈞鬥羅點頭,這才退出了大殿。